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五月, 2020的博文

中印边境冲突加剧,中国士兵受伤

一个没有表明时间也无消息来源的视频在推特上流传,似乎是中国和印度军队在边境的拉达克地区的班公湖岸边的激烈争执。看来是一名中国士兵受伤且躺在地上,头部有鲜血,似乎还有知觉。印度军人骑跨在上面,不知道是护卫他着免遭更进一步伤害,还是为了防止他逃脱。 
自2020年4月底以来,印度和中国一直处于实际控制线(LAC)边界的对抗状态。双方部队于5月5日在拉达克东部爆发暴力冲突。 5月8日,锡金地区纳库拉附近紧张对峙后,多达11名士兵受伤,其中包括4名印度人和7名中国人。为此,双方也都向边境增派了军队。
根据印度媒体报道,实际控制线的中国一侧的加勒万河沿岸,增加了许多军事设施,主要是耐用帐篷,车辆和一些建筑物。没有公开的重型武器或车辆。总共约有80个帐篷。印度的一线阵地在5月份也显着扩大,现在大约有60个帐篷。根据欧洲太空署的卫星照片,双方的营地相距二三十公里。 另外一个印度媒体报道称,今年发生了自1999年卡吉尔战役以来最严重的边界紧张局势,中国沿拉达克东部的实际控制线(LAC)派出了至少5,000名士兵,已经建立了几个规模不等的阵地,其中一个在实际控制线有可能超过500个帐篷。卡吉尔战役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战役。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在边境地区部署最新式的AR500C高原型无人直升机,最大的起飞重量为500公斤,起飞高度为5,000公尺,使用升限6,700公尺,续航时间约5小时,最大平飞速度每小时170公里,最大巡航速度每小时165公里。
中印边界线的冲突,主要集中在加勒万山谷(Galewan Valley)和班公错湖。加勒万谷位于新疆阿克赛钦州的西部。这是一个严寒的高原地区,平均海拔超过5000米。这里空气稀薄,地面裸露。在数万平方公里内没有人。 1962年,中国和印度武装部队与加勒万河谷作战,印度军队的114精锐旅被击败。这中无人机不仅仅是侦测型,还能直接对敌人进行攻击。 中国于2020年5月18日指责印度在存在争议的阿克赛钦(Aksai Chin)空间的加勒万谷地区“入侵和非法建造防御设施”。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胡志勇告诉《环球时报》,加勒万河谷不像洞朗,因为它位于中国新疆南部的阿克赛钦地区。具有优势和成熟的基础架构。2017年,中印边界曾在洞朗(Doklam)地区发生长达一个月的对峙僵局。
中印两国都拥有核武器,军费在3000亿美元以上,如果冲突升级,将会有严…

只允许一种考试答案、一种行为方式,学校不依靠体罚和暴力没有办法实现

经常有一些关于校园暴力、教师体罚学生报道,甚至有一些严重到出人命的。但是只允许一种考试答案,一种行为方式,不靠打没有办法实现。
有一个学生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但是政治理论考试,他必须回答上帝是不存在的,要不然得零分。任何其它回答,如果跟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相违背,都错的,是要被批判的。如果你在课堂上跟老师辩驳,就可能会惹恼他,顶撞得很厉害,碰到脾气不好的老师,就有可能被打。
民主国家的教育,考试时问答题可以做任何回答,只要你逻辑思维清晰,有条理,语言过关,并说到点子上,就能满分。你是不是经常看到网络疯传的“零分作文”?
在学生的行为方式上,除了校服和一些必要的行为规范,都是允许的,老师会说,每一个人都是特殊的。
对学生的心理问题也很重视。比如自闭症,多动症,学习困难症(其实是“弱智”,但是政治正确,你不能用这个词语)都很重视,有很多人去研究。
有些人看到书本头痛,书本上的汉字会糊成一团,还会不停的跳跃。他们是天生的战士,你不可能让这些人也整天文雅的坐在那里认证学习。
有一个流亡在外的博士说:“现在回头看,我真的很佩服那些学习差的同学,他们有勇气不接受这种教育,我甚至羡慕他们的记忆力差。因为记不住,他们无意中避免了被洗脑的严重伤害,因为我都记住了,需要很多年才‘反洗脑’把这些垃圾清理出去。即使这样也不能斩草除根,还留着疤痕,就跟我小时候砍柴割到手指头,现在的疤痕一直在。”
做一个假设,有没有可能存在这样的学生,他本来就很不幸的犯有自闭症、多动症、学习困难症、抑郁症,加上童年时家庭问题造成的心理创伤,最可怕的是现在到了青春期,突然之间增加一个青春期叛逆心理。可怕吗?你不知道他们分分钟会做出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来。

川普新闻发布会主旨:中美彻底脱钩,新冷战全面爆发

2020年5月29日星期五,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纽约时间下午2点在玫瑰园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美国对华新政策。发布会的主旨有以下内容: 第一,中国是武汉肺炎疫情的罪魁祸首。中国隐瞒疫情、误导全世界、并迫使世卫组织采纳了错误的政策,导致几十万人丧生,因此中国须要为冠状病毒大流行承担责任。
第二,终止美国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关系。美国将与世界卫生组织彻底脱钩,他将把通常给世卫组织的资金转用于其它用途。
第三,整顿美国的金融系统。他正在指示他的政府研究中美之间不同的金融惯例,停止那些不按照美国金融规则运作的企业在华尔街上市,以保护美国的投资者。
第四,保护美国的科学和技术研究,保护知识产权。美国将会整顿高校招生政策,并限制来自中国的研究人员。
第五,撤销香港“优惠待遇”。由于中国的港版国安法,美国将与香港脱钩,不再给予香港特殊经贸和关税地位。香港的地位将跟中国的其它城市一样,不再享受“优惠待遇”。
川普新闻发布会没有接受媒体的提问。
中美似乎彻底脱钩,“新冷战”全面爆发。

中国可以派武警去香港维持秩序吗?

明尼阿波利斯的骚乱,香港人跟他们比弱爆了。
黑人骚乱起来,确实很震撼,痛快淋漓。香港人婆婆妈妈的,在那里唱歌、喊口号和设路障,黑人直接烧大楼,把整个商场洗劫一空。
美国政府不得不派驻国民警卫队 (National Guards)。
川普说,“敢抢劫,就开枪。”
国民警卫队是什么样的武装?
不太了解的人会以为那就是军队。国民警卫队确实是军队,但不是正规军隶,而是属于州政府的民兵组织,和平时期维护州内部的安全,战争时期动员参展,相当于后备役。
因为美国正规军队没有权力进入州地盘,那样会侵犯州的主权,所以需要州议会讨论批准。像这样的骚乱发生,州议会不可能紧急开会让军队进来维护秩序,就自己调动国民警卫队。
一定要从中国找到对应的武装力量,那就是武警。中国的武警属于军队,职责是维护国内安全。跟美国的国民警卫队的区别在于武警也由军委和国家主席调派,而美国国民警卫队权力由州和联邦分享,和平时期基本上由州政府调派。
那么香港自己没有武警,特警人数很少,如有类似明尼波利斯的骚乱发生,香港警署不能控制局面,理论上中国政府可以派武警维持香港的社会秩序。因为武警属于军队,香港特区的军事和外交权力属于中央政府。解放军驻港部队理论上针对外敌入侵,那么本地骚乱可用的武装力量就是武警。

2020年奔小康的目标泡汤了吗?

传统儒家的小康社会不用收入衡量,而用社会和道德层面的标准。
邓小平提出新的小康概念,就是国民生产总值“翻两番”,达到800美元。他说,在“温饱”的基础上实现“丰衣足食”。
后来的国家领导人都在邓小平的基础上提出了奔小康的具体时间表。有“2020年”实现小康,还有”两个一百年”。
中美贸易战和武汉肺炎疫情严重影响了中国的经济,奔小康的目标因此泡汤了吗?
根据世界粮农组织的“小康”定义,恩格尔系数在40-50%之间,属于小康。恩格尔系数根据食物支出除以总支出计算,越低生活水平越高。根据统计局,中国的恩格尔系数在30%一下,那么事实上中国的小康社会早已经实现了,而不是泡汤了。
但是大家知道,中国统计局的数据如果可信的话,就没有理由怀疑上帝的存在。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有六亿人收入在1000元一下,受疫情的影响,似乎更加困难,那么百分之三十以下的恩格尔系数怎么计算出来的就不得而知,因为假设每个月花光1000元的收入,百分之三十就是300元食物支出,每天10块饭钱。

占道经营和流动商贩不列入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

在今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指标中,明确要求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
穷人们终于出头了,可以理直气壮地去摆地摊而不用担心城管了!
摆地摊是否需要经营许可证、卫生许可证之类地,是否可以随便占道经营了?如果不需要,那怎么保证卫生和安全?不能为了经济,卫生和安全也不管了。
英国没有城管,却没有人随便摆地摊和占道经营。因为在英国即使街头卖艺也需要申请许可证。英国的摊位执照一般分为三大类:街头贸易执照(Street Trading Licences)、流动商贩许可证(Pedlars Certificates)、街头艺人表演执照(Premises Licences)。如果出售食品,还需要卫生环保部门的许可和培训。
另外一个,没有许可证政府如何收税呢?纳税是所有公民的义务,不能因为地摊经济是底层老百姓谋生手段,就可以不用纳税了。
取消地摊经济的限制,缓解了流动商贩跟城管之间日益激烈的矛盾冲突,有助于民生和经济的繁荣,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连地摊都允许了,可见经济和失业率已经差到何种地步了。
李克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西部一个城市,后来大家猜测是指成都,放开地摊经济,一夜之间3玩个摊位抢光,于是解决10万人就业,假设一个城市10万人失业需要地摊经济解决就业,那么全国672个城市,至少有7千万人失业,还不包括农村。这个数字跟网络流传的中国失业人口估计数字千万到一亿人差不多,因为李总理还说,全国平均收入每月3000元,有6亿人收入不到1000元,碰上疫情,情况更糟糕。那么中国地失业人口至少应该在7千万到一亿人。

在“实体清单”中的哈工大被禁止使用MatLab,中国被美国商务部打到痛处了吗?

