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0的博文

当前农民的心态

暑假回老家,看到了一些变化,是几年前所没有想到的:一是免农业税;二是农田补贴,每亩40元;三是农村医疗保险,每人每年交50元,可以报销70%的医疗费;四是退休金,六十岁以上的老人领60元退休金。农民为这些政策三呼万岁。老家黄坑村盛金膨为全村包括桃树湾、下蔡、蔡坑三个自然村的所有村民交付为期三年的医疗保险费。有一个例子很能体现农村医疗保险的好处。桃树湾村的盛进汉,他犯心脏病多年,去年开始恶化,心脏膜瓣硬化,呼吸困难,不能躺着睡觉,晚上也坐着过夜。他花了十几万元做手术,换上美国进口的塑料膜瓣,都是他妻子为他借足了所有的医疗费用。如果没有医疗保险,并且加上他有"底保",能报销所有的医疗费用,可以想象那些债主不会这么慷慨,明摆着借出去的钱打水漂。现在有了这两个保证,只是暂时先垫上,他们也乐得做个人情,要不然就很难凑足这十几万元。农村蔬菜、家禽基本自足,六十元的退休金足够让老人买盐和其他零花钱,用他们的话说,"基本上也就够了。"这一些政策基本上已经笼络了农民的心。另外我还想到一点,有关中国慈善事业的问题。我们都很清楚,中国只有一个红十字会,很难有民间的慈善组织。但是,我也觉察到另外一些现象。有一个例子,岩上村有一个人,召集所有的60岁以上的老人,每天为他们免费开火仓,雇人买菜烧饭,不过老人多,众口难调,不能持续。中国特色的慈善事业完全可以跟宗族、血缘关系结合,从一村、一族开始,用古代的话说,所谓的"泽被九族",由近而远。农村的土地政策,分田到户三十年不变;村集体土地可以买卖,交换;宅基地、菜园地、自留地这些土地的所有权非常清楚,基本上可以说是私有制,集体所有的农田、旷种地谁开垦使用权归谁所有,但是遇到集体建设,随时收归集体所有;杨梅山也分到户,三十年不变。可见农村的土地私有化程度已经非常高了。同时我还观察到农村普遍存在的"留守老人"现象,造成另一种"老龄化";城市化速度过快,普遍的浮躁,大兴土木,"新农村"建设加速了农田破坏速度;不过永嘉县的环保做得不错,十几年前的"旷种地"基本上已经还给大自然,森林化程度已经回归到八十多年以前,甚至超过了那个时候的森林覆盖密度。因为荒山经过二三十年的耕种,变得非常肥沃,农民在田边地角栽种杉树、果树、竹…

倡議書

當今時代,在世界各大宗教之中,孔教的聲譽日益鵲起。原因何在?孔教學院院長湯恩佳博士指出:因為孔教能促進世界和平,能提升人類道德素質,能與世界多元文化共存共榮。眾所周知,任何宗教都有自己的基地。佛教從東漢時傳入中國之後,就在各地興建寺院。和尚以寺院為基地,弘揚佛法,每月的初一、十五香客皆有聚會。基督教、天主教從歐洲傳入中國之後,傳教士也在各地建造教堂,作為基地,讓信徒每星期日在教堂聚會一次。牧師在此傳播福音,發展自己的信徒。經過一百多年的努力,如今的中國大陸,信仰基督教、天主教的信徒已達一億有餘。大大小小的教堂,到處可見。其信徒之眾多,資金之雄厚,組織之嚴密,令人驚歎。其成功之經驗,的確值得學習。
自從孔子創立孔教,二千多年來,經過曆代儒學大師的弘揚,孔教在中華大地紮下了根,抽出了枝葉,結出了碩果。令人遺憾的是,今日大陸的儒家花果飄零,無家可歸,許多儒學會議只能假酒店、賓館召開,開支可觀。自古以來,孔廟、書院就是孔教的重要道場。古時書院遍布各地,因而人才輩出,尊儒重道,蔚然成風。如今的孔廟、書院都被政府沒收,成為旅遊景點,自然失去其教化功能。因此,弘揚孔教文化,務必重建孔廟和書院。當年儒學大師朱熹在武夷山創辦武夷精舍,在建陽創立考亭書院,培養了許多傑出的弟子,為理學的傳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康有為在廣州創辦萬木草堂,培育了梁啟超等得意弟子,興起變法維新運動。儒學基地之重要,由此可以想見。溫州市人口僅800多萬,而教堂就有3800座之多,其信徒已達80餘萬。可歎在這片經濟發達的土地上,卻無一座大成殿,虔誠的孔教徒亦寥寥無幾。相比之下,令人憂心!我的家鄉觀前村,位於浙江省永嘉縣楠溪江下遊,交通便利。多年來我有一個夢想,一直想在家鄉建造一座書院,一座大成殿。大成殿中塑造孔子、孟子、朱子等聖人像,定期舉行祭祀,定期召開會議。大成殿一旦建成,可成為溫州的一個孔教基地。
四年前,我在家鄉興建了一座草堂,當時取名竹林書院。今年秋季,我已將草堂的東廡、西廡改建成磚木結構,而中央的大成殿由於資金不足,迄今尚未建成。曾詢問木匠,其造價估計需60萬元左右。弘揚孔教儒學,任重道遠,功能無量,衷心希望得到您的鼎力支持和襄助。我有一個夢想,在不遠的將來,在幽雅簡樸的竹林書院�,將看到一座古色古香的大成殿! 倡議者:何可永 孔曆2560年(2009年)秋於竹林書院

