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十月, 2011的博文

城市的归城市,农村的还给农村

曾经的农业集体化和上山下乡,使得农村被过度开发,环境遭到极大的破坏;农村的许多东西应该还给自然。去年夏天回老家山里,人不多,非常安静,但是看到的一片盎然生机,我父亲开垦的山地已经成为森林,野猪和穿山甲出没。柿子熟了也没有人吃。我父亲说,基本上已经回到六十年前的状况。不过遗憾的是还是很少看到鸟。

现在的趋势是城市化进程过快,必要加强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比如公路,电里,通信,和农业补贴,和农民的医疗和福利,从而吸引一部分人回农村,减少大城市的压力。

有一些人感叹中国农村的凋零,各地的情况可能不太一样,总体上说我觉得凋零和遗忘对农村有好处。

小时候,我跑三四里路去砍柴;干旱的时候,村民们为农田的灌溉水打起来;我们家跟隔壁叔叔为了争屋旁边的一棵柿子树打起来。我妈跟我们兄弟们说:这个村子是狗槽,狗多槽小,狗咬狗,你们好好读书,将来不要留在这里,到大城市去。然后我们听她的话,都跑了。

但是最近,我爸一个人回去,重新捡起了他年轻时候作为养家户口的农活,种了很多蔬菜,还种水稻、马铃薯,还养了许多兔子。说自己简直生活在天堂里。他不愿意呆在县城,我姐姐企图骗她去北京,也不去。于是兄弟们只好经常回家看他。我住得实在太远,只能在梦里回故乡。

一个地方养多少人是一定的,这种平衡被打破时,必然会逆转。总会有一些人跑回乡下去。去年回家,见到同年好友,他曾多年在外打工。他买了两头驴,为村子里建新房子的运送砖头。那驴看起来很健壮,据说他给喂足够的草和粮食外,还加一些春药。

我问了一下兔子的价格,养兔子卖其实很赚钱,尤其是养山羊,附近的一个旅游区烤山羊很贵。有个村民靠卖烤全养赚了一些钱,就企图当人大代表,给县里和市里的领导送礼,花了几十万,肉包子打狗,有去没回。


有时候,也确实搞不懂,许多农民工进城,遭欺负还赚不了钱,不如回家种田养鸡鸭兔子,生活也很不错。我们村子里的人口和自然资源似乎取得了一定的平衡。也就是说,很容易获得生活必需品,比如,在城里烧煤气,但是你看到上面图片里,那么多的木头,都是顺手从山里捡的;到处是毛竹,春天的竹笋,吃也吃不完,都免费的。我爸切了一根黄瓜给小孩吃,看着她们吃的香,就问:你们那里黄瓜有没有?我说,有的。多少钱一根?我说:小的一镑,大的一镑五。我爸就说:你看,你看,你们这一下子已经吃了我15块钱的黄瓜。

养的鸭子在屋边水塘里自己找虫子吃,然后你想吃鸭子,就宰它吃。农民收入…

丐帮行为规范

听BBC《广角镜》(Panorama)节目的主持人对罗马尼亚乞丐说:你知道乞讨是违法的吗?搜查一下,还真的有这么一个法案,叫做《无家可归者法案》(Vagrancy Act 1824)。从法令颁布到现在已经将近两百年,仍然再用!

怪不得,我在英国很少看到乞丐和无家可归者,坐在街角要便士的是一些瘾君子,更多是街头艺人,弹奏着似乎很不错的音乐。原来,露宿街头和乞讨违法。这个法案颁布时受到不少的批评,因为这包括所有的露宿街头都非法,不管什么出于原因。

丐帮行为规范:


不在取款机边乞讨。
不在商店或者饭店向顾客乞讨。
不在天黑以后乞讨。
不从背后乞讨,比如,当人正下车时。
不大声乞讨,通常伴随野蛮的动作。
不使用侮辱,谩骂,或者暗示性威胁。
当人拒绝时,不继续跟随那个人。
当人已经给于施舍,不要求更多。
不侵犯他人的私人空间,包围或者阻挡或者不适当的碰触。
不组队乞讨,往往包围那个人。
不在一个特定地点驻扎,比如商店或者饭店门口,直到店主给钱才离开,从而影响正常的生意。

关于《八尺协定》

如果真的有《八尺协定》,我得承认这是一个历史上最大的卖国条约,应该一直保持秘密,所以连我这样自认为博学的人也一无所知。

《八尺协定》的基本内容,据说是把苏联援助的两亿多卢布给了日本人,帮助他们侵略华北和东北,并承认日本在华的势力范围,中央苏区与日本隔江而治。
兵慌马乱的年代,卖国条约既然那么多了,条约多一个少一个,确实也无所谓。

如果,不考虑手段的正义性问题,毛泽东确实是一个伟大的战略家,或者说“阴谋家”。毛泽东此处用的手段是:借花献佛;借刀杀人;欲夺之而先予之。

苏联给的卢布其实很难南下到达江西苏区,却比较容易进入东北,苏联的援助购买成武器的话很容易在运输途中落入蒋介石或者各地军阀手里。还不如主动武装那一派势力打蒋介石,首选的当然是日本。

共产党的势力当时只不过个地无数军阀中的一个,甚至是一个小军阀,这一大笔钱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用,也没有办法用。所以,还不如给了别人。这跟他的游击战略是一致的。

刘项原来不读书

我对这句话的理解,原来觉得只针对政治家。现在决得这句话也许是普遍真理。天才不是教出来的,教育只会扼杀人的创造力。

比尔·盖茨没有读完大学,快退休的时候,他被哈佛大学授予学位,并在毕业典礼上发言,大谈自己的退学经验。刚刚去世的苹果王乔布斯只上过六个月,被斯坦福大学授予学位,并同样在毕业典礼上大谈自己的退学经验,那是六年前的事,他被诊断患了癌症,刚刚治愈。

关于“打艋艘”

艋艘是一种渔具,打艋艘意思应该是使用艋艘捕鱼。

在阅读一本关于中国的毛竹的书(Bamboo, and its Uses in China, By Willard M. Porterfield Jr., St. John's University, Shanghai)里面提到一种竹子编的渔具,叫做艋艘。作者是这样描述的:
The most ingenious fishing baskets in this period was the meng sou. 艋艘. It was made of small plaited bamboos. The cover was of woven bamboo splints to which hairy or bristling bamboos were fixed. The basket gradually decreased in size from the mouth to the junction with the hairy bamboo (leaves ?) to allow of the ingress of the fish, but not their egress.上海航学会和一些论坛上发表的图片,发现了打艋艘的图,都作为古代船描述。

但是,在一个日本的网站上,打艋艘列在古代魚猟具一栏。另外在一篇台湾澎湖科技大学的网站发表的论文,指出打艋艘是一种渔具,属于定置陷阱的魚滬或魚籪。“其中屬於定置陷阱的魚滬或魚籪,則分成柵箔類與籠籇類兩種。”籠籇類“驅入式:如太湖艋艘等多種。”文章没有详细论述这种陷阱式捕鱼的方法。

古今图书集成·钓图说》指出,艋艘“漁具也。艋艘編細竹為簏,其口織篾為蓋,有鬣從 口,漸約而至鬣,使魚能入而不能出。罩則編竹為巨 簏,空其兩頭,圍水而漁。”跟上面Williard书里的记载相同。

古今图书集成的图片更能说明问题。图里面,一个男人手里的拿的应该是艋艘。身后还有一堆。这跟上面一张图里的那一对一样,只不过上一张图没有正在将艋艘放入水中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