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十一月, 2011的博文

孔子想闭上自己的臭嘴

有一天,孔子说,我真的不想说话了。子贡说,要是夫子不说话,那我们拿什么还传讲呢?孔子说,上天何曾说过什么话?但是,四时轮回,万物生长。上天哪里说过话?

我有时候想,言论自由真的这么重要么?

电脑拜物教

曾经有人试图把把科学当作宗教。自从电脑和互联网发明以来,有许多人把电脑当神来崇拜,所谓的“电脑拜物教”。比如生态论者(Ecosystem)认为,整个地球的生态圈和人类社会是一个能自我调节、自我平衡的有机系统,现在能够通过电脑和互联网自我调节和平衡,所有的政府调控都不再须要。

这种思潮的一个结晶是华尔街,整个金融市场的运作由一套接近完美的算法操纵,那电脑屏幕上闪现的数字和曲线图就是上帝的神谕,股票投资只要按照这些曲线图操作就可以了。但是有一天,华尔街所有的股票价值的20%突然间消失了,似乎掉进了黑洞里,没有人能找到消失的真正原因。后来,人们发现,离华尔街越近,越容易赢钱,跟华尔街隔一个街区的宾馆大楼里,也可能处于弱势,因为,你点击鼠标买入或者卖出,这个信号传输到股票买卖系统里,须要一秒钟,而华尔街有人跟你同时按下这个鼠标,他上千万股票卖出去了,而你的上千万股票却只能以更低的价格卖出。如果每股损失一美元,那你就是损失一千万,而这仅仅因为你的电脑跟华尔街的电脑隔了一个街区的距离。

电脑和互联网拜物教的第二个结晶是微博操纵革命。许多人谈论阿拉伯之春跟推特和脸书的关系,现在占领华尔街也同样幻想通过互联网在全球掀起反对资本主义的运动。我们正在等待下文,但是我大约能看到一些端倪,也就是不管是上帝还是电脑,做为最高神,都有嗜血的本性,你必须拿活人来献祭。

当我发现郭子仪是基督徒后

小时候,母亲将穆桂英挂帅,郭子仪平蕃,用的是方言土话。我上学后发现,母亲不是在讲述童话,而是在讲述历史,但是她不认识字。一直到现在也只能歪歪斜斜的签字自己的名字,只有那三个字她认识。

蕃王入关的呐喊和刀光剑影带来的紧张,平蕃后郭子仪受封的喜悦,都没有告诉我郭子仪曾经是一个基督徒。学校的教科书也没有,我的无知一直到今天。

关于盛唐,我们的教科书除了“安史之乱”,似乎很少提及郭子仪打退吐番入侵的历史,吐蕃甚至直捣唐朝首都长安。关于文成公主和蕃,其实也是在松赞干布的胁迫下不得已作出的选择。

现在英文的Tibet,其实也就是吐蕃的转写。现在的拼音输入,甚至用Tu Fan才能找到那个词。其实唐代古音根本没有Fan这个音。而这个番或者番的声母读音还保存在播、鄱、潘这些字里。那么,北魏的拓跋族跟吐番有没有关系?学界普遍认为是突厥族领袖的称号,《魏书》记载,“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但是拓跋的读音跟吐番的读音如此相似,能不怀疑两者之间的联系?史书记载拓跋氏是黄帝的后裔,那么作为炎黄子孙有什么理由不作为中华民族的一部分?西域的历史,淹没在汉字的碎片之中,没有人能真正够理出个头绪来。

历史往往知识记住辉煌的一页,甚至如蒙古和大清也被归入中华民族的内部矛盾。当然,在中国即天下的时代,元朝和清朝无非也就是天命转移的一个朝代而已。如果历史能够阴差阳错,徐福的后裔岂能不称为炎黄子孙?基督徒宣称地球人都是亚当和夏娃的后裔。

最让人吃惊的还是郭子仪是基督徒!历史书提到景教就是基督教!盛唐最著名的将领是基督教,但是普通人却只能记住明代的利马竇,那是因为徐光启么?为什唐朝这么威猛的将领郭子仪没有能够让基督教在中国发扬光大?为什么聂斯托里教派在中国被称做景教,也是一个难解之谜。这也历史淹没在汉字碎片里的例子。这个教派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明代那块石碑被传教士掘出。

语言和文字往往记录的往往是无知和偏见,而不是智慧和宽容。我是多么的惊奇啊,当我发现《古兰经》里的安拉其实就是《圣经》里的上帝,伊布拉欣就是亚伯拉罕,《古兰经》讲的同样是以色列的故事,也同样传授耶稣福音。现在伦敦的一家清真寺宣讲圣母玛丽亚。那上千年的十字军东征都说是为上帝作战,而吉哈德圣战是为了安拉。当年的红卫兵们都在保卫伟大领袖毛主席?

