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七月, 2009的博文

鲁迅为什么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用一个德语词Ade?

鲁迅为什么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用一个德语词Ade?

他在文中带着童心说,“Ade,我的蟋蟀们;Ade,我的覆盆子们。”

如果用汉语的“再见”,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这是否德语,或者绍兴一带的方言,或者鲁迅儿时使用的“儿语”的拼音转写,语文课本上应该有注释,似乎从来没有引起注意,多年后也就没有不觉得了。

如果是德语,问题是:鲁迅为什么用一个德语词?为什么不用中古英语词adieu,至少莎士比亚这么用?或者用英语bye,或者鲁迅在日本留学过,用日语的沙扬娜拉?有没有人考证过,他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有一个亲密的德国朋友?或者那个时候他就接触了马克思主义,从此看出他的亲德国和俄共?

名篇里可挖的东西还真多。

有关国民性的讨论有种族主义嫌疑

西方科学界不欢迎在学术会议上讨论人类起源问题,因为这些讨论解决不了人类起源问题,而且还引起宗教人士的反感。同样有关中国人的国民性,不管“丑陋说”,还是“优越论”,同样不解决任何问题,而且还有种族主义的嫌疑。

有人用中国开封犹太人作为证据,证明汉文化的同化能力。“据考证,犹太人大约在汉后就开始进入中国,特别是在开封城中还形成了一个强势的居住群落。可是犹太人却无颜面对开封城中犹太人改籍参加中国科考、担任中国官员,最终被同化的事实。”(惑儿)可是,犹太人在哪里都参加那个国家考试,如果被允许的话。马克思一家还信了基督教。你不能否认汉文化的同化能力,但是这种同化是双向的或者多边的,汉文化本身是一个找不到源头的杂种!

不是所有的中国人都有英雄本性,我们有很多汉奸,清代所有人自称“奴才”,现在所有共产党员自称“公仆”。我们已经被“解放”了,像鲁迅说得那样,我们“想做奴隶而不得”,就挖空心计,想方设法的给自己找一个虚拟的主人,最终还是因为不忘做奴才的好处。只不过是主人换成“人民”,你怎么说中国人没有奴性呢?

本来我们应该不需要“三呼万岁”了,因为没有了皇帝,而且大家都知道没有人能活到一万岁,可是红卫兵们还是喊了“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他老人家觉得有点担当不起,就回喊“人民万岁”,互相喊万岁。

如果没有了杀戮和软性殖民,中国人的同化能力是很直得怀疑的。我也得赶紧刹住,要不然也会不知不觉中被拖入这种国民性争论的污水中,被人戴上种族主义的帽子。

中国人为什么要恨微软?

中国人为什么如此恨微软?你看这样的论坛帖子。
微软瘟都死系统为什么又恢复了用数字统一作名字? 个人桌面系统自瘟删系列到瘟酒屋再到瘟酒吧就再也不用数字作名字了,先改瘟蜜,再改瘟插屁、瘟畏死他,现在又恢复到瘟删系列的命名方式,为新系统定名为瘟妻,各位对此有研究的谈一谈为什么?瘟都死: Windows
瘟删: Win3
瘟酒屋: Win95
瘟酒吧: Win98
瘟蜜: WinMe
瘟插屁: WinXP
瘟畏死他: Win Vista
瘟妻: Win7

每一次不经意的鼠标点击,都可以是一次空前的围观事件。

中国网民人数已经突破3亿大关。据中新社的报道,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 昨天发布的统计报告宣布,截止今年6月30号,中国网民人数已经达到3亿3800万,稳居世界第一位。
潇湘晨报》上评论员杨耕身的文章说,一个超过3亿人的群体,不再虚拟,而作为它们存在的方式,就是他们的表达。这3亿多网民的每一点唾沫星,都可以形成澎湃的巨浪;每一次不经意的鼠标点击,都可以是一次空前的围观事件。
文章又说:“互联网之前,人们涌向街头;互联网之后,人们涌向网络”。
当“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的那个时代已经成为过去,3亿网民的存在正变得越来越不容轻视。

“相由心生”如何翻译?

“相由心生”如何翻译?
再J. M. Barrie的Little Minister中有这么一段对话:

"Was she as bonny as folk say?" asked Margaret. "Jean says they speak of her beauty as unearthly."

Beauty of her kind," Gavin explained, learnedly, "is neither earthly nor heavenly." He was seeing things as they are very clearly now. "Wat," he said, "is mere physical beauty? Pooh!"

"And yet," said Margaret,"the soul surely does speak through the face to some extent."

这句直译,在某种程度上灵魂确实能从面向上表现出来。或者人面知心。

有人将下面这一句翻译为面由心生:
The face is the index of the mind.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542078.html?fr=qrl

但是,不管怎么样,面相是相对稳定的一种面部形状或气色,较长期内心灵的作用而形成。但是,mind只是短时的想法或者念头,soul是一个人的灵魂,具有永久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