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胡佛研究所近日發文,公開提出西方應開始考慮承認台灣

美國頂尖智庫胡佛研究所近日發文,公開提出西方應開始考慮承認台灣,因爲西方承認北京的戰略條件已消失,而承認台灣將給中國發出強有力的政治信息,台灣不完全是西方的,卻是民主、自由和繁榮的社會,一個可供中國人選擇的替代品,這樣的制度容易被所有的中國人所接受。中國人維持現狀的根本原因是擔心巨大的社會變革導致社會動盪,承認台灣以取代中國共產黨政權,當然不可能期望台灣的某一個政黨能夠統治整個中國,但至少能夠保持整個中國的繁榮和穩定,同時可使美國國內價值觀與國外利益保持一致。

其中两点作者并没有展开来细说,但是非常值得注意。第一是承认台湾后中国采取联邦制。同时提到了香港、新疆(文中用“突厥斯坦的穆斯林”这个术语),他给出的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模板。这个结果可能会加速中国的分裂而不是一个完整的联邦,如苏联解体以后的出现多个独立的国家。第二,作者提到了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这一条规定缔约国任何一个国家受到攻击,等于对所有缔约国进行攻击。如果承认台湾激怒中国政府,从而采取“武统台湾”的行动,如何激活北约第五条,让所有北约国家出兵保护台湾是一个问题。因为台湾不受北约成员国承认,甚至跟只有四分之一的北约成员国有邦交关系。

