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五年前比尔·盖茨最害怕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在未来20年内,最有可能杀死超过1000万人的生命是什么?可能不是您想的那样。

这有可能是像战争一样糟糕的东西,有和战争一样多的人丧生的东西,而比尔·盖茨并不认为我们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

他说:“看看20世纪的死亡图。”因为他是那种看得懂死亡曲线图的家伙。 “我想每个人都会说第一次世界大战一定会有一个高峰。当然,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达到2500万。第二次世界大战一定会有一个大高峰,而且确实有6500万。但是然后您会看到紧接着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样大的另一个峰值,大多数人会说,那是什么?”

“那是西班牙的流感。”

在1990年有关“传染病人类学”的论文中,玛西娅·英霍恩(Marcia Inhorn)和彼得·布朗(Peter Brown)估计,传染病夺走的生命可能比战争,非传染病和自然灾害加在一起还要多。

传染病是我们最古老,最致命的敌人。

今天仍然如此。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托马斯·弗里登(Thomas Frieden)博士说:“在较好的一年中,流感杀死了10,000多名美国人。” “在糟糕的一年中,它造成的死亡人数是五倍。如果发生大流行,情况将会更加糟糕。人们认为H1N1流感还没有那么严重。但是,有1000多名美国儿童死于H1N1!”

五年前比尔·盖茨最害怕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00:00

Ezra Klein: why don't you describe for me as vividly as you can

00:04

what it is you're worried about. what it is nightmare scenario looks like?

00:09

Bill Gates: Fortunately, there's very few things and most of them are very low

00:13

probability

00:14

some big volcanic explosion

00:17

A giant earthquake, asteroid

00:22

At least in the nuclear case

00:24

you gotta say we take it quite seriously. We budget a lot of money, have a lot of

00:29

people who think about nuclear deterrence,

00:31

I'm very glad that works being done and

00:34

I rate the chance of a nuclear war in my lifetime has being fairly low.

00:39

I rate the chance of a widespread epidemic far worse than Ebola

00:43

in my lifetime as well over 50 percent.

00:50

If we look at the 20th Century, and we look at the death chart

00:53

of the 20th Century, I think everybody would say oh yeah there must be a spike

00:57

from World War I

00:59

and you know sure enough there it is like 25 million

01:02

and I must be a big spike for World War II, and there it is – like 65 million

01:06

but then you'll see this other spike that

01:09

is as large as World War II, right after World War I – and most people, a lot

01:14

of people say what? Wait a minute – what was that?

01:19

There's two kinds of flus:

01:21

There's flus that spread between humans very effectively

01:24

and there's flus that kill lots of people. And those two properties have

01:28

only been combined

01:31

I into a widespread flu

01:33

once in history. That is Spanish Flu.

01:38

We have no idea where it came from – it's called the Spanish flu

01:41

because the Spanish press was the freest,

01:43

they were the first to talk openly about it.

01:46

and so in the annals of epidemic history that's the big event.

01:52

I funded a disease modeling group that uses computer simulation

01:56

and that work has been phenomenal in helping us

02:00

target our polio eradication resources – which parts of nigeria should we

02:04

work harder on? And it's very natural if you have a group like that to say hey

02:09

look at something like the Spanish flu in the modern day.

02:13

Health systems are far better and so you'd think, hey that wouldn't be very bad.

02:17

Well, we tried it – and there are some assumptions we had to make – but what we showed is that the

02:23

force of infection, because modern transport

02:26

which be compared to 1918 is over fifty times as great,

02:30

if you get something like the [Spanish] flu and you look at that map

02:34

of how within days it's basically

02:38

in all urban centers of the entire globe

02:41

That is very, uh, eye-opening.

02:44

that didn't happen with Spanish flu in the past.

02:54

The opportunity in did do more than just

02:58

let it run its course is really only in the last decade

03:02

basically when you talk about drugs, you can talk about small molecules or you can talk about

03:06

these

03:06

complex biological protein like things which is a subclass called antibodies

03:11

antibodies are the molecules the immune system naturally builds to attack disease

03:16

Today, the idea that somebody says oh here's an antibody

03:19

make a lot of it made it very quickly that's right on the cutting edge.

