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三月, 2020的博文

欧洲口罩事件继续发酵,欧盟已经禁止所有中国出产的,用于对抗新冠病毒的医疗设备进口

据BBC报道,许多欧洲政府已经拒绝了旨在抵抗冠状病毒爆发的中国制造的医疗设备。
西班牙、土耳其和荷兰的政府称,成千上万的测试套件和医用口罩均低于标准或有缺陷。
上周六,荷兰卫生部宣布已召回60万个口罩。 该设备于3月21日从一家中国制造商那里购得,并已分发给一线医疗队。
荷兰官员说,这些口罩不合适,而且即使有质量证明,它们的过滤器也无法正常工作,
声明中写道:“其余货件立即被搁置,尚未分发。现在已决定不使用任何这批货件。”
西班牙政府在从中国公司订购的测试套件中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它宣布已经购买了成千上万的抗击病毒的测试,但是在随后的几天中透露,将近60,000不能准确确定患者是否患有该病毒。
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发推文说,生产出口测试套件的公司深圳易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没有获得中国医疗机构的官方许可来销售其产品。
他澄清说,中国政府和阿里巴巴捐赠的医用材料没有深圳易瑞生物科技的产品。
土耳其还宣布,它发现从中国公司订购的某些测试套件不够准确,尽管它说大约35万种测试效果良好。
在批评家警告中国可能利用冠状病毒爆发来扩大其影响力之前,就出现了设备有缺陷的指控。
欧盟首席外交官何塞普•博雷尔(Josep Borrell)在上周的博客中警告说,“存在着地缘政治因素,包括通过“扭控”(spinning)公关和“慷慨政治”(Politics of Generosity)捐赠来争取影响力的斗争 。”
他写道:“中国正在积极宣传这一信息,与美国不同,她是一个负责任和可靠的伙伴。” “基于事实,我们需要捍卫欧洲免受其破坏者的侵害。”

上海造币厂发生火灾有些蹊跷

3月24日上午8点33分许,位于嘉定区的上海造币有限公司发生火灾,据说是机器超负荷运作导致。 




上海造币厂主要业务是制作金属纪念币或者奖牌之类的。上海造币厂在普陀区曹杨路,著名的三官堂桥下,原542厂,主要是纪念币和硬币的铸造,也有一个车间负责人民币印刷,驻厂武警二个排加半个中队部,78人编制,不包括钱币押运武警人员。这个厂管理严格,这火灾发生的蹊跷。 




有网友称:粮仓烧了,印钞厂也烧了,都一个道理,东西没了,一把火烧了毁灭证据。还有人说,根本不可能失火的。上海造币厂发生火灾是认为纵火,官员私分天量货币后销毁证据。中国进已入逃亡时代。





四川凉山州西昌市邛海旁特大火灾

西昌森林大火,火势蔓延迅速,危及西昌市区,大量浓烟飘进西昌城区。据《新京报》此次西昌森林火灾因凉山州大营农场起火导致。

大火烧至凉山州农校、西昌学院、海河1号、湿地公园。从西昌学院南校区一直延伸到海河1号所有人员全线撤离!马道液化气站5公里内所有人撤离!

2019年3月30日,凉山州木里县境内森林火灾,致31人遇难,其中包括27名消防员。西昌大火正好一周年。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是一座卫星发射基地,发射场座落在西昌城以北60公里冕宁县境内的峡谷中。不知道大火是否跟卫星发射基地也有关联,看火势,火球在半空中,非常高。

客运火车(济南 广州)在郴州永兴县境内发生侧翻

今天中午11点40分,一列客运火车(T179次,济南-广州)在郴州永兴县高岗司镇境内(一废旧车站)发生侧翻,3-4节车厢脱轨,机头着火。据传有一人死亡,14人重伤,123人轻伤。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



据传广铁集团党委禁止员工转发事故图片和视频。

【广秩集团】备党总支书记、各 科室支部书记:3月30日中午12时许,一列客运火车在琳州永兴县堉 内发生侧抓,请各位将以下要求立即传达到每一名职工:严禁私自将该起事故的图片、视频以及相关信息利用微信、抖音、朋友圈、快手等方式在互联网进行转发和传播, —旦发现,将对相关人员和爸埋人员分别进行追责。党委办。3.30


冠状病毒疫情是“皇帝的新衣”吗?

因冠状病毒疫情所采取的极端隔离措施是安徒生童话中的“皇帝的新衣”吗?这个病毒很可能是一件皇帝的新衣,各国政府都在努力扮演着。这也许是对民主制度的一次攻击,毕竟乌合大众很容易受惊吓。

德国肺科医生和政治家沃尔夫冈·沃达格(Wolfgang Wodarg)认为所谓的冠状病毒瘟疫大流行只是安徒生童话中的皇帝的新衣,而他就是那个小孩,指出这个皇帝赤身裸体。

2009年至2010年,沃尔夫冈·沃达格(Wolfgang Wodarg)博士就担任欧洲委员会委员会议会(PACE)主席,该委员会调查了世卫组织宣布2009年H1N1流感为全球大流行的动机。沃尔夫冈医生指责甲型H1N1流感大爆发是一些医药公司为谋求数以亿计英镑利益而伪造的假象,并将这起事件称为“百年来最大的医药丑闻”。

在2020年初对武汉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公开讨论中,沃尔夫冈医生提出了相似的论点,即冠状病毒疫情只是许多季节性流感引起的呼吸道感染疾病,通常在冬季爆发,这种季节性的流感被全世界卫生和防疫研究人员选择性“炒作”起来的假象。他在个人网站上的发表了自己的研究论文,详细介绍了自己的观点。

有的科学家将2020年的冠状病毒感染人数、医院入住人数、死亡率等数据跟2017/18年意大利流感季节相比较,2017/18年相同的季节大约18,000名意大利人死于流感。

其他科学家也指出,未经正常的同行评审和广泛的测试而匆忙批准的冠状病毒测试可能不可靠,全世界面临着“没有可靠数据做出决定”的风险。

中国科学家在3月5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得出结论,“在冠状病毒COVID-19患者的近距离接触中,主动核酸测试筛查中报告的“无症状感染个体”中近一半甚至更多可能是假阳性”,这证实了Wodarg提出的观点。

欧洲死亡率监测器(EuroMOMO)追踪自2009年以来28个相连欧洲国家的“全因死亡统计”,截至2020年第11周的数据也没有显示任何直到该日期之前有任何超额死亡率的迹象。

达沃格关于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的评论引起了德国科学家的批评,许多媒体也认为他的观点具有误导性。

然而,中国政府从冠状病毒恐慌中获得好处,各国政府纷纷仿效跟随演戏,比如指鹿为马,把苍蝇说成大象,把一个影子说成恶鬼,一个通常的季节性流感说成是瘟疫大流行。极端的隔离措施确实让许多人发了国难财,甚至包括钟南山,有报道说呼吸机都是他拥有或者有关联的公司提供的。利用…

网传马云、柳传志等通过李克强上书习近平(文本全文)

敬呈习近平主席:
这封信是任先生朋友爆料,我没有能力鉴别真假。相信网络会澄清。(一剑飘尘06 @yjpc06)

您好。我们是一群企业家,在过去几十年的工作经历中,我们秉持着在商言商
的精神,从不过问国事。一个根本原因,是我们相信邓小平改单开放的政策, 相信中国共产党有足够的智慧。但今天,因为新冠病毒的原因,全球经济遭受极大打击,中国也走到了一个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相对于人类漫长的历史进程,我们的生命是短哲的,我们的贵任却非常重大。因此我们共同写下这份(原件如此,非识别错误--编者)信,通过克强总理传递给您。这种方式不符合网络时代的特点,但是符合中国政治运作的规矩,我们也是用这种方式,表达我们的立场:尊重中国共产党既有的领导方式。

在过去四十年改革大潮中,我们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尊重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今天我们依然如此。我们也非常感谢共产党提出的四个自信,这个理论把中国提升到一个国际领导国家的地位,今天的签名信就是一个制度自信的表示: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有自信通过目前的制度,解决国内问题。

我们这个群体,都是共产党领导下新时代的受益人,我们都受益于邓小平先生的改革开放政策,包括您和克强总理。如果没有小平同志高瞻远瞩的改革开放政策,中国今天的一切成就都不更大的可能,今天的中国还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而中国共产党提出四个自信,也就失去了基石。

但在您领导下这几年,中国走上了一条新的探索之路。我们和您一样相信, 没有创新就没有未来。但是我们都淸楚,创新是另辟蹊径而不是重走已经被历史证明的错误道路。这条错误道路,前苏联走过,中国刚建国的时候走过, 今天一些贫穷和落后的国家还在走。我们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因为在现实中,已经有越來越多的文章歌颂这条道路,有越来越多的宫员实际上按照这样的道路施政。这显然与您一贯强调改革的思想不符。早在2013年9月,您就曾经对改革有过如下讲话:

“我想强调,为推动中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中国将竖定不移推进改革, 我们正在就全面深化改革进行总体研究,以统筹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 会、生态文明领域体制改革,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加全 社会创造活力。”

在您几年來的讲话中,也是不断强调:“周虽旧邦,其命维新”的改革精神,但显然,中国固有的保守、倒退势力,不希望肴到利国利民的改革开放事业的成功。在我们看来,这次爆发的疫情,就是一次保…

九江警方与黄梅交警发生冲突

#九江警方与黄梅交警发生冲突#【九江警方抵抗中央 政策严重歧视湖北人,并跨省挑战湖北警察】

今日,各大微信群和朋友圈分别看到大量网民纷纷转发视 频:江西省九江市浔阳特警上百号警力纷纷赶到湖北 省黄梅县地界与黄梅警察“斗殴”,一群特警围攻湖北黄梅2名警察,并将其按到在地。

据了解,3月27日凌晨,黄梅县按照湖北省防疫指挥部精神撤除所有交通卡口,开始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不料,黄梅刚刚撤除卡口,江西省九江市原本在九江地界设置了卡口,27日一大早又加大力度在长江大桥设置封口,坚决不让湖北人进九江。同时跑到湖北省黄梅县地界(大桥收费站)驱赶老百姓,被黄梅警察发现后,上前理论,不料九江市调动大批特警赶 到黄梅地界,对黄梅警察进行围攻后故意声称说是“假警察”误导老百姓!该事件发生后,各大微信群都在疯传:江西的警察竟然跑到湖北来撒野!不让我湖北人 出入,歧视湖北人!