下面是谷歌翻译,并稍微做了编辑。


Recognize Taiwan
承認台灣
by Seth Cropsey
Friday, May 29, 2020

Image credit: Poster KO 40, Poster collection,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On 12 May, New Zealand Foreign Affairs Minister Winston Peters stated that his nation will support Taiwan’s inclusion in the World Health Assembly at the organization’s meeting the following week. The Assembly governs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the international body tasked with fighting pandemics like COVID-19. China has excluded Taiwan from the WHA since 2017, after participating in sessions as an observer since 2009.
圖片來源:海報KO 40,海報收藏,胡佛研究所檔案館
5月12日,新西蘭外交大臣溫斯頓·彼得斯(Winston Peters)表示,新西蘭將在下週的世界衛生大會上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大會。大會由世界衛生組織管理,該組織負責與COVID-19等大流行病作鬥爭。自2009年以觀察員身份參加會議後,中國從2017年起將台灣排除在世界衛生大會之外。
Today, Taiwan has conducted one of the world’s most effective COVID-19 containment campaigns, limiting cases to under 500, and deaths to just seven. Taiwan’s experience would be invaluable in fighting the pandemic in other contexts—it has boosted production of PPE and sanitizer by leveraging indigenous private industry and developed a broadly non-invasive tracking system that has isolated exposed individuals. Any balanced evaluation of the facts would result in Taiwanese admission to the WHA to leverage its lessons and apply them globally.
如今,台灣開展了全球最有效的COVID-19遏制運動之一,將病例數限制在500以內,死亡人數僅為7。台灣在與其他情況下抗擊大流行方面的經驗將是無價的-它通過利用本地私營企業提高了個人防護裝備和消毒劑的生產,並開發了廣泛的非侵入式追踪系統,隔離了受感染者。對事實的任何合理評估都將導致台灣加入WHA,以利用其經驗教訓並將其應用於全球。
The complication, of course, is that the Republic of China is a liberal capitalist democracy with a standard of living equivalent to any Western state, whereas the People’s Republic is a tyrannical oligarchy that brutalizes its own citizens and brooks no political dissent. A Taiwan with full access to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and broad global recognition presents an alternative to Maoist totalitarianism, or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s current Ruler-cum-Emperor Xi Jinping has rebranded it.
當然,複雜的是,中華民國是一個自由資本主義民主國家,生活水平與任何西方國家都相當,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強暴的寡頭政治,殘酷地對待其本國公民,容不下任何政治異議。如果台灣全面加入國際組織並獲得全球廣泛認可,台灣就可以作為毛式極權主義或由於現任統治者兼皇帝習近平改頭換面重塑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替代品。
One should not expect any ruling party in Taipei to replac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in Beijing and govern China as a single political unit. But the Taiwanese model provides a strong argument for a federated system within Chinese territory. Hong Kong could reclaim its semi-autonomous status, with the individual and political liberties Hong Kongers were afforded for nearly a century. Muslims in East Turkestan could live without fear of targeted persecution, organizing their affairs without Beijing’s unsleeping eye and heavy hand. The CCP loses its legitimacy if the Chinese people more broadly realize that an alternative system—neither explicitly Western nor Maoist—could offer them greater freedom than the current model without sacrificing prosperity or stability.
人們不應該期望台北的任何執政黨都能取代北京的中國共產黨,並將中國作為一個單一的政治單位來統治。但是台灣模式為中國領土內的聯邦制提供了有力的論據。香港可以享有半自治的地位,香港人享有近一個世紀的個人和政治自由。東突厥斯坦的穆斯林可以生活而不必擔心遭到有針對性的迫害,而他們的事務無需北京的監視和壓迫就可以處理。如果中國人民更廣泛地認識到,一個既不明顯是西方也不是毛主義的替代體係可以在不犧牲繁榮或穩定的情況下為他們提供比當前模式更大的自由,那麼中共將失去合法性。
Hence the Beijing government’s paranoia about, and antipathy towards Taiwan, and its attempts to isolate it from the international system. Since 2016, the PRC has bribed Taiwan’s formal diplomatic partners down to 15. In Europe, only the Vatican recognizes Taipei over Beijing. In Africa, landlocked Eswatini is Taiwan’s only friend. Paraguay is its only ally in South America—the remaining 12 nations are small Central American states or islands. Taiwan does maintain an “Economic and Cultural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most Western European states, parts of Asia, the U.S., Canada, Mexico, and elsewhere. Nevertheless, 120 states and affiliated territories lack any formal or informal diplomatic contact with Taiwan. Seven EU members, and eight NATO members, do not recognize Taiwan.
因此,北京政府對台灣抱有偏執和反感,並試圖將其與國際體系隔離。自2016年以來,中國用賄賂的手段已將台灣的正式外交夥伴減少至15名。在歐洲,只有梵蒂岡承認台北而不是北京。在非洲,內陸的埃斯瓦蒂尼是台灣唯一的朋友。巴拉圭是其在南美的唯一盟友-其餘12個國家是中美洲的小州或島嶼。台灣確實在大多數西歐國家,亞洲部分地區,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和其他地方設有“經濟和文化代表處”。但是,有120個州和附屬領土與台灣缺乏任何正式或非正式的外交聯繫。七個歐盟成員和八個北約成員不承認台灣。
The latter point asks the question—how can the U.S. invoke NATO’s Article Five in an Asian contingency over Taiwan, a nation with whom over a quarter of NATO members do not have diplomatic relations, and none of which recognize?
後一點提出了一個問題:美國如何在亞洲對台灣的緊急情況中援引北約的第五條?台灣是一個與四分之一以上的北約成員沒有外交關係,而又沒有人承認的國家?
The United States engineered Beijing’s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between 1969 and 1972 because of a specific confluence of strategic circumstances. Henry Kissinger,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at the time, identified increasing friction between China and the Soviet Union that had functionally split the communist bloc in two. By “opening” to China, Kissinger and President Richard Nixon hoped to smooth American extrication from Vietnam and tilt the geopolitical balance in the West’s favor by mitigating the importance of Asian contingencies and truly surrounding Moscow with hostile states. To this end, the U.S. facilitated the PRC’s United Nations recognition in 1971, and ultimately recognized Beijing over Taipei in 1979.