03:23

and the Ebola epidemic showed me that we're not ready

03:27

for a serious epidemic. An epidemic that would be more infectious and would spread faster

03:32

than Ebola did. This is the greatest risk

03:36

have a huge tragedy. This is the most likely thing by far

03:40

to kill over 10 million excess people

03:44

in a year. We don't need to invest nearly what we do

03:47

in military preparedness. this is something where

03:51

less than a billion a year on R&D, medical surveillance,

03:56

on standby personnel, cross-training the military so they can play a role in

04:00

terms of all the logistics here. This can be done

04:03

and we may not get many more warnings like this one

04:07

to to say okay it's a pretty modest investment

04:10

to avoid something that, really, in terms of the human condition would be a

04:15

gigantic setback.

 

00:00

以斯拉·克莱因(Ezra Klein):为什么不尽你所能地、生动地描述给我

00:04

您担心的是什么。(可能发生的)噩梦场景是什么样的?

00:09

比尔·盖茨:幸运的是,这样的场景很少,而且大多数发生的可能性都非常低

00:13

可能性

00:14

一些大的火山爆炸

00:17

特大地震,小行星

00:22

至少在核威胁方面

00:24

你不得不承认我们非常重视。我们预算很多钱,有很多

00:29

想起核威慑的人

00:31

我很高兴这项工作已经完成,

00:34

我认为一生中发生核战争的机会非常低。

00:39

我认为瘟疫广泛流行的可能性远比埃博拉疫情严重

00:43

在我的有生之年(发生的)可能性也超过了50%。

00:50

如果我们观察20世纪的死亡曲线图

00:53

我认为每个人都会说20世纪20年代有一个高峰

00:57

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

00:59

而且你知道大概有2500万死亡

01:02

而且我一定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又又一个峰值,那是6500万

01:06

但是您会看到还有一个峰值

01:09

在一战之后,数值就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样大-大多数人

01:14

可能会说什么呢?(他们会说):等一下-那是什么?

01:19

有两种流感:

01:21

流感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非常有效率

01:24

流感会杀死很多人。这两个属性如果

01:28

仅合并一起

01:31

(就成为特大)流感了

01:33

历史上有一次。那就是西班牙流感。

01:38

我们不知道它来自哪里-这就是西班牙流感

01:41

因为西班牙媒体是最自由的

01:43

他们是第一个公开谈论它的人。

01:46

在流行病史上,这是一件大事。

01:52

我资助了一个使用计算机仿真的疾病建模小组

01:56

这项工作非常了不起,为我们

02:00

有针对性的分配消灭小儿麻痹症的资源提供了巨大的帮助-我们应该在尼日利亚的哪个地区

02:04

做更多地工作?如果你有一个这样的团队说,嘿,这是很自然的

02:09

看看现代的西班牙流感之类的东西。

02:13

卫生系统要好得多,所以您会想,嘿,还不错。

02:17

好吧,我们进行了尝试-我们必须做出一些假设-但是我们展示的是

02:23

感染力,因为现代运输

02:26

相较于1918年,这个数字大了50倍,

02:30

如果您有类似[西班牙]流感的症状,然后您查看该地图

02:34

几天之内

02:38

在全球所有城市中心(都感染了)

02:41

嗯,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02:44

过去西班牙流感没有发生这种情况。

02:54

有机会让我们做得更多,(而不是)

