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精选博文

网评员与网格员

古代十户为甲,十甲为保。现在的社区每15至20户划分为一网格,每网格设一名管理员。

这种网格管理加大数据,把古代的保甲制度引到极致。

古代是如何突破保甲连坐制度的呢?
最新博文

武汉新冠肺炎病毒的源头

没有答案的事件,如果不是外星人干的,就是阴谋论。阴谋论的最关键方法是把分散的事件点连接起来(connect the dots)。通过对这些零散的事件的连接,似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武汉P4实验室。

2015年1月31日P4实验室竣工,2018年1月5日正式运行。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National Biosafety Laboratory, Wuhan (NBL)),简称武汉P4实验室或P4实验室,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郑店园区,是中科院和武汉市政府合作建设的P4实验室,中国首个生物安全第四等级实验室(BSL-4实验室),亚洲第三个生物安全第四等级实验室。

2017年到2018年期間,邱香果博士至少5次前往中國,其中一次是為武汉新設立的四級病毒實驗室做培訓。邱香果博士是国际知名的华裔病毒学家,2018年获得加拿大总督创新奖(GGIA)。她丈夫程克定是一名生物学家。他曾发表关于爱滋病毒感染、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大肠杆菌感染和克雅氏病(Creutzfeldt-Jakob Syndrome)的研究论文。

2018年11月14日,P4实验室主任石正丽在上海《一席》演讲,重点介绍冠状病毒以及跨种病毒研究成果。石正丽研究团队透过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中国马蹄蝠身上的病毒、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产生的新病毒得以与人体的血管收缩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有效感染人类呼吸道细胞,毒性相当巨大。

2019年年3月31日,根据加拿大媒體CBC在8月2日報導,加拿大國家病毒實驗室的科學家曾經通過加拿大航空公司,將活體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帕病毒送往中國北京。

2019年7月5日,加拿大情报部门以“违反相关条款”(policy breach)为由将邱香果夫妇以及他们的学生带离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全球只有15個具有四級生物安全水平的病毒實驗室,這些實驗室可以從事世界上最危險病原體的研究,邱香果和她的丈夫成克定所在的加拿大國家病毒實驗室也是其中之一。

2019年9月26日《新华网》转载《湖北日报》文章:《军运会航空口岸专用通道开通测试》,里面提到18日“武汉天河机场开通军运会专用通道”,模拟演练“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

2019年至2020年在华南海鲜市场发生多宗涉及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病例。P4实验室跟华南海鲜市…

十堰、云梦、大悟三地不是疫情重灾,为什么要实行战时管制?

湖北十堰市张湾区实行战时管制。根据台湾《关键时刻》,毛泽东说,十堰市是中国的几何中心,该地是中国军工重镇,二汽制造军用车,东风导弹等武器也在十堰制造。你可能意想不到十堰的GDP在全湖北最高。

根据《一评快评》孝感市的云梦县和大悟县战时管制,中国王牌军第十五军驻扎孝感,云门和大悟是十五军后勤供应基地。十五军是特种空降兵,类似于美国的海豹突击队,直接由中央而不是地方军区指挥。

2025制造、一带一路都受挫,加上中美贸易战、港台分裂倾向等,只有打一战,才可能解决这些问题,最好的目标就是台湾。

只有战时动员,才可以重新集全国财力,继续2025制造和一带一路扩张。才能巩固个人地位。借着武汉肺炎疫情,全国军事总动员已经完成,如果习主席现在不打,他任内将不再有第二次机会。

新加坡和香港都发生抢够风,有人储存三个月的粮食和生活必需品。新加坡所有生活用品都需要进口,而香港依赖大陆。以前农村的谷仓保存一年的粮食,现在的冰箱保存最多一个星期。如果大陆开始攻打台湾,必将对香港实行供给制,从而加强对香港的控制权。实现从一国两制到一国一制的过渡。

武力收复台湾可以做到一箭三雕

诡异啊,经济都快崩溃了,股市还大涨。

越来越感觉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生化战争。达到的目的有三:一是把私企收归国有;二是全国军事总动员;三是武力收复台。政治上,稳定中共政权、集中财力继续一带一路扩张和巩固领导人个人权力。

通过国家购买股份的方式,变相把私企收归国有。

打台湾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了。接下来的宣传,疫情将不重要了,主要是反美和反日。日本台湾和韩国是美国的喽啰,跟美国的矛盾,首先打日本。再说,抗日战争的旧仇很容易重新点燃。

武力收复台湾可以做到一箭三雕:武力收复台湾的同时将收复钓鱼岛,并且解决香港的一国两制问题。从战略上看,如果这次行动成功,将突破太平洋第一岛链,直接威胁美国。

中国的军机以前从来不飞到台湾的东海岸,这样绕台飞行很容易跟日本擦枪走火。日本军机出来干涉,发生空战的概数很高。


弗兰克·普鲁默(Frank Plummer)–调查武汉新冠状病毒起源的关键人物,加拿大科学家在非洲遭暗杀?

