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二月, 2012的博文

关于灵感

关于“文章本天成,妙受偶得之。”我看过一个TED演讲,一个美国畅销书作家把“灵感”作字面上的解释,也就是神灵感应。她认为古代诗人都把自己的作品归功于诗神缪斯,诗人只是把缪斯的启示记录下来。自从文艺复兴以来,人文主义取代了神本主义,作家和诗人扮演着“两种”角色,作家作为文章记录者的同时也扮演着神灵的角色,这造成了作家和诗人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自杀和英年早夭的比率很高。而文艺复兴以前的作家和诗人,往往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普通人,有什么精彩的诗文,归功于诗神缪斯。

她举了一个例子,一个美国诗人跟她说,他的诗歌都不是自己写的,他只是一个记录者。每当他感到灵感降临,他就赤身裸体的跑到野外迎接,一路狂奔,而那些诗句就像一群飞鸟在他身边飞翔,最后他象一只牧羊犬把羊群围进羊圈里一样把所有诗句带回到家里,然后那笔飞快的记录下来。有时候那些诗句飞得太快,从窗口跑出去了,他就用左手捉住最后的诗句,把它们象一条蛇一样从窗外拉回来,一边拉,一边记录,他就从最后一句开始倒退着记录到诗歌的第一句。

他还举了一个例子,说一个作曲家,也经常有类似的神灵感应。有一次他在高速公路上开车,灵感突然来了,耳边响起了乐曲,他赶紧寻找纸笔,但是没有找到,最后差点急疯了,于是非常愤怒的对着那些飞翔的乐句喊道:难道你们没有看到我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么?难道你不知道这样是很危险的么?我现在也找不到纸笔,等我有空把你们记录下来的时候再来!然后这些乐句就飞走了。

她写了好几本畅销书,但是她感觉到手头的那本质量大不如前。有的时候感觉到文思枯竭。每天坐在写作间里都感到很焦虑,感觉到没有灵感来临。于是她就对着墙角和天花板处狠狠的说:我每天按时九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我已经做到了属于我的那一份。你现在每天都不来上班,我只管写我的,到时候写的书质量不好,读者不满意,你要承担责任。然后她就感觉好多了,因为她已经天天按时上班,而那个“神灵”每天旷工,书写得不好是那个“灵”的责任。

唐人街(五):电脑进水了

【电脑进水】
一大早,老陈过来敲谷裕的门。

“昨天晚上喝多了,”老陈说,“不知怎么把水洒在电脑上,可能坏了。”
“你有没有吹风机?”谷裕说。
老陈跑回家拿了吹风机。谷裕发现笔记本电脑的硬盘裸露着,“盖子早丢了。”老陈说,“已经有两三年了。在纽卡斯的时候就掉了”。
“什么时候买的电脑?”
“已经有四年多了。”
谷裕把电池卸下来,用螺丝刀拧开一些可一拧开的螺丝。
“这些是内存条,湿透了。”谷裕说。
他打开吹风机对着那些有缝的地方吹。然后翻过来,对着键盘吹。吹了一会儿,把电池放回远处,插上电源。
“点不亮,”谷裕说,“应该是坏了。用了四年的电脑,也可以淘汰了。”
“买一台新的又很贵。”老陈说。
“是啊!”谷裕说,“你要一段时间不能看《非城勿扰》,也不能用QQ了。”
“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老陈发誓道。
“我从来不相信酒徒发誓戒酒,正如我不相信自己发誓戒烟。”谷裕说。

【国际笑话】 晚上,外卖司机阿伦拿着一箱百威,到店里找老陈喝酒。老陈没多少英语,但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老陈已经忘了早上的誓言。开了一罐啤酒。他老婆阿兰过来,站在旁边,双手插要,狠狠的说:“又开喝了。昨晚尿在电脑上,烧了电脑,房间里到现在还有尿味。”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是说电脑里的水其实是尿!”谷裕说,“我可是用手擦干那内存条的。”
“昨天才喝了五罐,从来没有这样醉过。”老陈说,“躺着看《非诚勿扰》睡着了。早上被老婆打醒才看到电脑上都是水。”
“电脑盖子没关,看起来还真的有点象马桶。”谷裕说。
老陈的儿子前天来,新买的床铺没有到。老陈就打地铺,电脑放在旁边地上。可能半夜起来撒尿,以为那是马桶。
阿伦说,“我儿子有一次喝醉了,开了衣柜撒尿。”
“刚来伦敦的时候,六个人一个房间打地铺。有人对着旁边那个人的脸撒尿。”老陈说。
“还好意思说!”阿兰又狠狠的说。
“你还打电话回国告诉爸妈。”老陈说。
“哦!那这个脸丢大了。”谷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