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九月, 2015的博文

红包与礼让

古礼重让,收红包前往往会推让三次。但是现在叫“抢红包”,比网速,比眼快手紧。听说,还有外挂抢红包的应用软件,帮你自动抢红包。有些微信群,几乎没有什么正经的交流,除了红包就是动漫表情,“谢谢老板!”是最常见的。似乎古人的礼让全废了。

这种情况,很难说是拜金主义流行的社会里大家发财心切的表现,更应该说是微信红包程序设计局限导致的。因为红包往往只有几分或者几毛钱,议论最多的是,抢到的红包不值消耗的网络流量。当然,除了个别群有幸拥有大款,或者成员间攀比砸红包。

微信红包程序设计者似乎应该严肃考虑红包收发过程中的礼仪因素,红包到底是用“抢”还是用“推”?是否可能让收红包的人有推让的机会?也就是,微信红包至少也应该弹出一个确定按钮。稍微过分一点,你按确定后再弹出一个按钮,这样确定三次才让你拆开红包。

最理想的发红包过程应该是这样的:红包信息弹出来,有两个按钮:一个“收下”按钮;一个“拒绝”按钮。你按“拒绝”按钮,然后又弹出一个对话框,说:“亲,你一定要收下这个红包!”同时有两个按钮:一个“收下”;一个“拒绝”。当你再一次拒绝后,又弹出第三次,说:“亲!你不收下就是看不起我!”同时,有两个按钮……

当然,这样推来推去最后还是收了。但是,推让给你有一个思考的过程,确实有一些情况下,发红包的人不希望你收下这个红包。也确实有一些情况下,收红包的人会在收下后后悔的。当然,这样三次推让所耗费的网络流量肯定会增加,电信肯定是愿意赞成的。

中秋致友人

在北京的时候,每逢中秋佳节,不论怎麽忙,我都会回到在平谷的家乡,去看一年里最圆最美的月亮,还有山上的野菊花,和我母亲一起吃月饼。   来英后,站在老家的槐树下赏月,已成了遥远的过去。中秋节对于我的一生来说都是个美梦(别以为我这是在假装文人泛酸)。年轻时,是向往远方和未来的梦。不惑之年,身在异国,却成了思乡的梦。   我依然在这个时候看月亮,给妈妈打电话。却没有了叶影婆娑的槐树,也看不到了老家后面山坡上和沟沟壑壑中的野菊花。那些漂亮的野菊花啊,白中透着粉色,大片大片的,总是将我的整个神魂钩住。我忘不了她,永远不能。我也不能再和妈妈一起吃月饼。离开故国后,最开心也最难忘的两个中秋节是在剑桥北部的彼得伯勒。一次是在老边家,几个朋友和着老边的吉他边饮边唱。虽然我唱歌跑调,那时却全然不觉,只感到很放松,很忘我。后来听说,老边再找酒时,他的爱人权大夫告诉他:"家里的酒都让李露喝光了。"  再有一次,就是在彼得伯乐城里的那条河上,一家位于船上的东方餐馆里。我和小盛,王梅,还有诊所里的一位替班的王大夫一起庆祝中秋节。我们边吃边聊,酒足饭饱后,我们便开始联诗词,一人一句地接,接不上的就罚酒。王梅就像大观园里的史湘云,接的句虽没诗情,却也勉强押韵,而且总博得大家捧腹一笑。如我出: 寒塘渡鹤影,冷月藏花魂。她接:西湖醋鱼肚里焖。王大夫虽勉不了的要逗她几句,却总归让她过关。小盛这个文学博士对自己的联句要求很高,却一时又找不出满意的词句,再加上王大夫在那里挥舞着拳头喊1.2.3.....,每每的,就自动地端起酒杯认罚。最后,喝得飘飘然,踉跄回家。如今,朋友们天各一方,有的已失去了联系。再聚也难。我虽几乎滴酒不沾了。却依然时时惦念着那些曾给我留下美好记忆的朋友们。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亲爱的朋友们,无论你们现在何方,都希望你们能接到我的中秋祝福。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李大夫文)

阿里郎

1950年代韓戰期間,美軍將改編後的新阿里郎進行曲作為軍隊進行曲。2000年悉尼奧運會期間被用作南韓與北朝鲜联合代表團的進場音樂。2012年聯合國將韩国民谣《阿里郎》列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阿里郎,阿里郎哟,
翻越那阿里郎的山岭
愿弃我而去的丈夫,
走不了十里就生脚病。
天上有很多星星,
我的心里有很多梦。
阿里郎有十二个山岭,
云儿人而慢慢行。
远远的那座白头山,
寒冬腊月也能开花。

英国中医沙龙

九月十三日在伦敦唐人街的中华酒楼,一个别开生面的中医沙龙在这里拉开了帷幕。
自中医泰斗贺普仁老先生八月22日不幸因病在北京中医医院逝世,他的传承弟子,我的大学内经老师盛丽连续发表了七集"跟随贺老的日子"的回忆录,在海内外中医界广泛流传,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居英的邹金盘大夫等四人为此举行了这个沙龙,特邀盛老师传授贺老的针灸三通法。学员仅限30人,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爆满。后又增添10名候补学员,我有幸加入了这个行列。为了能更好的组织聚会,组织者又创立了"英国中医外治法"沙龙微信群,成员们又各邀老友,不到两天时间,竟发展到72人。这纯粹是自发的民间专业团体。同仁们踊跃进行学术交流,发表有价值的学术文章,形成了一股浓厚的学术风气。来英十多年,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无功利,无私心的文化聚会。让自己清清爽爽地置身于专业大家庭中,真真正正地感受学术气氛。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虚心谦卑,却又毫不保留地分享各自拥有的知识。
沙龙聚会原定于每人四十镑,四位组织者也同样付费。后来,由于盛老师提出,除了报交通和餐饮费外,不再收取讲课费,每人的费用又降到35镑。消息在微信群里刚发出来,立即引起反应,大家纷纷表示,老师和组织者为此活动无私奉献得太多,都情愿交四十镑。其实这四十镑中,已包括了三十镑的中档宴会餐饮。美美地吃了一顿正宗四川麻辣风味餐,好久没有吃到这麼色香味俱佳的中餐了。
席中,有幸接识了几位新朋友。何莉性格开朗,满面春风,很容易融合。而李大鹏大夫知识渊博,聪明能干,不但专业技术精通,对诊所的商务管理也有独到之处。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有价值的经验。也是这次学术会议的额外收获了。感谢李先生的无私指教。
酒足饭饱后,盛老师对贺老的针灸学术思想,常见病配方,针刺手法,贺老的常用的特定穴,及同一穴用不同手法治疗不同种疾病,都一一做了详细阐述。其实,上课之前,盛老师就已将66种常见病的针灸配方、针刺手法,通过微信发给了大家。这次讲课着重讲了火针治疗和放血疗法,以及一些特效的临床经验。用邹大夫的话说,是一次很接地气的讲座。课后,还有现场答疑,实际操作,学员们不但学到了实实在在的知识,有的还治了病。一天时间很快过去,感谢盛丽老师,邹金盘,何莉,郭尊莉大夫,以及为大家提供场所和美味佳肴的中华酒楼老板李可心大夫,你们辛苦了。
最后,参会的成员每人都得到了盛老师亲笔签名的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