中央再三强调,全国各地要善待湖北人,各地实行“一 码通行”,要互相认同。据湖北现场百姓介绍,江西九 江不认湖北绿码!进驻九江,需继续幵具接收证明。 另外,据知情人介绍,在疫情高发期间,江西省九江市还把大量的湖北黄梅人在九江隔离的,私自放行,
让其从九江步行到黄梅,没有任何手续。


英国冠状病毒疫情期间短信诈骗猖獗

英国警方警告说,诈骗短信声称来自英国政府gov.uk或者税务部HMRC, 告诉接收者根据手机定位信息,他3次离开家门,行程9.6英里,罚款250英镑。

英国政府曾经给所有手机用户发送过一条短信,但是诈骗者通过“号码欺骗”技术冒充政府,诈骗短信会显示在政府发送的短信文本下方。

英国大都会警察警告人们要格外警惕,因为诈骗调查服务显示,在冠状病毒骗局中已经损失了97万英镑。

骗子冒充政府的官方电话号码或税务部门电话,欺骗英国人交出钱或银行详细信息。

Sky新闻政治记者塔玛拉·科恩(Tamara Cohen)在社交媒体平台Twitter上发布的一个屏幕截图显示,诈骗者劫持了英国政府官方的冠状病毒警报服务,该服务只在本周早些时候发出了一条短信。这一条诈骗消息-看起来似乎是真实的号码-告诉接收者,在“被记录为三次离开家中”后,他们需要支付35英镑的罚款。然后,收件人可以打开两个链接。这些可能会进入伪装的网站,以窃取个人信息或安装恶意软件。

在当前的疫情封锁期间,许多人可能会对收到该消息感到恐慌,并在不加思索地单击链接。

欺诈者能够通过网上廉价的“号码欺骗”服务来发送似乎来自真实号码的消息,例如政府或银行。

英国大都会警察分享了一条短信,声称来自政府,说税务部门发放“冠状病毒”补贴款,他们需要点击链接才能获得。

还有一条诈骗短信说,作为政府与冠状病毒斗争的一部分,所有英国居民均已获得558英镑的补助付款。

英国大都会警察在推特上写道:“我们知道骗子会发送如下所示的短信,以利用此时毫无戒心的公众诈骗钱财。除非您百分百地确定短信已被验证,否则请不要单击文本或电子邮件中包含的链接。”

“号码欺骗”也可能要求收件人拨打电话号码,诈骗者提供的号码冒充银行并向客户索取账号和密码。

由于这些号码被诈骗者劫持,因此这些文本通常看起来像是来自合法号码,无论是银行、税务员、警察、还是政府的官方冠状病毒警告栏。

网络安全专家Jake Moore说:“号码欺骗是一个非常巧妙的技术,当伪装成合法的短信时,它会增加真实性-特别是如果您的收件箱中已经有来自该发件人的短信。这项技术通过创建与真实发件人ID匹配的SMS短信帐户。 因为SMS短信发件人ID不一定是数字,因此一旦伪装的ID与真实发件人的ID在字母数字文本相匹配,欺诈短信就会显示在对话记历史录里。”也就是说,短信发件人的姓名相匹配,不一定发件人的电话…

冠状病毒瘟疫导致粮食短缺,骚乱和公民抗命可能会在几周内爆发

假视频透露真信息 由于对冠状病毒瘟疫的恐惧,各国都实行封城,民众抢购生活必需品时,一些人闯入商店打砸抢的视频正在社交媒体上疯狂流传。

这个共45秒钟的视频中,标题说:“每次经济危机都是由同一人口群体买单,那就是工人阶级!伦敦骚乱!” 据报道,这是在伦敦镑元店(Poundland)商店外拍摄的。该视频在社交软件WhatsApp上流传,不过大家发现这个视频2011年伦敦骚乱的旧录像。

尽管如此,3月19日,《电讯报》报道说,伦敦一家超市发生了一场扭打和混战,“食品零售商警告说,如果生产不能满足需求,骚乱和公民抗命可能会在几周内爆发”。

事实上,各国因为冠状病毒疫情引发的骚乱最先已经在监狱开始。

约旦监狱发生骚乱 3月15日,星期日,约旦监狱发生骚乱,两名囚犯被杀。官员们因担心冠状病毒疫情COVID-19的原因而禁止探亲。

3月23日,对Covid-19冠状病毒传播的恐慌引发了哥伦比亚的监狱暴动,该暴动于23名囚犯丧生。由于监狱系统为预防病毒蔓延采取严厉的监管措施,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的拥挤监狱全面暴动。司法部长玛格丽塔·卡贝洛(Margarita Cabello)说:这些囚犯互相协调,企图在全国13个监狱中造成骚乱。


巴西监狱骚乱和大逃亡 3月17日,在复活节监狱假期取消并且由于冠状病毒而收紧探亲限制之后,数百名囚犯从巴西东南部圣保罗州的四个半开放式监狱中逃脱。视频显示,数十名囚犯逃离一处沿海监狱附近的街道,并冲向在海滩上的一个足球场。

特雷梅贝,菲利兹港的半开放式监狱和圣保罗州米兰多波利斯的监狱一侧发生了骚乱和逃亡事件。在一个录像带中,可以看到成群的囚犯在圣保罗海岸的蒙加瓜逃跑了(据报道有400人逃离了那里),有一个人大喊:“星期一回来,好吗?”其他视频显示在海滩上有数十个。 G1新闻网站报道说,已有40人被抓获。

圣保罗州监狱部门表示,由于冠状病毒,已经推迟了复活节监狱的休息时间-这是每天在半开放式监狱工作的犯人的五个年度休息时间之一。警方和监狱官员的防暴队恢复了对这四个监狱的控制,并重新抓捕了174名囚犯。人权新闻网站Ponte估计有1,500人逃脱。

“这些囚犯对暂停复活节假期的决定感到不满,”圣保罗州检察官兼贩毒团伙专家林肯·加基亚(Lincoln Gakiya)说。 “囚犯被告知,并且在某些部队中叛乱了。”

冠状病毒构成了新的威胁。 2017年,巴西的囚犯共…

英国"老佛爷"也西狩了吗?

有人在社交媒体上感叹:历史总是如此的相似。120年前,1900年,庚子年,八国联军攻进北京,老佛爷与光绪帝西狩;120年后,2020年,庚子年,因新冠肺炎席卷英国,英国"老佛爷"也西狩了……
怎么可以把慈禧太后出逃北京跟英国伊丽莎白二世搬进温莎城堡的事情放在一起比较?

温莎城堡近1000年来一直是英国国王和王后的住所。也是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官方住所,女王下居住时,女王的旗帜会在城堡的圆塔上飘扬。

伊丽莎白女王大部分私人周末都在温莎城堡度过,并在复活节期间将温莎城堡作为一个月的正式住所,即“复活节宫”。 女王每年六月也在温莎(Windsor)停留一周,同时参加皇家阿斯科特(Royal Ascot)和圣乔治教堂的绶带带勋章仪式。


温莎城堡仍然是一座运转良好的王宫,经常用于礼仪和国家场合,包括海外国家元首的正式访问。 圣乔治大厅(St George's Hall)是举办国宴的绝佳场所,可容纳160位客人的餐桌上装饰有来自皇家收藏的瓷器和银器。

由于冠状病毒的爆发,她还于周四离开白金汉宫前往温莎,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周。爱丁堡公爵也已被转移到温莎城堡,在那里他将与女王共度复活节。女王总是在复活节期间将法院移至温莎。

然而,今年的皇家日记已更改,因为白金汉宫针对全球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而调整了女王的日程安排。
女王和菲利普亲王结婚已有70多年了。菲利普王子(Prince Philip)今年98岁,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诺福克(Norfolk)桑德灵厄姆庄园(Sandringham Estate)上的一间小屋里。
女王现年92岁,和她的丈夫一样属于冠状病毒风险最高的人群。
女王还与鲍里斯·约翰逊总理重新安排了面对面的会面。她每周与鲍里斯·约翰逊的会晤都是通过电话进行的,以后可能会通过电话或视频链接与总理会晤。
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女王向各国发表讲话-她以前在危机时期会这样做。

英国查尔斯王子一辈子没有等到王冠,终于等到了“新冠”

