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精选博文

集权国家的人均GDP瓶颈和基尼系数

这里提一个假设: 极权国家的人均GDP瓶颈是一万美元,达到这个数值,基尼系数超过警戒线0.4以上,社会矛盾加剧,从而外部势力介入,社会出现动乱,甚至导致政权垮台或灭国。 萨达姆执政时期,人均GDP最高达到了一万美元,相当于现在的中国,不太自由,但比较富裕。 俄罗斯,中国,伊拉克萨达姆执政时期,利比亚卡扎菲执政时期,都差不多,人均GDP都达到或者稍微超过1万美元,于是执政者尾巴翘天,以为老子世界第二,估计这是集权国家的通病。也就是人均GDP瓶颈大概就是一万美元。因为达到这个程度,基尼系数可能会超过警戒线,达到危险的程度,社会矛盾不可调和。 基尼系数等于0表示绝对平均,1表示极不平等,0.4是警戒线。中国经济学家任泽平说小于0.7属于贫富差距较低,但是根据基尼系数的定义,0.6以上属于极高,中国的基尼系数0.7以上,应该属于非常危险的级别,他为什么修改基尼系数的定义,睁眼说瞎话? 极权国家人均GDP达到一万美元,基尼系数超过警戒线,社会开始出现裂痕,外部势力介入,然后百姓的不满情绪加剧,社会开始出现动荡,以至于暴乱和灭国,利比亚、伊拉克如此,俄罗斯和中国也似乎在走这一条路。
最新博文

藍米粽子

米饭爱好者吃白米饭,偶尔吃糙米,肯定听说过黑米。不知道有沒有吃过蓝米饭? 蓝米也被称为 Nasi Kerabu,在马来西亚和泰国很常见。这款神秘的蓝色大米由具有蓝色和紫色色调的蝴蝶豌豆花(Butterfly pea flower)制成。一般用茉莉香米,像普通米饭一样煮。然后加入一把蝴蝶豌豆花。你需要大量的蓝色豌豆花才能使米饭变成蓝色。 蝴蝶豌豆,学名Clitoria ternatea,是一种原产于亚洲的植物,开有醒目的、充满活力的蓝色花朵。蝴蝶豌豆花富含花青素(Anthocyanins),这是造成其独特颜色的抗氧化化合物(Antioxidant compounds)。制造商可能会在化妆品中使用蝴蝶豌豆花或作为食品、饮料和纺织品的天然染料。这些花也通常与柠檬草、蜂蜜和柠檬等成分一起酿造成凉茶。当豌豆花茶的酸度发生变化时,颜色也会发生变化。调酒师经常使用蝴蝶豌豆花来赋予饮料蓝色和紫色的色调。但直到最近,许多餐馆才开始在菜单中引入蓝米。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相信蝴蝶豌豆花米或蓝米富含抗氧化剂,有助于身体排毒并丰富皮肤纹理,还可以减少肥胖、糖尿病和心脏病的发病率,甚至还具有抗炎和抗癌特性。 虽然不是很确定蓝米是否真的有这些好处,但这种看起来很漂亮的米饭绝对让我们心动。

什么是多巴胺?

