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1的博文

你在政治雷达扫描范围之外吗?

前段时间政府在“独立候选人”名称上做文章,借此挫败了一些活跃人物参选人大。于是大家学乖了,尽管“独立候选人”的名字朗朗上口,代表着新潮流,但是还是委屈自己,采用那个很别扭的,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人能根据现有的汉语缩略规则缩减的短语“十人以上联名推荐候选人”。但是,“十人以上联名推荐候选人”很快就发现,那些联名推荐者突然之间会宣布退出,最终达不到十个人的要求,候选人在宣布参选之后被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干脆失踪,等等。

这表明,想参加这场政治游戏,必须遵守现有游戏规则。而这些规则既有明文规定,也有不成文的暗规则,你要根据明文规定玩这场游戏,同时,必须随时提防对方根据不明文规则对你使用暗器。这在任何时代都有的,最为著名的是一百年前马克-吐温描述的《竞选州长》。

当前,在网络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不一定自己出马参选人大代表,而是支持一些比较开明的体制内人士参选,支持对象应该是自己的朋友,并且有共同的利益诉求,他的言行出于政治雷达扫描范围之外。这种支持包括提供选举经费,为他拉选票,成功选上后为他的提案准备材料。现在我感觉到当前民运或维权人士的一个误区,就是人人都想当一把手,也就是人人想皇帝。自己既是冲锋陷阵的将军,又是运筹帷幄的谋士,还想作深藏不露却翻云覆雨的政治家,这怎么可能呢?枪打出头鸟,很明显出师未捷身先死。

最著名的例子是曹天,宣布竞选市长后突然失踪了。他有那么多钱,可见是一个不错的商人,但是他完全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他说,当选市长后三年内不拿工资,这从根本上挑战中国现有的体制。市长不拿工资是不可能的,你自己不想要也不行。

中国军方有专门黑客软件攻击海外法轮功网站

中央电视台CCTV-7 军事科技频道关于网络安全节目,军事专家杜文龙解网络说攻击手段,并配有实战演示,细心的网友发现,该演示软件攻击列表是境外法轮功网站,比如明慧网。这个攻击系统的标题显示“中国人民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1.0版”。


五教归红宗

古有儒道佛三教合一,今则佛道穆天基五教归红宗。这里所说的红宗并不是藏传红花白黄四宗之一,而是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五教归一,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宗教。和尚、道士、穆斯林和基督徒同台唱红歌,不是为超度英烈的亡魂,而是歌颂党妈的圣诞;他们不是去西域取经,或寻访太上老君倒骑青牛西行的足迹,或是去麦加、卖地那耶路撒冷和梵蒂冈朝圣,而是三跪九叩朝拜革命圣地延安;他们不剃度受戒,而是宣誓入党;他们不守清规戒律,而是结婚生子、成家立业、去寺庙道观上班拿高工资下班回家私生活不受干预;寺庙道观是旅游胜地,尼古和师太都是旅游专业毕业并通过选美录取装腔作势烧香敲木鱼;释方丈人称公司总裁,小和尚苦练铁头功一指禅铁砂掌花拳绣腿全球巡回演出赚外汇。

佛曰:色即空,空即色,空非空非非空,否定之否定即肯定倒也符合辩证法。呵佛骂祖,上帝已死,倒也符合唯物主义;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存在即合理,无非给定名而已。穆斯林在西方已经成了恐怖主义者,罗马教皇忙于为他的神父开脱性丑闻,万法皆废,红教自当重任,一统江湖。

知识与知识分子

“知识”一词,在唐代还是两个词,含义“相知和相识”,前者有较深的交往,后者只是普通朋友,认识而已。白居易诗《感逝寄远》说,“知识三分中,二分化为鬼。”也就是,三分之二的相知和相识已经去世。

知识分子英文翻译有两种,一是Literati,在十八、十九世纪的英文著作中提到中国的知识阶层,一般是指儒家文人学士;二是Inteligencia,当代汉语中的知识分子来自于俄语。