由於戰略環境的特殊融合,美國促使北京在1969年至1972年獲得國際認可。當時的國家安全顧問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發現,中蘇聯之間的摩擦日益加劇,這使共產主義集團在功能上一分為二。通過“開放”中國,基辛格和總統理查德·尼克松希望減輕亞洲突發事件的重要性,並真正將莫斯科與敵對國家包圍,從而使美國從越南擺脫困境,並使地緣政治平衡有利於西方。為此,美國在1971年推動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席位,並最終在1979年承認了北京並放棄了台灣。
The Sino-American strategic partnership did facilitate American goals throughout the 1980s. President Reagan’s military buildup pressured the Soviet Union on multiple fronts, while a tacit Sino-American entente exposed the USSR’s Asian flanks and cut it off from its greatest potential ally. But by 1989—even before the Berlin Wall fell—it became apparent that the Soviet Union was nearing collapse. Nevertheless, Western policymakers denied the Beijing regime’s ruthlessness even after the “moderate” Deng Xiaoping murdered 3,000 pro-democracy protestors, many of them students, at Tiananmen Square. A broad bipartisan and transatlantic hope developed that integrating China into international economic institutions and increasing trade ties would prompt market reforms, which in turn would drive social and political liberalization and democratization. In a postmodern age, financial wizardry and commercial attraction would transform an erstwhile international pariah into a liberal member of the global capitalist supply chain.
中美戰略夥伴關係確實在整個1980年代實現了美國的目標。雷根總統的軍事集結在多個方面向蘇聯施加了壓力,而一個默契的中美協約國暴露了蘇聯的亞洲側翼,並使其脫離了其最大的潛在盟友。但是到1989年,甚至在柏林牆倒塌之前,蘇聯就已接近崩潰。儘管如此,即使在“溫和的”鄧小平在天安門廣場謀殺了3,000名民主運動示威者(其中許多是學生)之後,西方政策制定者仍否認北京政權的殘酷行為。兩黨和跨大西洋人士寄予了廣泛的希望,那就是將中國納入國際經濟體制並加強貿易聯繫將促進市場改革,從而推動社會和政治自由化與民主化。在後現代時代,金融巫術和商業吸引力將使以前的國際流氓變成全球資本主義供應鏈的自由成員。
Hope is a questionable foundation for foreign policy. This proposition was incorrect in every respect. The CCP has neither liberalized nor democratized, instead obfuscating its control of nominally private entities, creating a robust surveillance system backed by a 1.5-million strong internal army, and conducting a military buildup reminiscent of the 20th-century’s fascist and imperialist powers that caused the greatest loss of life in human history.
希望是外交政策可疑的基礎。這個主張在各個方面都是錯誤的。中共既未實現自由化也未實現民主化,反而模糊了對名義上的私人實體的控制,建立了一支擁有150萬軍隊支持的強大內部監視系統,並進行了使人聯想起20世紀導致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生命損失的法西斯和帝國主義力量的軍事集結。
The strategic conditions that validated the West’s recognition of Beijing have evaporated. The CCP shows no intention of “triangulating” against Russia—and while Moscow likely fears Beijing’s ambitions, it has been content to nibble upon Europe’s carcass. COVID-19 has demonstrated the Beijing regime’s duplicity and malice. No government of this sort deserves American recognition, let alone a controlling stake in maj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 public health, and political institutions.
確認西方承認北京的戰略條件已經消失。儘管莫斯科可能擔心北京的野心,中共也無意對俄羅斯進行“三角鼎力”,而是滿足於蠶食歐洲的屍體。 COVID-19證明了北京政權的雙重性和惡意。這種政府不值得美國的認可,更不用說在主要國際經濟,公共衛生和政治機構中擁有控制權了。
The United States would send a strong international message by moving to recognize Taiwan. This decision will enrage the CCP. But by recognizing and legitimizing an autonomous or independent Taiwan, the U.S. can bolster Taiwan’s clearly anti-Beijing Pan-Green Coalition, while encouraging their political opposition, the Pan-Blue coalition, to re-examine its hopes of accommodation with the PRC. Moreover, by making various forms of economic and political assistance contingent upon certain standards—perhaps the establishment of unofficial relations with the Republic of China, or in certain circumstances formal diplomatic recognition—the U.S. can begin to curb Beijing’s 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client-colonies.
美國將通過承認台灣來發出強烈的國際信息。這一決定將激怒中共。但是,通過承認和合法化一個自治或獨立的台灣,美國可以支持台灣的反北京泛綠色聯盟,同時鼓勵其政治反對派泛藍色聯盟重新考慮其與中國和解的希望。此外,通過使各種形式的經濟和政治援助增加某些必要的附帶標準(也許與中華民國建立非正式關係,或在某些情況下獲得正式的外交承認),美國可以開始遏制北京的國際附庸殖民地網絡。
Rhetorically, however, recognition of Taiwan would send a powerful political message. The past forty years of American—and Western—China policy has failed. The Beijing regime is no more tolerable in 2020 than it was in 1950, or 1989: it is, however, far richer as it continues to build a military equal to its global ambition. Taiwan is democratic, prosperous, and free. Not all nations are equal, despite the pretentions of the UN General Assembly. Recognizing Taiwan presents a rare opportunity to align American values at home and interests abroad.
但是,從言辭上講,承認台灣將發出強有力的政治信息。過去40年的美國和西方對華政策均告失敗。到2020年,北京政權的容忍度不會比1950年或1989年的容忍度高:但是,由於北京繼續建立與其全球野心相等的軍事力量,北京的政權更加富裕。台灣是民主,繁榮和自由的。儘管有聯合國大會的要求,但並非所有國家都是平等的。承認台灣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使美國在國內的價值觀與國外的利益保持一致。
Seth Cropsey is a senior fellow at Hudson Institute and director of Hudson’s Center for American Seapower. He served as a naval officer and as deputy Undersecretary of the Navy in the Reagan and George H. W. Bush administrations.
塞思·克羅普塞(Seth Cropsey)是哈德遜學院(Hudson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也是哈德森美國海上力量中心的主任。他曾在裡根政府和喬治·H·W·布什政府任海軍軍官和海軍副部長。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网传:狱中薄熙来致习近平公开信

