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13的博文

有关“林荫道”

据说国家语委将“林荫道”规范为“林阴道”,繁体汉字“陰、蔭”是有区别的。前者是指山的北面,后者指树荫。简化后两者也不同,分别是“阴”和“荫”。荫作为简化字的另一个来源是“廕”,如“庇廕、封妻廕子”。

最为常用的组合是“阴阳”,比如孔颖达:“坤是阴道,当以柔顺为贞正。” 这里“阴道”并不是一个词,而是两个词。下面的例子里也 一样,都是两个词:

山阴道上,应接不暇。

秋日湘阴道

华阴道

华阴道士

山阴道士

在山阴道上行,如在镜中游

雕阴道中


汉字独立于汉语而存在

谈语言单位,不可不谈区别性特征;谈汉字,不可不谈六书。

汉字是一种可向前兼容,能向后拓展的高级文字。向前兼容是指象形、会意和指事,而向后拓展是指专注、假借和形声。前者造成了语言学家将汉字归为表意文字,后者导致语言学家同时也认为汉字能表音。

汉字不是一种记录汉语的符号体系。相反的,汉字作为一种符号体系,独立于汉语而存在,汉字形、汉语音和语义这三者的关系是三角形而非线性。也就是说,汉字可移植到任何语言而不改变书写形式和语义,但是有无限多的读音。不同的方言和语言采用汉字作为其书写体系,赋予汉字新的读音,而不是汉字记录该方言或语言的读音。这也是日越韩汉字可以称作汉字的理由。

不同方言和语言采用汉字作为文字使用类推规则确定其读音,各大方言跟古音对应的规则性完全可以说明这一点;各大方言和语言使用六书创造新汉字或者赋予汉字以新的语法和语义功能,各方言俗字、壮字、日越韩自创汉字能说明这一点。

Ubuntu下有些程序无法用ibus输入汉字问题

Ubuntu下有些程序无法用ibus输入汉字问题

Ubuntu下有些程序无法用ibus输入汉字,比如TeXworks, Kile等软件。我还碰到有人说Skype里也不能输入汉字。

Under System->Preferneces->Startup Applications
Click on "Add" and fill the dialog box as:

Name: iBus
Command: ibus-daemon -drx //这里的三个选项很重要!
Comment: the ibus demon

Note: all options in -drx are needed.
-d makes ibus-daemon actually run as a deamon. // 将ibus-daemon启动为一个正真的daemon.
-x starts the ibus xim server. //启动xim服务器,所以所有的程序只要能够使用xim服务器的都能使用ibus输入法。
-r this is more subtle. It re-starts ibus.//每次登录都重启ibus-daemon。

(Ubuntuforums: http://ubuntuforums.org/showthread.php?t=1311469)

普通话是一种新的语言

提要:简化字是一种新的、独立于繁体字的书写体系;普通话是以北京音为发音规则,以北方方言词汇和语法为基础的白话文,以简体字和汉语拼音为书写和标音体系的一种语言。

古人说,非天子,不制度,不考文。简化汉字和汉字规范以国家法规的形式颁布,除了执行还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汉字规范除了字源学上正确合理,还应该照顾到政治、社会和经济因素,简化字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并使用了半个多世纪,有一些字如果不“将错就错”的作为规范汉字使用,似乎造成更大的混乱。

汉语拉丁化来源于传教士和基督教在中国的扩张,《圣经》的翻译和传教士传教使得各地方言的拉丁化初具规模,只不过后来中断了。我们似乎完全可以理解有些语言学家提出汉语拉丁化主张;拉丁化与拼音化不是一回事,“走世界文字的共同方向——拼音文字”的主张并不完全错,汉字很早就实现了拼音化,形声字占汉字的绝大部分,是用另一种方式实现语言拼音化的例子。

简化字则来源于工人和农民运动,因为工人和农民大多文盲或半文盲,识字不多,白字代替,所以简化字受欢迎;但是我们注意到,比简化字给国人造成更大影响的是白话文运动,白话文运动曾经受到很大的阻力,但是结果是大势所趋,白话代替了古文,共和代替帝制;简化字推行的时候受到的阻力不大,因为无产阶级专政取代了共和在前,所有的阻力都已经扫荡干净了。