02:58

让流感病毒自由蔓延,实际上只是在过去的十年中

03:02

基本上,当您谈论药物时,您可以谈论小分子或您可以谈论

03:06

这些

03:06

复杂的生物蛋白(这样地东西)是称为抗体的子类

03:11

抗体是免疫系统天然构建的可抵抗疾病的分子

03:16

现在,大家有这样地想法,说:哦,既然这是一种抗体

03:19

我们可以充分利用它,我们使用最先进地科学技术手段,最快速度地制造很多出来。

03:23

埃博拉疫情向我表明我们还没有准备好

03:27

严重的流行病。传染性更强,传播速度更快的流行病

03:32

比埃博拉病毒更大。这是最大的风险

03:36

有一个巨大的灾情。到目前为止,这是最可能的情形是

03:40

可能一年内杀死超过一千多万余人

03:44

我们几乎不需要投资什么

03:47

跟军事准备上所投入的费用相比较来说。这写投资用于

03:51

每年在研发,医疗监控,

03:56

对待命人员进行交叉训练,以便他们可以在

04:00

后勤保障方面担当角色。可以做到

04:03

而且我们可能不会收到很多像这样的警告

04:07

可以说这是一笔不算多的投资

04:10

但在人类状况方面,确实是可以避免

04:15

巨大的挫折。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据传,这是任志强的文章,批评政府应对武汉肺炎疫情的错误政策

2月18日落笔了“记忆与反思”,本想就此罢手了,尤其是不愿再碰触2月19日的伤疤。 四年前的2月19日,我在转发“央视姓党”的微博照片时,加上了“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一段评论,于是引发了“十日文革“式的全网大批判和留党察看一年的党的组织纪律的处分!因此,每年的2月19日我都坚决的放下手中的笔,以守护曾经的这一天。 但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人民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几天之后媒体上、网络上疯传着2月23日中央召开全国上下约17万人参加的大会,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参加人数最多的中央大会。且远胜于当年七千人的庐山会议的规模,有着比七千人大会更重要的现实意义,也被称为是一次伟大的会议。 网上许多人在用各种方式吹嘘和吹捧这次大会的伟大意义,并且格外的强调这次会议中最重要的党的主席的长篇讲话,是一个鼓舞人心、英明正确的战略部署,为世界指明了防治疫情的方向,号召用举国体制的力量,应对大考,战胜疫情,并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胜利。“体现了”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都在为伟大领袖的讲话而欢呼雀跃,似乎中国又进入了那个曾经伟大的大跃进时代,又进入了四处红旗飘舞,高举红宝书,三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更有许多人在从各个角度解释自己从2月23日讲话中发现的精华,以为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讲话分为一、二、三、四和最后,我也来个一、二、三、四和最后吧!     一、 第一部分是“关于前一段疫情防治工作” 这里讲的是表彰自己的伟大成绩,包括1月7日的批示。“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要有正确的战略策略,要靠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举国体制的医疗物资和生活用品的保供和维护社会稳定

有关《推背图》第三十八象,2021年中美台海冲突

我在《有关推背图第三七象》中提到,《推背图》是一个感性的预测模型,关键在于阐释者设定的参数。同时也指出,干支年号和六十四卦象也很重要,六十干支终而复始,所以这是一个轮回的而非线性的事件预测模型。这种解释方案应该可以系统性地应用于所有的象,而不是零碎的解释。 预测今年庚子年的国家大事,显性参数是武汉肺炎。那么前推乙亥年,有人将“ 纖纖女子 赤手禦敵”解释为香港“反送中”运动中的自由女神,这样给定显性参数不无道理。而后推辛丑年,也就是2021年,我们如何寻找并给定参数,从而做出有用的预测? 第三八象 辛丑 震下離上 噬嗑 讖曰:    門外一鹿 群雄爭逐    劫及鳶魚 水深火熱 頌曰:    火運開時禍蔓延 萬人後死萬人生    海波能使江河濁 境外何殊在目前 金聖歎:「此象兵禍起於門外有延及門內之兆。」 对于这一象,普遍的解释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所谓群雄争鹿。但历史上的辛丑年1901年离第一次世界大战还远,显性的参数应该是清政府与十一国签订《辛丑条约》,义和团发起的庚子事变导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清政府道歉、赔款,后称“庚子赔款”。清朝“丧其鹿”列强“争逐之”,这更加符合群雄争鹿的意思。金圣叹评侧重于门外和门内,所以后人解释也着重寻找中国版图以外的事件。 1961年辛丑年,显性参数是中苏断交,苏联逼债,“三年自然灾害”引起的饥荒于1961年达到极点,所谓“萬人後死萬人生”。如果一定要寻找“门外一鹿”,1961年苏联社会主义阵营遭西方列强围攻,比如美国与古巴断交、柏林墙开建、美国越战增兵,这些墙外的纷争,殃及中国,所谓“海波能使江河浊”。 比较这两个辛丑年,我们似乎找到两者之间惊人的相似点。清政府赔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遭逼债,都导致了“劫及鳶魚 水深火熱”。那么,2021年辛丑年,我们似乎也可以从这方面寻找关联因素。中美贸易战第一阶段协议签订,有人就将这个协议看作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美国征收高额关税,并且以中国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作为签订条约的条件,贸易战给中国经济以致命的打击。这跟清政府赔款、1961年遭苏联逼债一样,都可以看作一个国家的政府“破财运”的表现,国家破财,人民遭殃。 “群雄争逐”的“门外一鹿”具体指什么?从目前的迹象看,最有可能是台湾,也有可能指南海、中印边境、西部边境的阿富汗或者伊朗等地缘争端。中国武