据BBC报道,查尔斯王子感染冠状肺炎病毒,有轻微症状。他的妻子康沃尔公爵夫人卡米拉也做过测试,呈阴性,没有感染。

查尔斯王子现在进行自我隔离,在家工作。

女王早些时候搬离白金汉宫,现在温莎城堡,没有消息说她是否已经接受测试,女王和她丈夫菲力普亲王都已经九十多岁。

威廉王子和他的妻子、孩子都在苏格兰进行自我隔离。

英国封城后,警察驱散两人以上的聚会,根据Sky新闻,警察将公园里日光浴的人驱离,说:“现在不是度假,是封城。请你们立即离开。你们必须呆在家里。”


不要再吃老鼠了,汉坦病毒死亡率在35%至50%之间

官方媒体报道说,在中国山东的一辆公共汽车上死亡的男子对一种病毒的检测结果呈阳性,这种病毒要比具有相同症状的冠状肺炎病毒Covid-19更致命。受害人在上班途中的一辆汽车上死亡,被发现患有汉坦病毒。就在中国发出死亡消息之际,中国正取消对源自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检疫措施。

昨天,《环球时报》在社交媒体上向追随者通报了该工人死亡的原因,并在推特上写道:“他被测试为#hantavirus汉坦病毒阳性。其他32人在公共汽车上接受了测试。

此事件在中国各地引发恐慌,#hantavirus汉坦病毒在社交媒体上呈趋势。

专家已经向公众保证,这不是一种新病毒,并且被认为只能在极少数情况下人传人,这与引发大流行的Covid-19不同。

瑞典科学家Sumaiya Shaikh博士在推特上说:“ #Hantavirus 汉坦病毒最早于1950年代出现在韩国(汉坦河)的美韩战争中。如果人类摄入体液,它会从大老鼠/小老鼠传播。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很少。请不要惊慌,除非您打算吃老鼠。”

尽管汉坦病毒很少见,但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汉坦病毒的死亡率高达38%。

暴露于受感染啮齿动物的尿液,粪便或唾液可导致病毒传播,被受感染的大老鼠和小老鼠咬伤也会导致病毒传播。

症状与武汉肺炎病毒Covid-19的患者的症状非常相似,包括呼吸急促、咳嗽、头痛和发烧。

一名从汉坦病毒中恢复过来的人告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感觉就像“我的胸口紧了一条皮带,我的脸上压了一个枕头”。

什么是汉坦病毒?
汉坦病毒在老鼠和大鼠等啮齿动物中发现。

人类可以通过与被感染的啮齿动物粪便、尿液、唾液和老鼠窝接触而感染病毒,并且还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诊断可能很困难,因为早期症状通常类似于其他更常见的病毒,例如流感。

该病毒可导致汉坦病毒肺综合症(HPS),这种疾病会通过削弱血管并使其泄漏而感染心脏、肺部和其他器官。

人体试图通过制造炎症来抵抗病毒,再加上器官感染,导致整个身体受到严重伤害。

在肺部,渗漏的血管会引起气囊充溢,使患者呼吸困难。

当病毒感染心脏时,这种损害会降低器官使血液在体内循环的能力。这会导致严重的低血压和整个身体缺氧,从而迅速导致器官衰竭和死亡。

该病毒死亡率在35%至50%之间。

这些事件有关联吗?是不是让那些冠状病毒阴谋论者浮想联翩?

“我不是病毒,我是人類,不要對我有歧視。”马德里小哥求拥抱,意大利华人小哥求拥抱,意大利米兰华人女子求拥抱,现在西班牙和意大利的疫情欧洲最严重,事后看来,让一些人感动的“求拥抱”活动是否明智?现在似乎应该把这句口号改成“我不是病毒,但是可能携带病毒,请保持距离。”

还看到网上流传的怪事:澳大利亚大妈往香蕉上吐口水,“军运会期间,美国人传播病毒”。

把这些事件点连城线,这些事件有关联吗?是不是让那些阴谋论者浮想联翩?哈!

马德里华人小哥街头“求拥抱”。

欧华报综合消息:2月7日周五,在马德里市中心callao广场附近街道上,一位戴着口罩,眼睛被红黑格子布蒙住的华人男生带着“我不是病毒,请拥抱我吧!”的自制标语牌,默默站在街头。
http://www.ouhua.info/2020/0208/28737.html



华人青年意大利街头求拥抱 面对歧视不再沉默!
中国侨网2月5日电 题:又暖又酸!华人小哥意大利街头求拥抱,面对歧视,海外华人青年不再沉默……
http://www.chinaqw.com/hqhr/2020/02-05/244916.shtml

人民网报道,視頻的發起者正是夏宏望和Massimiliano Martigli Jiang(姜嘯),后者同時也是這條視頻中的華裔男孩。
http://www.chinaqw.com/hqhr/2020/02-05/244916.shtml

意大利米兰华人女子求拥抱油管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o_uXF9B4KI



中國大媽在澳洲確診 超市口水「播毒」被捕(視頻)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4日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之際,日前,推特上傳出一段視頻,一位中國大媽在澳洲確診後,不但不隔離還到超市購物,並且向水果吐口水,涉嫌惡意散播病毒被澳洲警察逮捕。網友評論說,中國大媽比病毒更毒。

https://www.ntdtv.com/b5/2020/03/24/a102806900.html


新唐人的图片中,左、右两个人的衣着和发型不同,不知道来源,也不知道是否同一个人。
推特该名女子在武汉冠状病毒中呈阳性反应,并在Woolworths超市将唾液吐在香蕉上,被澳大利亚警方逮捕。

推特视频地址:

https://twitter.com/ThirdMother/status/1…

英国全境封城:警察将驱散两个人以上的聚会并罚款

英国总理就冠状病毒向全国致辞:2020年3月23日

晚上好,

冠状病毒是我们国家数十年来面临的最大威胁-而且这个国家并不孤单。

在全世界,我们都看到了这“隐形杀手”的毁灭性影响。

因此,今晚我想向您介绍我们为抗击该疾病所采取的最新步骤以及您可以提供哪些帮助。

首先,我想提醒您,为何一直来英国采用现在所采用的方法。

如果没有国家的巨大努力来阻止这种病毒的蔓延,世界上没有任何医疗服务可以应付这种灾难的时刻很快就会到来。因为我们将没有足够的呼吸机、没有足够的重症监护病床,没有足够的医生和护士。

正如我们在其他地方看到的那样,在拥有完善医疗体系的其他国家中,这是真正危险的时刻。

简而言之,如果有太多人同时感染生病,我们的医疗健康系统(NHS)将无法应对-这意味着更多的人可能会死去,不仅死于冠状病毒,还死于其他疾病。

因此,减慢疾病的传播速度至关重要。

因为这种方法可以让我们减少同时需要住院治疗的人数,所以我们可以保护NHS的应对能力,并挽救更多生命。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要求人们在瘟疫大流行期间呆在家里。

尽管大多数人很自觉的遵守这些规定(我非常感谢大家),但现在是我们所有人做更多事情的时候了。

从今天晚上开始,我必须给英国人民一个非常简单的指示-您必须待在家里。

因为我们必须要做的关键是阻止疾病在家庭之间传播。

这就是为什么只允许人们出于以下非常有限的目的出门的原因:

购买基本必需品,采购次数尽可能少;
每天或与家人一起进行的一种锻炼形式,例如跑步,步行或骑自行车;
任何医疗需要,提供护理或帮助弱势群体的人;和
上下班旅行,但仅限于绝对必要且不能在家中完成的地方。

就是这些-这是您允许离开家的唯一原因。

你不应该见朋友。如果您的朋友要您见面,您应该说不。

您不应该与不住在家里的亲人见面。

除了食物和药品之类的必需品,您不应该去购物-并且您应该尽可能少地购物。并尽可能使用送餐服务。

如果您不遵守规则,警察将有权执行这些规则,包括罚款和驱散聚会。

为了确保遵守政府关于留在家中的指示,我们将立即:

关闭所有出售非必需品的商店,包括服装和电子商店以及其他场所,包括图书馆,游乐场和室外体育馆以及礼拜场所;

我们将停止在公共场所举行超过两个人的所有聚会-不包括与您生活在一起的人;
我们将停止所有社交活动,包括婚礼,洗礼和其他仪式,但不包括葬礼。
公园将继续开放供人们锻炼,但聚会将分散。

没有国家总理想颁…

由于冠状病毒而缺乏劳动力,可能造成粮食严重短缺

农场主们对由于冠状病毒而缺乏劳动力表示担忧,有人呼吁从危机中失业的人们中招募“劳动大军”。

由于该病毒而实施的限制措施可能会阻止每年来英国为农场打工的60,000名季节性劳工中的许多人外出旅行,而且预计家庭佣工的供应也会减少。

在经历数月的严重洪灾之后,该国许多地区的农民已经在挣扎中,由于英国退欧,季节性工人的供应已经受到质疑。

代表超过30,000农场主和乡村公司的乡村土地和商业协会(CLA)估计,在关键时刻,工人的短缺可能达到80,000人,并使农作物在田间腐烂。

对工人的最大需求仍然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但是春季的羊羔季节达到顶峰,主要的收获季节是在夏季,然后才需要几周的采摘工作,然后才需要采摘水果,色拉和其他蔬菜。许多农民已经开始种植或收割重要农作物。