对待繁简字,国家公文,法律文书,和其他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严格使用国家规范汉字;学术著作,艺术创作和民间交流不做约束。繁简字并用已经成为被大众接受的现实。

民间有“废简”论,以为这些简体字被“废除”或者”“取消”了,这些汉字就会消失了。其实不会,也很可惜。比如“二简”字,从1977年开始实行,到1985年正式废止,许多报刊杂志和政府文告采用,也进入学校教学,很多人使用这些字。“二简”字记录的是历史,那些文献要不要电子化呢?除了扫描图片,是否应该有文本处理的能力呢?许多讨论“二简”字的文章都感到无力,因为计算机没有分配这些汉字的编码,于是大家自己造字。

甚至,应该给错别字编码,比如古代避讳汉字,孔丘的“丘”字,缺横少画的现象,在论坛上表示不出,那就不对了。

简化字和汉语拼音在阻挡苏联和欧美文化入侵,从而避免可能的汉字灭顶之灾,所采取的最折中的方案,但是其破坏力巨大。 简化字的破坏性在于“类推简化”,随着简化版的古籍和大型辞书的出版,类推简化导致了整个汉字体系的调整和类推冲突造成的混…

非天子,不考文

古人说,非天子,不制度,不考文。简化汉字和汉字规范以国家法规的形式颁布,除了执行还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汉字规范除了字源学上正确合理,还应该照顾到政治、社会和经济因素,简化字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并使用了半个多世纪,有一些字如果不“将错就错”的作为规范汉字使用,似乎造成更大的混乱。

汉语拼音化来源于传教士和基督教在中国的扩张,《圣经》的翻译和传教士传教使得各地方言的拉丁化初具规模,只不过后来中断了。我们似乎完全可以理解有些语言学家提出汉语拉丁化主张;拉丁化与拼音化不是一回事,“走世界文字的共同方向——拼音文字”的主张并不完全错,汉语很早就实现了拼音化,形声字占汉字的绝大部分,是用另一种方式实现语言拼音化的例子。

简化字则来源于工人和农民运动,因为工人和农民大多文盲或半文盲,识字不多,白字代替,所以简化字受欢迎;但是我们注意到,比简化字给国人造成更大影响的是白话文运动,白话文运动曾经受到很大的阻力,但是结果是大势所趋,白话代替了古文,共和代替帝制;简化字推行的时候受到的阻力不大,因为无产阶级专政取代了共和在前,所有的阻力都已经扫荡干净了。

对待繁简字,国家公文,法律文书,和其他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严格使用国家规范汉字;学术著作,艺术创作和民间交流不做约束。繁简字并用已经成为被大众接受的现实。(北大中文论坛回复存档)

PPTV网络电视

今天到朋友家里,他家小孩在《喜羊羊》,大屏幕电视上显示PPTV网络电视的标志。原来他用HDMI电缆线连接电脑和电视,将PPTV窗口托放到电视上。
PPTV在海外华人很流行,邻居用电脑和手机看《非诚勿扰》、《非你莫属》、《爱情保卫战》和《妈妈咪呀》,尽管屏幕小,网速慢,仍然对此津津乐道,反复观看。
如果有一个稍微告诉的宽带,有一个好一点的宽频电视,基本上不用安装卫星电视了。有的人只有安装卫星电视,只是为了看一个《凤凰卫视》。

“妻子好合”的两种译法

中庸引用《诗经》:“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樂且耽。宜爾室家,樂爾妻帑。”James Legge有两种译法,《四书》《中庸篇》翻译如白话:

It is said in the Book of Poetry, "Happy union with wife and children is like the music of lutes and harps. When there is concord among brethren, the harmony is delightful and enduring. Thus may you regulate your family, and enjoy the pleasure of your wife and children."

然而,《礼记》《中庸篇》的翻译如诗:

Children and wife we love;
Union with them is sweet,
As lute’s soft strain, that soothes our pain.
How joyous do we meet!
But brothers more than they,
Can satisfy the heart.
’Tis their accord does peace afford,
And lasting joy impart.
For ordering of your homes,
For joy with child and wife,
Consider well the truth I tell;
This is the charm of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