2019年5月份开始,华为被列入美国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于是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停止授权。真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谷歌被逐出中国至今正好十年。
华为笔记本电脑因为不能使用微软操作系统而下架,改为预装Linux操作系统。后来美国政府多次延长禁令,微软也取得“大众软件”的许可。
从华为开始,制裁扩大到整个中国,实体清单越来越长,截至2020年4月,网站上公布的中国大陆实体清单共211项,包含了公安机关、大学和企业。为此中国公安部发表声明,“敦促美国商务部,立即撤销”出口管制实体清单。
除了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还有新疆自治区的地方公安局,原因是新疆各地的公安局侵犯了维吾尔人的基本人权、民族自治和宗教自由的权利,而公安部辩驳说那是反恐怖和反分裂活动。
1997年美国商务部产业和安全局首次发布出口管制实体清单(Entity List),目的是防止出口物品被用于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后来范围扩大,也包括美国国务院禁止的或者与可能损害美国的利益一些活动。
实体清单是美国商务部出口管制条例中的一个附录部分。实体清单中不仅包含企业,也包括国家机关和个人。
出口管制清单不仅仅限于出口,还包括再出口和在国内转移受管制的产品。
出口管制包括商业控制清单(CCL)和实体清单、最终用途要求、禁运和特殊目的地要求等四个方面,分别针对出口物品、组织或个人、最终用途、和目的地,只要符合任何一项管制政策,出口申请就会被拒绝。比如CCTV监控设备可以出口到中国,但是收货人不能是清单里的新疆哈密市公安局,华为不能把技术再出口给伊朗,等等。
最近,"国防七校"的学生发现不能使用数学软件MatLab,哈工大和哈工程的学生收到了MatLab正版软件取消激活的通知。
还有许多其它数学或工程类的软件,比如AutoCAD,这个制图软件工科类必备的。
接下来,微软操作系统是否也有可能被迫禁止授权给这些可怜的学生?不能用微软文档处理软件MS Office,那么他们真的不能用电脑了,怎么写论文呢?
他们会不会禁止使用PhotoShop?没有这个P图软件,中国的媒体如何制作假图片和假视频?
实体清单是动真格的,对中国的制裁似乎真的打到了痛处。一些媒体报道杨洁篪与“人类公敌”蓬佩奥在夏威夷会面,寻求缓解中美紧张关系。但中国的领导人有所不知,如果美国的贸易政策成为法律,会脱离政党和政府官员,自身似乎有了生命,能够自动运作碾压…

政协委员倪闽景建议因疫情归国的留学生可入学高等职业专科学校

脚踏两条船的,臀坐两条凳的,走回头路的,吃回头草的,看似左右逢源,其实很尴尬。逃离的时候甚至回头看都会遭到灭顶之灾。圣经记载耶和华派两位天使去索多玛,见到罗德一家,天使告诉罗德到山上避难,逃难时切不可回头看,罗德的妻子不尊神谕,回头看了一眼,就化作盐柱。
伊索寓言里有一只蝙蝠,被黄鼠狼抓到,黄鼠狼说它最恨鸟类,蝙蝠说自己其实是老鼠;另一只黄鼠狼又抓到它,说自己最恨老鼠,蝙蝠回答说自己是一只鸟,两次都幸运逃脱。但是万一被两只黄鼠狼同时逮到怎么办?或者鸟鼠大战时候怎么办?希望蝙蝠有足够的聪明才智能一辈子幸运逃脱灾难,左右通吃。
在大陆的台商,小孩拿大陆的城市户口,上学就业有好多优惠条件;而回台湾又有免费医疗社保。武汉疫情开始这些人企图逃回台湾躲避,可是拿着大陆护照,不是台湾公民,台湾人不愿意了,平时左右逢源两岸通吃,现在疫情来了,你拿着大陆的护照,还跟我提人权和联合国儿童公约?于是被挡在海关外面,只能住在机场的招待所里喊冤。
中国的“千人计划”名单成了美国FBI的逮捕名单后,突然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昔日的威风哪里去了?还有一些毅然放弃美国高薪报效祖国的,甚至为此公开放弃美国绿卡和国籍的,但是海龟的价值,海带的待遇。历史一次又一次的重演,多少留学归国的科学家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难道不长记性吗?
花百万出国留学,你既然已经人肉翻墙出来了,却不用推特和脸书,只看微信和新浪微博,只看中文媒体的消息,完全忽视身边发生的真实情况。你的家长在墙内看到的当然都是武汉疫情完全得到控制,欧美疫情刚刚开始,他们当然害怕了,可是你是出来留学的,怎么也完全没有自己的判断力,也会赶紧回国避难呢。现在回国让你读大专。哈佛变蓝翔。出国前新东方,回国后还是新东方。

港版《国安法》是中国政府挖空心思钻法律漏洞给香港民众挖的一个巨大陷阱

有些人不太理解,香港人本来安居乐业,随他们去不就好了,非得一次次的招惹他们?弄得他们又开始冒着感染病毒和被警擦逮捕双的重风险上街?
其实,颁布港版《国安法》是给美国一点颜色看看。当今中国各种政策的一个主旋律是反美。南海争端、台湾和香港是中美交锋的三个主要阵地。台湾分裂已经七十多年,南海争端还有东南亚各国的利益,不管挑起两者的任何一个,美军都会直接插手。但是香港是中国的“内政”,不管是暴政还是仁政,都是内政,打自己人美国不太好直接派航母登陆香港“干涉他国内政”。
香港是国际大都市,美国的中情局和许多非政府组织(NGO)在那里运作,还加上许多企业有分部,比如谷歌和脸书。有了港版《国安法》,调查和抓捕美国人和制裁美国在港企业就非常方便了。但是强势推出这个法律弊大于利,不仅缺乏法理依据,从实用角度来说,其毒副作用可能完全抵消颁布该法所期望达到的效果。
在法理上,中国的国安法完全混淆国家和政府以及执政党的关系;立法程序上,港版国安法试图绕过基本法由人大直接立法后强加给香港,这必将引起香港各界和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
顾炎武有一句话被大家广泛引用,那就是亡国与亡天下的区别,他把“易姓改号”称作亡国,而把“率兽食人,人将相食”称做亡天下,意思就是改朝换代属于亡国层面。
现代人往往把“国家“、“政府”和“政党”分得很清楚,亡天下、亡国、和亡党是三个不同的层面,国家安全跟政府以及执政党的安全是两回事。现代意义的国家,政府和执政党的更换并不会导致国家灭亡,维护国家安全并不包括的维护政府和执政党执政地位的内容。
但是,现行《国安法》明确规定反对共产党的领导、煽动颠覆人民民主专政政权以及反对社会主义制度都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国家安全跟“人民政府”和“共产党”的安全一回事,那么“颠覆国家”或者“叛国”的意思就包括了“反政府”和“反党”。
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中的资本主义制度,大陆版的《国安法》维护社会主义制度,那么大陆版《国安法》就不适用于香港,必须有一个“港版国安法”。
香港特区的《基本法》被称为“小宪法”,是“一国两制”的基础。《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了维护国家安全的内容。争议焦点在于“自行立法”,一般的解释是香港特区政府提交草案由立法会讨论表决。但是特区政府提议后,引发了“反对二十三条立法”的大游行,从而无限期搁浅。
绕过这个程序障碍的唯一途径是《基本法》第十八条,全国人大有权增减《基本法》附件三,…

东盟国家普遍转向美国,中国似乎越来越孤立

《华社新闻》注意到东南亚国家普遍开始疏远中国并转向美国。根据美国政府属下的ShareAmerica(共享美国)4月9日发布的消息,自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美国已向东盟(ASEAN)成员国提供了“超过1800万美元”的紧急卫生和人道主义援助。
在一个美国外交网站上,也发布相同的消息,根据美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发布的数据,美国政府 向东盟成员提供的紧急医疗和人道主义援助达一千八百三十万(“18.3million美元。 
东盟突发事件公共卫生协调理事会工作组(ASEAN Coordinating Council Working Group)和美国机构间官员(interagency)于2020年4月1日举行了视频会议,这次会议有美国和越南共同主持,讨论了东盟-美国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应对COVID-19大流行方面的合作,并发布联合声明。声明说:
“东盟成员国提出了与美国扩大卫生合作的领域,其中包括在COVID-19感染控制,大流行的防范和应对,医生和护士的培训,加强培训等领域的人力资源开发,联合研究,研究和演习。生物医学研究和实验室设施与系统,生产医疗用品,共享有关临床管理更新的信息,以及测试包,呼吸机和个人防护设备(PPE)的采购,COVID-19疫苗的研究,开发和生产,促进贸易,服务和投资的正常流动,便利必需品和医疗用品的贸易,并缓解全球经济的潜在衰退。
东盟成员国感谢美国向东盟成员国提供援助,以阻止COVID-19的扩散,包括迄今为止向东盟成员国提供的超过1800万美元的援助。 美国重申了其在提供国际公共卫生援助方面的承诺,包括在过去二十年中向东盟成员国提供了超过35亿美元的美国支持。 美国保证继续支持交流计划,该计划迄今已培训了2400名东盟医学和卫生专业人员,从而在东盟和美国的研究人员与医护人员之间建立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美国继续为那些需要更多援助的东盟成员国提供支持。”
不过在民间,这些来自美国的“抗疫援助”的数字被夸大了。一千八百万美元成了10亿美元,而缅甸分到“1.5亿美元”:
我国近几天外交动向值得注意:
一星期前,美国的21所大学恢复了在缅招生,川普总统宣布给与东南亚国家10亿美金的扛疫援助,其中缅甸分得1.5亿美金。
缅甸也作出积极回应,不但在国会通过了修改教科书称呼美国为敌国的课文。
总统府发言人也表示,如美国愿意改善缅美关系,缅甸…

“两会”自娱自乐,所有委员戴口罩封了口,似乎没有看到外媒记者

中国当局曾宣布,将不再邀请国外记者临时前往北京采访,对于常驻北京的外国记者,也将有选择性地邀请。据了解,这一数字将“非常有限”。
确实,两会“委员通道”视频记者提问会场,《华社新闻》还没有注意到外媒记者的身影。 开幕会场,为了安全所有政协委员都戴口罩封了口,主席台上的政治局委员和其它委员也只有前两排允许开口。
根据会场的口罩阵势,中国的疫情还很严重。

微信流传下午三点多整个北京如同黑夜,电闪雷鸣,非常恐怖。 

猫科夫:来生愿做蔡英文的猫

猫科夫突然问他身边的小弟:“你知道蔡英文的猫名字叫什么?”
他小弟反问道:“叫什么?”
猫科夫似乎有些骄傲的说,“想想。”
他小弟说,“这怎么想得出来?”
猫科夫嘴角微微拉起,吐出大大的红舌头,似乎被他小弟无意的回答逗乐了,说,“她的名字叫蔡想想。不是让你想。”
小弟说,“原来这样。这个猫的名字有点特别啊。”
猫科夫说,“是。她下属参加台风救灾,在一个车站捡到。刚捡到的时候全身烂泥,瘦弱不堪,甚至有皮肤病”。
小弟说,“那怎么被蔡英文收养了?”
猫科夫说,“听说,她下属打电话向她汇报工作的时候,这只猫在旁边叫得厉害,被蔡英文听到。被带到总统办公室后,当场就在办公室得地毯上撒了一泡尿。”
小弟说,“有缘啊。不过要是我在那,就把她赶出办公室,追她十八里地。”
“确实。要是有来世,不再做狗,愿做蔡英文的猫,”停顿了一会儿,猫科夫说,“再见了,老弟。”
没等猫科夫说完,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店老板拖着沉重的雨靴走过来,打开笼子的门,扬起手中的铁锤狠狠的砸下。