这都是哪家和哪家的事?耶和华见证人传教士敲开我家的门,他们还能给我带来什么比永生更有吸引力的诺…

关于无神论

世间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无始无终,无涯无际,无所不在,是曰混沌。

无神,宇宙之始,有神万物之母。


关于干涉内政

关于干涉内政,两千多年前的孟子说,天子救民于水火,他举兵打东边,西边诸侯国的人民怨声载道,说,为什么不先打我们的暴君,解救我们于水火之中?天子打西边,东边诸侯国的人民怨声载道,说,天子这么偏心,为什么不先打我们的国家,把我们从暴君手里解救出来?

1994年卢旺达爆发80万人被杀的部族仇杀。美国因未及时干涉,受到非洲各国唾骂:"难道几百名美军士兵的生命比几十万黑人生命更重要?"

最近,利比亚内乱,西方国家出兵干涉,但是忽视了叙利亚,我就听到叙利亚人批评说,联合国和美国在利比亚问题上无所作为。

关于中华民族的文化复兴

关于中西,我们反全盘西化,却全盘接受了西来的马列主义;关于今古,我们反封建帝制,却全盘接受了独裁;关于取其精华和弃其糟粕,我倒掉的是浴盆里的婴儿,留下的是脏水。这就是现实,为什么视而不见?为什么总是仰望着主义和流派的星空,却忘记你的双脚没有踩着实地而掉入陷阱?

难道虚无和无厘头不正如纯洁婴儿?对主义的漠然态度难道不正是无忧的童年?网络游戏、好莱坞大片、时尚韩剧、日本动漫、玄幻小说、草根博客、手机短信等所组成的拟象文化难道不正是浮躁的少年?感觉作者给中华民族文化复兴指路的时候,左转右转,绕一个大弯后,不知到原来自己本来就已经在那里。

以80后为代表的青少年,由于比以往的几代人,更多的接受了系统化的现代科学教育,并且成长于消费信息社会文化氛围中。在具有大话和无厘头特征的“后现代”文化虚无主义影响下,对无论是保守的传统文化,还是激进的启蒙价值,都表现出一种无所谓的漠然态度。由网络游戏、好莱坞大片、时尚韩剧、日本动漫、玄幻小说、草根博客、手机短信等所组成的拟象文化,正在消弭和解构历史文化和传统价值的厚重感和真实性。-- 北大中文论坛-新世纪中华民族的文化复兴之路

孔子为什么说西方有圣人?

《列子·仲尼》记载孔子跟商太宰的谈话,说“西方之人,有圣者焉。”如果他是乱猜的话,为什么他不说东方有圣人,或者说北方或南方,而是这么肯定地说是西方有圣人?

我们不知道孔子是否真地说过这话,因为,这记载来自列子。但是,列子本人也可以认为是一个圣人,如果比不上孔子,至少有孟子的地位。那么,列子为什么说西方有圣人,而不说别的什么方位?

古代没有电子传输信息的手段,孔子或者列子获得这个传闻的唯一可能的途径是口耳相传。我们可以把这个理解为一种信息接力,或者信息涟漪,当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水中,荡起一圈圈的涟漪,水本身是波浪的传播载体。同样,一个社会出现一个圣人,就如平静的水中投入一颗石头,人本身就是这个消息的载体,即是信息的传播者,又是信息的获取者。

中国的东方是日本,然后是太平洋,然后是直到十六、十七世纪还处于原始社会的美洲,那里是蛮荒之地,即使孔子和列子有顺风耳,也只能听到风的声音,而不会是圣人的说教。

佛教传入中国,佛徒认为孔子这段话里的圣人指佛祖。

后来基督教传入中国,有些基督徒们把孔子这段话里的圣人,作为对耶稣基督的预言,因为基督出生在孔子后500年。《圣经》里记载,耶稣诞生的时候,有来自东方的三王。汉明帝派出的使者可能是其中之一么?后来他们在阿富汗取得佛经,用白马驮回。也许他们曾经跟随其他取经者的驼队,到过伯利恒?

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不知道有没有人把孔子这段话应用在他身上?

现在,推特党提倡西方普世价值,他们说,你看,孔子在两千五百多年就预言过了。中国没有圣人,三皇不是圣人,五帝不是圣人,三王不是圣人,真正的圣人在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