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七月, 2008的博文

网络广告生态圈

现代印刷术发明,带来了一百多年的大规模印刷报纸杂志商机,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互联网络的兴起,在线出版业蓬勃发展,网络广告生态圈正在形成。这个广告生态圈的组成有:在线出版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中介和网络读者。你可以将网络内容提供者Publisher看成是传统出版业中的出版商或则自费出版的作者!

中文网络环境远没有成熟,条条框框的限制太多,英文的网络环境远比中文的要好。

儿时的游戏

观察一个人的儿时的游戏和玩具,可以看到一个人的一生。据说,都柏林一个黑社会老大,恶贯满盈,最后死于西班牙毒枭间火拼。他小时候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虐待玩具,所有玩具都是缺胳膊少退的。稍微长大一点,虐待动物,他家的宠物在他的淫威下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成人后就开始虐待同伙,整个都柏林一听到他的名字就发抖,母亲用他的名字吓唬爱哭闹的小孩。

每当我面对困境,我最先想到的是:“有什么大不了的,天塌下来也不过如此”。仔细回想,我能为这种“鸵鸟哲学”找到儿时游戏的影子。大家都喜欢玩捉迷藏的游戏,土话叫“百寻妞”,当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百”是“躲藏”的意思,“寻”当然是“寻找”,“妞”是躲藏者给寻找者一点点提示时所发出来的“喵呜”声。有一次我将自己的头塞进墙壁的洞里,身体露在外面,算是躲好了。最近我看动画片,小企鹅跟人玩“百寻妞”,他把自己的眼睛给蒙上,说:我蒙上了自己的眼睛,没有人能看到我!可见,蒙上自己的眼睛就以为他人看不见 捂住自己的耳朵就以为他人听不到,这种掩耳盗铃或者鸵鸟埋沙的行为是很普遍的,当然也包括中国政府。

圣人的儿时游戏自然不同寻常,比如孔子六岁“为儿嬉戏,常陈俎豆,设礼容”,玩的是祭祀;而刘备“少时,与宗中诸小儿于树下戏,言:‘吾必当乘此羽葆盖车。’”他玩的是做皇帝。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当然学习打地洞。我从来不是孩子王,也不善于追随他人甘当喽罗。我最喜欢玩的是塑泥佛,也就是捏泥人那活儿。

黄土地,黄帝,炎黄子孙,黄皮肤,脸朝黄土背朝天,黄土就有了象征意义,并且给我一个错觉,那就是,泥土的本来颜色应该是黄的。一直到很久以后才发觉,其实不然,江南的泥土是红色的。江南的红土,细腻而具粘性,是烧砖瓦的最好材料。

在一个炎热的夏日,浓密的树荫挡住了午后的烈日,蝉声呱噪。我提了畚箕,到屋旁的竹园里,铲开表面的黑土,就能看到红土。提回到屋后水浚渎边,加点水,然后手脚并用,或踩或揉。尤其用脚踩,泥土柔软而阴凉,一脚踩下去,泥巴从脚趾缝冒上来。然后开始塑佛像,陈十四娘娘、法青、法通、观音菩萨,这些都是村附近的池塘庵里供奉的。

尽管我喜欢玩泥巴,但是,我很少弄脏衣裤。农村里,习惯赤脚,所以无所谓弄脏了鞋子。所以,也经常得到父母亲的表扬,也成为其他家长教训孩子的模范。这种常在水边走却能不湿鞋的能力似乎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丧失,我不敢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那样说太让人反胃了,不过,还…

一些网络用语的角色演变

中国的网络上的流行的一些词语,其含义的演变非常之快。

比如“愤青”,是“愤怒的青年”的简称,原来专门指一些没有理性、表现得很愚昧的爱国青年,但是渐渐的有了“爱国愤青”和“反共愤青”的区分。

还有“网特”,是“网络特务”的简称,原来指称受政府雇佣,收集网络情报以打压异议人士或者法轮共人员的那些人,但是现在很多地网站上这个词有了完全相反的含义,他们是一些收取美金的为美国和其他西方反华势力服务的卖国贼合法论功人士。

另外,天涯虚拟社区还流传着“五毛”,他们发帖拿钱。这些传说有一定的旁证,一位报社记者称贵州瓮安6.28事件中,“新闻中心全员上岗,主要任务就是发贴,跟贴。将政府发布的“真相”COPY到各网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