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精选博文

童之伟:对上海新冠防疫两措施的法律意见

已披露的上海官方人员与相关居民的对话视 频、音频显示,上海新冠病毒防疫采取的两项措施引起的事态非常严重,在市民中反应也很 强烈,很可能造成某种法制灾难,特发表法律 意见如下,以为各方处事的参考。  一、对居民使用强制手段强制送方舱隔离的任何做法都是非法的,应立即停止  本市某区某街道办事处、派出所人员与居民对 话视频显示,有关官员强硬声称,同楼层密接人员一律送方舱隔离,不服从就使用强制手段实施强制。有关官员声称,这是全市统一部署,实施强制的依据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 50条中第1项的规定。实际上,这些官员的说法明显误解乃至故意曲解了法律。《治安管理 处罚法》第50条规定的第1项不可能成为支持他们强制行为的法律依据。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相关规定的原文 是:“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 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一)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的”。  为什么说以上规定不可能成为支持街道办事 处、派出所人员强制行为的法律依据呢?对于 稍微有点社会主义法律意识的人来说,这道理 其实非常简单:  1‘。紧急状态”是一种法律状态,必须经有权机关依宪法宣布才出现或存在,绝对不是任何机 构或官员可以随意认定和信口开河宣告的。我国《宪法》第67条第21款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全国或者个别省、自治区、直辖市进 入紧急状态”。我国((宪法》第89条第16款规 定,国务院“依照法律规定决定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范围内部分地区进入紧急状态”。除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外,我国没有任何组织和 官员有权决定和宣布上海市或上海市部分地区进入紧急状态。  2,现实情况是,上海市或上海市任何地区都没有依法进入紧急状态,因而国务院和上海市各级地方人民政府不可能依法发布在紧急状态情 况下才能发布的决定、命令,也确实没有发布在紧急状态情况下才能发表的相应决定、命令。  3.即使考虑到《传染病防治法》第39条的规 定,有关机构也无权使用强制手段强制送居民到方舱隔离。该条第1款规定:“医疗机构发现甲类传染病时,应当及时采取下列措施: (一)对病人、病原携带者,予以隔离治疗, 隔离期限根据医学检查结果确定;(二)对疑似病人,确诊前在指定场所单独隔离治疗; (三)对医疗机构内的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病人的密切接触者,在指定场所
最新博文

张君劢和传说中的中国民主社会党

清末光绪年间的戊戌变法、百日维新,被慈禧太后镇压后,谭嗣同等六君子血溅菜市口。主事者康有为、梁启超流亡海外。 康有为、梁启超在流亡海外期间,也在海外华人圈子里大出风头,鼓吹保皇改良,跟鼓吹共和革命的孙中山抢夺华侨群体的支持。 由于慈禧太后借义和团去对付洋人,乃至最后向11国宣战,玩脱了,害得国家遭受八国联军入侵的庚子国难,期间还发生了暴露清廷内部裂痕的"东南互保",乃至最终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 经此一番折腾,本来还以支持康梁搞保皇改良为主的海外华侨群体,对满清彻底失望透顶,转而支持孙中山搞共和革命。 武昌首义后,辛亥革命迅速推翻清朝统治,中国成立了亚洲第一个现代共和国。 梁启超也由此顺应潮流,不搞君主立宪了,归顺了共和,并且和坚持保皇思想的康有为分道扬镳。 民国初年,政党纷纭。共和党、民主党、统一党,合并成了进步党,推梁启超为主席,而宋教仁则把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 中国历史上第一届大选,其实就是梁启超-进步党PK宋教仁-国民党。那一届大选,宋教仁和他的国民党赢了,梁启超当时精神上受不了,在日记里还写了"吾党败矣"的痛苦感受。 当时的民初第一届国会,国民党为第一大党,进步党为第二大党。宋教仁当国务总理组阁,已成定局。而梁启超只能当反对党领袖,在国会里放放嘴炮,监督一下行政当局而已。 然而,谁知风波平地起。宋教仁在上海闸北火车站遇刺,袁世凯百般阻挠司法调查,还绕开国会向西方银行团搞了一笔"善后大借款",拿这笔钱武装了他的北洋军,再派他的北洋军南下,在不经过任何宪法程序的情况下,武力褫夺南方国民党都督的兵权。 这迫使本来还耐心等待司法调查结论、想让袁世凯把总统任期坐满给国家开个好头的孙中山最终忍无可忍,仓促发动二次革命,并被迅速镇压,流亡日本,召集旧部,改组成中华革命党。 袁世凯在镇压了孙中山的二次革命后,不顾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的事实,宣布整个国民党为非法党,勒令解散,这导致了国会第二大党进步党,莫名其妙地获得了组阁权。因为国会第一大党被宣布非法。 当时进步党的熊希龄当上了国务总理,在袁世凯收缴国民党籍国会议员的党证后,在袁世凯宣布解散国会的总统令上,也附从署名,使得总统令生效,解散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届民选国会。 这可以说成是进步党的一个污点,或者说耻辱。但是,在国民党被宣布为非法的当时,国会第一大党都报废