CLA总裁马克·布里奇曼(Mark Bridgeman)说:“我们必须认识到农民的劳动力供应处于危险之中。” “我们从未见过短缺80,000名工人的情况。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呼吁政府协助招募“劳动大军”来支持农民为该国提供粮食。”

他说,受冠状病毒危机打击严重的其他部门的工人可以迅速接受培训,从事农业工作。他说:“我们需要紧急的政府援助,以帮助采购人员和招聘职位。” “时间就是生命。如果我们找不到这些关键工人,企业将破产。”

全国农民联合会还呼吁政府采取紧急行动。一位发言人说:“依靠季节性工人来采摘,包装和分级我们的水果和蔬菜的种植者非常担心他们今年能否招募工人。”

“该行业已经在努力提高本地农场的作用,认识到这可以帮助不幸地失业的人们。我们敦促政府尽快解决这种情况。”

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部周五宣布,在冬季潮湿之后,放宽了对农民的600万英镑资金,并放宽了一些关于农民成长方式的规定。

环境部长乔治•尤斯蒂斯(George Eustice)表示:“我亲眼目睹了最近的洪灾给人们和社区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扩大了农业恢复基金,以帮助受影响的人们重新站起来的原因。

“我也知道冠状病毒的传播正在给农业社区带来其他困难。我们正在探索所有选择,以确保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内都能提供正确的支持。”

随着冠状病毒危机的加剧,超市和蔬菜盒的需求猛增,但饭店的需求却崩溃了。这使许多农民在寻找新的供应路线和适应转变方面面临困难。春季通常是农场收入最低的时期,即使劳动力需求正在增长。

英国农民的平均年龄为59岁,如果他们感染了这种…

微信流传不署名文章要求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清算习近平

陳平陽光衛視犟老頭转:关于立即召幵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

鉴于当前新冠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系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问题。政治局扩大会议有关由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常委、历届健在的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以上、现任及历任最高法院院长、现任及历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现任及历任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现任及历任政协主席与副主席参加。会议讨论习近平自执政以来的功过评价,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 鉴于习近平本人是会议讨论的当事人,不宜再担任会议的任何职务。 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歧山三人 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

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应讨论习近平执政以来的外交路线与外交政策,是否应该明确回到邓小平同志主张 的韬光养晦路线。讨论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的国际关系与国际环境是好转了,还是恶化了?在国际上四面树敌、恶化对美关系对中国的发展是有利,还是不利?不顾国内实际情况,对非洲等落后国家大撒币对中国自身的发展与国际关系是不是正确?

在经济问题上,应该讨论“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经济路线 是否应该回到朱镕基总理制定的大力发展民营经济,缩减不具效率的国有企业?是应该坚持市场导向,还是计划导向?国家对与经济的介入程度到底应该遵循什么界限与原则?国企应该不应该与民企争利?金融的监管是不是应该透明?

在政治上,明确党大还是法大?明确执政党能否超越宪法?宪法规定的各种杈利是不是应该落实执行? 为了短期的稳定是否可以牺牲公民为了短期的稳定是否可以牺牲公民的基本杈利?是否实现新闻自由与 言论自由?是否允许民间办媒体?法治如何实行?司法是否应该独立?公民是否能够批评政府?媒体与舆论监督有没有必要?党政是否应该分开?私人财产是不是应该得到保护?官员财产是否应该公幵?地方官员是否应该由当地人民决定、对当地人民负责?地方是否应该实行一定程度的自治?政府也没有财产权?

在对台湾关系,到底是统一重要还是和平重要?是国家的形式重要,还是国民的福祉重要?在对香港问 题上,是香港的繁荣重要,还是中央的权威重要?是否应该允许香港实行完全的地方选举?

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对习近平执政路线的评价,其意义应该高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定位。


羟氯喹和阿奇霉素的组合治疗可完全根除冠状病毒肺炎

一项法国研究表明,羟氯喹和阿奇霉素的组合对治疗Covid-19非常有效。参与研究的患者在治疗的第5天左右显示出完全的病毒根除。

关于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在《细胞研究》杂志上发表的论文中,武汉病毒研究所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写道,氯喹和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分别对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在细胞培养中的复制“有效”。羟氯喹是一种抗疟疾药物,氯喹是奎宁的一种合成形式,而奎宁是一种在秘鲁本土的金鸡纳树皮中发现的化合物,用于治疗疟疾已有数百年历史。氯喹是整个20世纪下半叶与疟疾作斗争的大规模药物管理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仍然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基本药物之一。在1990年代中期研究了氯喹的抗病毒特性,并在随后的十年中研究了与新型冠状病毒密切相关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 2004年,比利时的研究人员发现氯喹可以抑制SARS在细胞培养中的复制。韩国冠状病毒死亡率仅为1%的原因之一可能就是是广泛使用本药。羟氯喹以商品名Plaquenil等出售,是用于预防和治疗某些类型的疟疾的药物。具体来说,它用于对氯喹敏感的疟疾。

至于阿奇霉素(Azithromycin),是一种常见的抗生素。它被广泛用于治疗肺炎等胸部感染,鼻窦感染(鼻窦炎),鼻腔和喉咙感染,皮肤感染,莱姆病以及一些性传播感染。阿奇霉素用于儿童中,通常用于治疗耳部感染或胸部感染。它也可以长期用于预防持续感染者的胸部感染。处方药有胶囊,片剂和您所饮用的液体形式。也可以通过注射给药,但这通常仅在医院进行。阿奇霉素最常见的副作用是感觉或生病,腹泻,头痛或味觉改变。阿奇霉素也被称为Zithromax。

结合使用两种药物疗效显著的原因可能是同时针对病因和病症,前者抑制病毒复制,后者通过治疗免疫力受到破坏以后引起细菌感染、发炎。

羟氯喹是一种免疫抑制剂,防止病毒复制并诱导病毒感染的细胞凋亡,应进一步研究这种药物组合物对某些类型癌症的有效根除,因为病毒病原体会引起许多恶性肿瘤。 它可以确保病毒病原体在身体组织中被破坏,从而防止或消除某些癌变。

羟氯喹的免疫抑制功能,还可以可防止CD4 +细胞受到刺激,从而下调对病毒感染的免疫反应。尽管它抑制了免疫系统的某些方面,但它通过激活IFN-β,AP-1和NFκB的信号传导途径激活了先天免疫系统中涉及的其他方面。羟氯喹可能会通过阻止其复制而对多种不同的dsRNA病毒具有显…

中国有一千四百万人死于冠状肺炎病毒疫情?

新冠病毒在意大利造成的死亡达3405人,超过了中国官方宣布的3245人。只有6千万人口的意大利小国,死亡数字超过中国可能吗?这次疫情,谣言很多,但是谎言更多。意大利死亡数字超过中国当然是有可能的,但是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从来没有真实、准确过。汶川地震有艾未未纠结于死亡数字,现在他流亡海外;崔永元开始统计冠状病毒疫情死亡数字,估计他将受到很大的阻力。异常现象往往导致科学的重大发现,那么这次疫情哪些不合常理、不合逻辑、出于规则的异常现象,足以让人怀疑中国官方公布的死亡数字的准确性?

台湾气象学家指出,中国上空二氧化硫含量爆表。武汉封城、工厂停工,在没有火山爆发情况下,二氧化硫突然爆增,曾高达每立方公尺1,700微克。以武汉市这样的浓度,推测要燃烧1.4万具尸体才能达到这样的排放量。

自1月25日起,武汉殡仪馆与火葬场已经启动“24小时服务”,全天候运作,若依此推算,武汉地区每天最多可以焚烧约2,300具遗体。

中国移动用户上一二月份雪崩式减少1440万人。移动用户减少的原因:欠费销号的、公司号码因为不营业或倒闭、携号转网的普及等等。但是有的人指出欠费需要三个月销号;携号转网的结果是运营商有增有减,但是三大运营商的用户数都减。有人估计,若以染病率65%、死亡率1.5%的機率去計算,中國14億人口中會有約9億人感染、1300多萬人死亡。这个数字跟移动用户数量减少相当。

官方新闻不同时间段报道的医院和医护人员援汉医护人员数量跟病人数量不成比例。比如中国总共感染人数8万1千人,但是《新华网》的报道,统计了武汉医院、放舱、隔离点总共床位、已经使用的床位和空床位数量,光武汉一个城市已经使用的床位就有6万张左右。整个湖北呢?全国呢?

总之纠结于感染和死亡数字会引起一些人的反感,无非是一些冷冰冰的数字而已。但是如果真的死亡人数是一千四百万人,而不是一千四百人,差别也是很大的。只能是做一些无聊的猜测,其实无可奈何也已!