官员财产公开永远不可能实现,但是房产税一定会立法征收

有人说, “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 就是慢慢来,也许房产税跟官员财产公开一样,叫了几十年也没有实现。
其实房产税跟官员财产公开不一样,理论上无产阶级革命家没有财产,所以没有公开的依据。另外政府官员是任命制而不是选举的,不须要向民众公开财产和个人政治状况,政审从上而下,不是从下而上,所以财产公开永远不可能实现。
但是只要地方财政吃紧,房产税一定会立法征收,而且很快。
1986 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是目前房产税的征收依据。征税对象为办公楼和商业营业性用房,对个人所有非营业用房产免征,意味着占全国城镇商品房存量金额 80%以上、存量面积 90%以上的房产被纳入免征范围。
2011年,上海和重庆分别对新增购房和高端住房征收房产税,但是效果不大。
2018 年房地产税列入五年立法规划,法律草案正在拟定中。
目前对房地产征收的税种繁多而且混乱,包括房地产业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城市房地产税、印花税、土地增值税、投资方向调节税、契税、耕地占用税等。
每年税收专项检查中,房地产行业成了查补税款的“大户”,有些年份几乎占到全部查补税款数额的一半,其涉税违法手段花样百出。
由于中美贸易战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中国经济急速下滑,财政赤字越来越高,为解燃眉之急,除了财政赤字货币化,另一个快速增加财政收入的方法就是房产税。
除了地方财政赤字,立法征收房产税的外一个原因是中美紧张关系,美国正式成立太空军,中国也必须有太空军;中印边界、南海和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胡锡进建议100枚东风-41和1000枚核弹,估计也不是他“个人言论自由”随便说说的;这些因素都会导致军备竞赛,中美之间发生异常可控战争的风险系数极大提高。
历史上有战争必定会设立新税种。比如英国国王打战没钱,就征收窗户税,根据窗户的多少和大小征收。于是大家都争相把窗户改小或者干脆堵上。
《华社新闻》注意到中国各地出现炸平、拆除高档别墅的现象,可能有内部消息。房产税出台,很可能会引发炸楼、拆楼的潮流。
根据恒大研究院的房产税研究报告称,房产税推进超预期。

“胡锡进,我是汉滨公安,你过来把违法翻墙的罚款交一下。”

汉滨公安局的微博公告称,杨某下载VPN翻墙,“违法行为人杨某某对自己的违法事实供认不讳”,“给与行政警告并出发500援罚款的处罚”。《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反对将翻墙了解信息定性为违法并罚款,认为“防火墙存在有其现实必要性”,“非法的帽子不能乱扣。”
汉滨公安对杨某的处罚有法律依据,《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第六条,不使用国家规定的信道出口进行国际联网,公安机关可以警告违反规定的人,最高罚款一万五千元,没收所得。
在众多的“翻墙”者中,有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赵立坚和胡锡进本人,也有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华春莹的推特账号下面总有一些人回复,“华姐,我翻墙来看你了”,“华姐,我翻墙了,要去自首吗?”
胡锡进似乎有两个以上的推特账号,其中一个中文推最后更新2019年6月14日停止。英文推特号还一直再更新。胡锡进的推特下面本来没有这么多的问候,因为最近的言论,也开始有类似的回复了。其中有一个回复说,“我是汉滨公安,胡锡进把罚款交一下。你违不违法我说了算。” 也确实是这样的,翻墙是否违法由公安的执法人员说了算。公安局执法虽然有法律依据,但是一直来“选择性”处理翻墙,这违反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
金灿荣主张“应该开放防火墙”,他说,中国应该有“自信”,让青年人上脸书、推特,让有水平有觉悟的年轻人,去“碾压西方”,最后“迫使西方开始建墙”。金灿荣也有一个推特号,不过更新没有华春莹和胡锡进的那样频繁。
有一句方言俚语,叫做“和尚、和尚,轮到自己的头上”。大概的意思是作茧自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之类的意思。计算机网络国际联网的暂行规定,其实还不算法律,只是一个政策和规定。因为,法律由人大和政协立法通过,而条例、规定等由国务院各部委以及地方政府根据宪法和法律做出的。计算机网络国际联网暂行规定本身违反了宪法和法律中公民言论和通信自由的条款,应该废除。翻墙最多只能算是违反政府的政策和规定,还没有到“违法”的地步,所以胡锡进说“违法”的帽子不能乱扣,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正确的。
胡锡进删除了发表在《胡锡进观察》的帖子,可见他又说错话了。外交部发言人说胡锡进有言论自由,事实似乎并不如此。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中国其实小心嘴炮还击美国,嘴炮的火力越猛烈,后挫的杀伤力越大

川普脱口而出说美国1月11日就开始研究疫苗了,中国媒体以为抓到把柄,立即炮火齐轰,责问川普既然这么早就开始研究疫苗,为什么美国政府隐瞒美国民众那么久?中国的老百看到了姓嘴上不敢说,心里可能会想,那我们在1月1日抓了李文亮,直到23号才取隔离措施?
抓李文亮是在1月3日,这以前已经发现好多病例了。甚至有外交部官员指责美国在军运会期间投毒,那是在去年十月份。
为什么我们这么早通报美国人却对自己人隐瞒?目的是为了保护美国人还是自己人?
美国在1月11日开始研究疫苗,中国12日报告的病毒基因序列,中美时差正好十二个小时,也就是美国的11号在中国已经是12号了。你不得不佩服美国科学家反应神速。
相反地,中国一次又一次的拖延,从不会传人,有限人传人,会人传人却不会导致瘟疫,最后疫情大爆发,终于控制不住了,封锁了国内航班国际航班却开了很久。疫情通报跟挤牙膏一样。
川普怎么发疯,隔三岔五的闹一些笑话,比如羟氯喹啦,注射消毒液啦,但他对医生是尊重的,对福奇福奇是无可奈何的。世界上哪个国家的警察发疯到抓医生进行训戒?难道警察比医生更懂得医术?李文亮是中国政府永远迈不过去的坎。怎么为自己开脱都没用。
你不能把责任推给基层警察,基层警察无论如何为所欲为,那么怎么可能在警擦训诫李文亮以后,所有官媒火力全开批判那八个医生?
总之,中国其实应该小心嘴炮攻击美国,火力越猛,后挫杀伤力越大。如果把事情搞砸了,能够取得原谅的最低表现是闷声不响、虚心接受批评,最好是承认错误。
中国官媒和外交官的嘴炮惹恼了美国,也惹毛了所有周边国家,南海周边所有国家都再一次投向美国的阵营。菲律宾把苏比克湾再一次给了美军,而越南在中国设立三沙市根本就没有任何抗议,干脆把金兰湾给了美国,拳头不够硬只能请美国出手。现在美国三个航母战斗已经在南海,甚至到了东海和渤海湾了,只有几百海理。
一个不到五百居民的南海三大群岛,不要说东沙还在台湾手里,其它国家还占领这大大小小的岛屿,中国政府锣鼓喧天,设立一个三沙市!越南、菲律宾不害怕吗?比一个村的人口还少,“选出”一个市长市、委书记、人大政协和区委会,市政府大楼盖得像白宫,不知道这帮人在瞎折腾啥呢?
牛不是吹的,三沙市政府大楼外形真的跟白宫一摸一样,还真是,把国徽挂在了白宫上。
把几十几百亿的钱用来建人工岛,航母受到攻击还能躲,但是这个岛屿是死的,易攻难守。美国一个导弹就能击碎的岛上建筑,那不是名副其实的拿…

杜伟突然去世,阴谋论者总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驻以色列大使杜维突然在特拉维夫家中去世,警察说看起来是自然死亡,没有可疑的死因。但是阴谋论者总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在杜伟大使去世前四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以色列,在这个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当中,没有特别紧急的行程安排。在发表讲话时谴责中国对以色列的投资,并指责中国隐藏有关冠状病毒爆发的信息。蓬佩奥告诉希伯来语媒体,美国和以色列有机会“建立我们的关系,而不是给中国共产党破坏这一关系的机会”。
关键看点是杜伟曾经是乌克兰大使,而闹得沸沸扬扬的特朗普-乌克兰丑闻,也称特朗普电话门、通乌门差点让特朗普被弹劾。
在特朗普紧锣密鼓的连任竞选之际,特朗普必须把这些松散的地方扎实地打结处理。

我不懂“文革”乱在哪? 值得深思!

【转】如果说这也算是乱?这个“乱”不就是好事吗? 我不懂乱在哪? 值得深思!
请问党中央,改革开放高层就有人说文革很乱,这我就不懂了?为什么那时侯市政府的大门大开不需要武警守卫? 银行也不需要保安?孩子上学也不需要接送?老人摔倒路人敢送其回家?在家里更不必担心有人强拆房屋?可以家不闭户睡觉?进市政府根本就没有人敢阻拦?
有人说文革是“十年浩劫”,确实是太可怕,太恐怖了,太震惊了,简直令人不敢相信。十年时间变成东方巨人,这种光速度的发展,让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吓得浑身发抖,胆战心惊。 请看“十年浩劫”的“劫难”录:
1966年1月28日导弹核武器试验成功;  1966年5月9日第一次含有热核材料的核试验成功; 1966年10月27日第一枚核导弹发射试验成功; 1966年12月23日中国在世界上第一次人工合成结晶胰岛素;  1967年1月5日石油产品勘、采、炼技术登上世界高峰; 1967年6月17日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 1967年7月26日第一台100吨矿山铁路自翻车研制成功    1967年10月5日第一台晶体管大型数字计算机研制成功。 1967年10月15日第一台自动化立体摄影机研制成功;         1967年11月29日最大无线电望远镜安装调试成功;  1968年2月23日特大型轴承研制成功;  1968年12月29日南京长江大桥竣工,装甲师100多辆坦克同时开过以检验大桥质量;  1969年4月2日第一艘万吨油轮”大庆27号”下水;  1969年5月5日具独特疗效的抗菌素”庆大霉素”研制成功;  1969年9月23日第一次地下核试验成功; 1969年9月30日第一台十二万五千千瓦双水内冷气轮发电机组建成;  1969年10月3日第一台5000马力液力传动内燃机车诞生;  1969年10月4日第一座旋转氧气转炉投入生产; 1970年4月24日21时35分东方红1号卫星由长征1号运载火箭发射升空;  1970年8月大飞机项目正式启动; 1970年10月16日大型现代化露天煤矿新疆哈密矿务局投产;  1970年12月25日葛洲坝一期工程开工; 1970年12月26日第一艘核潜艇研制成功; 1970年3月3日成功发射第一颗科学实验人造地球卫星; 1971年第一台集成电路数控机床诞生;  1971年6月27日第一艘两万吨货轮”长风”号下水;  1971年8月22日第一艘核动力潜艇航行试验; 1971年10月取得中药青蒿素筛选…

林昭: “历史将宣告我无罪!”

