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十一月, 2009的博文

关进精神病院的上访人员彭咏康向外界呼救

中国 - 关进精神病院的上访人员彭咏康向外界呼救: "湖北上京上访人员彭咏康被当作精神病人关进精神病院,至今长达六百多天。家人朋友都以为她“失踪”了。最近,关押她的地点已被外界发现,彭咏康从关押她的精神病院铁窗伸出双手向外界呼救的情景也被外界拍摄了下来。"

上海地区网管解除了对twitter(推特)的封锁

据在上海的Kenneth Tan报道,上海地区网管解除了对twitter(推特)的封锁。这可能因为奥巴马总统访问中国的结果,在他到达上海时,被禁网站突然解封,访民手机离奇失效

If there's one thing that we at Shanghaiist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Net Nanny for, it's that she's totally reunited Chinese microbloggers with the one big happy family that is Twitter again. You see, previously, everyone was distributed across a plethora of local microblogging services, but now with the demise of the two kingpins of the Chinese twitter clone world, Fanfou and Jiwai, everyone's just decided to collectively show the GFW their middle finger by signing up for a damn VPN and rejoining the conversation on Twitter. Now Chinese microbloggers and their foreign counterparts are finally talking directly to each other, while news and stories and translations of anything remotely China-related are spreading faster than you can say H1N1! So, from the bottom of our hearts, thank you Net Nanny!


目前我还没有看到其他报道。

元朝和清朝是中国的朝代吗?

中国特色元清历史其实是近代真实的谎言

[摘要。原文作者:熊剑。]

近段时间学术界在讨论吴三桂引清兵入关,重新掀起了讨论,继而波及到岳飞是否民族英雄。

清朝是被满人征服和殖民的历史,并非中国的朝代。

满人侵略中国,谈及此事,恐怕人们都会问:'清朝是中国的朝代吗?不是!
满清立国定满语为国语,也就是满语才是大清国的官方语言,初叶至中叶乃至19世纪末的官方文件有相当一部分以满文(清字)书写,比如尼布楚条约的正式条约仅有满、俄、拉丁三种文本,而中国的汉文版本仅在刻制的界碑中使用(碑文共有满、蒙、汉、俄、拉丁五种文本)。19世纪以来才两者并用书写。

直到今天,EVEN,EVENKI(鄂温克语 ),NANAI(赫哲语),NEGIDAL,OROCH,OROK,UDIHE(UDEGE),ULCH,这些满语仍在被蒙古国和俄罗斯联邦的满人所使用。

孙中山在《民族主义》第二讲中说:

'中国几千年以来,受到政治上的压迫以至于完全亡国,已有了两次,一次是元朝,一次是清朝。'

清朝只是满人建立在中国土地上的一个殖民地。清统治者自己也不认为是中国人,慈禧说'保大清不保中华 ','量中华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雍正'朕以外国之君,主中国之事',孙中山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顾炎武的亡国亡天下之辨,都是说的一个道理。

蒙古和俄罗斯才是蒙古帝国继承者,中国不是。

至于说元朝是中国的朝代就更加荒唐了。

宋帝国末年,战乱四起,北方的蒙古金帐汗国势力不断扩大,东至太平洋,西至多瑙河畔,南到中国南海,北到西伯利亚,华夏民族也在蒙古人的铁蹄下亡国了,对于强悍的侵略者——蒙古,我国人民无力抵抗,沦为亡国奴。

鲁迅在《随便翻翻》中说过: "幼小时候,我知道中国在'盘古氏开辟天地'之后,有三皇五帝..... 宋朝,元朝,明朝,'我大清'。到二十岁,又听说'我们'的成吉思汗征服欧洲,是'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到二十五岁,才知道所谓这'我们'最阔气的时代,其实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国,我们做了奴才。直到今年(1934年)八月里,因为要查一点故事,翻了三部蒙古史,这才明白蒙古人的征服俄罗斯,侵入匈、奥,还在征服全中国之前,那时的成吉思还不是我们的汗,倒是俄人被奴的资格比我们老,…