据说这是重庆,防空警报,并有巨响,是不是已经开始内战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为躲避内乱做好准备?整个社会和经济系统崩塌以后,往往会有一次大战,不是发生在台海、南海,就会是中国内部军事政变。


方方的《武汉封城日记》不是纳粹占领荷兰时藏身密室的少女写的《安妮日记》

朋友圈有人转发方方的《封城日记》,原来以为是又一部纳粹占领荷兰时藏身密室的少女写的《安妮日记》,读了几篇觉得也并不怎么好。网上有许多转载,也有人把这些日记收集起来,我加了最近几篇后,把合集转发在自己的群里。就有人批评,主要是说方方日记“道听途说”,在武汉疫情最激烈的时候,不唱赞歌,反而批评政府。

方方3月19日的日记《我虽已退休,但是打场官司的精力还是有的》说,“察网”刊登署名齐建华的文章《“一部恶意满满的<封城日记>》”,”涉嫌造谣和构陷”。要求作者“删除并公开道歉”,否则“将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同时指控“察网”刊登齐建华也“涉嫌违法”,并要一并告上法庭。

目前“察网”已经找不到齐建华的那篇文章了,可能已经删除,但是在其他网站有转载。

齐建华在该文中指责“方方的《封城日记》是在吃疫情的人血馒头”,还挖出2015年的一桩官司,并称方方是“老赖”,就是被法院列入“失信人名单”的意思。

2014年5月,在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参评中,柳忠秧的作品获湖北省全票通过推荐,方方在自己的微博上称其作品低劣,并称其获得奖项只因为跑关系,指责柳忠秧“把所有评委搞定”,而柳忠秧则表示“有本事单挑”,并将方方告上法庭,起诉方方对他进行造谣诽谤。广州越秀区法院判决方方“立即删除侵害柳忠秧名誉权的两条微博及评论、转发文字,在其新浪微博上刊登道歉声明,并向柳忠秧支付精神抚慰金2000元。”2016年4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齐建华的文章《“一部恶意满满的<封城日记>》也批评方方“道听途说”,并“由此引发的大量感想和猜测”。说她“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老女人不停的呱噪,摆惨、抱怨、诅咒”,这似乎已经涉及人身攻击了。

现摘录几段方方日记和齐建华的批评文章,有兴趣阅读方方的武汉封城日记,请看前一篇博文提供的链接:

合集:方方的武汉日记(1月25日-3月18日)

合集:方方的武汉日记(1月25日-3月18日)

【作者简介】方方:原名汪芳,祖籍江西彭泽,生于江苏南京,现居武汉,中国当代女作家,代表作《水在时间之下》《万箭穿心》《风景》,最新长篇《是无等等》,新浪微博“方方”。

方方武汉日记由方方授权"二湘的十一维空间"公号微信首发。

下载>>>>>>>>

天灾异象

深圳全城乌云笼罩,一秒天黑,犹如科幻大片;河北飓风;四川一家医院的一棵神树,不合时宜地开花,突然冒烟。

原来海外有这么多用中国报纸

不看不知道,原来海外有这么多用中国报纸,果然厉害。

中國官方媒體常提到的「外媒」評價如何如何,實際上都是國內政府投資外建的媒體,國內《參考消息》經常轉載的外媒文章都是從這裡發表的。中國到世界各國用外國媒體形象包裝建外媒對內宣傳。

泰國 《 泰華網綜合資訊 》
日本《中日新報》
美國《美中信使報》
澳大利亞華廈傳媒集團
委內瑞拉《委國僑報》
美國《芝加哥華語論壇》
美國《中美郵報》
美國紐約商務傳媒集團
美國世界華文出版社
日本《中文導報》
日本《半月文摘》
日本《中國悠悠》雜誌
加拿大《環球華報》
加拿大《星星週刊》
美國《新聞週刊》
美國美南電視報業集團
菲律賓《國際日報》
香港《中國網視台》
肯尼亞《中非經貿報》
意大利《歐洲華人報》
意大利歐聯傳媒集團
意大利歐聯通訊社
意大利《歐聯時報》
意大利《歐聯網》
美國《美新僑報》
美國《南美新聞網》
美國《拉斯維加斯時報》
匈牙利《聯合報》
美國《美華商報》
美國《大底特律時報》
阿根延《新大陸週刊》
烏克蘭《烏克蘭華商報》
《新西蘭聯合報》
加拿大《健康時報》
澳大利亞《新市場報》
加拿大《楓華之聲》
加拿大《健康報》
意大利《歐洲商旅報》
芝加哥《神洲時報》
瑞典《北歐時報》
印尼《國際日報》
波蘭《環球周報》
毛里求斯《華聲報》
澳大利亞《大華時報》
韓國《新華報》
緬甸《緬華網》
《英國僑報》
《澳洲日報》
美國北卡州《華星報》
委內瑞拉《南美新知》雜誌社
《達拉斯新聞》
新西蘭中華新聞通訊社
新西蘭《信報》
俄羅斯《龍報》
俄羅斯《捷通日報》
泰國《泰亞新聞網》
葡萄牙《葡華報》
柬埔寨《柬華日報》
美國紐約海外電視台
中歐《華商報》
捷克《華商報》
意大利歐洲華人電視傳媒集團
希臘《中希時報》
歐洲《新僑網》
西非《華聲報》
瑞典《北歐華人報》
《坦桑尼亞華人論壇》
德國《歐洲新報》
南非《華商報》
英國《英中時報》
肯尼亞《華聲報》
非洲《環球郵報》
委內瑞拉《南美新僑報》
委內瑞拉《委華報》
秘魯《新視野》
巴西《南美僑報》
新西蘭《TV33 華人電視台》
新西蘭《中文先驅報》
《澳大利亞時報》
全澳華語廣播電台
澳大利亞《新市場報》
澳大利亞《澳洲日報》
澳大利亞《墨爾本日報》
澳大利亞大洋傳媒集團
加拿大《多倫多網上電視》
加拿大《中文電視台節目》
加拿大《加華新聞》
加拿大《加中時報》
加拿…

庚子感想:标杆人物

猪尾鼠头,农历己亥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一场面临大疫的消息传来,人们说:对,没错,人传人!隐隐约约,我仿佛望见天空中,一只红毛怪兽张牙舞爪,露出狰狞的怪笑!第二天,也就是猪年的最后一天——大年夜,是日,恰逢华严菩萨下降日,一股悲悯之心油然而生,我决定念佛号吃素过个年。

紧接着,整个正月就在隔离中度过,每天在网络上,不断关注着武汉疫情的进展。难熬的宅家岁月中,春雷乍响,三位优秀的中华儿女应运而生!以舆情出场的时间顺序,分别是:李文亮、方方、张文宏。

面对泛滥的舆情,我不愿意去了解以李文亮为代表的(八位医生)为人怎么样,过去怎么样,就凭一点,面临公众的大难当前,毅然选择站出来,他把哨声吹响,把真相传出来……我要大声地称赞一声:李文亮,你就是爷们!直到,李文亮受到派出所的训诫、乃至他,仍然忍辱负重在医生的岗位上,奋战到最后一息,谢幕了,犹如看完了一场悲壮的电影!天哪!李文亮竟然走了?哪天,消息传来,我落泪了,微信群里,我发动群员,为李文亮医生点亮了蜡烛,一句:李文亮医生,一路走好。

方方,武汉市的一位女作家,在外省网络人眼里,仿佛整个武汉就只有一位作家:方方。而且是一个带女边旁的她。封城的日子里,她把一个个生离死别的场景栩栩如生地传递出来,她目光洞若观火,犹如悬挂在武汉三镇上空的一盏探照灯,旋转着,环顾着,再用她婉转的笔调绕几个圈,把灾区的苦难生态源源不断地告诉外界。

张文宏,他是浙江温州瑞安人,身为温州人的笔者我,每次读到这个响亮的名字,一股崇敬的温暖笼罩着全身,那是自豪。多好啊!我有一位老乡,他叫:张文宏。

关于张文宏,我想引用央视《百家讲坛》著名的、德高望重的学者易中天老师的话,原话:我相信张文宏。但,并不因为他说真话,而是因为他说实话……听真话不如听实话,实话必是真话。是啊,张文宏是一位铁着头颈说实话的人。但,就这样一位说实话的人,竟然也招来一些流言和指责,包括李文亮、方方亦如是,我们说,这个社会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怎么连是非黑白的标准都抖落一地鸡毛!张文宏,他不管人言可畏,也不管泰山压顶,他是一条挺直脊梁说实话、说真话的汉子。最后,我用陈毅元帅的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作者:周建斌)

冠状病毒让世界陷入停顿,我们为外星人入侵做好准备了吗?

外星人威胁:飞碟学家波普说,世界完全没有为入侵做好准备。在极端天气、恐怖袭击和冠状病毒恐慌的时代,这听起来并不那么奇怪。实际上,这听起来是个很严肃的话题。

生物学家,前国防部不明飞行物调查员尼克·波普警告说,人类完全没有为外星人入侵做好准备。

如果发生了无法想象的事情,世界各国政府将联合起来-- 假如一个外星物种确实对地球发起了攻击。波普先生为赫伯特·乔治·威尔斯的《世界大战》进行新改编的首映式上写道。打算与他们打交道?简短的答案是没有。

如果是现实生活中的“世界大战”,那么没有外星人入侵战争计划–我们只能盲目应对!尼克·波普说。

“阴谋论者无疑会说有一个计划,埋在政府内部深处的某个地方,但我保证没有。如果有的话,我将负责编写它。”

目前,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正在与一种更为明显的威胁搏斗-即冠状病毒,它不仅是一种公共卫生风险,而且还具有引发社会崩溃的潜力。

波普指出,入侵物种的到来可能会带来类似的相关威胁。他解释说:“就所有谈论外星威胁而言,如果我们面对现实生活中的世界大战,外星人可能不是唯一的危险。正如一只狗离成为狼只有两餐的距离,一个社会离革命也只有三餐的距离。