【编者按】这封伪托薄熙来的公开信,繁体字与简体字混杂,这里统一做了更改。给一些典故做了注释,并指正错误引文出处。  近平老弟: 别来无恙!给你写信,如何称呼,竟成难题,思之再三,还是依四十年前老例,以老弟相称吧,愚兄今日这样称呼你,既不是故意大不敬,更不是存心套近乎,只因我与你确实有些难分难解的缘由,作为中共老一辈革命家的第一代传人,我俩出身相近,背景相似,细数父辈同为开国副总理而后又同进政治局履职的,在所谓"红二代"的诸弟兄中,屈指仅有你我两人而已,现在我不禁疑惑有人故意造成两雄相争的局面似的。而今时迁势易,成王败寇,你已居庙堂之颠颐指气使,拱为一尊,而我却拜你所赐"以非罪之身” [1] 陷缧绁 [2] 之中,且身患顽疾,苟延残喘,来日无多了,你我本同根同源,然人各有志,政见多有不合,而人在江湖常身不由己参差磨擦,势所难免,及至互存芥蒂,歧见日深,各方争相抅陷深文周纳 [3] ,逐成水火之势,愚本想趁党《十八大》之际,直面老弟,有所陈述,以消弭误解,重修旧好,不料吾弟早巳布局,预设网罗、赚我入京、以非常手段夺我自由,此诚为我党历史上又一次毁章行事--未经中央委员会审议而私事抓捕在任的政治局委员。此例一开必将党无法度,国无宁日也!真堪抚掌长太息矣! 诚然,这都是政治利益冲突演变使然,我既纵身政壇泥淖,求仁得仁,又有何怨? 我陷狱八载,不闻世事久矣,已身如槁木,心似古井,本不会也不愿更不屑来打扰老弟,但近年来国事蜩螗 [4] ,香港反送中风暴汹涌未息,讵料武汉瘟疫接踵而至,环顾宇内鄂民死伤枕籍,国人血泪成河,同胞呼救嚎哭,声声不息,国难当头,风云为之变色,天地为之震悚! 苍生生何辜,遭此荼毒!百姓何咎?蒙此浩劫! 语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5] !又曰"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6] "我虽身陷寃狱,头悬随时都可落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7] ,但我身为革命后代,岂能在哀鸿遍野,生灵涂炭之时无动于衷,坐视不顾!且气结于胸,骨鲠在喉!故我甘冒斧钺之凶,不避逆鳞 [8] 之怒,决然披肝沥胆,谨向老弟直抒胸臆如下。 第一、是你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9] 这次肆虐全球的新冠瘟疫是由于你渎职,刻意隐瞒而直接造成的,你必须象个有担当的"男儿"坦白负起全责,不然,象当下你四处指鹿为马、卸责甩锅,妄图嫁禍於人,这样做的结果,一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如不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