福建游精佑案11月11日开庭

游精佑、范燕琼、吴华英“涉嫌诬告陷害罪”一案,将在2009年11月11日开庭审理。地点在福州市马尾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2008年2月10日,福建省闽清县一青年女性严晓玲离奇死亡,严母林秀英根据尸检结果和种种迹象做出自己的判断,认为其女严晓玲是在遭到闽清县黑社会的胁迫下,被8人轮奸后惨死。

游精佑,1967年11月23日生人,一位桥梁高级工程师,福建向莆铁路指挥部副总指挥。在网上看到严晓玲的案子,游精佑把严晓玲的母亲请到家里,让她亲口叙述冤情,并为她做了视频,放到互联网上。

范燕琼,“从地狱中走来。在否定中长大。六十年代诞生。八十年代发表作品。2002年开始社会问题写作。著有《中国上访人》、《一个无罪女囚挣脱出死神的手》和《妈妈,您的儿女是罪恶之人》等长篇纪实文学 。”这是范燕琼在她的和讯博客上的自述。范燕琼根据严母林秀英的叙述,代笔写下了《闽清“严晓玲”比巴东“邓玉娇”悲惨一万倍》一文,于2009年6月23日发布于国际互联网。 该帖子点到了闽清县公安局某副局长、某科长和县检察院某检察官的名字,说他们伙同一个多次犯案且多次逃脱打击的黑社会头目合伙开办一间KTV,以贩卖K粉、介绍卖淫、胁迫卖淫、收取提成等为手段牟取暴利。

吴华英的弟弟吴昌龙2001年因为福清爆炸案被抓,并被判了死刑,被福建高院驳回,再次上诉后,被无限期地羁押,案发至今已经八年。吴华英为她弟弟的冤情上访至今八年。在为弟弟的案件奔走的同时,开始关注其他相同遭遇的人。她得知严晓玲案后,和游精佑一起为林秀英做了视频。也因此被定为“诬告陷害罪”。

北风:网络维权――攀越高墙 网络如何推动新闻自由与公民社会

北风:网络维权――攀越高墙 网络如何推动新闻自由与公民社会: "作者:北风 来源:旺报 转自:中时电子报

 因中国政府对传统媒体的管制,催生了以网络为媒介的新媒体传播。虽然他们仍要面对一堵网络「高墙」,但仍试著冲撞出一道光芒。  网络出现打破了中国媒体控制的「铁桶」。第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出现在2001年7月,广西南丹龙泉矿冶总厂发生事故,81人死亡,矿难被隐 瞒了17天。人民日报记者获知消息后,给人民网传回第一篇公开报导《广西南丹矿区事故扑朔迷离》,最终矿难得以真相大白。这是中国网站首次独立发布有影响 力的新闻报导。  网络传播推动新闻自由  由于当局的媒体管制,在一些突发事件的报导中,传统媒体往往集体缺位。在这样的情况下,自2006年起,催生了一批借助网络、手机等方 式,利用突发事件和政府禁令的时间差,有意识、主动向外界发布信息的「公民记者」。他们的报导因此成为一种很有效的补充信息来源。「公民记者」的说法 2006年首次出现在中国官方媒体中,当时一名叫「老虎庙」的网友自己骑著自行车去西北,把自己在沿途中看到的情况报导出来。2007年3月,周曙光通过 网络发布重庆「最牛钉子户」维权事件,则是公民报导中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因「公民记者」参与,2007年起,中国发生的每件重大事件,特别是公众 应该知晓的,几乎都没有被彻底屏蔽,都被报导出来。  2007年,「微博客」(Micro-blog)在中国网络得到较快的发展,也很快成为信息传播的主要管道。在2008年的西藏314骚 乱及2009年新疆75骚乱中,现场的信息都是线民通过微博客向外界快速传播。微博客在75骚乱的突出表现,也直接导致当局关闭了包括「饭否」、「叽歪」 在内的大批国内微博客服务及境外的Twitter。不过由于Twitter本身的开放性,大量的第三方网站帮助中国线民继续活跃在Twitter上,发布 和传播关于大陆的新闻信息。现在基于Twitter中国信息传播体系已经建立,对此,当局可以说是毫无办法。  网络民意走进现实生活  信息相对自由流通后,网络也慢慢呈现其对现实的干预能力。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披露大学生孙志刚在收容所死亡的事件,网络 上抗议声浪此起彼伏,形成声势颇大的舆论浪潮,各方力量最后促成了收容制度的废止。同在2003…