在我们这个日益复杂和相互联系的世界中,如果政府所谓的“关键点”和“关键基础设施”受到压力,系统会很快崩溃:外星人入侵,它们摧毁了电网,电源关闭了,灯灭了,网络不通了,您无法从取款机里拿到钱,加油站的汽油用完了,商店里的食物用完了,法律和秩序崩溃了。

“如果您的孩子饥饿和哭泣,您将如何为他们获取食物?你会走多远?估计您肯定会不择手段。”

波普说,在过去,人们以任何可能的方式为灾难做准备,他们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做出一些极端的猜测,比如在边远偏僻的地方挖一个防空洞,设想如何在远离都市网络的地方生存。

他补充说:“但是现在,在极端天气,恐怖袭击和冠状病毒恐慌的时代,这听起来并不那么奇怪。实际上,这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现在,许多人拥有各种所谓的应急工具包,手提袋或救生包,里面装有应急口粮,急救用品和其他必需品。

波普先生在国防部工作了21年,从1991年至1994年被派往一个部门,负责研究和调查UFO不明飞行物现象,以确定是否有证据证明对英国的国防有任何威胁。

他说:“所有这些都可能使人们感到,最糟糕的情况是:随着社会崩溃和人们争夺稀缺资源,有来自敌对的外星人的威胁,也可能来自幸存者的威胁。

“在所有这些情况下…

碰肘礼

【编者】“碰肘礼”随着冠状病毒疫情又在西方开始流行起来。中国人似乎应该重新采用打拱作揖,如果是佛教徒应该采用双手合十来打招呼。


碰肘礼是两个人触碰肘部的非正式问候。在2006年禽流感、2009年猪流感、2014年埃博拉疫情和2019年COVID-19流感期间,卫生官员多次提倡这种问候方式,以减少病毒的传播。

1969年,随着隔离政策的取消,碰肘礼在夏威夷的卡拉帕帕麻风病定居点(Kalaupapa Leprosy Settlement)之外开始流行。该定居点的许多居民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当他们开始在定居点外参加教堂礼拜时,教堂的会众担心与他们进行身体接触。牧师们也对这种接触保持警惕,但出于诚意,他们采用碰肘。 1970年代初期,这种问候在夏威夷的教堂信徒中广为流行。由于麻风主要通过粘液传播,因此有一些证据表明碰肘礼会限制感染。

碰触肘部打招呼的方式可能起源于1980年代开始的碰拳礼。

2006年禽流感爆发,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碰肘礼。

当2009年墨西哥爆发的猪流感开始发展成为全球性大流行病时,碰肘礼在当地人中流行,从而减少了大量感染病例。“碰肘”一词被《新牛津美国词典》评为“ 2009年度最佳单词”。在2009年的绿带节的露天仪式上,由于对猪流感的担忧,鼓励信徒们用“和平碰肘”互相问候,而不是在基督教徒举行的和平仪式中用更平常的“圣吻”打招呼。

2012-2013季节性流感流行,曼哈顿足球俱乐部提倡碰肘礼作为安全的替代方法,避免了手与手接触。这种接触比握手和击掌危险性较小,但比赛选手在剧烈运动后,满是汗水和粘稠的手臂互相碰撞也可能会造成大规模污染。

2014年10月,埃博拉病毒病暴发期间碰肘礼又开始流行。

不过,碰肘礼往往处于幽默感,主要目的还不是处于卫生目的。

冠状病毒大瘟疫阴谋论从民间正式转变为官方

冠状病毒大瘟疫阴谋论从民间正式转变为官方。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个人推特认证账号上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可能是由美军带到武汉。而美国国务院召见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就赵立坚在推特(Twitter)上发布的言论表示抗议。

关于冠状病毒的来源,基本逻辑是,病毒株多样性最大的地理位置必须是原始来源,因为单个病毒株不能从无到有,然后在短时间里突变,或者很多地区突然冒出来互相关联的不同病毒株,然后在短时间里汇聚到某一个地方。

目前,只有美国拥有五种已知的病毒株(武汉和中国大部分地区只有一株,台湾和韩国,泰国和越南,新加坡以及英国,比利时和德国也是如此),其他国家的单倍型(haplotypes)病毒株可能起源于美国。

韩国和台湾与中国的病毒具有不同的单倍型,可能更具传染性,但致命性要低得多,这仅占中国死亡率的1/3。

伊朗和意大利也已解密了当地流行的基因组,并宣布它们与中国的不同,这意味着它们并非起源于中国,但有必要从其他来源引入。值得注意的是,意大利的病死率与中国几乎相同,是其他国家的三倍,而伊朗的单倍型似乎是最致命的,病死率在10%至25%之间。

由于西方媒体大量关注中国,因此世界上许多人认为冠状病毒已从中国传播到所有其他国家,但现在看来这已被证明是错误的。现在这种病毒已经遍布全球,几乎所有国家都已经识别出至少一个病例,检查来自每个国家的病毒样本,以确定其起源位置,以及世界范围内的传播来源和模式将是非常有趣的。

病毒学家进一步指出,美国最近有200多起“肺纤维化”病例,由于患者无法呼吸而导致死亡,但其状况和症状无法用肺纤维化来解释。病毒学家写文章告诉美国卫生当局要认真考虑那些由冠状病毒引起的死亡,但美国当局的回应是将死亡归咎于电子烟,然后禁止了进一步的讨论。

台湾的医生表示,病毒爆发比预期的要早,并说:“我们必须回溯到2019年9月”。

在2019年9月一些日本人前往夏威夷受感染的,这些人从未去过中国。这是在中国发生感染的两个月之前,而巧合的是,美国的CDC突然彻底关闭了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生物武器实验室,声称该设施不足以防止病原体流失。

日本病毒学家也是如此估计,2019年9月冠状病毒就已经在美国传播,但其症状被正式归因于其他疾病。

根据中国的《环球网》报道,在美国发,一名妇女的亲戚被医生告知他死于流感,但死亡证明中将冠状病毒列为死亡原因。

2月26日,…

武汉加油!武汉人滚开!

陈衍强因为写了这一首诗,被迫辞去了彝良县文联主席与昭通市作协主席的职务。

《仰望天空》 陈衍强

为防止武汉的疫情蔓延
我在云南彝良
不仅以驻村扶贫的理由
阻止了一个地上的湖北佬
来我家过年的想法
还像伊朗担心无人机一样
随时仰望天空

《美帝国将在2020年崩溃》吗?

人民出版社抓紧出版约翰·加尔通的著作《美帝国的奔溃》,副标题是“美帝国将在2020年崩溃”,看起来他的预言似乎真的实现了,中国人为此欢欣鼓舞。打倒美帝国主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就要实现。但是,请稍等...约翰·加尔通认为,美帝国的衰落并不意味着美利坚合众国的衰落,“从帝国控制和维持的负担中解脱出来……可能会导致美利坚合众国的繁荣”。


对于约翰·加尔通(Johan Galtung)而言,美国同时是一个共和国和一个帝国,他认为这一区别非常重要。美国一方面因其共和品质而受到爱戴,另一方面因其可察觉的军事侵略而被国外敌人所憎恶。它的共和品质包括工作道德和活力,生产力和创造力,自由或自由的理念以及开拓精神。另一方面,由于其军事进取,自大,暴力,虚伪和自以为是,以及美国公众对其他文化的无知和极端唯物主义,其军事和政治操纵受到谴责。

1973年,加尔通批评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为确保材料和市场而发动战争的“结构性法西斯主义”,并指出:“这样的经济体系被称为资本主义,当它以这种方式传播到其他国家时,被称为帝国主义。 ”。他称赞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摆脱帝国主义的铁腕”。加尔通指出,美国是“新法西斯国家恐怖主义”的“杀手国”,在1999年北约轰炸南斯拉夫期间轰炸科索沃时,他将美国与纳粹德国相提并论。

加尔通说,美帝国造成“无法忍受的痛苦和怨恨”,因为美国作为“剥削者/杀手/统治者/,以及那些因只看到利益而支持美帝国的人”正处于“不平等,不可持续的、交换格局” 。加尔通在2004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预测,美帝国将在2020年之前“衰落与衰落”。他在2009年的著作进一步阐述了他的观点,美帝国的衰落了-然后是什么?谁是继任者,是区域化还是全球化?美国走向法西斯主义还是美国共和主义复兴和繁荣?

他认为,美帝国的衰落并不意味着美利坚合众国的衰落,“从帝国控制和维持的负担中解脱出来……可能会导致美利坚合众国的繁荣”。他在广播和电视节目《现在的民主》中详细阐述了他爱美利坚合众国并恨美帝国。他补充说,许多美国人感谢他在这次演讲中的发言,因为这有助于他们解决对国家的热爱与对外交政策的不满之间的矛盾。

冠状病毒如何影响儿童和婴儿?