据传,这是任志强的文章,批评政府应对武汉肺炎疫情的错误政策

2月18日落笔了“记忆与反思”,本想就此罢手了,尤其是不愿再碰触2月19日的伤疤。 四年前的2月19日,我在转发“央视姓党”的微博照片时,加上了“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一段评论,于是引发了“十日文革“式的全网大批判和留党察看一年的党的组织纪律的处分!因此,每年的2月19日我都坚决的放下手中的笔,以守护曾经的这一天。 但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人民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几天之后媒体上、网络上疯传着2月23日中央召开全国上下约17万人参加的大会,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参加人数最多的中央大会。且远胜于当年七千人的庐山会议的规模,有着比七千人大会更重要的现实意义,也被称为是一次伟大的会议。 网上许多人在用各种方式吹嘘和吹捧这次大会的伟大意义,并且格外的强调这次会议中最重要的党的主席的长篇讲话,是一个鼓舞人心、英明正确的战略部署,为世界指明了防治疫情的方向,号召用举国体制的力量,应对大考,战胜疫情,并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胜利。“体现了”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都在为伟大领袖的讲话而欢呼雀跃,似乎中国又进入了那个曾经伟大的大跃进时代,又进入了四处红旗飘舞,高举红宝书,三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更有许多人在从各个角度解释自己从2月23日讲话中发现的精华,以为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讲话分为一、二、三、四和最后,我也来个一、二、三、四和最后吧!     一、 第一部分是“关于前一段疫情防治工作” 这里讲的是表彰自己的伟大成绩,包括1月7日的批示。“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要有正确的战略策略,要靠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举国体制的医疗物资和生活用品的保供和维护社会稳定

巴米赛德宴会(barmecide feast)

读到一个《一千零一夜》里的故事,叫做巴米赛德宴会( Barmecide feast )。故事说富翁巴米赛德请人吃饭,他光用嘴说一道一道的菜,并没有真的菜端上来。网络上大都把这个故事跟“画饼充饥”的故事联系起来。如果不是很了解的话,更让人联想起《皇帝的新装》,或者《亩产一万斤》的谎言。以为巴米赛德为富不仁,或者权贵们的奸恶。其实,巴米赛德是一个品得高尚,任人唯才的长者。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个富有的老人叫巴米赛德。 他的宫殿在一个美丽的大花园里。他应有尽有,一切称心。 在同一地方,有一个贫穷的男子,名字叫Schacabac。 他的穿的是别人扔掉的破烂,吃的是他人倒掉的残羹剩菜。 但是他心情愉快,生活得跟国王一样快乐。 有一次,Schacabac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东西吃了,他就去向巴米赛德那里求助。 在门口仆人说,“请进来吧,我们的主人不会让你空着肚子回去的。” Schacabac进了大门,经过许多布置得辉煌壮丽的房间,最后,他在来到了一个大厅。大厅的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墙上挂着精美的图画,大厅里里有舒适的沙发和其他家具。那里,他看见一个长着白胡子的慈祥老人,这就是巴米赛德。 贫困的Schacabac匍伏在地,拜见了巴米赛德。巴米赛德态度和蔼,言语非常友好,询问它需要什么帮助。 Schacabac告诉他所有的烦恼,并说,他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这可能吗?” 巴米赛德吃惊的说,“你一定是饿得要死了,我这里应有尽有,随便你吃个饱!” 然后,他转身叫,“来人!快拿热水来给客人洗手,然后让厨师赶快准备晚饭。” Schacabac没有想到会得到如此友好款待。 他开始对富翁巴米赛德千恩万谢德说个不停。 “你不用多礼,”巴米赛德说,“让我们赶紧为宴会做准备。” 然后,巴米赛德开始洗手,仿佛有一个人在旁边浇水。“来,和我一起洗手,”他说。 Schacabac没有看到仆人的影子,也看不见洗脸盆,更没有水。但他认为他应该跟着做,于是,他也假装开始洗手。 “好啦,”巴米赛德说,“现在让我们赶紧吃饭。” 他坐了下来,仿佛桌子上摆堆满了山珍海味,拿了刀叉开始切割烤肉。 然后他说,“快吃,我的好朋友。你说你很饿了,不要客气,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Schacabac开始心领神会,尽管觉得巴米赛德可能在开玩笑。他也拿起刀叉,开始假装大块吃肉。把烤肉切割下来,装模作样的送到嘴边。然后开始咀嚼,说:“真