普及教育使得知识分子和普通人的界限变得模糊,理工科和文科的区分,同样具有高学历,但是让人是否把前者归类为知识分子显得有点犹豫不决。

“写真”一词的来源

现代汉语中的“写真”一词来自日语,而日语“写真”来自于汉语。白居易的诗多处提到“写真”,可见在唐朝“写真”是一个常用词:

《李夫人》:“君恩不尽念未已,甘泉殿里令写真”。李夫人是汉武帝的宠妃,她是汉代音乐家李延年的妹妹。据说李延年的诗“北方有佳人”为她而作。李夫人死后,汉武帝非常想念,就让人画图形挂在甘泉宫里。汉代宫廷肖像画盛行,比如著名的毛延寿为王昭君画图的故事。白居易也提到王昭君:雪里君看何所似,王昭君妹写真图。

汉武帝还专门为功臣建“麒麟阁”,为他们画像。唐代也有类似麒麟阁的凌烟阁,为功臣画像。不仅如此,唐代还有为文人学士画像。《香山居士写真诗并序》说,“奉诏写真于集贤殿御书院”。《香山居士写真诗》:“昔作少学士,图形入集贤”。白居易时任翰林学士,那年他三十六岁,在《题旧写真图》说:“我昔三十六,写貌在丹青。”他多次自己的写真题诗。《自题写真》:“我貌不自识,李放写我真”。李放应该是唐朝著名的肖像画家。在朱景玄的《唐朝名画录》里,记载了一位妙于写真的画家李仿,或许便是李放。《感旧写真》:“李放写我真,写来二十载。”

唐朝写真应该是很流行的,不仅有宫廷的写真画家,民间也应该有为普通人画肖像的,白居易在他的诗《赠写真者》:“区区尺素上,焉用写真为”。

“写真”一词在中国历史上渐渐退化不用,而在日本保存下来,重新被借入汉语。但是,在用法上一般局限于“人体写真”、“AV写真”等,不过用法上似乎有扩大的趋势。

螳臂挡车

每看到这张定格历史的照片,总是无比揪心的问,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叫什么?有没有人知道他的故事。因为这一段录像,你看到的是背影,而且距离是那么的远。

直道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读了一篇帖子,才知道他叫王维林。根据一个美国人类学家的研究,他被三个便衣带走,至今下落不明,甚至凶多吉少。二十多年过去,没有他的音讯,应该是的吧?

但是,王维林作为中国人,不知道螳臂挡车的典故么?


你也许要说,有的人求生,有的人取义,但是求生和取义不能并存么?我最近深深的意识到,游行示威也应该讲八个小时工作制,你想说的总能被听到,可是那个时候占领天安门广场好几个月。有许多学生不吃不喝,这怎么行呢?学生上街,总感觉那是越俎代庖,抢了政治家的饭碗。

关于海归 -- 没蕃被囚思汉土,归汉被劫为蕃虏

白居易诗《缚戎人》记述一个汉人,在唐朝大历年间与戎人作战时被俘,在番邦四十年,娶妻生子,但是他思念故土,想方设法逃回汉地。在偷渡黄河时碰到唐朝骑兵,被当作戎人抓获,他用汉语辩解,根本没人听,以为他在说谎。他跟其他戎人一起被发配到南方吴越地区,在渡长江时,跟同行俘虏叙说了他的悲惨命运。他不仅不能回故乡凉原,而且抛弃了戎人妻儿,即将在吴越荒蛮之地度过残年。所有戎人俘虏中,没有人比他更悲惨。

他汉心、汉语吐蕃身:没蕃被囚思汉土,归汉被劫为蕃虏。这似乎适用当代海归,艾未未也许是一个典型?