如果您未满50岁,并且没有既存疾病,则死亡率将低于0.2%。 10岁以下的孩子似乎容忍或根本就不会感染,原因可能是,其他形式的冠状病毒在儿童中也很常见。 大约三分之一已知的冠状病毒已经感染儿童,儿童可能正在感染其他冠状病毒,并产生了抗体,体内可能已经有了一种保护措施。所以,你不需要担心你家的小孩。
危险随着年龄增长 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提供的数字,2月份报告的72,000多例冠状病毒病例中,几乎90%发生在30至79岁之间。

仅有8.1%的冠状病毒病例是青少年,而0.9%的9岁以下。同样,世界卫生组织驻中国代表团发现,截至2月20日,报告的病例中不到80%是30至69岁的人群。

被病毒感染的儿童通常也有较轻的症状-或根本没有症状-年轻患者的死亡率远低于中年和老年人口。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说,来自中国的报道表明,确诊为COVID-19的儿童“可能会出现轻度症状,尽管已经报道了严重的并发症(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败血性休克),但似乎并不常见。”孩子们通常会出现类似感冒的症状,例如发烧,流鼻涕和咳嗽。与所有呼吸道疾病一样,某些儿童群体的严重感染风险可能会增加,包括那些具有潜在健康状况(例如哮喘或免疫系统受损)的儿童。

“随着年龄的增长,死亡率上升。”美国西北大学芬伯格医学院全球健康研究所执行主任罗伯特·墨菲博士说。在全球范围内,“最高(死亡率)比率是80岁以上的人群。从10岁到40岁,大约占0.2%,”他说。

此外,墨菲说,人本来的内在疾病越多,例如心血管疾病,肺病和糖尿病(医学上称为合并症),死亡率越高。 “这就是为什么当这个病毒进入养老院时,就像最近在华盛顿州所做的那样,那真是一场灾难。”
为什么孩子的风险较低?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和疫苗学名誉临床教授John Swartzberg博士指出:“初步的流行病学数据表明,儿童似乎不像成年人那样生病,但我想强调一下,这是来自中国的非常初步的数据。”

但是,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报告说,这与过去的冠状病毒暴发(例如严重的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或SARS-CoV、和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或MERS-CoV)的数据一致,在那些疫情爆发中,儿童感染的例子“相对不常见”。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仍然是个谜。 “没人知道为什么,”墨菲说。 “与青少年相比,这似乎并没有对他们产生重大影响。”不过,斯沃茨伯格…

冠状病毒疾病-19(COVID-19)被世界卫生组织确认为大瘟疫

冠状病毒疾病-19(COVID-19)被世界卫生组织确认为大瘟疫

世卫组织负责人谭德赛(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说,过去两周,中国境外病例增加了13倍。

他说,他对这种病毒“无所作为”表示“深切关注”。

大瘟疫或者大流行病(Pandemic)是一种疾病,同时在世界多个国家蔓延。而流行病(Epidemic)只是在一个国家或地区地区流行。当某一疾病的观察值超过一定地预估值,就称为流行病或者大流行病即瘟疫。流行病不一定是传染病。但是瘟疫一定是传染病,最主要的区别在于该种疾病地传染速度,流行病也可能由水土引起,比如一些有害的化学物质。

谭德赛博士说,将疫情称为大流行病并不意味着世界卫生组织正在改变有关国家应采取的行动的建议。

他呼吁各国政府采取“紧急而激进的行动”,改变疫情的发展方向。

他说:“几个国家已经证明这种病毒可以被抑制和控制。”

“现在许多正在处理大型集群或社区传播的国家所面临的挑战不是他们是否能做同样的事,而是他们是否会做。”

他说:“我们在一起致力于冷静地做正确的事,保护世界公民。这是可行的。”

此前,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警告说,德国多达70%的人口(约5800万人)可能感染冠状病毒。她说,由于没有已知的治疗方法,重点将放在减缓病毒的传播上。她说:“这与赢得时间有关。”一些德国病毒学家对这个数字很高表示怀疑。前联邦政府疾病控制顾问亚历山大·库库莱(AlexanderKekulé)教授对德国媒体说,他看到最坏的情况是4万例。科赫传染病研究所说,德国确诊病例的数量已经从1,296例增加到1,567例。

在意大利,确诊病例超过12,000例,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戴(Giuseppe Conte)宣布关闭全国各地的学校,体育馆,博物馆,夜总会和其他场所。周三,意大利卫生官员表示,那里的死亡人数已从631人增加到827人。世卫组织紧急情况负责人迈克尔·赖安(Michael Ryan)说,意大利有近900人患有重症监护病房。

赖安博士说,伊朗的局势“非常严重”,在9000例病例中有354人死亡。世卫组织已向伊朗发送了40,000套测试包,但呼吸机和氧气仍然短缺。他说:“伊朗和意大利现在正在遭受苦难,但我保证其他国家很快就会遇到这种情况。”

法国表示,该国已有48人死亡,比周二增加15人。有2,281例确诊…

武汉发哨人艾芬称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文|龚菁琦
编辑|金石
摄影|尹夕远

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同意采访的短信是3月1日凌晨5点,大约半小时后,3月1日凌晨5点32分,她的同事、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两天后,该院眼科副主任梅仲明过世,他和李文亮是同一科室。

截止2020年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疫情发生以来,这家离华南海鲜市场只几公里的医院成为了武汉市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据媒体报道医院超过200人被感染,其中包括三个副院长和多名职能部门主任,多个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维持。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这家武汉市最大的三甲医院,有医生告诉《人物》,在医院的大群里,几乎没有人说话,只在私下默默悼念、讨论。

悲剧原本有机会避免。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3月2日下午,艾芬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接受了《人物》的专访。她一个人坐在急诊室办公室中,曾经一天接诊超过1500位患者的急诊科此时已恢复了安静,急诊大厅里只躺着一名流浪汉。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采访中,艾芬数次提起「后悔」这个词,她后悔当初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特别是对于过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

冠状肺炎病毒为什么偏爱卫生部长

现在英国卫生部长兼保守党议员纳丁·多里斯(Nadine Dorries)也感染冠状肺炎病毒了,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不久前伊朗卫生副部长也感染了该病毒。

伊朗副卫生部长和几名国会议员冠状病毒测试呈阳性,电视画面很清楚的显示卫生副部长Iraj Harirchi对记者讲话时不停的擦汗,看起来身体非常不适。他否认掩盖了疫情的规模。


冠状病毒不仅仅只对卫生部长比较偏爱,似乎也喜欢往议员和其他政府官员那里靠。意大利是中国、伊朗以外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意大利民主党的领导人尼古拉·辛加雷蒂(Nicola Zingaretti)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该党是全国执政党之一。辛加雷蒂(Zingaretti)是首位确认患有这种疾病的意大利主要政治人物。 另外两位北部地区伦巴第的议员也测试为阳性。

新冠状病毒也毫无例外地闯入了美国国会,现在美国国会中五名议员与新冠肺炎病例接触过而正在进行隔离。

冠状肺炎病毒可能是民主制度的终结者,民选领袖必须与选民亲密接触,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与选民握手、拥抱,不可避免地沾染一些病毒。相反的,专制独裁者,高高在上或者深居简出,远离普通民众,而对病毒的恐惧减少了甚至完全取消了街头政治。对战争、天灾、瘟疫的恐惧往往是专制独裁的催化剂和维系力量。

英国卫生部长感染冠状病毒,测试呈阳性

卫生部长兼保守党议员纳丁·多里斯(Nadine Dorries)说,她已被诊断出患有冠状病毒。

Dorries女士是首位测试呈阳性的国会议员,她说她在发现后采取了所有建议的预防措施,并在家中自我隔离。

在英国共有382例病例中,有第六人死于该病毒。

最晚死的人是80年代初期患有基本健康状况的男人。

同时,全科医生警告说,随着冠状病毒病例数的增加,诊所的常规约诊可能不得不停止。

英国医学协会表示,可能必须停止对长期健康状况的例行监测,以使全科医生能够“专注于病情最严重的患者”。

自2005年以来一直担任国会议员的多里斯女士在一份声明中说:“我可以确认我的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

她补充说:“英国公共卫生部已开始进行详细的联系追踪,该部门和我的议会办公室正在密切关注他们的建议。”

卫生部长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在推特上说,她通过在家自我隔离已经“做了正确的事”,并希望“她能康复”。

他补充说:“我了解人们为什么担心这种疾病。我们将尽一切可能,基于最好的科学来确保人们的安全。”

在冰川中沉睡三万年的古老病毒,苏醒后仍具极强的感染力

最近美国科学家在取自喜马拉雅冰川的冰芯中发现了许多从没有见过的古老病毒。十年前,英国的科学家在西伯利亚冰冻地面下30米处,发现了一类巨型病毒,它被称为西伯氏细小病毒。这种沉睡三万多年的病毒能够重新复活,并且能感染阿米巴细菌。气候变化和工业钻探暴露深层地表可能会释放更多新的病毒,威胁其他物种。目前肺炎疫情感染最严重的国家是中国和意大利,我们是否有理由怀疑,青藏高原和阿尔卑斯山上的冰川融化给中国和意大利带来新冠状肺炎病毒?