多巴胺是一种神经递质(Neurotransmitter)。你的身体制造多巴胺,然后神经系统用它在神经细胞之间传递信息。这就是为什么它有时被称为化学信使(Chemical Messenger)。 多巴胺在我们感受快乐的方式中发挥作用。这是我们独特的人类思考和计划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帮助我们努力、专注并找到有趣的事情。 你的身体通过四个主要途径在大脑中分配多巴胺。像身体中的大多数其他系统一样,在出现问题之前您不会注意到它(或者甚至可能不知道它)。 多巴胺太多或太少都会导致健康问题。有些是严重的,比如帕金森病。其他人则不那么可怕。 多巴胺制造和用途 多巴胺通过两个步骤在大脑中制成的。首先,氨基酸酪氨酸(Amino Acid Tyrosine)变成一种叫做多巴(Dopa)的物质,然后变成多巴胺(Dopamine)。 多巴胺会影响您的许多行为和身体机能,例如:学习、动机、心率、血管功能、肾功能、哺乳或乳汁分泌、睡觉、情绪、注意力、控制恶心和呕吐、疼痛处理以及移动。 多巴胺在心理健康中的作用 大多数精神健康障碍通常与大脑不同部位的多巴胺过多或过少有关,例如精神分裂症、多动症、药物滥用或成瘾: 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几十年前,研究人员认为症状源于多巴胺系统过度活跃。现在我们知道有些精神分裂症是由于大脑某些部位的这种化学物质过多。过多的多巴胺还引起幻觉和妄想。在大脑的其它部位缺乏多巴胺会导致不同的症状,例如缺乏动力(Motivation)和欲望。 多动症(ADHD)。没有人确切知道是什么导致了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一些研究表明,这可能是由于缺乏多巴胺。,根本的原因可能是由于你的基因。ADHD 药物哌醋甲酯(Methylphenidate)(利他林Ritalin)通过增强多巴胺起作用。 药物滥用和成瘾。可卡因等药物会导致大脑中多巴胺大量快速增加。这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你的自然奖励系统(Natural reward System)。但反复吸毒也提高了这种快感的门槛。这意味着您需要花费更多才能获得相同的高度。同时,药物会降低你的身体自然产生多巴胺的能力。当你清醒时,这会导致情绪低落。 多巴胺在其他疾病中的作用 多巴胺还在与心理健康无关的疾病中发挥作用。其中之一是帕金森病。另一个是肥胖,美

童之伟:对上海新冠防疫两措施的法律意见

已披露的上海官方人员与相关居民的对话视 频、音频显示,上海新冠病毒防疫采取的两项措施引起的事态非常严重,在市民中反应也很 强烈,很可能造成某种法制灾难,特发表法律 意见如下,以为各方处事的参考。  一、对居民使用强制手段强制送方舱隔离的任何做法都是非法的,应立即停止  本市某区某街道办事处、派出所人员与居民对 话视频显示,有关官员强硬声称,同楼层密接人员一律送方舱隔离,不服从就使用强制手段实施强制。有关官员声称,这是全市统一部署,实施强制的依据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 50条中第1项的规定。实际上,这些官员的说法明显误解乃至故意曲解了法律。《治安管理 处罚法》第50条规定的第1项不可能成为支持他们强制行为的法律依据。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相关规定的原文 是:“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 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一)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的”。  为什么说以上规定不可能成为支持街道办事 处、派出所人员强制行为的法律依据呢?对于 稍微有点社会主义法律意识的人来说,这道理 其实非常简单:  1‘。紧急状态”是一种法律状态,必须经有权机关依宪法宣布才出现或存在,绝对不是任何机 构或官员可以随意认定和信口开河宣告的。我国《宪法》第67条第21款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全国或者个别省、自治区、直辖市进 入紧急状态”。我国((宪法》第89条第16款规 定,国务院“依照法律规定决定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范围内部分地区进入紧急状态”。除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外,我国没有任何组织和 官员有权决定和宣布上海市或上海市部分地区进入紧急状态。  2,现实情况是,上海市或上海市任何地区都没有依法进入紧急状态,因而国务院和上海市各级地方人民政府不可能依法发布在紧急状态情 况下才能发布的决定、命令,也确实没有发布在紧急状态情况下才能发表的相应决定、命令。  3.即使考虑到《传染病防治法》第39条的规 定,有关机构也无权使用强制手段强制送居民到方舱隔离。该条第1款规定:“医疗机构发现甲类传染病时,应当及时采取下列措施: (一)对病人、病原携带者,予以隔离治疗, 隔离期限根据医学检查结果确定;(二)对疑似病人,确诊前在指定场所单独隔离治疗; (三)对医疗机构内的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病人的密切接触者,在指定场所