我家在1968年4月30日付了子弹费以后,不久母亲的朋友朱太太来电话叫我们到她家里去一次。我去后发觉她家里气氛沉重而又异常。她先问我有无姐姐的消息,姐姐在执刑前有几个月他们没有她的音讯。我就把付子弹费的情况告诉了朱太太,她听后立即脸色灰白,沉痛地说:“这是真的了。”在我追问下,她告诉我,她的大儿子祥祥每周二次在龙华飞机场勤工俭学,4月29日由同学送回家时已面无人色,神情呆滞,半晌讲不出话来。朱太太追问发生了什么事,那同学说:“我们今天在龙华看到枪毙人,是个女的,祥祥看了立即变色,说是认识她的。”等那同学走后,祥祥突然哭了起来,说:“大姐姐被杀害了!”因为他的精神受到了打击,先要他休息。到第二天朱太太向他问个究竟,祥祥说他们一帮勤工俭学的在机场内做些杂务工,每天下午三时左右结束。那天结束后,在机场内多玩了一会儿。到三时半左右,突然望见有两辆军用小吉普飞快开来,停在机场的第三跑道,接着由两个武装人员架出一反手绑架的女子,女子的口中似乎塞着东西。他们向她腰后踢了一脚,她就跪倒了。那时走出另外两个武装人员对准她开了一枪,当她倒下后又慢慢地强行爬起来,于是他们又向她开了两枪,看她躺下不再动弹时,将她拖入另一辆吉普车飞快疾驰而去。祥祥说,他当时几乎叫出大姐姐来。朱太太再三追问他是否会看错,祥祥说绝对不会错,大姐姐有她的特点,只是更瘦了。身上穿的像是医院里的衣服。我听完后,我只说最好你们暂时不要告诉我母亲,她可能受不了。
在回家的归途中,我脑海里浮起的只是这一幕血淋淋的惨相,龙华、四月、自由、五分钱子弹费、母亲的泪……过了几天,有人转告我,同狱一犯人在一次公审大会上看到审判林昭的经过。林昭是被拉到台上的,因为林昭在狱中无人不晓,犯人们见到她出来都呆住了。林昭被带出来时,她的口中塞了橡皮塞子,这种塞子能随着张口的程度大小而伸缩,专防囚犯喊口号用的,因此她越想张口,塞子就越大,整个面颊都会鼓满起来。另外还可依稀看到她颈部的塑料绳子,这是用来扣紧喉管,防止发声的。这些都是监狱对特别“危险”的囚犯的处理办法,不过双管齐下尚属罕见。林昭的脸发红发青,她眼中燃烧着怒火,许多人看了都感到十分难过。
按照常规,狱中公审大会开始时,只要囚犯一押上台,下面犯人们便要大声呼喊口号,但是那天审林昭时竟寂静无声。主持人立即大怒,吼道:“你们这些囚犯都死了吗?”然后就领头高呼打倒反革命分子的口号,而和者却并不…

車票 :据传這是台湾暨南大學前校長李家同教授的自述

我從小就怕過母親節, 因為我生下不久,就被母親遺棄了。
每到母親節,我就會感到不自然, 因為母親節前後, 電視節目全是歌頌母愛的歌, 電台更是如此, 即使做個餅乾廣告, 也都是母親節的歌。
對我而言, 每一首這種歌曲都是消受不了的。 我生下一個多月, 就被人在新竹火車站發現了我, 👮‍♀車站附近的警察們慌作一團地替我餵奶, 這些大男生找到一位會餵奶的婦人, 要不是她,我恐怕早已哭出病來了。
等到我吃飽了奶,安詳睡去, 這些警察伯伯輕手輕腳地將我送到了新竹縣寶山鄉的德蘭中心, 💒讓那些成天笑嘻嘻的天主教修女傷腦筋。
我沒有見過我的母親, 小時候只知道修女們帶我長大。
晚上, 其他的大哥哥、大姊姊都要唸書, 我無事可做,只好纏著修女, 她們進聖堂唸晚課,我跟著進去, 有時鑽進了祭台下面玩耍, 有時對著在祈禱的修女們做鬼臉, 更常常靠著修女睡著了, 好心的修女會不等晚課唸完, 就先將我抱上樓去睡覺, 我一直懷疑她們喜歡我, 是因為我給她們一個溜出聖堂的大好機會。
我們雖然都是家遭變故的孩子,可是大多數都仍有家, 過年、過節叔叔伯伯甚至兄長都會來接,
只有我,連家在那裡,都不知道。
也就因為如此,修女們對我們這些真正無家可歸的孩子們特別好,總不准其他孩子欺侮我們。
我從小功課不錯, 修女們更是找了一大批義工來做我的家教。 屈指算來,做過我家教的人真是不少,他們都是交大、清大的研究生和教授,工研院、園區內廠商的工程師。
教我理化的老師,當年是博士班學生,現在已是副教授了。 教我英文的,根本就是位正教授,難怪我從小英文就很好了。 修女也壓迫我學琴,小學四年級,我已擔任聖堂的電風琴手,彌撒中,由我負責彈琴。
由於我在教會裡所受的薰陶, 所以,我的口齒比較清晰, 在學校裡,我常常參加演講比賽, 有一次還擔任畢業生致答詞的代表。
可是我從來不在慶祝母親節的節目中擔任重要的角色。
我雖然喜歡彈琴, 可是永遠有一個禁忌, 我不能彈母親節的歌。 我想除非有人強迫我彈, 💔否則我絕不會自已去彈的。
我有時也會想,我的母親究竟是誰, 看了小說以後,我猜自己是個私生子。 爸爸始亂終棄,年輕的媽媽只好將我遺棄了。
大概因為我天資不錯,再加上那些熱心家教的義務幫忙, 我順利地考上了新竹省中, 大學聯招也考上了成功大學土木系。
在大學的時候, 我靠工讀完成了學業, 帶我長大的孫修女有時會來看我, 我的那些大老粗型的男同學, 一看到她,馬上變得文雅得不得了。
很多同學知道我的身世以後都會安慰我,說我是修女們帶大的, 怪…

武汉已检测1.1万人中抗体阳性占比5%到6%

武汉已检测1.1万人中抗体阳性占比5%到6%,可以看作感染率,那武汉一千多万人至少有50万人感染。而且武汉的10天全市核酸检测,不是整个市10天完成,而是每个片区10天完成,然后错峰检测。
根据财新网的报道武汉在4月份进行1.1万人的血清流行病学抽样调查中,据悉大约有5-6%的取样者出现抗体阳性,此比例高于预期。
这个结果终于公布了,这是中国第一个大规模的抗体检测。
应该说这个数据还是比较准确的,也就是说武汉整体的感染率在5%到6%左右。
而武汉有1100万人也就是说至少有50万人被感染。 而目前被确诊的一共是5万多人,也就是说90%的病人没有被发现。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最近武汉有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确诊病例也较少,也就是说武汉的无症状感染者可能高达90%。
无症状感染者究竟占比多少没人知道,冰岛的大规模检测是50%,美国监狱显示的是96%,不管那个数据都说明至少在一半以上。
防不胜防的无症状感染者呀。
另外在报道里看到4月19日武汉市有53家核酸检测机构,211个核酸检测点,日均检测能力4.6万人次。据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5月10日当日,武汉市核酸检测39735人次。这离一天超过百万的检测目标存在巨大缺口。
而这次核酸检测将交给第三方检测公司来完成,但是第三方检测机构的检测能力在10万份/天,无法满足短时间内全员检测的需求。因此,武汉采取的是分区错峰检测,有的区是5月12日开始检测,有的区是5月17日开始检测,完成检测的时间是从开始之日起的10天内。
是的也就是说不是武汉整个市要在10天内完成全员的核酸检测,而是一个区一个区去完成。 这也比较符合现实,因为第三方公司加上武汉本土的检测能力,每天的核酸检测水平是14.6万人次。
就算短时间内调集人手跟设备让核酸检测能力提高一倍,达到30万次左右,距离每天100万次的核酸检测能力还是相距甚远。
但是错峰进行就是完成一个片区之后再去做另一个片区,这样逐步推进,也就是说整个武汉完成核酸检测的时间应该远远超过10天,最快的速度估计在一个月左右。
而价格也确实不高,4月29日,湖北公示相关检测试剂集中采购中标企业名单,6家,包括四川迈克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大学达安基因股份有限公司、武汉明德生物以及华大生物科技(武汉)有限公司等,价格陡降,核酸检测试剂人均报价在16元到25元之间。
武汉至少还有超过1千万的检测缺口。以迈克生物提供的最低16.78人/…

封城隔离好比生重病请道士敲锣打鼓做道场

金灿荣说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一个中国,另一个是外国。
世界上除了瑞典和台湾,面对新冠疫情也有两种隔离方法,一个是中国式封城,另一个是外国式隔离。中国式的封城,家门上锁贴封条,小区出入口建围栏堵死,乡村派人把守村口拒绝外来人员入内,城市交通要道派警察封锁。外国式隔离学校商店关门,除了关键部门的员工一切人等呆在家里,除了购物、看病和出去锻炼。
新冠病毒看不见摸不着,生了病好像被真的如古人相信的那样疫鬼缠身,病情很严重,于是都再去封城隔离措施。中国式封城好比请道士回家敲锣打鼓做道场。其它国家看到中国封城这么热闹,又实在不能请道士回家装神弄鬼,于是采取外国式隔离,杀一只鸡,准备一些祭品去烧香拜佛。
不管中国式的封城还是外国式的隔离,政治家们都在装神弄鬼。贸易战开打以后,那些政客们把事情搞砸了,正好新冠病毒来帮忙,可以借题发挥,把所有的责任都归结在病毒上。
中美贸易战第一阶段的协议,虽然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谈判出来,并且签署了,但那是一个不可执行的协议。墨迹未干,新冠肺炎来了,正好协议里面有一个“不可抗力”条款。于是一切作废。然后外国把责任推在中国身上,开始索赔。他们也很清楚的知道,索赔是不可能的,无非赚一些民意得分。
有人说,新冠病毒封城隔离措施是皇帝的新衣,这是不错的。
封城隔离的政治上的好处说不完,香港人不敢上街了,访民不敢上京了,连花清瘟胶囊和呼吸机可以去库存了,酒店可以收集中隔离费了,研究疫苗又经费了,出口医疗防护设备可以赚大量外汇了,濒临倒闭得企业有政府补助了。
不过,他们不知道次生灾难比新冠肺炎病毒更加厉害,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好戏还在后头,庚子疫情开始,大家盼望清明节会减轻,但是现在的趋势看来,到端午节还需要雄黄酒解毒,于是全球经济奔溃是必然的,那么中秋节必须用一场战争来释放不断积累的压力。
最有可能发生战争的有台海、南海和中印边界。可控的战争只有在南海东沙群岛和中国最近几年修建的人工岛屿。