调查武汉肺炎病起源毒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个让人非常震惊的转折:该病毒起源的关键人物、著名科学家弗兰克·普鲁默在肯尼亚神秘的死亡。他接受了沙特SARS冠状病毒样本,并在加拿大温尼伯的加拿大实验室中研究冠状病毒(HIV)疫苗,调查显示该病毒由中国生物战研究人员走私并武器化。在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弗兰克·普鲁默是处理中国生物间谍案的关键。

据CBC称,现年67岁的普鲁默在肯尼亚,他是内罗毕大学艾滋病毒/艾滋病/性传播感染研究与培训合作中心年会的主旨发言人。

拉里·盖尔蒙(Larry Gelmon)博士帮助组织了这次会议,他说普兰默突然倒下了,被送往内罗毕的医院,他在抵达时被宣告死亡。

普鲁默在温尼伯(Winnipeg)出生和长大,在那里他领导了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oratory)数年。

他还参与了曼尼托巴大学和内罗毕大学之间的创新研究合作伙伴关系,该伙伴关系是在多年前建立,那时对艾滋病毒/艾滋病了解还非常少。

曼尼托巴大学医学微生物学和传染病学系教授基思·福克说:“他帮助人们确定了早期传播艾滋病毒的许多关键因素。”

弗兰克·普鲁默的同事艾伦·罗纳德(Allan Ronald)博士说:“他充满希望,他将走在发现艾滋病毒疫苗的道路上-这是他将近30年前开始的道路。”

CBC报告中未提及的是弗兰克·普鲁默在加拿大温尼伯的同一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工作,中国生物战代理人邱香果及其同事从那里将萨斯冠状病毒走私到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据信已被武器化并泄漏。

实际上,科学总监弗兰克·普鲁默是从Erasmus医疗中心(EMC)的首席病毒学家Ron Fouchier在NML温尼伯实验室获得了沙特患者的SARS冠状病毒样本的人。 在荷兰鹿特丹被埃及病毒学家阿里·穆罕默德·扎基(Ali Mohamed Zaki)博士从沙特患者的肺部分离并鉴定出一种以前未知的冠状病毒。

Fouchier使用广谱“泛冠状病毒”实时聚合酶链反应(RT-PCR)方法对Zaki发送的样本中的病毒进行了测序,以测试其可区分已知感染人类的​​多种已知冠状病毒的特征。

该冠状病毒样本于2013年5月4日从荷兰实验室运抵加拿大的NML温尼伯实验室,并由弗兰克·普鲁默接收。加拿大实验室培育了这种病毒,并用它来评估加拿大正在使用的诊断测试。温尼伯的科学家们努力研究了哪…

有关《推背图》三十七象,庚子年和武汉疫情

南宋岳珂《桯史》记载,宋太祖下令打乱《推背图》顺序并篡改文字,而“不必多禁,正当混之耳。”所以民间流传多个版本,不知道真伪。不过,《桯史》本身是野史,是一部朝野见闻笔记,赵匡胤是否真的下令这么做,也并没有其它文献做佐证。

我在上一篇有关《推背图》的博文里提出,《推背图》是一种解释和预测模型,象、谶、颂以及金圣叹评,都只是象征符号,而不是某个具体的历史事件,即使给出具体离事件,也只是给后世预测提供一个模板。这些象征符号构成的预测模型并不是随机的,而是根据社会和历史运行规律制定。这个预测模型表面看似宗教预言,但是实际差别很大,“已经应验”的说法并不恰当。

《推背图》给出的不是线性的预测模型,也就是说,该书以六十干支排序,并辅以周易六十四卦的循环预测模型。以往评注解释《推背图》往往局限于象、谶、颂,而忽视干支纪年和周易卦象,往往纠结于拆字法等非常牵强附会的解释。其实,历数在《推背图》中的地位非常重要。在金圣叹在第一象的点评中指出:“紅者為日,白者為月,有日月而後晝夜成,有晝夜而後寒暑判,有寒暑而後歷數定,有歷數而後系統分,有系統而後興亡見。”把六十干支设定为推演“百世”兴亡的时间维度。