张君劢和传说中的中国民主社会党

清末光绪年间的戊戌变法、百日维新,被慈禧太后镇压后,谭嗣同等六君子血溅菜市口。主事者康有为、梁启超流亡海外。 康有为、梁启超在流亡海外期间,也在海外华人圈子里大出风头,鼓吹保皇改良,跟鼓吹共和革命的孙中山抢夺华侨群体的支持。 由于慈禧太后借义和团去对付洋人,乃至最后向11国宣战,玩脱了,害得国家遭受八国联军入侵的庚子国难,期间还发生了暴露清廷内部裂痕的"东南互保",乃至最终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 经此一番折腾,本来还以支持康梁搞保皇改良为主的海外华侨群体,对满清彻底失望透顶,转而支持孙中山搞共和革命。 武昌首义后,辛亥革命迅速推翻清朝统治,中国成立了亚洲第一个现代共和国。 梁启超也由此顺应潮流,不搞君主立宪了,归顺了共和,并且和坚持保皇思想的康有为分道扬镳。 民国初年,政党纷纭。共和党、民主党、统一党,合并成了进步党,推梁启超为主席,而宋教仁则把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 中国历史上第一届大选,其实就是梁启超-进步党PK宋教仁-国民党。那一届大选,宋教仁和他的国民党赢了,梁启超当时精神上受不了,在日记里还写了"吾党败矣"的痛苦感受。 当时的民初第一届国会,国民党为第一大党,进步党为第二大党。宋教仁当国务总理组阁,已成定局。而梁启超只能当反对党领袖,在国会里放放嘴炮,监督一下行政当局而已。 然而,谁知风波平地起。宋教仁在上海闸北火车站遇刺,袁世凯百般阻挠司法调查,还绕开国会向西方银行团搞了一笔"善后大借款",拿这笔钱武装了他的北洋军,再派他的北洋军南下,在不经过任何宪法程序的情况下,武力褫夺南方国民党都督的兵权。 这迫使本来还耐心等待司法调查结论、想让袁世凯把总统任期坐满给国家开个好头的孙中山最终忍无可忍,仓促发动二次革命,并被迅速镇压,流亡日本,召集旧部,改组成中华革命党。 袁世凯在镇压了孙中山的二次革命后,不顾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的事实,宣布整个国民党为非法党,勒令解散,这导致了国会第二大党进步党,莫名其妙地获得了组阁权。因为国会第一大党被宣布非法。 当时进步党的熊希龄当上了国务总理,在袁世凯收缴国民党籍国会议员的党证后,在袁世凯宣布解散国会的总统令上,也附从署名,使得总统令生效,解散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届民选国会。 这可以说成是进步党的一个污点,或者说耻辱。但是,在国民党被宣布为非法的当时,国会第一大党都报废

“他们每一秒都在轰炸”:撤离者讲述在亚速斯塔钢铁厂的恐怖经历

他们的地下掩体无法承受俄罗斯猛烈轰炸的直接打击,食物已经耗尽,出去找水很可能被杀死。对于马里乌波尔的亚速斯塔(Azovstal)钢铁厂内的一些平民来说,这是一场磨难,最终在周二结束,当时有100多人设法到达乌克兰控制的Zaporizhzhia购物中心停车场的安全地带。 这些撤离者讲述了他们过去几周在被围困的工厂的经历。他们在马里乌波尔的钢铁厂下方的隧道中幸存下来,不得不从被炸弹炸碎的玻璃碎片中捡起食物充饥,并希望得到救援。 “在不停的火力下,睡在临时的垫子上,被爆炸波击中,和你的儿子一起奔跑,被爆炸击倒在地 - 这一切都很可怕,”撤离人员Anna Zaitseva说。她把六个月大的婴儿抱在怀里,向所有人表示感谢时哭了起来。国际紧急救援部队为她的孩子找到配方奶粉,将他们带到了安全的地方。 “谢谢你,”她说,然后被护送到购物中心内的一个私人区域。 被困在钢铁厂下方避难所的大约100名平民在与入侵的俄罗斯军队达成的协议中获得了通过权,该协议在全世界的注视下花了数天时间才得以执行。 然而,乌克兰官员指出,在行动中留下了一些平民,在基辅宣布俄罗斯军队在现场发动了坦克和装甲车的攻势后,引发了对他们命运的新担忧。 Azovstal综合体绵延超过11平方公里(4.2平方英里),是铁路线,仓库,煤炉,工厂,烟囱和隧道的庞大场地,被视为游击战的理想选择。 在和平时期,Azovstal钢铁厂每年开采400万吨钢材,350万吨铁水和120万吨轧钢。 与该市的伊里奇钢铁厂一样,Azovstal由Metinvest持有,Metinvest由亿万富翁,乌克兰首富Rinat Akhmetov控制。 该市的捍卫者包括乌克兰海军陆战队,摩托化旅,国民警卫队和亚速团,亚速团是由极右翼民族主义者创建的民兵,后来被纳入国民警卫队。 亚速军团的毁灭是莫斯科的战争目标之一,它与阿佐夫斯塔尔有着突出的联系,其创始人之一安德烈·比列茨基(Andriy Biletskiy)也称其为“亚速要塞”。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称这次入侵是“ 乌克兰非军事化和去纳粹化”的“特别行动” ,但乌克兰和西方表示,俄罗斯发动了一场无端的侵略战争。 54岁的Elina Tsybulchenko曾经在钢铁厂做质量控制。在炮击摧毁了她的家后,她在那里寻求庇护,城市中的水量不足,但即使是在工厂内取水也带来了