郝海东疯了吗?他参加郭文贵的爆料革命

许多人可能对郝海东微博大骂“脑残、喷子、苍蝇和蛆”感到有点吃惊,他还晒出海外一万多平方米的豪宅,被许多网友痛骂。但是更加让人震惊的是,“六四”周年这一天,他通过网络视频宣读《新中华联邦宣言》,加入了郭文贵倡导的“爆料革命”。 他花了十几分钟,不仅宣读了《新中国联邦宣言》,还一字不漏的宣读了附件。 郝海东现居西班牙,估计走出这一步前,已经成功的转移了财产和安排好一切,已经没有把柄可抓了。很明显,根据中国的法律,宣读《新中国联邦宣言》就等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郝海东的微博账号已经被删除,百度搜索似乎还没有被频闭。 下面是网络上找到的《宣言》文稿。整个 文稿下载>>>> 新中国联邦宣言 序言 我们因“爆料革命”凝聚在一起,为实现新中国法 治、民主和自由而组成喜马拉雅监督机构。三年来,郭 文贵先生,斯蒂芬•班农先生和亿万战友发起的“爆料革 命”运动向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揭露了中国共产党(中共)的非法、邪恶本质与欺骗行径。喜马拉雅监督机 构是战友们自愿组成的,没有政治实体的民间团体。它 同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样得到国际社会承认,受国 际法保护;是新中国联邦(4)与国际社会合作,捍卫人民 自由、保障财富安全,并与世界各国人士建立相互尊重 和共同发展之沟通桥梁。 消灭中共是正义的需要 中共是共产国际资助的颠覆中国合法政府的恐怖 组织,其在中国的极权统治已发展为彻底的反人类暴行: 无视人权、摧毁人性、践踏民主、违背法治、撕毁合约、血 洗香港、杀害藏民、输出腐败、危害全球,更有甚者竟以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对全世界发动生化袭击战,严重 威胁人类健康与生存。其罪恶至极,天理难容! 消灭中共是打碎中国人民的奴隶枷锁和真正实现世 界和平之必需。没有中共的新中国联邦,是全体人民和 世界繁荣之必需。 新中国联邦愿景 建议新中国联邦参照西方民主法治体系和相应国 际法,在国际机构和喜马拉雅监督机构的共同监督下, 制定宪法,建立三权分立政体,“一人一票”产生新政府 (5)。选举与弹劾制度并存,高效运行,避免巨大的社会动荡和人治灾难。 新宪法(6)包含以下内容: 一,国家精神:人权、法治、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 私有财产神圣不容侵犯。 二,追求与世界人民永久和平相处、共同发展。 三,教育、养老、医疗是民生基本需求,必须立法予 以保障。教育是国之根本。扩大教育投资,西为中用;尊

“相由心生”如何翻译?