据传这是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的信

我不想为哥哥辩解,只想让你们理解管理这么大一个国家多么不容易。他夙夜在公日夜操劳,没有任何私心私利,包括最受诟病的更改 国家主席任期制 ,都不是为了个人考虑,只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 以前搞 九龙治水 ,结果政令不出中南海,现在他吸取教训,集中领导多了一些,又有什么不对, 国美哪一任总统不是一个人你说了算?有什么政治局约束总统吗? 哥哥曾经私下说过,当中共的最高领导人, 必须先大左才能再大右 ,因为大左才能在党内立足,立足了才能启动彻底的政治改革,早期的胡与赵都是不懂这个道理才半途而废的。他在复杂的党内斗争中上任,每一步路都不能走错,否则必万劫不复。 有些惹起公议的事情,并不是他的旨意,完全是下面有人高级黑故意让他难堪,目前对政法口几个人的处理, 正是对这些杂碎的大清算,这还只是开场好戏还在后头。 我一直跟朋友们讲,我们是习仲勋的儿子,是中共最大的开明派之一的后代,我们不会辜负父亲的教诲。哥哥的历史定位,不光靠以前他所做的,更要靠以后他将要做的,风物长宜放眼量。 这次疫情重创了经济,但会是政改启动的机会,以后 新闻舆论开放,市县普选,司法半独立 ,都会陆续展开。目前他最头疼的事并不是国内,而是西方群起围攻中国。 武汉病毒所泄露病毒的事情 ,不但制造了公共卫生危机,也制造了充满风险的外交环境。无论如何,他会驾驭好中国这艘大船,当好这个舵手,对此我深信不疑。   习近平的弟弟 习远平是习仲勋与齐心的次子。现任国际节能环保协会会长。 重磅信息 国内友人提供习远平的信 灯爷无法辨别此信的真伪 公布供大家参考 pic.twitter.com/iBaCbzyfC9 — 老灯 (@laodeng89) April 30, 2020 必须先大左才能再大右 :也就是企图采取不正义的手段达到正义的目的,怎么可能? 国美哪一任总统不是一个人你说了算?有什么政治局约束总统吗? 这句话似乎对美国的制度也太无知了。 对这些杂碎的大清算: 杂碎这个词有点那个。用党内大清洗,代替司法,很难达到公平和公正,最后得罪人太多,批斗者成了被批斗的,整人者被整,共产党的历史已经反复的证明了这一点。 司法半独立: 为什么是一半独立,怎么计算这个一半? 武汉病毒所泄露病毒的事情: 如果这封信是 伪托的话,其目的可能就在这一句话里。