关于财政赤字货币化和特别国债:论印钞票和发行国债的区别

普通人“手头紧”,口袋里没钱了,救急的办法只有两个,一是借钱或者赊账,另一个就是偷或者抢。那么大到一个国家政府没钱了,救急的办法也没有差别,一是发行国债,二是直接印刷钞票。
印钞票和发国债的区别在于,印钞票导致通货膨胀,让现在的所有人手中的货币贬值,购买力降低了,印刷一倍的纸币结果是两块钱当一块钱用。发行国债借钱相当于用将来的钱甚至父债子还,用未来的国家财政做抵押,这不会直接导致通货膨胀,货币不会贬值,一块钱仍然是一块钱。只不过现在没有钱了,先借一点,以后自己还或者让子孙后代偿还。
中国现在也陷入财政危机,于是大家开始创造一些时髦得让人看不懂的的术语,其中一个叫做“财政赤字货币化”,另一个叫做“特别国债”,还有的可能就是“数字货币”或者“电子支付”。
中国历史上,财政部和央行本来是“连裆裤”,也就是说一家人不分内外,财政部没钱了,直接跟央行说“你给我印刷一些钞票”,这叫做“透支”。后来觉得这么做抢得太明显了,改成“借款”,用借款弥补财政赤字,这些钱是要还给央行的。但是后来发现如果财政一直很困难,借款到期了还不出,那跟“透支”也没有什么差别。于是在1995年朱镕基任总理的时候,推出了《人民银行法》,不准央行对政府透支,不向地方政府提供贷款,也不发行、包销国债。透支和借款的路被堵死了,但还得“曲线救国”,要不然“国将不国”。于是政府通过商业银行发行国债,央行在从市场上购买这些国债。尤其是“特别国债”,其中大部分都是央行消化。 一、财政赤字货币化2020年疫情导致经济衰退,财政陷入严重危机。于是有些人提出让财政赤字货币化,于是财政部和央行两派人马开始争论。这个术语看着很高大上,你似乎需要很多经济学知识才能搞清楚其真正含义,如果不是金融专业的专家还真地插不上嘴。于是争论一番后也许“财政赤字”就悄悄地“货币化”了。
其实用白话来说,无非是政府现在没钱了,到底是印钞票呢?还是发行国债呢?更加通俗一点翻译,就是向老百姓一点钱呢,还是从老百姓的口袋里偷一点或则明着抢一点钱呢?
财政赤字货币化其实是回到改革开放以前的老路上。现行的《人民银行法》第二条还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在国务院领导下,”也就是说,银行本来就是国务院的下属单位,央行好比一个企事业单位的出纳,需要发钱的时候,出纳就从保险柜里拿钱。差别在于如果保险柜空了,企事业单位的出纳没有办法了,央行却有办法,那就是印刷钞票。
政府出现财政赤字了…

特朗普死亡时钟是什么回事?

特朗普死亡时钟(Trump Death Clock)开始于网站,现在以广告牌形式出现在时代广场,显示“理论上”由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不作为导致的死亡人数。时钟是由尤金·贾里基(Eugene Jarecki)创建的。该广告牌位于百老汇和西43街路口。 这个特朗普死亡时钟仿效美国的国债钟(National Debt Clock),国债钟是一个告示牌大小的累加制点阵显示器,它持续地更新数据去显示目前美国国债总额以及每一个美国家庭所负担的债务金额。美国国债钟目前设置在美国纽约市曼哈顿区的第六大道上。
特朗普死亡时钟网站只有一个页面, 显示当天理论上估计的死亡人数和一段话。
因美国总统不作为而导致的估计美国COVID-19死亡人数
52,376
2020年1月,特朗普政府被告知必须立即采取行动,以阻止COVID-19的扩散。根据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NIAID)主任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的说法,他的建议“受到很多阻力”。特朗普总统拒绝采取行动,直到3月16日。流行病学家现在估计,如果在一周前实施缓解措施,本来可以避免60%的美国COVID-19死亡。 据估计美国COVID-19病例总数:1,433,891 美国COVID-19估计总死亡人数:87,267 因POTUS不作为而导致的估计死亡人数:52,360 
特朗普死亡时钟显示的是理论上的数字,当天统计的死亡人数乘以百分之六十,这个百分之六十的死亡归结为特朗普的不作为。
特朗普死亡时钟的数据来源:https://covidtracking.com/data/us-daily
《华社新闻》认为,美国虽然死了很多人,可是活着的能够表达悲痛和向政府追责而不需要担心。设想一下哪个中国的著名导演在上海外滩或者天安门广场挂这么一个特朗普死亡时钟,那不是给特朗普挂死亡时钟,而是这个导演给自己送终了。

微信疯传的印度疫情视频原来是沙卡帕特南的煤气泄漏

这个视频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当作印度的新冠肺炎疫情传播,让人看了毛骨悚然。《华社新闻》通过视频截图上传谷歌图片搜索后,发现这是假新闻。 微信疯狂流传的印度疫情是假新闻 原来这是煤气泄漏视频剪辑合并而成。根据BBC报道,印度南部一家化工厂发生的大量煤气泄漏,至少造成11人死亡,另有800人被送往医院。
LG聚合物工厂在安得拉邦维沙卡帕特南市发生泄漏,事故的原因是操作工人睡着了。
医生说,患者一直抱怨眼睛灼热感和呼吸困难。
工厂周围的区域已经撤离。 官员说,泄漏可能是由于疏忽造成的。
报道指出,最初控制煤气泄漏的尝试并未成功,但该公司和州官员表示,目前情况已得到控制。
LG在一份声明中说,它正在调查事件的起因,并正在寻找“为受影响者提供迅速治疗”的方法。
安得拉邦污染控制委员会高级官员拉金德拉·雷迪(Rajendra Reddy)告诉英国广播公司,泄漏的气体是苯乙烯,通常是冷藏的。
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召开了紧急灾难会议。
下面的油管YouTube煤气泄漏视频Gas leakage in Visakhapatanamm跟微信流传的视频一摸一样:

为什么川普说如果美国跟中国断绝整个关系的话他们会省下5000亿美元?

在5月14日,川普接受福克斯电视台“与玛丽亚共度晨光”(Morning with Maria)节目采访,川普说,“我们可以断绝整个关系(cut the whole relationship)。” “如果我们这么做会发生什么?我们会省下5000亿美元。”川普的这个5000亿根据什么计算出来的?其实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这么说,自从他开始竞选总统以来一直这么说,这个5000亿似乎是他的口头禅。
川普说:“我们多年来一直输给中国,每年损失5000亿美元。” “我们帮助重建了中国。我们给了他们很多东西。”
川普总统说美国每年损失5,000亿美元,大多数专家的解读是对华贸易逆差。一个国家的贸易差额只是其进出口值之差,当进口超过出口时就会出现贸易逆差。
2018年川普说:“去年我们与中国的贸易损失了5000亿美元。”这应该是指2017年,那么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价值(5,050亿美元)比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商品(1,300亿美元)高出约3,750亿美元。跟当时川普说的5000亿美元这个数字相比,还缺少了1250亿美元。
专家推测川普可能将中国的贸易赤字与美国的总体贸易赤字(2017年为5660亿美元)混淆,或者川普也有可能习惯地将5000亿美元的数字挂在嘴边。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一份报告,2018年美国与中国的商品(即产品)贸易逆差增至4192亿美元,高于2017年的创纪录水平3755亿美元。跟川普的5000亿的神秘数字离得更近了。
2016年,对华商品逆差为3470亿美元。
美国商务部下属机构美国人口普查局记录了美国对华商品贸易逆差可追溯到1985年,当时逆差为60亿美元。
《华社新闻》解读川普跟玛丽亚的对话,认为川普的5000亿并不仅仅是指贸易赤字。如果跟中国断绝整个关系,还有一个前提就是他让所有的制造业回归美国,比如他指出F-35闪电II战斗机主要部件在土耳其生产,现在美国跟土耳其关系不错,万一哪天关系闹僵了,土耳其说战斗机的零部件不给你了,怎么办?川普还举一个例子,便宜劳动力和便宜的产品到最后并不划算,比如从中国买37支便宜的笔跟买美国自己生产的3支贵的笔其实一样。跟中国断绝整个关系,把制造业搬回美国,川普的信心来自于美国的强大的制造能力,他举的一个例子是呼吸机,他说新冠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甚至有些人还不知道呼吸机是什么东西,但是两三个月下来,我们自己能够每天制造几千台,现在出口到其它国家。
《华社…

多曬太陽或者吃維生素D可以避免新冠肺炎COVID-19或減輕嚴重程度

維生素D決定COVID-19的嚴重程度:研究人員敦促政府改變建議
都柏林三一學院的研究人員指出,威爾士,英格蘭和蘇格蘭的政府應該改變有關冠狀病毒疫情的建議。
都柏林三一學院的研究人員呼籲愛爾蘭政府改變有關維生素D補充劑的建議。
都柏林三一學院醫學院、愛爾蘭縱向老齡化研究(TILDA)的Eamon Laird博士,Rose Anne Kenny教授,以及利物浦大學的喬恩·羅德斯教授共同發表了新論文,強調了維生素D水平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死亡率的相關性。
該文章的作者剛剛發表在《愛爾蘭醫學雜誌》上,分析了自1999年以來所有歐洲成年人口維生素D水平,以及研究了維生素D和COVID-19的死亡率的關係。
紫外線D照射皮膚後會在皮膚中產生維生素D,然後將其運輸到肝臟,然後再運輸到腎臟,然後轉變為活性激素,從而增加腸道食物中鈣的運輸,並確保鈣足以保持骨骼強健和避免骨質疏鬆症。
但是維生素D也可以通過多種抗擊SARS-CoV-2的免疫途徑來支持免疫系統。最近的許多研究證實了維生素D在避免病毒感染方面的關鍵作用。
與人們的直覺相反,這項研究表明緯度較低的國家和通常是陽光充足的國家(例如西班牙和意大利北部)的維生素D濃度較低,維生素D缺乏症的發生率較高。這些國家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也是歐洲最高的。
儘管挪威,芬蘭和瑞典等北緯國家的紫外線照射較少,但這些國家的人口維生素D含量較高,因為他們的食品補充劑和強化劑更為常見。這些北歐國家的COVID-19感染和死亡率較低。低維生素D水平與COVID-19死亡之間的相關性具有統計學意義。
作者提出,儘管優化維生素D水平肯定會有益於骨骼和肌肉健康,但數據表明它還可能減少嚴重的COVID-19並發症。這可能是因為維生素D在調節和抑制炎症性細胞因子反應( inflammatory cytokine response)中很重要,炎症細胞因子過度反應造成細胞激素釋放綜合症(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 CRS),也成為"細胞因子風暴"(Cytokine Storm),會大量釋放細胞激素,然後進一步過度發炎反應、微血管滲漏、凝血連鎖反應等,嚴重時會導致器官受損和腦腫脹,甚至危及生命。這會導致COVID-19“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徵”的嚴重後果。
羅斯·安妮·肯尼教授說: “在英格蘭,蘇格蘭和威爾士,自COVID-19爆發…