“相由心生”如何翻译? 再J. M. Barrie的Little Minister中有这么一段对话: "Was she as bonny as folk say?" asked Margaret. "Jean says they speak of her beauty as unearthly." Beauty of her kind," Gavin explained, learnedly, "is neither earthly nor heavenly." He was seeing things as they are very clearly now. "Wat," he said, "is mere physical beauty? Pooh!" "And yet," said Margaret,"the soul surely does speak through the face to some extent." 这句直译,在某种程度上灵魂确实能从面向上表现出来。或者人面知心。 有人将下面这一句翻译为面由心生: The face is the index of the mind.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542078.html?fr=qrl 但是,不管怎么样,面相是相对稳定的一种面部形状或气色,较长期内心灵的作用而形成。但是,mind只是短时的想法或者念头,soul是一个人的灵魂,具有永久性。

童之伟:对上海新冠防疫两措施的法律意见

已披露的上海官方人员与相关居民的对话视 频、音频显示,上海新冠病毒防疫采取的两项措施引起的事态非常严重,在市民中反应也很 强烈,很可能造成某种法制灾难,特发表法律 意见如下,以为各方处事的参考。  一、对居民使用强制手段强制送方舱隔离的任何做法都是非法的,应立即停止  本市某区某街道办事处、派出所人员与居民对 话视频显示,有关官员强硬声称,同楼层密接人员一律送方舱隔离,不服从就使用强制手段实施强制。有关官员声称,这是全市统一部署,实施强制的依据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 50条中第1项的规定。实际上,这些官员的说法明显误解乃至故意曲解了法律。《治安管理 处罚法》第50条规定的第1项不可能成为支持他们强制行为的法律依据。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相关规定的原文 是:“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 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一)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的”。  为什么说以上规定不可能成为支持街道办事 处、派出所人员强制行为的法律依据呢?对于 稍微有点社会主义法律意识的人来说,这道理 其实非常简单:  1‘。紧急状态”是一种法律状态,必须经有权机关依宪法宣布才出现或存在,绝对不是任何机 构或官员可以随意认定和信口开河宣告的。我国《宪法》第67条第21款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全国或者个别省、自治区、直辖市进 入紧急状态”。我国((宪法》第89条第16款规 定,国务院“依照法律规定决定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范围内部分地区进入紧急状态”。除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外,我国没有任何组织和 官员有权决定和宣布上海市或上海市部分地区进入紧急状态。  2,现实情况是,上海市或上海市任何地区都没有依法进入紧急状态,因而国务院和上海市各级地方人民政府不可能依法发布在紧急状态情 况下才能发布的决定、命令,也确实没有发布在紧急状态情况下才能发表的相应决定、命令。  3.即使考虑到《传染病防治法》第39条的规 定,有关机构也无权使用强制手段强制送居民到方舱隔离。该条第1款规定:“医疗机构发现甲类传染病时,应当及时采取下列措施: (一)对病人、病原携带者,予以隔离治疗, 隔离期限根据医学检查结果确定;(二)对疑似病人,确诊前在指定场所单独隔离治疗; (三)对医疗机构内的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病人的密切接触者,在指定场所

切韵捷法诗

切韵先须辨四声 五音六律次兼行 难呼语句皆为浊 易纽言辞尽属清 唇上必班宾报博 舌头当的蒂都丁 拍唇坡颇潘铺拍 齐齿知时始实诚 正齿止征真正折 舌根机结计坚经 撮唇呼虎乌污坞 开口何峨我可更 张牙加贾牙雅讶 卷舌咿优壹谒婴 合口含甘醎坎淡 穿牙乍窄涩争笙 引喉勾口讴呕候 逆鼻蒿毫好黒亨 字母贯通三十六 要分清浊重和轻 㑹得这些𤣥妙法 世间无字不知音