“他们每一秒都在轰炸”:撤离者讲述在亚速斯塔钢铁厂的恐怖经历

他们的地下掩体无法承受俄罗斯猛烈轰炸的直接打击,食物已经耗尽,出去找水很可能被杀死。对于马里乌波尔的亚速斯塔(Azovstal)钢铁厂内的一些平民来说,这是一场磨难,最终在周二结束,当时有100多人设法到达乌克兰控制的Zaporizhzhia购物中心停车场的安全地带。 这些撤离者讲述了他们过去几周在被围困的工厂的经历。他们在马里乌波尔的钢铁厂下方的隧道中幸存下来,不得不从被炸弹炸碎的玻璃碎片中捡起食物充饥,并希望得到救援。 “在不停的火力下,睡在临时的垫子上,被爆炸波击中,和你的儿子一起奔跑,被爆炸击倒在地 - 这一切都很可怕,”撤离人员Anna Zaitseva说。她把六个月大的婴儿抱在怀里,向所有人表示感谢时哭了起来。国际紧急救援部队为她的孩子找到配方奶粉,将他们带到了安全的地方。 “谢谢你,”她说,然后被护送到购物中心内的一个私人区域。 被困在钢铁厂下方避难所的大约100名平民在与入侵的俄罗斯军队达成的协议中获得了通过权,该协议在全世界的注视下花了数天时间才得以执行。 然而,乌克兰官员指出,在行动中留下了一些平民,在基辅宣布俄罗斯军队在现场发动了坦克和装甲车的攻势后,引发了对他们命运的新担忧。 Azovstal综合体绵延超过11平方公里(4.2平方英里),是铁路线,仓库,煤炉,工厂,烟囱和隧道的庞大场地,被视为游击战的理想选择。 在和平时期,Azovstal钢铁厂每年开采400万吨钢材,350万吨铁水和120万吨轧钢。 与该市的伊里奇钢铁厂一样,Azovstal由Metinvest持有,Metinvest由亿万富翁,乌克兰首富Rinat Akhmetov控制。 该市的捍卫者包括乌克兰海军陆战队,摩托化旅,国民警卫队和亚速团,亚速团是由极右翼民族主义者创建的民兵,后来被纳入国民警卫队。 亚速军团的毁灭是莫斯科的战争目标之一,它与阿佐夫斯塔尔有着突出的联系,其创始人之一安德烈·比列茨基(Andriy Biletskiy)也称其为“亚速要塞”。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称这次入侵是“ 乌克兰非军事化和去纳粹化”的“特别行动” ,但乌克兰和西方表示,俄罗斯发动了一场无端的侵略战争。 54岁的Elina Tsybulchenko曾经在钢铁厂做质量控制。在炮击摧毁了她的家后,她在那里寻求庇护,城市中的水量不足,但即使是在工厂内取水也带来了

