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三月, 2012的博文

政策高一尺,对策高一丈

附近有一家,九个孩子。前天大家风传他们分手了,因为他们孩子多,所以引人注目。他们本来没有结婚,只是生活在一起。我们都感叹,这里的人不结婚,生这么多小孩,分手也这么容易。但是奇怪的是,虽然他们分手了,照样说话,一起逛街,说不定还跟以前一样,每天还一起上床共同创造孩子,因为以前那女的宣称她不干那事睡不着觉。知道内情的人说,他们只是对外宣布分手,为了骗取更多的政府福利。因为单亲母亲的福利比普通家庭的高多了。

英国政府的福利政策导致许多人不愿意结婚,除非那些很传统,并且比较富有的家庭。结婚了的更容易离婚,政府作为经济后盾,让离婚双方都没有后顾之忧。后来政府修改政策,把婚姻制改成配偶制。不管有没有领结婚证,只要跟夫妻一样生活在一起,就算。这样看起来能堵住这个漏洞了,于是大家纷“分手”。没有结婚,只是配偶,不叫做离婚,而叫做分手。

同时,增加了同性配偶,只要跟夫妻一样生活在一起,都叫配偶。都享有跟传统夫妻同等的福利待遇。这本来是同性恋者争取的权利,也被人利用。我好像看到一篇文章说,英国有三分之二的同性婚姻,其中一方是华人。有人称,难道中国是同性恋大国?或许有的为了国籍改变性取向?

不管政府怎样修改政策,英国的刁民都能够找到对策钻空子,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能化解塑料袋的真菌

耶鲁大学的一群学生意外地发现,在亚马逊原始森林中生活着一种真菌,能够化解塑料制品,这种真菌只靠塑料制品生存,并且能够在五氧状态下存活。

人类对地球的破坏似乎很然人担忧,白色垃圾是我们这个星球目前最大的问题,但是看起来大地母亲总能走在人类的前面。这种真菌白色塑料问题将会是白色垃圾的解决方案。

Plastic-Eating Fungi Found in the Amazon May Solve World’s Waste Problem

郑成功算半个日本人

征程共的父亲是明朝水师将领,曾为海盗。母亲是日本人。郑成功出生在日本,知道六岁被接回到老家福建。那么,我们可以说郑成功有一般的日本血统。

有关天主教斋月

八岁的女儿在天主教学校读书,那是因为那个时候急着找学校,离家又很近。

有一天收到一封信,问是否同意让她做第一次忏悔(first confession),这意味着同意她接受天主教洗礼加入教会。我犹豫了一下,填写了不同意。

然后,在圣灰星期三(Ash Wednesday)那天,女儿很失望的告诉我,全校除了六个学生都在额头上涂了圣灰,他们的老师称这为dirty marks。这好像中国的小学里,所有的小朋友都戴上了红领巾,就只有六个调皮生被排除在外。

从圣灰星期三一直到复活节(Easter),总四十天大斋期 (Lent)。学校给学生开了一张任务单,包括整理房间、叠被子、做一次祷告、去一次教堂等等。有一天晚上,女儿告诉我,要在一个安静的地方,点上蜡烛,做祷告。果然,她很当回事的点上蜡烛,关了电灯,双手合十,闭眼,嘴里念念有词。昨天,她吵着要去教堂。我只好答应她去一次。天主教堂我是去过的,但是不习惯他们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做下去,一会儿唱赞美诗,一会大声祷告,觉得毛骨悚然。

小孩心灵如一片白纸,你在上面画什么似乎就是什么。可以不慎重么?

关于分裂国家罪

我有时想,如果分裂国家是一种罪行的话,那么统一国家为什么不是一种罪行呢?人们理所当然的认为统一都是对的,可以不择手段。而统一所带来的弊病往往被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