网传:狱中薄熙来致习近平公开信

【编者按】这封伪托薄熙来的公开信,繁体字与简体字混杂,这里统一做了更改。给一些典故做了注释,并指正错误引文出处。  近平老弟: 别来无恙!给你写信,如何称呼,竟成难题,思之再三,还是依四十年前老例,以老弟相称吧,愚兄今日这样称呼你,既不是故意大不敬,更不是存心套近乎,只因我与你确实有些难分难解的缘由,作为中共老一辈革命家的第一代传人,我俩出身相近,背景相似,细数父辈同为开国副总理而后又同进政治局履职的,在所谓"红二代"的诸弟兄中,屈指仅有你我两人而已,现在我不禁疑惑有人故意造成两雄相争的局面似的。而今时迁势易,成王败寇,你已居庙堂之颠颐指气使,拱为一尊,而我却拜你所赐"以非罪之身” [1] 陷缧绁 [2] 之中,且身患顽疾,苟延残喘,来日无多了,你我本同根同源,然人各有志,政见多有不合,而人在江湖常身不由己参差磨擦,势所难免,及至互存芥蒂,歧见日深,各方争相抅陷深文周纳 [3] ,逐成水火之势,愚本想趁党《十八大》之际,直面老弟,有所陈述,以消弭误解,重修旧好,不料吾弟早巳布局,预设网罗、赚我入京、以非常手段夺我自由,此诚为我党历史上又一次毁章行事--未经中央委员会审议而私事抓捕在任的政治局委员。此例一开必将党无法度,国无宁日也!真堪抚掌长太息矣! 诚然,这都是政治利益冲突演变使然,我既纵身政壇泥淖,求仁得仁,又有何怨? 我陷狱八载,不闻世事久矣,已身如槁木,心似古井,本不会也不愿更不屑来打扰老弟,但近年来国事蜩螗 [4] ,香港反送中风暴汹涌未息,讵料武汉瘟疫接踵而至,环顾宇内鄂民死伤枕籍,国人血泪成河,同胞呼救嚎哭,声声不息,国难当头,风云为之变色,天地为之震悚! 苍生生何辜,遭此荼毒!百姓何咎?蒙此浩劫! 语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5] !又曰"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6] "我虽身陷寃狱,头悬随时都可落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7] ,但我身为革命后代,岂能在哀鸿遍野,生灵涂炭之时无动于衷,坐视不顾!且气结于胸,骨鲠在喉!故我甘冒斧钺之凶,不避逆鳞 [8] 之怒,决然披肝沥胆,谨向老弟直抒胸臆如下。 第一、是你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9] 这次肆虐全球的新冠瘟疫是由于你渎职,刻意隐瞒而直接造成的,你必须象个有担当的"男儿"坦白负起全责,不然,象当下你四处指鹿为马、卸责甩锅,妄图嫁禍於人,这样做的结果,一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如不

郝海东疯了吗?他参加郭文贵的爆料革命

许多人可能对郝海东微博大骂“脑残、喷子、苍蝇和蛆”感到有点吃惊,他还晒出海外一万多平方米的豪宅,被许多网友痛骂。但是更加让人震惊的是,“六四”周年这一天,他通过网络视频宣读《新中华联邦宣言》,加入了郭文贵倡导的“爆料革命”。 他花了十几分钟,不仅宣读了《新中国联邦宣言》,还一字不漏的宣读了附件。 郝海东现居西班牙,估计走出这一步前,已经成功的转移了财产和安排好一切,已经没有把柄可抓了。很明显,根据中国的法律,宣读《新中国联邦宣言》就等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郝海东的微博账号已经被删除,百度搜索似乎还没有被频闭。 下面是网络上找到的《宣言》文稿。整个 文稿下载>>>> 新中国联邦宣言 序言 我们因“爆料革命”凝聚在一起,为实现新中国法 治、民主和自由而组成喜马拉雅监督机构。三年来,郭 文贵先生,斯蒂芬•班农先生和亿万战友发起的“爆料革 命”运动向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揭露了中国共产党(中共)的非法、邪恶本质与欺骗行径。喜马拉雅监督机 构是战友们自愿组成的,没有政治实体的民间团体。它 同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样得到国际社会承认,受国 际法保护;是新中国联邦(4)与国际社会合作,捍卫人民 自由、保障财富安全,并与世界各国人士建立相互尊重 和共同发展之沟通桥梁。 消灭中共是正义的需要 中共是共产国际资助的颠覆中国合法政府的恐怖 组织,其在中国的极权统治已发展为彻底的反人类暴行: 无视人权、摧毁人性、践踏民主、违背法治、撕毁合约、血 洗香港、杀害藏民、输出腐败、危害全球,更有甚者竟以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对全世界发动生化袭击战,严重 威胁人类健康与生存。其罪恶至极,天理难容! 消灭中共是打碎中国人民的奴隶枷锁和真正实现世 界和平之必需。没有中共的新中国联邦,是全体人民和 世界繁荣之必需。 新中国联邦愿景 建议新中国联邦参照西方民主法治体系和相应国 际法,在国际机构和喜马拉雅监督机构的共同监督下, 制定宪法,建立三权分立政体,“一人一票”产生新政府 (5)。选举与弹劾制度并存,高效运行,避免巨大的社会动荡和人治灾难。 新宪法(6)包含以下内容: 一,国家精神:人权、法治、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 私有财产神圣不容侵犯。 二,追求与世界人民永久和平相处、共同发展。 三,教育、养老、医疗是民生基本需求,必须立法予 以保障。教育是国之根本。扩大教育投资,西为中用;尊