中国长征5火箭可能掉落在西非的象牙海岸

2020年5月5日首次飞行的长征5B(SZ-5B-Y1)从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后,可能在5月11日掉落在西非象牙海岸。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科特迪瓦共和国(象牙海岸)的宪兵队开始调查在马侯努(Mahounou)从天而降的神秘金属物体
2020年5月11日星期一,在在N'Zi地区N'Zécrézessou县的一个村庄Mahounou落下了十米长的不明金属物体。在科特迪瓦的博坎达省的村庄马侯努(Mahounou)坠落未知金属物体之后,宪兵队于5月12日星期二被派往该地对此案展开了调查。  当日下午四点左右,在震耳欲聋的噪音之后,这个十米长的金属物体掉落在一家奶酪制造商。科特迪瓦中部其他几地区的居民都听到了巨响。
这个约50公斤的大型金属管刺穿了屋顶。幸运的是没有人员伤亡。
同一天,在N'Guinou和Yakassé-Attobrou的也有一些神秘碎片从天上掉下来。据目击者称,在2020年5月11日星期一下午5点左右,这些碎片落在落在了阿邦古阿村可可田中。宪兵队被派往现场进行观察并拍照。
这个从天而降的金属物体可能是来自空间站的碎片。
据美国追踪太空碎片和卫星的专家说,中国的火箭碎片经过了纽约和洛杉矶市落到地球上。这些碎片来自5月初发射的长征5火箭。
美国太空部队第18太空控制中队(U.S. Space Force’s 18th Space Control Squadron)在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Vandenberg Air Force Base)追踪太空垃圾和重返大气层的航天器,该中队的科学家证实一枚20吨重的中国火箭于星期一在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1:33穿越地球大气层,当时它正在大西洋上空飞行。哈佛史密森天体物理学中心的天文学家乔纳森·麦克道威尔(Jonathan McDowell)称,在此之前约15至20分钟,碎片飞越纽约市。 中国于5月5日发射了长征5B火箭,这是新乘员舱的无人飞行试验的一部分。
这并不是中国火箭的碎片第一次跌落到地球人口稠密的地区。 3月,在中国四川省西昌市的一处发射场发现了一个大型辅助助推器。 2019年11月,在长征3B卫星向轨道发射了两颗卫星之后,部分火箭助推器坠毁在附近的聚居地。
历史上,穿越大气层掉落的航天垃圾包括:NASA的Skylab太空站(1979年在印度洋和澳大利亚西部被烧毁)和苏联的Salyut 7太空站(1991年,掉…

每逢佳节倍思亲,2020年中秋节前后有可能让台湾同胞“回到祖国的怀抱”吗?

5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局官网发布《唐山港京唐港区东北部海域实弹射击的通告》,各大媒体猜测可能是新一代巨浪洲际导弹射击。 这个通告简短,但敏感度非常高。实弹射击的时间跨度似乎有点长,从2020年5月14日零时至2020年7月31日。在这个时间段里面发生的事情,一是5月20日台湾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二是5月21日中国召开“两会”。紧接着有消息说8月份南海军演夺取东沙群岛。 台湾在2008年开始将总统与立委选举合并在1月举行,立法委员随即在2月1日上任,但总统则仍然在5月20日就职,因此从总统当选到正式就任,有四个月的交接期间。
按照惯例,人大和政协本来都在三月份召开,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两会推迟到5月21日和22日召开。
而紧接着,中国南方战区司令部将在八月在岛上进行海滩降落演习,其中包括海军陆战队,登陆舰和直升机。
每逢佳节倍思亲,2020年中秋节前后有可能让台湾同胞“回到祖国的怀抱”吗?自从中美贸易战以来,《华社新闻》曾经预测,如果股市在三千点以下徘徊四周以上,那么政局将会大动荡;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有“不可抗力”条款,于是有了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清明节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不退,将会有粮食危机;如果到端午节(2020年6月25日)还须要雄黄酒来解毒,那么中秋节前后将有战事。2020年中秋节在十月一日,正好跟国庆节重合。那时战事不开,将不再有机会,台湾会走向独立。

中国将在八月举行军事演习夺取东沙群岛

据报道,中国军方正准备在南海北部战略位置优越的岛屿上进行登陆演习。 《台湾新闻》报道,中国南方战区司令部将在八月在岛上进行海滩降落演习,其中包括海军陆战队,登陆舰和直升机。 东沙群岛也称为普拉塔斯群岛(Pratas Islands),由一个岛,两个珊瑚礁和两个河岸组成,位于离香港东南约170海里。占地353,668英亩,地理位置优越,可以从能源丰富的南中国海直接进入太平洋。现在由台湾占领。
中国声称拥有南中国海的大部分地区,并通过在人工岛上建立军事哨所来扩大其存在。 中国海军在海南岛建立了据点,据报道正在扩大其在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的军事基地。
上个月,中国的全球电视网报道说,中国的三沙市已经控制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南海的两个有争议的群岛。
近几个月来,南中国海一直是中美之间的热点。
作为一系列海军航行自由行动的一部分,两艘悬挂美国国旗的船只,一艘巴里号导弹驱逐舰和一艘邦克山号航空母舰驶过有争议的南沙群岛。 中国军方指控美国冒险进入其占领的水域,华盛顿对此予以否认。
美国海军司令雷恩·莫姆森(Reann Mommsen)说:“在南中国海的非法和广泛的海事要求对海洋自由构成了严重威胁。”“包括航行和飞越自由以及所有船只的无害通过权。”
邻国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台湾和越南对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提出异议。
南中国海也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航运通道之一。
美国国防部2015年的一份报告发现,每年有大约5.3万亿美元(400万英镑)的货物通过该地区运输。
根据国际法,南中国海的大部分地区属于越南主权。
然而,北京不同意这一说法,并说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台湾沿岸的整个航道都属于中国-这一主张于2016年被国际仲裁法院驳回。
华社新闻预测,八月份的军事演习将会是假演习真夺岛。为转移国内矛盾,中国将会在台海 ,南海,或印度边界寻找冲突机会,在中秋节前后将会有局部战争。

重磅:印度FDI新政颁布后中国微信转账受限!

来自印度华人投资圈消息,自印度实行外国直接投资(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政策改革后,微信转账功能也受到波及!
根据地区监管规定,地理坐标定位非印度的微信用户向定位于印度的微信用户进行转账交易将受限制。如目前在中国国内的朋友想要给在印度的朋友转账,印度的朋友将会收到交易限制通知!不过小额转账暂未受到影响,大额转账会提示收款限制。定位于印度的微信用户向定位非印度的微信用户转账功能目前并未受到影响!
支付宝转账功能暂未受到限制,但这种针对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政策改变,未来支付宝转账必然也会受到限制。
印度工业部要求所有周边国家流入的外国直接投资都需要经过政府批准,主要目的是为了阻止来自中国的资本对印度工业和企业的机会性收购。
此前有报道称,中国试图在全球收购具有战略意义的不良资产,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封城隔离措施,这些公司的估值大幅下跌。中国人民银行通过公开市场收购印度最大的房屋抵押贷款机构HDFC Ltd的股份,从0.8%增至1.01%,这举动感到震惊了印度金融界。
实际上,澳大利亚和欧盟也已采取措施来对抗中国的举动。
印度专业人士担心,外国直接投资(FDI)政策的变化可能会使印度的企业在新冠肺炎疫情后获得中国投资的渠道枯竭。
尤其是一些独角兽和初创企业将会受到严重影响。在印度23家独角兽公司中,至少有18家得到了中国投资者的支持,其中包括Paytm,Snapdeal,OYO Rooms,Ola,Swiggy,Zomato和BigBasket,这些投资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和蚂蚁金服。新的FDI规范可能会迫使这些投资者推迟甚至停止其投资或无法履行合作协议。
印度创业公司协会主席Mahendra Swarup表示,外国直接投资规则的变化太过激烈,有可能终止印度蓬勃发展的创业生态系统的增长。他说,“这是双重打击。来自美国和欧洲的资本池将枯竭,因为它们自己的经济正在遭受打击。在这个时候,政府正在关闭有投资能力的中国水龙头。中国投资者和印度监管机构之间的不信任感将会越来越大。”
这种政策改变并不是印度第一次抵制中国可能进行的贸易和资本扩张。出于安全考虑印度拒绝加入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虽然允许华为参与5G试验,但是显得非常不情愿,规定了许多限制措施。

華裔新闻記者江維佳又一次怒怼川普被呛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華裔新闻記者江維佳(Weijia Jiang)自己又一次成为新闻人物。五月11日白宫记者会上,她怒怼川普被呛,川普回答说她这样“恶心的”问题时说,她应该去问中国政府。
川普對中國和其他亞裔的種族歧視態度似乎過於明顯,不過對江維佳來說這並不是第一次。3月17日,江維佳在自己的推特上說:“白宮官員當著我的面稱冠狀病毒為'功夫流感(Kung-Flu)'。”
0年4月3日,在回應江維佳關於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使用“我們的”來描述國家儲存的問題時,特朗普總統稱其為“令人討厭的問題”。
江維佳是電視記者。自2018年7月以來,她一直擔任CBS新聞的白宮通訊員。
江維佳出生於中國廈門,但在兩歲時移民到美國,在佛吉尼亞州長大。她畢業於威廉與瑪麗學院( the College of William & Mary),並從錫拉丘茲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獲得廣播新聞學碩士學位。她的父母已退休,西弗吉尼亞州的克農農 (Buckhannon)唐人街巴擁有和經營一家餐廳。
江維佳和特拉維斯·路德·路易(Marc Louther Lowe)於3月17日結婚,他們在威廉與瑪麗學院相識,並於一年後開始共同主持每週一次的校園電視節目,在節目中他們以不匹配的風格逗樂了觀眾-她是一位嚴肅的新聞記者,他是一個開玩笑的政治評論員。她丈夫路易先生目前在華盛頓擔任Yelp公共網站全球政策副總裁,該網站和移動應用程序供消費者撰寫有關當地企業和服務的評論。他負責監督公共政策計劃,包括競爭政策,消費者自由言論和開放數據。
她女兒名叫弗朗西絲·梅(Frances Mei)出生於2018年12月25日聖誕夜。她目前與丈夫和女兒一起住在華盛頓特區。

