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一月, 2012的博文

唐人街(四)

【外卖店老板如何测试员工是否诚实可靠】

合利城外卖老板是两个福建人。三个月前他们合股买下这间店,请了帝国理工的大三学生王敏做前台。

原先的前台是马来西亚的老太太。他们嫌她太老了。“手脚不干净,”他们说,“卖可乐不记账,我们在厨房里忙,她外面卖了就塞进自己的腰包。”

那晚开门前,打扫卫生时,王敏在冰柜旁边发现一张二十英镑纸币。这张纸币对折两次,似乎不是无意中掉下的。她犹豫了一下,拿扫把推了一下,把那张纸币推到冰柜底下。

吃饭的时候,老板说,昨天那个前台结账时,钱少了二十英镑。她说已经收了。既然收了,那么钱到哪里去了呢?

王敏听了,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里想:难道那张二十英镑的纸币就是昨天掉地上的?

吃完晚饭。她从冰柜底下拿出那张纸币,塞进兜里。

那天晚上,结账时,差二十英镑。

王敏知道外卖点的规矩,钱少了是要赔的。她用计算器把所有单据核对了两次,说:“从我的工资里扣吧!”

“扬子江”名称的来源

长江,也称扬子江。扬子江名称的来源,一致被认为是扬子镇和扬子津。今天看到一本中国通史(Jean Baptiste Du Halde):

On one Side appears the City of Tching kiang, on the other the large River Yang tse kiang, which the Chinese call the Son of the Sea, or Ta kiang, the Great River, or, more simply, Kiang, The River;

根据作者的话,扬子江被中国人叫做“海洋之子”,那么“扬子”就是“洋子”的谐音。

唐人街(三)

【诚信职业介绍所】
介绍所在二楼,隔壁是发廊。三个浓装的发廊妹向阿方招手。阿方瞟了一眼,没理她们,进入介绍所狭小的办公室,交了三百镑介绍费。介绍所的沈先生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餐馆的地址。

沈先生说:“一百八一周,包吃不包住。”

富利华餐馆不远,阿方从介绍所出来拐两个弯就到了。见到了董老板。

董先生说:“刚到英国?”

阿方说:“上个星期天。”

“今天上工。每周一百六,一顿晚餐。住的地方远么?”

“介绍所的沈先生不是说一百八,怎不变成一百六?”

“要不要做?不要做你可以走。”

阿方没响。才到伦敦三天,这一批出来的约两千人,有工已经不错了。

唐人街(二)

【偷气】

老陈把水电煤账单给谷裕看。一个月只有两百多,但是他还说:太多了,会计做账这么多水电煤,税很高。

阿兰插嘴说:我几个老乡的外卖,一个季度才两百多。他们都找人偷电和煤气。

谷裕说:修改电表和煤气表度数?

老陈说:把煤气表拆下来,拿吹飞机吹,煤气度数就退回去。不知到他们怎么偷电。附近的几家外卖,星期一关门休息,就请人改电煤气表,一次能偷两百多。

老陈打开一扇小门,指着煤气表,说:关掉总龙头,把煤气表的两头的管子拧开,拿吹风机吹。你会不会?

谷裕说:看起来很简单。

老陈说:自己不敢动。弄不好漏气了毒死人。

15/01/2012


唐人街(一):耶稣的生日是哪一天?

外卖店柜台。

老陈在吃粥和一碟青菜炒豆腐干。

谷裕看着老陈的牛仔裤右膝盖处的破洞,似乎为了寻找话题,问道:“你牛仔裤上破洞,买来就这样还是自己剪的?”

老陈说,“穿破的,已经十多年了,是我大哥的儿子给我的。”

“他也在英国?你先出来还是他?”

“是我。一年后我老婆,然后是他。四月一号是我出来十二周年。”

谷欲回味着这个日子。四月一日是愚人节,也许是“宜出行”的黄道吉日?

“四月一号从老家莆田出发,在北京一个旅馆里住了两个星期。然后飞往多哥,经过布鲁塞尔,到伦敦时打电话回去。家里就付钱,那时二十多万,现在涨到三十多万了。”

“多哥在非洲!”

“也不知到在哪里。”

“路上被抓回去的话,不用付钱,对吧?”

“是,我老婆第一次就在半路被抓回去了。”

“你在北京的旅馆里做什么?”

“学几句简单的韩国话,还学用韩国字签名。”

“你拿的韩国护照!那你用韩国身份申请的?”
“中国的。”
“计划生育?”
“支持台独。面试的时候,问我台湾总统是谁,我说是蒋介石和孙中山。差点砸锅,难民卡也被没收了。我以为要被关起来遣送回去了。当时面试官说,简直牛头不对马嘴。因为那个时候总统是李登辉。后来上诉的时候,我说父亲开小餐馆,餐馆的地下室印发反共、支持台独的传单。”

“那你老婆应该用计划生育的借口了?”

“哪里!她是基督徒。在中国收到迫害。移民官问她耶稣的生日什么时候,她当时就傻了。”

“那你现在知道耶稣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不是很清楚。”

关于杀生

一个五岁的小孩很喜欢鱼,并养了几条金鱼宠物。那家人去餐馆吃饭,小孩父母的心里忐忑不安,因为他们要吃活鱼,点活鱼,吃鱼,会不会给他儿子幼小的心灵带来什么阴影。那小孩站在鱼缸前,看到游来游去鱼很兴奋。然后,指着那条最大最漂亮的鱼说,我要吃这一条。然后厨师把那鱼拿出来,拿到厨房里烧了。端出来香喷喷的的鱼,小孩说,真好吃。这与是否就是我刚才看到的那条?

五毛

五毛吃过半碗剩饭,饿扁的的肚子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五毛,你当真爱锅吗?”五毛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编制也捞不到呢?”五毛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狗不嫌家贫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掌柜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掌柜见了五毛,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五毛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自言自语。有一回对我说道,“你读过书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傻逼两个字,怎样写的?”我想,傻逼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五毛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网评员的时候,评论要用。”我暗想我脸皮不够厚做不了网评员,而且五毛上网也从不要脸;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你不就是傻逼么?”五毛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网上傻逼有很多,我只是其中一个,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五毛刚用指甲扣了菊花,想在柜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