中国应该规范网络支付的一个原因

中国的网络支付是指支付宝和微信等手机应用,相当于国外的Paypal,跟苹果付和安卓付不同,后者只具有银行卡的功能。 支付宝和微信钱包可能会极大的增加国民购买力,加剧通货膨胀,从而扰乱整个中国的金融系统。 根据个人的理解,历史上央行发行的货币总量应该是基础货币,M0。 比如央行总共发行了100元的纸币,这些钱有些到了老百姓口袋里,有些到了银行的活期现金账户里,有些到了定期账户里。比如50元在客户口袋里,30元在银行的现金账户里,20元在定期账户里。中国允许银行20%的储备金,把80%的钱用于贷款。于是口袋里的钱+银行现金账户里的钱+80%现金账户可以出借的钱。50+30+24=104,这个是M1。 加上定期存款里的钱,比如老百姓口袋里50,活期账户30,定期账户20,那么M1=50+30+24+定期账户20,等于124,这个叫做M2。 很明显,多出来的24元是银行变戏法变出来的。不是发行的货币。 如果把支付宝看作银行的话,余额里的钱属于M1,余额宝里的钱属于M2。但其实支付宝只是马云的个人账号,没有所谓的储备金,马云自己决定这些钱的用途,比如99%的钱用于借呗和花呗。那样,就大幅度的增加了中国的货币总量。 支付宝和微信钱包大多充值后就不会转出或者提现,那么马云和马化腾随便花你的钱,红包转来转去只是一个数字,淘宝购物也只是一个数字,不需要立即兑现。花呗,借呗,微粒贷,还有好多手机应用都在放贷,这样大幅度增加了国民购买力,加剧通货膨胀。他们两个人就可以扰乱整个中国的金融系统。

北风:网络维权――攀越高墙 网络如何推动新闻自由与公民社会

因中国政府对传统媒体的管制,催生了以网络为媒介的新媒体传播。虽然他们仍要面对一堵网络「高墙」,但仍试著冲撞出一道光芒。  网络出现打破了中国媒体控制的「铁桶」。第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出现在2001年7月,广西南丹龙泉矿冶总厂发生事故,81人死亡,矿难被隐 瞒了17天。人民日报记者获知消息后,给人民网传回第一篇公开报导《广西南丹矿区事故扑朔迷离》,最终矿难得以真相大白。这是中国网站首次独立发布有影响 力的新闻报导。 网络传播推动新闻自由  由于当局的媒体管制,在一些突发事件的报导中,传统媒体往往集体缺位。在这样的情况下,自2006年起,催生了一批借助网络、手机等方 式,利用突发事件和政府禁令的时间差,有意识、主动向外界发布信息的「公民记者」。他们的报导因此成为一种很有效的补充信息来源。「公民记者」的说法 2006年首次出现在中国官方媒体中,当时一名叫「老虎庙」的网友自己骑著自行车去西北,把自己在沿途中看到的情况报导出来。2007年3月,周曙光通过 网络发布重庆「最牛钉子户」维权事件,则是公民报导中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因「公民记者」参与,2007年起,中国发生的每件重大事件,特别是公众 应该知晓的,几乎都没有被彻底屏蔽,都被报导出来。  2007年,「微博客」(Micro-blog)在中国网络得到较快的发展,也很快成为信息传播的主要管道。在2008年的西藏314骚 乱及2009年新疆75骚乱中,现场的信息都是线民通过微博客向外界快速传播。微博客在75骚乱的突出表现,也直接导致当局关闭了包括「饭否」、「叽歪」 在内的大批国内微博客服务及境外的Twitter。不过由于Twitter本身的开放性,大量的第三方网站帮助中国线民继续活跃在Twitter上,发布 和传播关于大陆的新闻信息。现在基于Twitter中国信息传播体系已经建立,对此,当局可以说是毫无办法。 网络民意走进现实生活  信息相对自由流通后,网络也慢慢呈现其对现实的干预能力。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披露大学生孙志刚在收容所死亡的事件,网络 上抗议声浪此起彼伏,形成声势颇大的舆论浪潮,各方力量最后促成了收容制度的废止。同在2003年上半年,SARS爆发,广东北京等地官方都隐瞒疫情,造 成民众恐慌,最终北京市长孟学农因隐瞒疫情而下台。此次SARS危机中,网络充分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