江維佳13歲時就開始廣播,是一名學生記者,也是洛杉磯第一頻道(Channel One News in Los Angeles)的主播。
當她在2006年攻讀研究生時,她曾在賓夕法尼亞州斯克蘭頓的WBRE-TV擔任華盛頓特區的記者。
可能由於最近的事件,CBS網站上刪除了她的簡歷,不過谷歌上還有緩存。
江維佳多次在國內外與特朗普總統一起旅行。她報導了該CBS新聞網絡的重大政治新聞,包括與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舉行的總統歷史性峰會,2018年中期選舉,布雷特·卡瓦諾夫…

美国扣押大批连花清瘟胶囊,多国限制该药入境

连花清瘟三个月卖了超15亿,钟南山院士明确表态,他有底气、有证据来说,连花清瘟真对冠状病毒肺炎有效。但是越来越多的国家限制该药入境。
5月6日,瑞典海关总署限制连花清瘟入境。瑞典分子细胞生物学教授丹·拉罕马尔(Dan Larhammar)声称,连花清瘟包含约13种草药,“但事实上成分只有薄荷醇”。
连花清瘟胶囊早在2012年就已经在加拿大批准,满足了《食品和药品法》和《天然保健品条例》的要求,并已在加拿大销售。
但是,加拿大卫生部和部分医生对连花清瘟胶囊对新冠的治疗效果产生质疑,并认为部分说明存在“误导”可能!卫生部发言人警告道,在加拿大出售未经官方批准的COVID-19药品,或是制造虚假、误导性信息,称该药品能够预防、治疗或治愈COVID-19,都是违法的。卫生部正在严肃地对待此事,将会采取措施阻止这种活动。
12日,美国政府拦截、扣押了大批连花清瘟胶囊药物!美国海关发言人声称,这一药物没有在美国获得批准,因此属于违法药物,“可能给美国人带来健康威胁”。
美国海关和边防巡逻队(CBP)声称,在巴尔的摩港等港口,缉获了一批企图通过非法渠道走私进美国的不符合标准N95口罩、新型病毒疫情测试盒,以及未经批准的连花清瘟胶囊药物。
CBP驻巴尔的摩现场行动代理总监罗纳德·史丹利说: “疫情下惊慌失措的消费者,被骗子蒙蔽,不断从国外市场购买(声称)可保护(美国人)或者诊断新型病毒的设备,以及在美国属于假冒或未经批准使用的药品,这些可能对美国消费者的健康带来严重威胁。”
有中医传统的国家却容易批准连花清瘟胶囊的使用。5月7日,以岭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新加坡卫生科学局(HSA)核准签发的“中成药”注册批文,批准连花清瘟胶囊符合新加坡中成药标准注册,这也意味这着连花清瘟具备了在新加坡市场以药品身份销售的资格。

埃隆·马斯克违抗冠状病毒“就地隔离”命令,让加利福尼亚的特斯拉工厂复工

特斯拉(Tesla)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已证实,他违反加利福尼亚当地政府的“就地隔离(shelter-in-place)”命令,让特斯拉汽车厂复工。
马斯克在推特上写道,“特斯拉今天将按照阿拉米达县的规定重启生产。我将在生产线上和其他所有人保持联系。如果有人被捕,我要求只有我一个人对此负责。
特斯拉所在的阿拉米达县( Alameda County)政府关闭了酒吧和餐馆,实行宵禁并禁止大型聚会,以限制冠状病毒的传播。
当地政府发布的“就地隔离”命令,除了进行全面隔离检疫或封锁(full quarantine or lockdown),是当局可以采取的最严格的措施之一,这措施迫使居民留在家中并限制行动。
传统上,当地官员通常在紧急情况发生时或发生后(例如大规模枪击,化学泄漏或自然灾害)使用就地隔离命令。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各州和地方官员为了限制Covid-19的传播,通过强制要求居民呆在家里并将旅行限制的旅行,必不可少事情例如购物、去银行或接受医疗除外。一些地方采取的就地隔离的命令规定,只要居民与他人之间的距离为6英尺,居民就可以在公共场所外行走或运动。
这周末马斯克不停的攻击阿拉米达县官员在3月中旬实施的就地隔离令。该命令规定了最低基本运营要求,并限制了公司和工厂除“基本必须的业务”(例如处理工资单)以外的所有业务。
在最初反对这个命令失败后,特斯拉于3月23日关闭了工厂。
阿拉米达县的官员说,“今天,5月11日,我们获悉,弗里蒙特市( Fremont )的特斯拉工厂已经开业,超出了最低基本运营要求。我们已经通知特斯拉,他们只能维持最低限度的基本运营,直到我们拥有可以根据当地公共卫生法令执行的批准计划为止。”
去年,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创纪录的时间设立了上海特斯拉超级工厂(Giga Factory)
在2020年1月份,首款面向客户的中国制造的特斯拉Model 3在上海超级工厂的生产线下线,马斯克参加了交付仪式。
斯克曾预测,他的公司将在上海每周至少生产1000辆汽车,这一数字相当于该公司的加利福尼亚的原始工厂花了数月时间试图达到目标。 尽管征收25%的进口关税,中国已经是该公司的第二大市场,仅次于美国,领先于挪威和荷兰。
据德国非营利性太阳能和氢能研究中心巴登-符腾堡州(Centre for Solar Energy and Hydrogen …

新冠肺炎五级警报系统

英国首相鲍里斯在星期天的讲话提出了一个新冠肺炎的五级警报系统。
按照鲍里斯的计划,英国未来将设立一个联合生物安全中心(Joint Biosecurity Centre),并在它的管理下成立五级警报系统,以便政府能够在必要时增加限制,帮助降低感染率,及时调整政策。
五级警报系统的级别需要根据病毒传播系数R值的大小,以及感染人数的多少来确定。
也就是说,R值越高,感染人数越多,级别越高。
在五级系统中,最严重的当属第五级。
此时感染以一种非常危险高的速率在传播,R值(指平均一个传染者可以传给几个人)大于1,也就是说每个感染者能至少传染给一个人,这是病例会呈指数增长。
当新冠处于五级警报时,英国全国要回到完全封禁的状态,专门用于收治新冠患者的南丁格尔临时医院也将再度开启。
其次严重的是第四级,这也是封锁期间英国所处于的状态。
现在病毒依旧没有被完全控制下来,在一些地方R值仍然大于1,但是医院已经有了空位。
在4级状态下,措施是继续封禁。
接下来是第三级别,此时病毒已经受控,R值低于1,就是说每个感染者传染的人数小于1人。
这时就可以进行部分解封。
当病毒的传播进一步受控时,进入二级状态。
病毒已经在减少,商店和办公室都可以在遵循社交距离的前提下重新开放,易感染人士依旧要留在家中。
最后,只有当不再有病毒传染的时候,进入一级状态。 
体育盛事可以重新开始,易感染者也可以出门活动。然而,在目前的形势下,估计只有疫苗大面积开始接种之后,才有可能进入一级状态。
目前英国正处于第四级较为严重的阶段,并且在逐步向第三级好转。一旦真正到达第三级别,就可以逐步放宽限制了。
此外,目前这一系统仅适用于英格兰地区,之后,政府也将帮助其他地区建立自己的警报系统。
总的来说,鲍里斯将在五级警报系统的机制下,通过三步走,让英国逐步回归正常。

科學家發現第一個無需氧氣即可生存的動物

研究人員已經簽署了一項新發現,該發現將破壞迄今為止我們所知道的真相,並發現第一個無需氧氣即可生存的動物。這種動物是一種類似於水母的寄生蟲,沒有線粒體基因組( mitochondrial genome)。
迄今為止,科學常識高我我們,沒有氧氣的話沒有任何多細胞動物可以生存。但是,就像科學中的所有事物一樣,該發現證明科學從未如此精確。研究人員首次發現了不需要氧氣的多細胞動物。
今年早些時候發現了類似水母的寄生蟲的研究人員發現,這種動物沒有線粒體基因組。因此,類似水母的寄生蟲被註冊為第一個沒有線粒體基因組的多細胞生物。
這意味著它不需要氧氣:
水母樣寄生蟲缺乏線粒體基因組也意味著它沒有呼吸。當然,這樣就得出的結論:這種動物不需要氧氣。研究人員的這一發現不僅可以用來研究地球上的生命,還可以用來研究地球外的生命。
線粒體是細胞器之一,位於任何動物體內的細胞內(紅血球除外)。線粒體是呼吸的最基本結構之一。這些細胞器分裂氧並形成稱為腺苷三磷酸酶(adenosine triphosphatase,ATP)的分子。腺苷三磷酸酶是為生物細胞提供動力的分子。
儘管迄今為止已經發現了需要很少氧氣的動物,但是從未發現沒有線粒體的動物。您可能想知道由於這種缺乏而不需要氧氣的動物如何生存。不過,科學家們都還無法解釋它。
根據一些估計,這種類似於水母的寄生蟲可能一直在從其他生物體內獲取腺苷三磷酸酶。當然,還不可能得出明確的結論。然而,在這個例子中,自然再次證明了它的不可預測性。

潔癖強迫症:“我花了20年時間準備應對冠狀病毒大流行”