有关《推背图》三十七象,庚子年和武汉疫情

南宋岳珂《桯史》记载,宋太祖下令打乱《推背图》顺序并篡改文字,而“不必多禁,正当混之耳。”所以民间流传多个版本,不知道真伪。不过,《桯史》本身是野史,是一部朝野见闻笔记,赵匡胤是否真的下令这么做,也并没有其它文献做佐证。 我在上一篇有关《推背图》的博文里提出,《推背图》是一种解释和预测模型,象、谶、颂以及金圣叹评,都只是象征符号,而不是某个具体的历史事件,即使给出具体离事件,也只是给后世预测提供一个模板。这些象征符号构成的预测模型并不是随机的,而是根据社会和历史运行规律制定。这个预测模型表面看似宗教预言,但是实际差别很大,“已经应验”的说法并不恰当。 《推背图》给出的不是线性的预测模型,也就是说,该书以六十干支排序,并辅以周易六十四卦的循环预测模型。以往评注解释《推背图》往往局限于象、谶、颂,而忽视干支纪年和周易卦象,往往纠结于拆字法等非常牵强附会的解释。其实,历数在《推背图》中的地位非常重要。在金圣叹在第一象的点评中指出:“紅者為日,白者為月,有日月而後晝夜成,有晝夜而後寒暑判,有寒暑而後歷數定,有歷數而後系統分,有系統而後興亡見。”把六十干支设定为推演“百世”兴亡的时间维度。 《推背图》提供的模型也是一种用于解释和预测社会和历史发展规律的经验模型,而不是根据大数据统计分析建立的科学预测模型,那么所谓的“千古奇书”可以做出“神预言”,有过分夸大之嫌。 如何应用《推背图》的经验预测模型来解释当前或者预测未来的事件,取决于起始参数,这个参数由应用者给定,比如求签卜卦,询问者先给定所求的事项,运气、财气、事业、婚事等等。 根据以上的假设,《推背图》的六个构成部分,六十干支纪年、周易六十四卦、象、谶、颂和后人评注都非常重要,诠释《推背图》或者利用该书做预测应用,首先应该正确地设置和给定起始参数。虽然历史事件的时间跨度不等,不可否认,最直接和简便的方法就是看干支年份,因为重大历史事件从发生、发展到结局可能只延续几天、几个月,但发酵和后续影响往往比时间本身的跨度要长很多。 比如说,我们要预测2020年正在和将要发生的大事,庚子年就可以作为给定的起始参数,然后查询《推背图》各个版本,并且可以前推乙亥年和戊戌,后推辛丑年和壬寅年,作为相互参照。 金圣叹评本 李世瑜收藏版 第三七象 庚子 震下巽上 益 推背圖第37象 讖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

“相由心生”如何翻译?