“被字句”的新用法:被死亡、被犯罪、被和谐及其他

汉语语法中有两种句式,一是“把字句”,比如“把饭吃了。”二是“被字句”,比如,“饭被狗吃了。”被字句只能跟及物动词一起用,及物动词比如“吃饭”中的“吃”,后可以跟“饭”。

但是现在很多场合被字句不及物动词一起用,比如“死亡”,只能说某某人或者某某生物死亡了,后面不能跟名词,但是现在却可以说“被死亡”,比如下面的新闻报道:
河南郸城县很多老人的户口被神秘注销。这部分人因为没有户籍而无法享受到国家近年以来的惠农政策。这些老人的户口绝大部分在1998年被村里注销。因为当时每个村民都要交纳提留和集资款,少报户口,就可以少交钱。
老人死亡本来是主动形式,被死亡应该是由外力引起,比如谋杀。在这里,指通过注销户口。

还有一个例子,“犯罪”跟死亡一样也是不及物动词,但是现在也可以跟“被”字一起使用:
依据以上这两位前官员的说法,他们自认为都是很无奈、很正常的“被犯罪”了。
在游兄被犯罪后,我也可以大声地往自己脸上贴金:我的朋友游精佑......我的朋友吴华英......等等。
“他是我的父亲!”我永远都会这么骄傲地说出口——从他被犯罪那天起,我有资本这么骄傲。“他是我的父亲,他叫游精佑!”
还有,被字还跟形容词一起使用,比如“和谐”应该是形容词,但是,我们总是说,某某帖子“被和谐”了,当然“被河蟹”,更是一种非法的结合。

巴金:《孔老二罪恶的一生》

文革结束后,大家都批判文革,开始讲“真话”,都将文革的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有些太丑陋的东西,都隐而不提。比如,钱学森去世了,他的功过也渐渐的也被人重新提出来。苏小和的文章,同情钱学森提到钱学森借用他的科学家身份论证粮食亩产过万斤:

“6月12日《中国青年报》第一版上发表了一个动人的消息: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继小麦亩产2105斤以后,又有2亩9分地平均每亩打下了3530斤小麦。土地所能给人们的粮食产量碰顶了吗?科学的计算告诉人们:还远得很!……现在我们来算一算:把每年射到一亩地上的太阳光能的30%作为植物可以利用的部分,而植物利用这些太阳光能把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制造成自己的养料,供给自己发育、生长结实,再把其中的1/5算是可吃的粮食,那么稻麦每年的亩产量就不仅仅是现在的2000多斤或3000多斤,而是2000斤的20多倍!”

这篇名为《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的“科普”文章就是钱学森写的。李锐曾就此问毛:你是农村长大的,长期在农村生活过,怎么能相信一亩地能打上万斤、几万斤粮?毛泽东说:看了钱学森写的文章,相信科学家的话。毛泽东不是傻瓜,秦始皇也不是傻瓜,这种指鹿为马的把戏已经演绎了几千年了。

巴金是很受器重的,甚至成了植物人之后还当着作协主席。这碗饭当然也不是白吃的。最近,看到新浪博客上常非常扫描上传的文革时期的连环画《孔老二罪恶的一生》,于1974年出版,编文署名萧甘。这个萧甘原来就是巴金的笔名。这文章是在1974年的“批林批孔运动”期间发表的,原来巴金的写过这样的文章。难道你会感到吃惊么?难道你看到钱学森这样的大科学家都论证粮食亩产一万斤,巴金这样的作家都认为盗跖是奴隶起义领袖,反而孔子这样的圣人是反革命复辟分子,你不疯狂那你就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