世界运行在欧美建设的基础设施和制定的配套规则上

一切都是利益,但总得遵守基本规则規則,否則江湖必將乱套。问题是规则是欧美制订的,中国想自己制定规则,取代美国的规则。 但是中国管理层没有意识到,制定规则需要基础设施配套。就比如说金融通信系统SWIFT,如果想用银联取代,并用人民币或者卢布取代美元结算,那么你得让全世界所有的银行都加入银联才行,不仅仅是银行,包括所有的金融机构,比如股票,期货,债券市场,甚至超市的购物卡都得使用你的银联才行。 SWIFT在技术上其实没有什么,无非是电子通信系统。银联也一样好,但是除了中国没有别的国家用,那怎么办? 还比如,海底电缆,美国每时每刻都可以切断或者关闭太平洋海底的电缆,中国可能连国际长途也打不了,还谈什么制定5G规则? 也不想想看,整个世界运行在欧美建设的基础设施和配套的规则上面。如果想挑战欧美,你得静下心来建设这些东西。 像这样的系统,欧美从工业革命开始就不停的在建设,大家都在用着,美国汇款回来,中国资金出逃,在美国赚了钱,买成美国国债,大家都在用啊?这东西就跟空气和水一样,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但是,突然有一天,普京入侵乌克兰,欧美说,我有这个金融核弹,然后你傻眼了,怎么啦?这个东西也是你的?你可以随便开关? 欧美在建设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们还在干什么?在深挖洞广积粮,在农业学大寨,在大炼钢铁,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斗得其乐无穷。 中国唯一参与制定规则的,依我看就只有联合国,那还是国民党的功劳,现在中国唯一享有的联合国安理会一票否决权,那也是几百万国军的生命换来的。 各行各业,无非看到欧美制订的规则,生物学和医学的命名规则,然人汗颜的甚至连本民族语言--汉语研究还在炒一百多年前欧美传教士的冷饭。连汉字的规则也不是中国制定,聊天的工具上每天使用的每一个汉字,其编码也不是中国人规定的。现在普遍采用的统一码,也是欧美、台湾、韩国和日本人共同制定,中国自己规定的国标码早已被淘汰。后来发现自己搞一套编码实在行不通,不得不转过来。 你得有贡献,你才有权参与制定规则。曾经看到一个采访何祚庥院士的视频,他说:中国的贡献有多少?零!中国除了参与联合国规则制订,并且有了安理会一票否决权,那是用生命和鲜血的贡献换来,看来看去,就只有这么一点,别的贡献还真的是零。好多人都应该看到过何祚庥院士的这个采访视频。这个姓何的讲真话不怕死吗?人家是院士,又这么老,怕你啊! 所以,这

新冠病毒COVID-19 測試指南

要了解測試方法,了解導致疾病 COVID-19 的冠狀病毒 SARS-CoV-2 的結構是有幫助的。 病毒由一個核組成,核由核酸(核酸是構成病毒遺傳密碼的物質)以 RNA 的形式組成,被稱為包膜的外殼包圍,其中包含各種蛋白質。由稱為 S(尖峰)的蛋白質形成的尖峰從包膜中突出。它是附著在人體呼吸道細胞上的 S 蛋白。  測試 通常可用於 SARS-CoV-2 的測試可以檢測到: RNA - 通過 PCR 測試檢測到 周圍的蛋白質 - 由快速橫向流動裝置檢測 Rapid Lateral Flow 人體對病毒的反應——通過 抗體測試 檢測。 PCR 測試 PCR 测试的核酸是病毒遺傳密碼的組成部分 PCR 測試檢測病毒的 RNA。這些測試通常使用鼻子和/或喉嚨的拭子采样后在實驗室中進行。 PCR 測試可以檢測到非常微量的 RNA,這意味著它們非常敏感。它們是 當前感染的最佳測試。 COVID-19 患者通常在症狀開始前一兩天通過 PCR 檢測開始呈陽性,然後在一段時間後繼續通過 PCR 檢測呈陽性。一旦做出診斷,重複 PCR 是不必要的。 PCR 是目前感染最準確的檢測方法。對於有症狀的人,PCR 檢測呈陽性可能準確表明感染。如果一個人有提示感染的症狀,但 PCR 檢測呈陰性,如果醫生仍然懷疑感染(例如住院患者),他們可能會決定重複檢測。 橫向流動測試 這些是社區中使用的快速測試。它們很方便,因為它們可以在 30 分鐘內給出結果,並且不需要實驗室。 他們檢測來自病毒的蛋白質,而不是 RNA。他們使用鼻子和/或喉嚨的拭子,並在一個小的扁平塑料裝置上進行,如妊娠試驗。 這些測試與 PCR 非常不同。它們不適合診斷因有症狀而懷疑可能被感染的個別患者。 有症狀的人需要進行 PCR 檢測。橫向流動測試旨在收集其他感染病例,否則這些病例會因為沒有任何症狀而被遺漏。 抗體測試 這些測試通過尋找身體產生的抗體來檢測身體對先前感染的反應。 感染後身體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產生抗體。因此,抗體測試不適合在人們出現症狀時對其進行診斷。 它們對於查明某人過去是否被感染非常有用。例如,這對於研究人群中有多少人被感染很有用。 目前尚不清楚感染抗體檢測在多長時間後仍保持陽性。抗體水平可能會隨著時間、數月或數年而下降。 LAMP 和 LAMPPORE 測試  與 RT-PCR 一樣,LAMP 和 LampOR

谁会想到乌克兰这么牛?(段子)

