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十月, 2016的博文

关于《聊斋·侠女》里的同性恋情节

胡金銓(King Hu)执导的电影《侠女》,题材取自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但是改编较多。

这里只谈一下原著里描写的“娈童”情节:

“一日,生坐齋頭,有少年來求畫。姿容甚美,意頗儇佻。詰所自,以「鄰村」對。嗣後三兩日輒一至,稍稍稔熟,漸以嘲謔;生狎抱之,亦不甚拒,遂私焉。由此往來昵甚。”
如果这一段描写还是比较隐晦的话,在文章结尾,蒲松龄就很明白地评论说:

“人必室有侠女,而后可以畜娈童也。不然,尔爱其艾豭,彼爱尔娄猪矣!”
这里使用的“娄猪艾豭”的典故出自《左传》“既定爾婁豬,盍歸吾艾豭?”蒲松龄说的是,一个人得有侠女才可以畜娈童,要不然你爱那公猪,这公猪会爱你家的母猪。蒲松龄很清楚的指明顾生与侠女和狐仙之间的三角恋爱关系,而且对蓄“娈童”所使用的语言也并不友善。

电影《侠女》尽管保持了这个三角恋爱,但将狐仙转变为女扮男装,因仰慕顾生的才学和人品,学祝英台。电影将侠女拍成一个还阳的鬼魂,阎罗王特许她两年的假期回阳间报仇。在故事的结局,狐仙重新出现,成了顾生的妻子,报答侠女“不杀之恩”。这些情节的改变,一是跟当时对同性恋的社会认同感不够有关,二是对《聊斋》人鬼恋情的程式化套用的结果。

这种改编原著的做法也体现在翟理斯(Herbert Allen Giles)的英文翻译里。翟理斯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当时在英国同性恋还是一种罪行。所以,他在《聊斋》英文版序言里说蒲松龄的有些故事“对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是非常不适宜的(turned out to be quite unsuitable for the age in which we live)”。翟理斯干脆就删节了原文,略过了上面引用的同性恋描写,只是说顾生和狐仙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The two youths soon struck up a firm friendship and met constantly.”
翟理斯在后来的翻译中,就故事的发展就跟原著完全相反了:

“She had conceived a violent dislike to the young stranger above-mentioned; and one evening when he was sitting talking with Ku, the young lady reappeared. After a while she got …

鸡屁股和牧师的鼻子

在一篇“微信养生贴”中看到这么一句:

“鸡屁股,含有致癌物,不要吃比较好。Eating pope's nose (chicken backside) can cause stomach cancer.”

第一次看到鸡屁股英语叫“教皇的鼻子” Pope’s nose。

原来,鸡屁股还叫做“牧师的鼻子”Parson’s Nose。根据维基百科,其来源可能是古代英国的牧师比较傲慢,目中无人, “have his nose up in the air”,鼻孔朝天,跟鸡屁股那样往上翘。

另一个说法是,在1400年,有一个石匠为南特维奇Nantwich的圣玛丽教堂St Mary's Church打造唱诗班的座位,牧师老师拖欠工资,或者就干脆不给。石匠为了报复那个牧师,就在教堂石墙上刻了一只鸟,鸟后半身嵌入牧师的脸,牧师的鼻子正好在鸟屁股的位置。这张石雕到现在还能看到。

后来“牧师的鼻子”引申演变作“教皇的鼻子”,可能是因为英国历史上禁止天主教,用鸡屁股着贬低天主教徒。

据研究鸡屁股没有致癌物质,也不含有毒成份。台湾,香港以及东南亚地区鸡屁股肉串是大家都很喜欢的美味。台湾有一句俗语,“宁舍金山,不舍鸡尖”,说的就是鸡屁股好吃。鸡屁股在台湾有个昵称,叫“七里香”。

在国际贸易方面,火鸡屁股或者叫做火鸡尾巴主要从美国出口,因为美国人认为火鸡屁股不是健康食品。

英语中,还有一些比较奇怪的食物名称,黑木耳叫做“犹太耳朵” Jew’s Ear,上面提到的火鸡叫做“土耳其”Turkey,球芽甘蓝叫做布鲁塞尔Brussels。当然这些食物豆“中国”China来盛着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