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十二月, 2008的博文

黄金罗盘

移动图书馆车每个星期二会来我们这个区,我基本上每个星期都去借一两本书读。大多借一些少年儿童读本,出于语言障碍和对英国的历史和文化知识的缺乏,给自己补课。

这次顺手拿了一本《北极光》,没想到还非常好。作者飞利浦-普尔曼,是《黑质三部曲》的第一部。《北极光》也称作《黄金罗盘》,居然已经有中译本,电影也有BT下载。

《黄金罗盘》的主人公生活在牛津,是一个孤儿。他所在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有一个精灵,其实是以动物的形式出现的人类灵魂,未成年人的精灵会变形,随时从一种动物变到另一种,老鼠,冒,蝙蝠,猫头鹰,虎,豹,猴子,等等,但是成年后就固定一种动物。

罗拉生活的牛津一直很平静,直到有一天,那些小孩一个个的失踪,他的好朋友罗杰也失踪了。于是她开始拯救罗杰,在这途中她经历了许多冒险,碰到了吉普赛人、女巫、会说话的熊、得克萨斯气球飞行员,他还受到了机械间谍的跟踪和萨姆伊德猎人的绑架。她被出卖的同时出卖了他人。

在一路的冒险中,指引她的就是那个黄金罗盘,一个能预知真相、形状根指南针很相似的仪器,这个仪器由尘埃控制运作,而这种尘埃就是所谓的黑质,是所有人都恐惧和探索的东西,由教会操纵的实验企图揭开尘埃之谜,而那些被绑架的小孩就是这个实验的牺牲品。

少儿麻痹症

我至少有过五位同班同学因患少儿麻痹症而有不同程度残疾的,但是他们学习成绩似乎比大多数同班同学要好。

他们中两位成了书法家,一位成了医生,还有两位因为后来文理科分班,没有了联系。陈忠康和高远是我高中时候同学,他们擅长书法。陈忠康还考取浙江美术学院,毕业后在温州市博物馆工作。当时他在江心寺,我去拜访他的时候,他正在谈恋爱。他房间里挂满了字画,大多狂草。我看后对他说,“我怎么看不出来好在哪里呢?还不如你高中时候临摹的习作好看。”他听了似乎有点不开心,但也因该原谅我这半开玩笑的外行话吧!有一位苍南来的书法爱好者毕恭毕敬的把自己的习作给他,请他指点。陈忠康提了两三个建议,那位书法爱好者向他求字画,陈忠康顺手从桌子上给拿了两张小纸片给他,上面印有篆字。后来听说他生了孩子,请了许多同学庆祝,很遗憾我在上海,联系不到。上次听李埃说,他去北京大学读博士去了,书法专业也有博士学位呢!陈忠康一条腿比另一条短一截,走路时一只手得撑着腿,帮助挪动。
尽管高远走路只是有点拐,但是他的上身也受到少儿麻痹症的影响,双手的残疾程度跟腿差不多。高远讲话幽默风趣,我记得最深的是,有一次永嘉县政府准备迎接日本客人,那帮文人搜肠刮肚想一些欢迎词,写了条幅挂出来,包括各大楠溪江风景点,高远就说。还不如用“鬼子进村啦!”有一次我戴了一定很滑稽的帽子来看我,很兴高采烈的跟我说,这次大水,一个女孩子硬让他背她过河!
邵康益是中学同学,他只是走路有点拐。后来他成了医生,在碧莲医院工作。一次来上海培训,住在一个地下室里,我去看他,聊了一上午。后来我许诺他第二天再一起玩,他说,要是你来的话,我就不做其它安排。但是因其他事耽误了,觉得非常愧疚。
还有几位已经记不起名字了。其中一位手臂有点细,他老是捏捏我肩膀,然后捏捏他自己的肩膀,似乎是比较一下那个粗一点。还有一位,走路实在不方便,同班同学帮他买饭,一年下来,帮他买饭的同学任劳任怨,但最后他们俩吵起架来,看起来非常的不开心。

最近读一本书关于影响小孩生命的最可怕的疾病,才得知美国总统罗斯福39岁时得麻痹症而残疾,坐在轮椅上。我一直以为罗斯福 ---- 总之从来没有想到过他是一个残疾人,我怎么从来没有读到过哪本书介绍罗斯福新政时顺便介绍他是一个残疾人呢?

读到一篇文章《北京街头 —— 一朵令人心酸的“祖国花朵”》,作者在北京街头看到一个乞丐,因患少儿麻痹症而残疾,家贫出门乞讨。写得一手…

复杂的婚姻关系

我的朋友们都有
妈妈和爸爸
或者妈妈和后爸
或者爸爸和后妈
或者妈妈和她的男朋友
或者爸爸和他的女朋友

我只有一个爸爸
他是我生命中最好的朋友

作者:Lynne Taylor (林泰勒)
one to one

All my friends have
a mum and a dad
or mum and stepdad
or dad and stepmum
or mum and her boyfriend
or dad and her girlfriend

I just have a dad
the best friend I've ever had

五个小人乘飞碟

五个小人乘飞碟,
有天去环游世界。
他们左看看,右看看,
那景色一点不喜欢。
其中一个先离开。
飕!

Five little men in a flying saucer,
Flew round the world one day,
They looked left and right,
But they didn't like the sight,
So, one man flew away
Whoosh!

然后是四个小人,三个小人,两个小人,以个小人,没有小人结束。这里是视频地址,晚上节能灯的灯光有点暗。

http://uk.youtube.com/watch?v=ZcKdQEpb6-M

院子散记

搬到新房子里来,前院正对这门前有一棵枫树,据丈母娘说,正对着门的树挡风水,建议挖掉。我买了一把铁锹,把它挖起来,移栽到角落去。树不大,根却很深,弄了半天没挖起来,腰却酸了。后来为此又买了一把锯子,终于把根都给断开了。树看起来虽小,但是很重,一个想把它从这个坑里拉出来是不可能的。后来想了一个办法,往坑里填土,填了一边,把树转个圈翻个个儿,往另一边填土,这样就好像水涨船高,树就被泥土慢慢的顶上来了,等泥土跟其他地面一样平的时候,我就把树推到角落里。
我们院子里蜗牛和鼻涕虫很多,几次种了小萝卜都被吃光了,后来种了几棵扁豆,蜗牛爬到杆子上吃新长出来的豆子。我不想杀蜗牛和鼻涕虫,就捉了流放到很远的一片公共草地上,让他们自生自灭。实在捉不完,就让它们去。但是,马敏华还是每天带了手套捉,有的时候能捉二十来只,让我流放,我不愿押送,她就威胁说用塑料袋扎了扔到垃圾桶里。

种小萝卜完全失败,就收了一些被蜗牛和鼻涕虫咬过一半的。扁豆种得晚了,而且只有一半的存活率,但是吃了很多茬。这些豆子在超市买一镑五一把,至少我们把种子的本钱吃回来了。
老婆生小小蔷住院两个星期,小布衣放在邻居家里,就我一个人摘了些豆子拌一些大蒜泥炒了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