“相由心生”如何翻译? 再J. M. Barrie的Little Minister中有这么一段对话: "Was she as bonny as folk say?" asked Margaret. "Jean says they speak of her beauty as unearthly." Beauty of her kind," Gavin explained, learnedly, "is neither earthly nor heavenly." He was seeing things as they are very clearly now. "Wat," he said, "is mere physical beauty? Pooh!" "And yet," said Margaret,"the soul surely does speak through the face to some extent." 这句直译,在某种程度上灵魂确实能从面向上表现出来。或者人面知心。 有人将下面这一句翻译为面由心生: The face is the index of the mind.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542078.html?fr=qrl 但是,不管怎么样,面相是相对稳定的一种面部形状或气色,较长期内心灵的作用而形成。但是,mind只是短时的想法或者念头,soul是一个人的灵魂,具有永久性。

微信群不允许聊敏感话题, 可我却又实在憋不住。 或许应该用温州话语音吧? 据说是中国最难懂的方言土语。 也思忖着明天有空, 可以在院子里挖个坑 对着那个深坑诉说, 完了将坑填上泥土。 等春天来了, 上面长一棵蒲公英, 而秋风吹过, 蒲公英会随风飘舞:—— 把国王长驴耳朵的秘密, 带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巴米赛德宴会(barmecide feast)

读到一个《一千零一夜》里的故事,叫做巴米赛德宴会( Barmecide feast )。故事说富翁巴米赛德请人吃饭,他光用嘴说一道一道的菜,并没有真的菜端上来。网络上大都把这个故事跟“画饼充饥”的故事联系起来。如果不是很了解的话,更让人联想起《皇帝的新装》,或者《亩产一万斤》的谎言。以为巴米赛德为富不仁,或者权贵们的奸恶。其实,巴米赛德是一个品得高尚,任人唯才的长者。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个富有的老人叫巴米赛德。 他的宫殿在一个美丽的大花园里。他应有尽有,一切称心。 在同一地方,有一个贫穷的男子,名字叫Schacabac。 他的穿的是别人扔掉的破烂,吃的是他人倒掉的残羹剩菜。 但是他心情愉快,生活得跟国王一样快乐。 有一次,Schacabac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东西吃了,他就去向巴米赛德那里求助。 在门口仆人说,“请进来吧,我们的主人不会让你空着肚子回去的。” Schacabac进了大门,经过许多布置得辉煌壮丽的房间,最后,他在来到了一个大厅。大厅的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墙上挂着精美的图画,大厅里里有舒适的沙发和其他家具。那里,他看见一个长着白胡子的慈祥老人,这就是巴米赛德。 贫困的Schacabac匍伏在地,拜见了巴米赛德。巴米赛德态度和蔼,言语非常友好,询问它需要什么帮助。 Schacabac告诉他所有的烦恼,并说,他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这可能吗?” 巴米赛德吃惊的说,“你一定是饿得要死了,我这里应有尽有,随便你吃个饱!” 然后,他转身叫,“来人!快拿热水来给客人洗手,然后让厨师赶快准备晚饭。” Schacabac没有想到会得到如此友好款待。 他开始对富翁巴米赛德千恩万谢德说个不停。 “你不用多礼,”巴米赛德说,“让我们赶紧为宴会做准备。” 然后,巴米赛德开始洗手,仿佛有一个人在旁边浇水。“来,和我一起洗手,”他说。 Schacabac没有看到仆人的影子,也看不见洗脸盆,更没有水。但他认为他应该跟着做,于是,他也假装开始洗手。 “好啦,”巴米赛德说,“现在让我们赶紧吃饭。” 他坐了下来,仿佛桌子上摆堆满了山珍海味,拿了刀叉开始切割烤肉。 然后他说,“快吃,我的好朋友。你说你很饿了,不要客气,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Schacabac开始心领神会,尽管觉得巴米赛德可能在开玩笑。他也拿起刀叉,开始假装大块吃肉。把烤肉切割下来,装模作样的送到嘴边。然后开始咀嚼,说:“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