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五月, 2011的博文

在上海六七年,学的几个上海词,原来都是英语

Pidgin 或洋泾浜英语,Pidgin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在上海六七年,学的上海话词语原来都是英语词。

土司 (toast),上海的土司是油炸的。

罗宋汤 (Russian soup)

沙蟹 (show hand),一种扑克牌的玩法。

噱頭 (shit)

蹩脚 (bilge), 出BILGE,清出船底污水,原为黄浦江水手用语。

大兴 (dashing)

邋遢 (litter)

赤佬 (cheat)

瘪三 (beg sir),先生,行行好。

戆大 (gander),现在被北方人改成“港督”了。

发嗲 (dear)

门槛精 (monkey精)

窝塞 (worse)

十三点 (society),指交际花

似乎没有人知道“节棍”的来历,我估计是chicken音译。Chicken的一个意思:a foolhardy competition; a dangerous activity that is continued until one competitor becomes afraid and stops。黄浦江水手打架比较多,外国水手骂对手chicken应该很普遍。还有一种可能是“青帮”,英文Ch'ing Gang。

过去有一个笑话,一个说洋泾浜的男厨子,找工时对外国女主人说:“Twenty dollar one month,eat you,sleep you.”其实他的意思是说:“月薪二十元,吃你的,住你的。”

新脑体倒挂:大学生与夜总会小姐工资比较

改革开放初期,有关于“脑体倒挂”的说法:发明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现在的脑体倒挂似乎有新潮流,郎咸平跟北大清华的学生们说,你们辛辛苦苦念完北大清华出来,薪水一个月两千块,还比不上夜总会小姐。过去是寒窗苦读出人头地,今天靠什么?今天的问题,我觉得最基本的根源不是人心变坏了,而是整个社会阶级固化的结果。

但是,天底下没有新鲜的事物,古代人心是肉做的,现在的人心也是肉做的。我觉得,现在的人心没有变化,社会阶级也没有固化,跟古代其实没有什么差别。网上有人问古代去青楼女子的月工资,似乎没有人回答。考证一下青楼女子杜十娘,她付了赎身费,还有一个百宝箱,应该有不少积蓄。运气好的,还能搭上个把高官,比如陈圆圆和李自成,李师师和宋徽宗。古代十年寒窗出人头地,是因为选拔的数量少。很多人都处于范进和阿Q之间。好一点的如蒲松龄,还能给后人留一个名字。

John Kwan说,正确的比较方式是这样的,同样是夜总会小姐,念过大学的比没念过大学的收入高;北大、清华、复旦毕业的小姐比其它学校毕业的小姐收入高。

其实这种比较方法未必正确。北大清华毕业的小姐,专业不对口,未必能有很大的发展。有个笑话:一男生去天上人间,见一小姐就问:听说你这有研究生?女:我就是。男:那好。我包你两小时,你把我这几道数学题做了,我急用。女:客官请自重,小女子卖身不卖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