其实,普京曾经跟中国说好,两个老二联合行动,共举反美义旗,挑战老大的霸权,双方在冬奥会后,摔杯为号。普京入侵乌克兰,而中国武统台湾,东西两边进攻美国和北约,没想老大拜登早已经对这场阴谋一清二楚,连普京开始“特别军事行动”的具体日的都在记者会上说出来了,这吓着了中国,中国就临时变卦,缩回去了。 这次行动很明显是事先商量停当,并歃血为盟,后来中国太过软弱,不敢出手打台湾,就改成打上海。上海有几个人老三老四不听话,得教训一下。 不过,中国的军机还是每天去台湾边境绕一圈回去,都是在台湾左下角,碰一下就退回来。 挑战美国和北约,拿乌克兰和台湾开刀是最理想的。据说日本人想加入北约了,不过中国领导人很聪明,不会入美帝的圈套,欧美和北约想跟中国比孙子兵法?总觉得他们还嫩着呢!让日本加入北约,秃头上的虱子,中国人连三岁的小孩都看得出来,也用加入北约的虚招,引诱中国出手,不太可能。 如果我是中国领导人,我会从南边突破,出兵缅甸或者跟印度干一架,中印边境有领土争议。然而,中印领导人都曾经有意在喜玛拉山上争个高低,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死了几人后,各自鸣金收兵,并后退三十里讲和。他们可能也想找个代理人,于是缅甸军政府这个小弟领会了两个老大的意思,就乘机抓了昂山素季,双方开打,但终究成不了气候,不能满足中印的需求。 最后,咋办呢?在外面受人欺负,回家打老婆孩子总应该随时可以下手。再说,欧美也出现谴责疲劳症,中国怎么下重手对付自己的国民,他们也不怎么管了,啥人权啦,民主了,关我屁事? 所以,不是乌克兰真的很牛,事实上两个老二合谋,被老大识破,酿成一场流产了的政变。

所羅門群島與中國簽署安全合作條約

所羅門群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PRC)安全合作協議最近由所羅門群島外長傑里米·馬內萊(Jeremiah Manele)與中國外交部長、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簽署。 今天上午,馬納西·索加瓦雷總理(Sogavare)宣佈在議會正式簽署安全合作協議,稱所羅門群島已作出主權決定,在該國國家安全戰略(NSS)的指導下,擴大與更多國家的安全合作。 Sogavare 要求所有朋友和合作夥伴尊重所羅門群島的主權利益,該國已根據關於區域安全的比克特瓦和博伊宣言簽署了該協議。 “我要求我們所有的鄰國、朋友和合作夥伴尊重所羅門群島的主權利益,確保該決定不會對我們地區的和平與和諧產生不利影響或破壞”。 “讓我再次重申,所羅門群島與中國的安全合作以該國“人認為友,無人為敵”的外交政策為指導。所羅門群島沒有任何外部對手,該框架也不是針對任何國家或外部聯盟,而是針對我們國內的內部安全局勢。它補充了我們與澳大利亞的(2017 年)安全協議,”Sogavare 今天早上在議會中說。 所羅門群島簽署了《比克塔瓦宣言》和《博伊地區安全宣言》,致力於不干涉他國內政的原則,支持制定國家安全戰略框架,解決傳統和非傳統安全問題威脅。 “我們不會允許來自所羅門群島內部的任何威脅威脅地區穩定。所羅門群島的穩定就是該地區的穩定,”索加瓦雷說。 在國內,2006 年爆發了內部動盪,其中霍尼亞拉市被燒毀。RAMSI (所羅門群島區域援助團)在所羅門群島運營 14 年後於 2003 年至 2017 年結束。可悲的是,2019 年霍尼亞拉再次發生騷亂,最近在 2021 年 11 月,首都被洗劫一空,帶來了財產和生命損失。 面對持續的內部安全威脅,政府打算加強和加強警察應對未來任何不穩定的能力和能力,適當配備警察以承擔國家安全責任的全部責任,希望國家永遠不會需要調用我們的任何雙邊安全安排。 索中(SI-PRC)安全合作建立在相互尊重主權和遵守國內法和國際法的基礎上。 “讓我向所羅門群島人民保證,我們在國家利益的指導下睜大眼睛與中國達成了一項安排。我們充分理解和平的脆弱性,我們作為一個國家的責任是保護所有人、他們的財產和國家的關鍵國家基礎設施,”索加瓦雷說。 根據 《博伊地區安全宣言》 ,所有太平洋國家都被要求制定各自的國家安全戰略,所羅門群島已就制定《所羅門群島國家安全戰略 2020》進行廣泛磋商,現根據《戰略實施計劃》實施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