世界运行在欧美建设的基础设施和制定的配套规则上

一切都是利益,但总得遵守基本规则規則,否則江湖必將乱套。问题是规则是欧美制订的,中国想自己制定规则,取代美国的规则。 但是中国管理层没有意识到,制定规则需要基础设施配套。就比如说金融通信系统SWIFT,如果想用银联取代,并用人民币或者卢布取代美元结算,那么你得让全世界所有的银行都加入银联才行,不仅仅是银行,包括所有的金融机构,比如股票,期货,债券市场,甚至超市的购物卡都得使用你的银联才行。 SWIFT在技术上其实没有什么,无非是电子通信系统。银联也一样好,但是除了中国没有别的国家用,那怎么办? 还比如,海底电缆,美国每时每刻都可以切断或者关闭太平洋海底的电缆,中国可能连国际长途也打不了,还谈什么制定5G规则? 也不想想看,整个世界运行在欧美建设的基础设施和配套的规则上面。如果想挑战欧美,你得静下心来建设这些东西。 像这样的系统,欧美从工业革命开始就不停的在建设,大家都在用着,美国汇款回来,中国资金出逃,在美国赚了钱,买成美国国债,大家都在用啊?这东西就跟空气和水一样,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但是,突然有一天,普京入侵乌克兰,欧美说,我有这个金融核弹,然后你傻眼了,怎么啦?这个东西也是你的?你可以随便开关? 欧美在建设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们还在干什么?在深挖洞广积粮,在农业学大寨,在大炼钢铁,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斗得其乐无穷。 中国唯一参与制定规则的,依我看就只有联合国,那还是国民党的功劳,现在中国唯一享有的联合国安理会一票否决权,那也是几百万国军的生命换来的。 各行各业,无非看到欧美制订的规则,生物学和医学的命名规则,然人汗颜的甚至连本民族语言--汉语研究还在炒一百多年前欧美传教士的冷饭。连汉字的规则也不是中国制定,聊天的工具上每天使用的每一个汉字,其编码也不是中国人规定的。现在普遍采用的统一码,也是欧美、台湾、韩国和日本人共同制定,中国自己规定的国标码早已被淘汰。后来发现自己搞一套编码实在行不通,不得不转过来。 你得有贡献,你才有权参与制定规则。曾经看到一个采访何祚庥院士的视频,他说:中国的贡献有多少?零!中国除了参与联合国规则制订,并且有了安理会一票否决权,那是用生命和鲜血的贡献换来,看来看去,就只有这么一点,别的贡献还真的是零。好多人都应该看到过何祚庥院士的这个采访视频。这个姓何的讲真话不怕死吗?人家是院士,又这么老,怕你啊! 所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