應對細菌的終生恐懼症,意味著英國廣播公司的彼得·高芬已經準備好應對冠狀病毒大流行。他知道如何遵守衛生規則,並且擁有防止焦慮失控所需要的技能。
當我坐在廚房的地板上,用消毒劑擦洗一袋麥片時,我突然意識到,我已經花了將近20年的時間來研究如何應對冠狀病毒的流行。
在我十幾歲的時候,我被診斷出患有強迫症(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OCD)。在我近三分之二的生命中,我一直被細菌和病毒所困擾,對它們如何被轉移傳播以及如何阻止它們感到痛苦不已。現在人們被告知要遵守各種各樣的預防措施,在這方面我處於領先地位。
避免與我家人以外的人進行身體接觸,觸摸別人碰到的東西後要洗手,將雜貨從超市帶回來時要對它們進行消毒-我在生活中的各個階段都做到了。而且我已經完善了我的技術。
在新的全球冠狀病毒文化中我認識到許多跟自己自己一樣的行為方式和傾向。但是我認識到最重要的一點是,由那種永遠無法擺脫的不安全感而產生的焦慮感。
現在,全世界成千上萬的人在問自己:
“商店裡的那個人離我太近了嗎?”
“我洗手時間夠長嗎?”
“這種肥皂會殺死所有細菌和病毒嗎?”
在19世紀中葉,法國醫生對強迫症進行了早期研究,稱其為la folie du doute-懷疑的瘋狂。這是我在最黑暗的時刻所感受到的最好描述。面對瘟疫大流行,我們許多人現在似乎正在經歷類似的事情。 我們可能非常確定,如果我們保持距離,洗手,並遵守各種隔離的規則,那麼我們可以保護自己。但是,總會有一些不確定性和疑問,以及隨之而來的焦慮。
這些焦慮並非天生就不好的。稍微有點焦慮感使我們時刻保持警惕。
問題是,它們可能會失控。據我所知,懷疑開始於:“我足夠乾淨嗎?”
但長大後說:“我還能再過正常的生活嗎?”
最後,“為什麼還要嘗試?”
我在加拿大長大,從五歲到六歲就很難控制憂慮和恐懼。到我12歲時,這些感覺已經開縮小範圍,主要是對清潔和污染的擔憂,尤其是對其他人的體液的關注:說話時吐出唾液,在上廁所後不洗手時傳播細菌,我想像中的所有危險的細菌和病毒都潛伏在我周圍。
最終,我的家人發現我試圖避免觸摸門把手和電燈開關之類的東西,並以紅毛巾擦洗我的手。
我很幸運能得到父母的理解和支持,他們總是樂於助人,並幫助我跨過了常常令人困惑的、官僚主義的心理保健體系障礙,開始接受抗抑鬱藥的治療,直到今天。
這些抗抑鬱症的治療方法以及強迫症本身就成了我正常生活的一部分。但是…

伊隆·馬斯克(Elon Musk)表示,他正在研究的技術可能會在短短五年內使人類語言淘汰。

特斯拉負責人出現在“喬·羅根體驗”播客中,在有關他的神經技術公司Neuralink的討論中做出了預測。
馬斯克說,他希望該公司能夠在明年內首次將Neuralink設備連接到人腦。
該芯片由電池供電,將被植入顱骨,其電極“非常小心”地插入大腦。
馬斯克對羅根說:“它可以與大腦中的任何地方進行交互,因此可能可以幫助治愈視力。從原理上講,它可以修復幾乎所有大腦有問題的地方。”
儘管第一代設備將專注於幫助治療腦部損傷和疾病,但馬斯克表示,以後的迭代可能會提供更多功能。
“您無需講話,”馬斯克補充說:“出於情感原因,我們仍然可以這樣做。”
他繼續說道:“您將能夠非常快速,準確地進行交流……我不確定語言會發生什麼。在這種情況下,有點像《黑客帝國》。您想說另一種語言嗎?沒問題,只需下載程序。”
當被問及他的公司要開發足夠先進的技術來完成這項工作需要多長時間時,馬斯克說,在五到十年之間,“如果發展繼續加速”。

锡金的纳库拉附近,印度和中国军队之间爆发混战

根据印度媒体报道,5月9日,中印边界沿线锡金地区纳库拉附近的印度和中国军队之间发生了争执。冲突中有几名士兵受伤。他们说,通过对话后,双方的士兵互相分开。一位消息人士说:“部队按照既定的协议相互解决了这些问题。
这种事件很久没有发生过了。”这些都是不常出现的事件,但令人担忧。双方的数名士兵在冲突中受伤。
印度陆军消息来源证实,上周印度和中国军队发生了两次对峙事件,导致双方多名士兵受伤。
第一次事件发生在5月5日在拉达克东部的班公错湖附近,第二次发生在5月9日在锡金纳库拉。问题在当地得到解决。
“部队之间发生了对峙事件,双方都有人受了轻伤。军方在当地进行对话和互动后分开。这里集结了数量众多的部队,据报道至少有四名印度人和七名中国人受伤。
消息人士称,拉达克东部的对峙发生在5月5日至6日晚间,傍晚的班公错湖附近。数名士兵在混战中受伤。消息人士称:“该问题已于5月6日上午在当地解决。”班公错过去曾发生过此类事件,包括2017年和2019年。
消息人士称,由于边界尚未划定,因此发生了暂时和短暂的对抗。消息人士谈到纳库拉事件时说:“这种事件好长时间没有发生了。”
一位印度国防消息来源说,在穆古桑,中国一侧的道路可以通行,印度一侧则是偏远地区。消息人士补充说,因此,他们可以在需要时调遣大量部队。
两国由于边界未划定而有争执,当双方沿3448公里的“实际控制线”( Line of Actual Control ,LAC)巡逻至他们声称的区域时,会导致越界和对峙。任何此类问题都将通过维持边界和平与安宁的机制得到解决。 2019年9月,在班公错附近的双方巡逻队之间发生了争执。在楚舒勒(Chushul)的边境人员会议(Border Personnel Meeting,BPM)的代表团级会议之后的几个小时内,该问题得到解决。 2017年8月,一个视频被曝光,有数百名士兵互相投掷石头。
2020年1月,陆军总司令马诺杰·纳拉瓦内(Manoj Naravane)表示,陆军正在将先进武器重新平衡到北部边界。他说,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8年4月举行的武汉峰会之后,边境分歧正在以最低级别解决。他说,按照“战略指导方针”,微小的分歧“在本地解决,并且不允许升级”。
在2017年两军在多克拉姆举行的为期73天的僵持之后,武汉峰会结束了两国关系的僵局。
根据政府在2019年…

胡锡进建议的100枚东风-41和1000枚核弹头造价到底多少?是小国50年的GDP,只有土豪才玩得起

胡锡进建议,中国需要在短期内将核弹头数量扩大到千枚,包括至少要有100枚东风41型洲际战略核子弹道导弹。他说,“我们就需要有很强大的意志来应对挑战,而那样的意志离不开东风和巨浪家族的支撑”。这里提到的东风和巨浪,最新的东风是指最东风-41型洲际弹道导弹,而最新的“巨浪”是巨浪-3型潜射弹道导弹。东风41洲际导弹有公路版和铁路版,而巨浪-3需要配套的096核潜艇。 东风41的造价多少?
巨浪-3发射
那么,这么多的东风和巨浪需要多少钱?都说航空母舰是一个国家实力最好的体现,但是在研制导弹方面也成为了各国的难题。虽然说研制导弹并没有建造航空母舰那么复杂,但要知道,导弹里面所涉及到的技术高达上千种,并且导弹被研制出来以后,所需要的费用也并不是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承受的。


现如今在所有导弹中,最烧钱的应该就是洲际导弹,中国在洲际导弹方面的研制如今是处于领先地位的,而目前在我国军火库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洲际导弹就是东风41,因此所有人都好奇东风41的造价到底是多少呢?

东风41拥有着目前最先进的技术,它的射程达到了14,000公里,而且在导弹内部还装有控制惯性制导系统,并且其中还包括非常精准的电脑定位系统,在发射的时候可以一次性携带好几个核弹头,所以这样的导弹在造价方面肯定也是不便宜的。我国军火库中的东风31洲际导弹的造价成本大概是1500万美元左右,如果加上核弹头那么东风31导弹的价格大概在4000万美元。

东风41的性能已经完全超过了东风31,所以这款导弹的价格在2000万美元左右,但如果加上4枚核弹头,那么东风41的成本应该高达8000万美元以上,要知道一旦把东风41拿出来在战场上使用,这样的费用并不是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承受得起的。
从东风41到造价成本就可以看出它的费用已经超过了那些中小型国家几十年的GDP,也由此可以看出中国这些年在经济上的发展确实十分成功,若是没钱还真的玩不起这样的装备,只有土豪才玩得起。

維生素D似乎跟COVID-19死亡率有關

在研究了來自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大流行的全球數據之後,研究人員發現嚴重的維生素D缺乏症與死亡率之間存在很強的相關性。 在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帶領下,研究小組對中國,法國,德國,意大利,伊朗,韓國,西班牙,瑞士,英國(英國)和美國的醫院和診所的數據進行了統計分析。 研究人員指出,與那些未受到嚴重影響的國家的患者相比,來自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國等高COVID-19死亡率國家的患者的維生素D水平較低。 研究人員告誡,這並不意味著每個人,特別是那些沒有已知缺陷的人都需要開始ho積補品。
西北大学的研究员的瓦迪姆·貝克曼(Vadim Backman)表示:“雖然我認為對人們來說重要的是要知道維生素D缺乏可能造成高死亡率,但我們並不需要向所有人推銷維生素D。” “這需要進一步研究,我希望我們的工作將激發人們對該領域的興趣。這些數據還可以闡明死亡率的機制,如果得到證實,其可能導致新的治療靶點。” 該研究可報告在medRxiv(衛生科學的預印服務器)上發表。 貝克曼是美國西北部麥考密克工程學院的生物醫學工程學教授。 Ali Daneshkhah是貝克曼實驗室的博士後研究助理,他是該論文的第一作者。 在註意到各國之間無法解釋的COVID-19死亡率差異後,貝克曼和他的團隊受到啟發後去檢查維生素D水平。有人認為,醫療水平,人口年齡分佈,檢測率或冠狀病毒的不同株系的差異可能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但貝克曼仍然持懷疑態度。
貝克曼說:“這些因素似乎都沒有發揮重要作用。” “意大利北部的醫療保健系統是世界上最好的醫療系統之一。即使同一年齡段的人的死亡率也存在差異。而且,儘管測試的限制確實有所不同,但即使我們研究了適用類似測試率的國家或人群。
他說:“相反,我們發現維生素D缺乏與疾病之間存在顯著相關性。”
通過分析來自全球的公開可用患者數據,貝克曼和他的團隊發現了維生素D水平與細胞因子風暴( cytokine storm,免疫系統過度活躍導致的高炎症性疾病)之間的密切相關,以及維生素D缺乏與死亡率之間的相關性。 Daneshkhah說:“細胞因子風暴可嚴重損害肺部,並導致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徵和患者死亡。” “這似乎是殺死大多數COVID-19患者的原因,而不是病毒本身對肺的破壞。這是免疫系統過度反應誤傷肺細胞所引起的並發症。” 這正是貝克曼認為維生素D發揮重要作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