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二月, 2017的博文

零度以下 -- 活着的,逝去的,和生死之间

【在圣诞夜晚上,林诺拉·金斯莱得了一场奇怪的病,足足沉睡了十年。十年后的圣诞节,她突然之间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从医院里出来,她面对的将是什么?】

9 岁的林诺拉·金斯莱是一位美丽的小女孩。她有着及腰的浅棕色头发,绿褐色的眼睛,白皙的皮肤; 林诺拉林诺拉·金斯莱对这个未知世界充满着好奇心,她爱幻想和冒险,但是她刚出生时身体虚弱,所以小时候的她体弱多病。她的父母悉心照料着她,希望她能拥有结实的身体,才能去探索她期待的未知的世界。冬天,林诺拉·金斯莱很少在去上学,她在十月中旬病情会加重,所以她总会落下很多课。她感到自己被学校遗弃了,她不像同龄孩子那样聪明,但是她即使在家里,她还是很努力的学习。由于她的父母工作很忙,他们没有很多的时间来照顾她,所以,总是把她的留给她的阿姨照顾,可是她阿姨并不是很关心她。

在平安夜那晚,林诺拉慢慢地走上楼梯,路过已经睡着的阿姨的房间,吱吱地,她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月散漫了她的房间,星星似乎都要跑进来了。

“圣诞节快乐!”,她自言自语轻声说着,走到窗台上,她凝望着天空。 “又一个圣诞节过去了,可我却没做任何事情,我是应该去做一些有趣的事,还是继续呆在这个沉闷的房间里呢?

她看着天空中有一道亮光划过,是流星,她很惊喜,她决定要许一个人愿望,她的手双放在一起,手指交叉:“我希望长大后可以拥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去探索世界,妈妈和爸爸可以回家圣诞节。”当林诺拉许完愿望后,抬头望着夜空,望着月亮高高的挂在夜空。 “愿望不会成真的,为什么我居然相信愿望呢?” 她叹了口气,回到床上。

没有妈妈在床边讲故事,感觉床都是又冷又硬的。以前,爸爸总是进来给她讲了一个冷笑话,她则假装伴随着笑声睡着了。爸爸以为她睡着了,于是也回到他自己房间睡觉了。这时,林诺拉静静地走出自己的房间,小心地关上了门。她如此怀念那些记忆,她看着那把椅子,她的妈妈曾经坐在那里,她把书放在她的腿上,但今晚她不在那里,那个位置只是一把在月光的照耀下布满微灰尘的椅子了。 “我希望...,她可以回家...”林诺拉嘟囔着,看着床头边的小猫数字时钟,闪烁“20:26”。她总是出差或工作加班,所以她似乎永远不回来,阿姨似乎从来都不太在意妈妈是否回来得很迟。 林诺拉闭上眼睛,月亮看着她,眼泪慢慢地落在她的枕头上,伴着泪水她最后睡着了。

晚上林诺拉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掉进一个黑糊糊的游泳池里,她…

关于“扪虱”

王安石《和王乐道烘虱》注释
据《晋书·王猛传》记载,出身微贱的王猛,在东晋大将军桓温北伐进入关中地区后,“被褐而诣之,一面谈当世之事,扪虱而言,旁若无人。” 从此,“扪虱”用来形容一个人的胸有成竹,放达从容,侃侃而谈和气度不凡。

据说宋徽宗赵佶被金兵俘掳到五国城后,由于长期洗不上澡,身上生了虱子。他不认识身上到处乱窜的小虫是虱子,于是写信给一同蒙难的旧臣:“朕身上生虫,形如琵琶,不知为何物”?

据说王安石不爱洗澡,身上长虱子,“性不好華腴,自奉至儉,或衣垢不浣,面垢不洗。” 他在上朝时虱子竟爬到胡须上,被皇帝亲眼目睹,虱子获得前所未有的“屡游相须,曾经御览”的“荣耀”。

宋人赵汝鐩编著的《野谷诗稿·虱》有这样一句:““虱形仅如麻粟微,虱毒过于刀锥惨。上循鬓发贯绀珠,下匿裳衣缀玉糁。呼朋引类极猖獗,摇头举足恣餐啖。晴窗晓扪屡迁坐,雨床夜搔不安毯。急唤童子具汤沐,奔迸出没似丧胆。”

据美国记者斯诺回忆,斯诺第一次到陕北苏区采访,毛泽东曾一边抓虱子(扪虱),一边毫无顾忌地接受他的采访提问或听取林彪汇报工作。

七零年中苏谈判大连联合海军舰队,中国很差的山庄给赫鲁晓夫住,跳蚤蚊子让他一夜没睡,第二天他说中国连蚊子跳蚤都欺负,回国就撤回在中国的科技人员,不久就发生珍宝岛战争

严复《王荆公诗》对《和王乐道烘虱》所做的批语:“吾国人于洁清视为儿女家事,以此浊秽遂成性习,昧者且自以为高雅,不屑以之凌人,真去畜生道不远。嗟乎!治国亦犹此身而已,囚首垢面而谈相业,吾知其无能为也。”
和王乐道烘虱 秋暑汗流如炙輠,敝衣湿蒸尘垢涴。
施施众虱当此时,择肉甘於虎狼饿。
咀啮侵肤未云已,爬搔次骨终无那。
时时对客辄自扪,千百所除才几个。
皮毛得气强复活,爪甲流丹真暂破。
未能汤沐取一空,且以火攻令少挫。
踞炉炽炭已不暇,对灶张衣诚未过。
飘零乍若蛾赴灯,惊扰端如蚁旋磨。
欲殴百恶死焦灼,肯贷一凶生弃播。
已观细黠无所容,未放老奸终不堕。
然脐郿坞患溢世,焚宝鹿台身易货。
冢中燎入化秦尸,池上焮随迁莽坐。
彼皆势极就烟埃,况汝命轻俟涕唾。
逃藏坏絮尚欲索,埋没死灰谁复课。
熏心得祸尔莫悔,烂额收功吾可贺。
犹残众虮恨未除,自计宁能久安卧。

炙輠【guǒ】:車行,其軸當滑易,故常載脂膏以塗軸,此卽其器也。齊以淳于髠爲炙輠,謂其言長而有味,如炙輠器,雖久而其膏不盡也。

尘垢涴[wò]:《廣韻》去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