《推背图》提供的模型也是一种用于解释和预测社会和历史发展规律的经验模型,而不是根据大数据统计分析建立的科学预测模型,那么所谓的“千古奇书”可以做出“神预言”,有过分夸大之嫌。

如何应用《推背图》的经验预测模型来解释当前或者预测未来的事件,取决于起始参数,这个参数由应用者给定,比如求签卜卦,询问者先给定所求的事项,运气、财气、事业、婚事等等。

根据以上的假设,《推背图》的六个构成部分,六十干支纪年、周易六十四卦、象、谶、颂和后人评注都非常重要,诠释《推背图》或者利用该书做预测应用,首先应该正确地设置和给定起始参数。虽然历史事件的时间跨度不等,不可否认,最直接和简便的方法就是看干支年份,因为重大历史事件从发生、发展到结局可能只延续几天、几个月,但发酵和后续影响往往比时间本身的跨度要长很多。

比如说,我们要预测2020年正在和将要发生的大事,庚子年就可以作为给定的起始参数,然后查询《推背图》各个版本,并且可以前推乙亥年和戊戌,后推辛丑年和壬寅年,作为相互参照。

金圣叹评本 李世瑜收藏版 第三七象 庚子 震下巽上 益

推背圖第37象

讖曰:

漢水茫茫 不統繼統
南北不分 和衷與共

頌曰:
水清終有竭…

有关《推背图》第三七象

《推背图》是循环的而不是线性的预测模型。所谓模型,是指《推背图》的“象”不是特定历史事件的描述。所谓循环模型,是指终点会回到起点,至少是螺旋形前进。相反的,线性模型的终点不可能回归到起点。

《推背图》第一象明确了这本书提供的是一个循环性而非线性的预测模型。“讖”诗开宗明义:“日月循環 周而復始”;“頌”诗更进一步解释:“悟得循環真諦在,試於唐後論元機”。

《推背图》的“六十甲子”纪年往往被忽视,而这恰恰是该书的核心。因为六十干支循环,终点又回到起点,所以最后一象说:“終者自終 始者自始”,如一人在前,一人在后,推背前行。

那么,选择适用《推背图》的象,就必须看干支年份。比如2020年是庚子年,选择第三七象的谶和颂,来预测今年将发生事件。这一象也应该可以解释历史上的所有庚子年所发生的事件。

第三七象 庚子 震下巽上 益


讖曰:

   漢水茫茫 不統繼統

   南北不分 和衷與共

頌曰:

   水清終有竭 倒戈逢八月

   海內竟無王 半凶還半吉

金聖歎:「此象雖有元首出現,而一時未易平治,亦一亂也。」


《推背图》每一象包括四个部分:象、谶、颂、评。象是一副图画,谶和颂是诗,然后是金圣叹或后人评注。第三十七象描述了庚子年要发生的大事。

先仔细观察这幅图象,我们看到,可能是在汉水里,一个形似鬼怪的人托着另一个似乎将要溺水的人。这个相貌凶恶,形似鬼怪的人,可能是指水怪,也可能是瘟神,当然也可能是指一般的恶人,甚至是枭雄,或者如金圣叹评注里指的“元首”。他右手托着溺水者的后脑,左手掐着他脖子,恰好让他浮在水面,这个水怪似乎完全掌控了这个人的生死,或上或下只是在一念之间。

从“谶”诗看出,这副图象画的是汉水,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地方是武汉。当然,这汉水也只是一个符号,可能是指任何江河湖海,也可能是指普通的水患,甚至是与水患相关的天灾或瘟疫,或者就是抽象的社会动荡,即平常我们说的“水深火热”。这种社会动荡不安的可能结果是,安定统一的朝代可能要结束,“不统”的意思是分裂,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在这样一个社会政治转型裂变的过程中,社会秩序被打乱,南北不分,阶级混杂,善恶不明,但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恢复到统一安定社会秩序,所以说“和衷与共”。

“颂”诗进一步说明了这样一个社会转型,动荡不安的过渡时期所发生的事件,甚至包括了事件发生的时间。我们看到清水变成浊水、倒戈叛变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