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五月, 2015的博文

永嘉书院志

今人谈儒学,往往局限于《四书五经》等几部经典,殊不知古代儒学更偏重于实践。一定要拿“教堂”作类比的话,孔教作为“国教”,其宗族祠堂和书院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宗教实践场所。前者齐家,后者治国,忠孝密不可分。书院往往是学子在科举登第、做官告退后开办,用于培养族中子弟。 清朝百日维新后废科举,书院从此淹没。
王致远永嘉书院 王致远(1193-1257),字仼道,号九山,永嘉县黄田乡(今瓯北)千石村人,南宋抗金志士王允初之子。南宋嘉熙元年(1237),王致远被朝廷任命为慈溪知县,“粥局”与“赈粜局”救灾。淳祐元年(1241),王致远就任湖北提刑,豁免常德府下属的四县非法税收。在苏州镌刻《地理图》、《天文图》与《帝王绍运图》三方石碑。撰写《开禧德安守城录》一书。辞官归里,在永嘉县城(今温州鹿城区)的书堂巷置地建房,兴办永嘉书院。2014年重建永嘉书院,院址位于永嘉沙头镇珠岸村,地处永嘉大若岩镇、沙头镇、岩头镇三镇交汇处,是永嘉县最大的文化、休闲、观光旅游综合项目基地。
廊下凤南书院 朱墨癯在永嘉廊下凤山之麓的凤南宫创设凤南书院。朱墨癯(1438-1519),原名道魁,字守慎,号墨癯,永嘉花坦乡花坦村人,人誉“布衣状元”,赐匾“溪山第一”。礼部侍郎王瓒、吉安知府朱谏、兵部员外郎王澈、国子祭酒兼经筵讲官王激皆出其门下。朱墨癯又在花坦龙泉岩西幽办西园书院。朱彝尊避身永嘉廊下前山,筑墙为寨,盖茅为舍,设帐其中。至今,朱彝尊书院遗址尚存。朱彝尊(1629-1709),字锡鬯,号竹垞,晚称小长庐钓魚师,秀水(今嘉兴)人,康熙十八年(1679)举博学鸿词科,授翰林检讨,后入直内廷,参与修《明史》。康熙初,因参加魏耕、钱缵曾等人秘密反清团体,暗中和郑成功、张煌言通声息,即所谓“浙东通海案”,避来永嘉,前后共逗留十余月。
花坦白岩书院 白岩书院位于花坦乡朱垟村,明成祖永乐年间(1403-1424),七任学正朱广文思宁公告归创设,以训族中子侄。


溪口戴蒙书院 戴龟年创办合溪书院(今溪口)。其子戴蒙,字养伯,登进士第,任丽水县尉。因事忤知州而弃官,入武夷山从朱熹学理学,后以原名复官,授池州司户参军,擢太子侍读,终朝散大夫。戴蒙书院又称“蒙公书塾”。明朝廷曾赐额“明文”,故称明文书院。清乾隆年间重建。戴蒙被皇帝封为“诸儒之宗”,南宋著名文字学家戴侗,其父震为朱熹弟子。戴氏人才辈出,曾有“永嘉九先生”…

推特鸟语录

昨日已有新版:一拜谷歌中国,二拜大陆网民,三拜港府民众,四拜伊朗人民,五拜春曾二哥,六拜草泥神马。教育部版:一拜壮美河山,二拜炎黄始祖,三拜历代英杰,四拜革命先烈,五拜英雄模范,六拜亿兆黎民。

谷歌退出的焦点在于:中国对网络到底有没有审查?要审查的是什么内容?这种审查有没有法律依据?审查是否违反了宪法?为什么敏感词只能用字母代替?为什么很多新闻“该评论已关闭”?

某拆迁工地,一条垂幅上写:我们是潘多拉星球上无辜的纳美人。

【谣传】《阿凡达》1月22日紧急下映,想看的抓紧了。在经历《变形金刚》票房突破2.5亿后影院性强制撤片,《变形金刚2》票房突破4亿后 紧急下映(导致2009年票房冠军让位给《2012》)的悲剧后。

李平:北京縱容攻擊谷歌和公投。「香港想怎麼樣,想鬧事嗎?軍隊可不是擺設」「谷歌不滾出中國,就是狗娘養的」「這些香港人真他媽的是狗娘養的,還嫌國家不夠亂嗎,甚麼民主?中國搞民主那還不天下大亂」


成天污蔑互联网会让人堕落,我那些不会上网的公务员同学们天天嫖娼赌博,共产党官员中不会上网的多这样。我这个天天上网的却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嫖娼。究竟是什么让人堕落?

中国:禁口为中,囚玉为国。

推动网络自由,从身边做起。教会一个人上推特,教会一个人上黄网看黄片。不要小看后者,它会成为翻墙的巨大动力。

有关街头老人摔倒,无人敢扶的情况,我的建议是:应该由共产党员去扶。我国7000万党员,每二十人里就有一个,扣除未成年的,这个比例还会更高。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每次街头事件都会有超过二十人围观,这里面必有党员。党员扶老人前说一声:我是党员!估计就没人敢诬告鸟。

很多人不理解一个商业公司,为什么打出的口号不是“全力以赴、争创第一”,而是“不作恶”。其实,只有在当下的中国社会才有这么多人对此感到困惑,甚至冷嘲热讽。无论在中国古代社会,还是当下的西方社会,人们对于“不义之财”都是十分谨惕的(长平)。

太经典了。中国:禁口为中,囚玉为国。

他们可以用纳税人的钱发红色短信,却不许纳税人用自己的钱发黄色短信。

妈的,符号标题+截图的也被删了,看来是纯人肉了。开心网现在越来越牛逼了,删了我绝大部分有关谷歌的日记和转帖不说,连我存着尚未发布的草稿也斩草除根了。

我老妈有一句名言:丑人多作怪,马云便是如此,希特勒亦如此。太丑的人心理都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