儒学的基地

作者: 何可永一
自从孔子创立儒教,经过历代儒学大师的弘扬和帝王的提倡,儒教在中华大地扎下了根,抽出了枝叶,结出了硕果。然而,随着君主制政体的解体,儒教也丧失了国教地位,退出了世俗政治生活,只能坚守在少数士大夫的身心性命之中。五四运动时,儒学成为西化派迁怒的对象,经历了种种劫难。尤其在民国38年,国民政府迁到台湾之后,大陆所有的学校废除了读经。从此,儒家学者花果飘零。以前,儒学在孔庙、书院里传播,如今,仅存的几座孔庙也沦为旅游景点,有司设立关卡,向旅客贩卖门票。这是违背孔孟之道的。君不见,曲阜的孔庙,我第一次前往拜谒时,门票仅20元,如今已涨到150元了。我曾游过日本东京的孔庙----汤岛圣堂,那里敞开大门,不收门票,任何人都可以进入拜谒,台湾的所有孔庙也是如此。不难看出,中国的地方政府,将孔庙当成摇钱树了。自古以来,书院就是儒教的重要道场。古时书院遍布各地,因而人才辈出。儒家书院分为公学与私学两类。公立书院由国家财政投资兴建,其主要职能是培养科举人才。私立书院也称民间书院,由个人投资或民间集资兴建,是民间儒者讲学传道之处,其所传之学为经学或义理之学,不带任何世俗功利目的。学生到民间书院所求的是安身立命之学,而非功名利禄。唯其如此,民间书院往往承担着儒教道统的传承使命。自孔子以降,兴建民间书院,成了儒者讲学布道的重要途径。在中华历史上,书院制度为儒家文化传承贡献良多,一位又一位古圣先贤都在书院讲学,进德修业,身体力行,弘扬传统文化。不少书院也因此而流芳千古,如白麓洞书院、岳麓书院、东林书院、万木草堂、新亚书院等。由于书院的存在,崇儒重道,蔚然成风。不幸的是,近代以来,随着儒教的式微,书院制度也随之解体。民国38年,大陆易手,各地书院被毁殆尽。如此一来,古老的书院失去昔日的风采,名存实亡,不再承担弘扬儒学的使命。因此,欲弘扬儒家文化,须重建书院制度,重新赋予书院在当代社会传承儒家文化的神圣使命。当年康有为在广州创办万木草堂,培育了梁启超等得意弟子,兴起变法维新运动;孙中山、蒋中正在黄埔创办军校,培育了陈诚等嫡系军官,为剿灭军阀、统一中国奠定基石。由此可见,只要有英明者掌舵,有自己的基地,有可靠的弘道师,有一套完善的学制,经过多年的努力,便能培养一批忠诚的信徒。二我的家乡观前村,位于浙江永嘉县楠溪江下游,风景秀美,交通较为方便。多年来我有一个夙愿,一直想在家乡观前村建造…

保卫粤语-人民公园

母语权是人类的基本人权。保卫粤语、保卫全国各地方言,保卫少数民族语言,是所有人的职责。
中国政府的语言政策,强行推广普通话将使所有方言绝种,简化汉字隔断了历史和文化,网络敏感词审查污染了汉语言文字。这一切必须制止。
广州人这方面走在全国最前面,值得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