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二月, 2010的博文

古怪的早晨

翻译下,这是一个古怪的早上: 我男朋友在推特 我在靶子 我儿子在非死不可 其中一个女儿在玩iphone 另一个女在发短信 我的狗在看电视 我的猫在玩我的滑鼠
嘿,我是不是需要看医生?(或者去网瘾中心?)
可是医生也没空,他在使用新一代谷歌电话。
Buzz by bridget brigitte from Buzz: "This is a weird morning:
My boyfriend is on Tweeter
I'm on Buzz
My son is on Facebook
One of my girl playing with her iphone
My other little girl is Texting
My dog is Watching TV
My cat is playing with my mousse

Hey guys!!! Do I need to call a doctor ???"

Doctor is busy with his new googlephone

喻高大骂艾未未是汉奸

未未老师,你蹿得太快了 -喻高-搜狐博客

2月22日,北京长安街一批艺术家游行,抗议强拆正阳艺术区,该事件受国内外媒体的关注。

强拆受害者之一、现任教于北京服装学院的喻高在她的搜狐博客文章里,指责艾未未鼓动艺术家去游行,让“普通的合同欺诈和拆迁维权”升级为政治运动,大骂艾未未“太有政治头脑了,蹿得比狗还快。”不仅如此,还给艾未未戴上“汉奸”的帽子。

其中引用一段艾未未的原话,“都60年了,你们还相信政府。你们应该对着镜子叫三声傻逼。”那口气听起来确实很像艾未未说的,非常的逼真。艾未未给人“老顽童”的感觉,我读着他的文章和推特,脑子里老是出现《红楼梦》里那个对这贾宝玉和凤姐骂街的焦大,但是又总觉得不妥。

喻高看起来是一个明哲保身的小资,从她的另一片博客文章里可以看出,“暴力强拆的那天,我非常义愤,本来也想去游行,我陪张玮看完伤,先回家把小鸟小猫喂饱了,做好了下午回不来的准备。”她的牵挂太多了,除了“张玮”、“小鸟小猫”,还有“姐姐和小东”,绝对不能去游行“当炮灰”的。

Buzz對中國網民來說意味著什么?

谷歌在中國新年期間推出Buzz,在GFW防火墻上破開缺口,同時改變了整個互聯網中社會性網絡的游戲規則。如果Buzz能成功逃过这一劫,没被封掉。那么这意味着GFW的倒塌。

谷歌在中國新年期間推出Buzz,時間選得恰到時候,如果有意這么做的話,可以看作谷歌是很懂得中國文化。前一段時間,外媒批評中國政府在圣誕節期間審判劉曉波,外國記者回家過圣誕節沒空嚷嚷。谷歌選在中國新年開Buzz,中國政府放假,不能將Buzz扼殺在襁褓之中,還沒有等到大多數中國網民意識到Buzz的存在,就屏蔽了。現在,Buzz在短短的幾天內,站穩了陣腳,改變了整個互聯網游戲規則,可以說在中國的GFW墻上打了一個大洞。

中國封鎖了“非死不可”(facebook),屏蔽了“推特”(twitter),關閉了飯否,剩下來四大門戶網站里被閹割過的微薄。盡管四大微薄互相爭來爭去,但網友們戲稱,“四個太監上青樓,爭個啥?”

中國網民發現了Buzz,將其稱為愛稱“八字”,或者“靶子”,會員稱為“靶友”(正如“推友”)。但是,欣喜之余,首先要問的是Buzz什么時候遭屏蔽。有一位keso的“靶友”的帖子引來四百多個回復,

每個个人都在猜测,Buzz什么时候会被墙。我的看法是,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1. 这是Google的产品,现在block,会引起很大的媒体关注,须慎重对待;
2. Gmail是通信工具,封掉,影响面太大,影响也太坏;
3. 低层决策者在涉及可能引发重大反弹问题上,不太敢擅自作主,绿坝是一个教训。 很多回復,靶友們發現Buzz“确实是个聊天室了。”同時似乎用壓低聲音說,“怎么没有人说“顶”,“沙发”之类的呢?”能談一些有趣的東西,還需要哪些無聊的話題?

也許,google意识到任何单独的服务都会被墙,索性凝聚到一起,增加GFW封锁的社会风险。但是,最近看到有報道說,谷歌可能會在把Buzz從gmail里剝離。

有人舉例說,伊朗电信商宣布将永久关闭Google的电子邮件服务,并推出国家电子邮件服务来取代。中國完全可以仿效伊朗的做法,也跟伊朗“國際接軌”。或者,不屏蔽gmail,而是留下一个阉掉buzz后的Gmail。

如果gmail成功逃过这一劫,buzz没被封掉。那么这意味着GFW的倒塌。

虎年快乐

在这里引用Jack Wong的文章中的一段话,祝大家虎年快乐: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和父母吵架,一个人在年三十晚上骑车去了鹫峰,找了一处山洞,想在里面过一夜。到了晚上我又饿又冷,只好下山去饭馆要了两个馒头,吃饱后准备去北京火车站过夜,那是我所知道的北京城里唯一暖和的地方。骑到长安街的时候,正好午夜12点,鞭炮在我身边不断爆炸,我觉得自己好像是解放军战士,冒着枪林弹雨冲锋陷阵,可眼泪却止不住哗哗地流。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过春节了,尤其讨厌放鞭炮。

有个记者问我为什么不喜欢过春节,我把上面的故事讲给他听。其实这个故事虽然是真的,但我讨厌春节与此无关。我就是不喜欢过节,我现在天天都在过节,干嘛非得在指定的某一天“被”快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