关于命运

古人把命运分成命和运两部分,用现在的话来说,命是先天遗传,运是后天环境。比如老鼠不能变成大象,那是命;而小老鼠是否有足够的奶酪而健康长成大老鼠,或者病毒由于适应抗生素而突变成超级病毒,那是运。

有人做一个非常简单的实验来说明命运。用不同颜色的吸管,一根红色,另一根白色,同时从桥上掉进水里,并且给这两根吸管设一个终点。一开始,红色的吸管在水中漂流的很快,而白色吸管被冲到小溪边,被一丛杂早钩住,挂在那里晃来晃去,就是走不了。但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最后白色吸管却先到终点,而红色吸管还陷在老远的地方。

同样的吸管,这是命;而两根吸管在起点和终点之间,行进的速度和方向,到达终点的快慢,可以看作一个人的成功和失败,这完全受一些偶然的因素决定,一些非常微小的因素,比如微风,一丛杂草,一些垃圾,水中的一块石头,完全改变了前进的方向和速度。这就是运。

英国民歌斯卡布罗集市(Scarborough Fair)诗经版

翻检旧电子邮件,发现一封英国民歌斯卡布罗集市(Scarborough Fair)诗经版。这首民歌因为电影《毕业生》而流行世界。没有人知道诗经版译文的作者,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

斯卡布罗集市位于英国中部东海岸,那里可能有著名的集市,这首民歌也许起源于哪里。但是,我觉得更可能是谐音或语义双关,同时可以翻译为伤痕(scar)镇,如古典浪漫小说里的伤心崖,断魂桥什么的。

在这首歌里,他/她问过路的行人,是否去伤痕市赶集,并请求给曾经的情人捎去口信。男女都给对方出一些不可能完成的难题,比如男的让他情人做一件布衫,没有接缝,也不用针线;找一亩地,必须位于海水和海岸之间,女的让她情人用绵羊耕地,在山阴面没有阳光的地方播种,然后作物成熟后用皮革制作的镰刀收割。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是他/她的真爱。

英国的监狱

隔壁邻居的收音机开的震天响。有一个人打电话进来,主持人问他,“约翰,你从哪里打来?”“从监狱里。”主持人说,“哦,那我们得想办法把你弄出来。”他说,“不用,我在这里挺好的。”

前一段时间,看一部电视连续剧,内容是英国女子监狱的生活。有一个女杀人犯,她在一个鱼店工作,报复老板虐待,把冷冻章鱼或乌贼的冰块回收利用,这种冰块有剧毒,三个客人(包括一个孕妇)买了那店里的鱼,吃了被毒死。她进监狱的样子好比中国大学新生入学,四个人一个房间的集体宿舍,免费伙食,互联网,台球,每人一把吉他,这一切都是她梦想的生活,她惊叹:“酷!” 马上交上一个朋友,在里面捣乱,不到一个星期,又故技重演,从垃圾箱采集毒药,把一个犯人毒死。

一个黑人少年犯,刑满不愿意出去,故意把罂粟放在烤箱里烘干,被发现后加长一个月的刑期。她跟一个为监狱修理管道的黑人相爱,在其他犯人的帮助下,在监狱里吃着浪漫的烛光晚餐。

监狱里图书馆藏书丰富,表现好的单独一个房间,可以安静的读书、写作。

犯人似乎什么都不缺,只缺乏自由。一个犯人很想念她的孩子,但是她被判终身监禁,在里面十几年了,没有出去的希望。孩子也应该长大成人,远走高飞,从来没有过来看她。她的同伴说,你可以想办法再生一个啊?你还年轻,你有一个子宫。她说,到哪里找男的?另一个说,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于是,她打监狱长的主意,还找监狱牧师。失败后,她们把手机偷运进监狱,通过互联网注册了电话色情服务(叫做Baby behind bar)。钩上一个男的,就约那个男的来探监。面谈时,她说,以前只是电话里满足你,现在用我的手。女犯人的手从桌底下为他服务,开始那个男的觉得挺享受的,不过后来发现感觉不对时,一个酸奶罐子从他的裤裆里掉下来,原来她企图收集他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