在喜马拉雅冰川中沉睡几万年的38种病毒 在过去的15,000年中,位于中国青藏高原西北部的冰川一直保存者一些不寻常的病毒:一系列冷冻病毒,其中许多是现代科学未知的。最近,科学家们观察了西藏冰川的两个冰芯,从而发现了28种前所未见的病毒组。

俄亥俄州立大学和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的一组研究人员在取自西藏冰川的冰芯中发现了许多古代病毒。他们写的论文发表在bioRxiv预印网站上。

早在1992年,一个研究小组就从青藏高原的冰川中收集了冰芯样本-他们计算出的冰龄约为15,000年。一些样品被放入冷藏库中,以便日后研究。然后,在2015年,另一个小组从同一冰川收集了冰芯样本,并将它们放入冷藏库供以后研究。在这项新的工作中,研究人员期望在冰芯中能观察到哪种微生物或病毒。

当两个团队最初收集冰芯样本时,他们无法确保他们使用的设备不会污染所收集的冰芯。这意味着研究人员必须付出特别的努力才能清除最初提取过程中发生的任何污染物,并确保他们自己没有引入任何污染物。

在这种情况下,分别于1992年和2015年采集了青藏高原古利亚冰盖的两个冰芯样品。但是,当时并没有采取任何特殊措施来避免在钻芯、处理冰芯、运输过程中的微生​​物污染。

换句话说,这些冰芯的外部被污染了,但是内部仍然是原始的。为了进入芯子的内部,研究人员在一个寒冷的房间里设置了实验室-温度设定为华氏23度(零下5摄氏度),然后使用消过毒的带锯切掉0.2英寸(0.5厘米)的外层冰。然后,研究人员用乙醇清洗了冰芯,以融化另外0.2英寸的冰。最后,他们用无菌水冲洗了下一个0.2英寸。完成所有这些工作(削去约0.6英寸或1.5厘米的冰)后,研究人员到达了可以研究的未污染层。

实验揭示了冰芯中有33组病毒属(也称为属)。研究人员说,其中有28种科学家从来没有见过的。研究人员指出,他们在两个站点采集的冰芯中发现的病毒彼此…

重磅!武汉早期上报中断,这里有原始记录

一名来自武汉中心医院的医生联系到我,发送了医院早期防疫报告记录,以及武汉市江汉区防疫反应全程。医生表示,该文件也已经向中国青年报等媒体发送,中国青年报报道题目为《武汉早期 疫情上报为何一度中断》,对武汉防疫早期进行了深度刻画。在医生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我决定向社会公众公开文件全部内容。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处置情况说明 说明人:武汉市中心医院公共卫生科
时间:2020年2月8日
处置经过: 2019年12月29日下午2点半左右,后湖院区急诊科医生 彭■致电:科室刚刚接诊了四例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CT 检查发现,肺部都有问题,查血综合判断,都是病毒性肺炎的表 现。我立即致电江汉区疾控中心传防科王文勇电话,报告这一异 常事件,王文勇回复:近段时间该区也接到了其他地方的报告, 送到市里查了各项病原都没有结果,针对我院情况,他向领导汇 报后再给我回复。

随后,我立刻将此事件报告了公卫科科长何小满,何科长请 我密切关注此事,组织院内专家会诊,同时告知院感办做好消毒 隔离。我将此意见转告彭■医生,请其报告医务处组织院内专家 会诊,同时致电院感办李■,告知该情况,请他汇报院感科长, 指导院感相关工作。
当日16时左右,我接到何小满科长电话,告知呼吸内科专 家到急诊科会诊后,发现呼吸内科也有几例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 病例,病例增至7例。16时30分:我再次致电辖区疾控中心王 文勇科长,王科长表示他们正在邻近医院流调,让我们等通知。 16时40分左右:何小满科长致电我,告知已经联系了市疾控中心应急办主任金小毛,市、区疾控随后会来后湖院区采样。当晚 20时左右,区疾控中心和市应急办抵达我院后湖院区,对7例 病人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和采样,并于当晚连夜送市疾控中心采 样。

12月31日,我电话询问江汉区疾控中心副主任张艳采样结 果,张艳主任告知需等通知。

1月3日,我致电江汉区疾控中心王文勇科长,询问前期电 话报告的7例病毒性胂炎,是否应该报告传染病报告卡。王科长 回复,对于此类特殊传染病,等上级通知后再上报,具体上报病 种等通知。

1月4日,我们收到了市卫健委下发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 炎指导手册,指导上册上面显示,对于疑似病例,院内需12小 时内组织专家会诊,会诊不能排除时应立即上报传染病报告卡。

1月5日,辖区卫健委组织开会,传达市级指导手册的精神。 辖区意见:疑似病例,院里组织专家会诊…

Something Happening In China 中国似乎正在发生什么事!

天津战机坠毁,上海宝钢锅炉爆炸,福建泉州旅馆倒塌,萧山机场封锁,多个航线停飞,军事政变的谣言四起,接连发生的分散事件,如果把这些点连成一线,在中美贸易战后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大背景下,感觉中国似乎正在发生什么事。但国内新闻封锁的铁桶一样,到底内幕如何?到底要发生什么?

亚热带喷射气流和蝗灾的形成

最近4000亿只沙漠蝗虫从非洲浩浩荡荡的到了巴基斯坦和印度,并且直逼中国边境的消息引起国人的恐慌,还有消息说中国已经派遣“鸭军”去巴基斯坦引战蝗虫。当然还有人说这是假消息,这些蝗虫已经突然之间消失了。阴谋论者更加神秘兮兮的说,某些上市公司故意放出来炒作题材。
不管怎样,蝗灾是实实在在的,过去有,将来也肯定会再有。被动迎战蝗虫,还不如预测蝗灾的形成。如果我们能跟天气预报一样预测蝗灾,我们就能提早做好应对的准备。事实上,蝗灾的形成跟天气确实有极大的关系,而且跟环绕地球的神秘喷射气流有关。日本人在二战时发现喷射气流,并且利用喷射气流作为气球炸弹的动力,将炸弹从日本投到美国本土。二战以后,所有的航班都利用喷射气流设计航线。

这篇论文讨论了大面积降雨和汇聚风跟蝗灾形成的关系。亚热带喷射气流相当告诉公路,在一些地方形成气旋和反气旋,相当于高速的出口和入口。喷射气流的出口给原本干旱的沙漠地区带来大面积降雨,从而引起蝗虫大量繁殖。这种喷射气流引起的气旋和反气旋同时还影响该地区的风向,汇聚风可能把大量蝗虫聚集起来成为蝗灾,或者帮助蝗虫迁移。

这篇文章发表于1979年,卫星和电脑计算能力都还比较落后。现在应该能够很准确的跟踪亚热带喷射气流的路线,以及给沙漠蝗虫生活区带来的气候,尤其是风向和降雨情况。文章中的两个案例,一个是1968年4月在阿拉伯喷射气流最大出口左下方的阿拉伯西北部普遍暴雨的例子,这些降雨促进了1968年春季蝗虫大量的繁殖,并帮助引发了1968年8月份的蝗灾高潮。第二个案例是,1948年10月和1966年11月,阿拉伯南部的降雨(图2)有助于蝗灾的爆发。这些天气预报能够将蝗灾的出现时间至少准确到月份。随着气象学的发展,特别是通过使用数值模型,可能会更多地关注多雨干扰的性质,从而预测何时何地繁殖蝗虫,从而精确的预报蝗灾。

下面是这篇论文的谷歌翻译,稍微做了一些修改。语句不是很通顺,不过基本能读懂。英文功底扎实的同学可以阅读原文

沙漠蝗灾肆虐期间的天气 By D. E. Pedgley 海外害虫研究中心,伦敦W8 5英国 1979年 造成蝗灾高潮的大量蝗虫来自于在原本干旱的地区大面积降雨之后的繁殖。本文讨论了降雨的原因。蝗虫在空降时或降落在饲料不足或产卵的地方后,都会被风拥挤成群。这涉及拥挤时的风力系统。

1.简介
蝗灾高潮可以定义为一群蝗虫世代相传的逐步增长。蝗虫数量如…

英国可能关闭学校,他们封城的决策是如何做出并落实的

英国人希望关闭学校或者采取类似于武汉封城的政策,只能向议会提出请愿。前天有人在议会网站开启签名,要求关闭学校,如果签名人数达到十万,议会要对此进行辩论。不到两天,签名人数已经超过了12万。

在题为《为应对COVID-19疫情在适当的时间关闭学校/学院》的请愿签名中,发起人说:

我们希望政府除了采取必要的措施以防止进一步蔓延之外,至少考虑在未来几周或尽快关闭学校/学院。
由于上学的父母和学生越来越担心,我们希望政府或议会采取这一行动。 除了对冠状病毒的恐惧日益增加外,集中注意力或集中注意力的能力也受到影响。 我们认为,世界各地的政府和卫生官员更加“被动应对”而不是“主动”采取应对措施。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将导致更多的传播。 我们希望能尽快达成决议。

因为这个签名已经超过了法定人数,下个星期议会有可能对此进行辩论。

有国人认为,这种模式,提高决策正确性,但是如果突发公共事件,反应太慢,比如武汉那样的事,迟一天,传染人数就几何级数提高;还比如08年金融危机,美国政府想救市,需要议会讨论,雷曼就在这种讨论中破产。

其实,突发事件也有应对办法,英国内阁有个眼镜蛇会议,随时召集会议,做出的任何决定都有法律效力。美国,总统随时可以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也可以在任何时候对外宣战。如果一个事件没有上升到这个层次,说明该事件对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影响远没有达到应该采取紧急状态的地步。

习近平上台以来,主张“讲好中国的故事”,为专制体制唱赞歌,企图在理论上给“中国模式”寻找依据。但是,现代社会太复杂,西方民主体制虽然漏洞百出,还是比较完善的,能够应对千变万化,错综复杂的多元社会,出错率低,纠错能力高。

亚热带喷射气流、北纬40°、和武汉肺炎病毒疫情的传播

有人注意到,武汉肺炎病毒传播基本上沿着北纬40°的区域。疫情最严重的中心点分布在亚洲的武汉、日本、韩国;欧洲的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美国的西雅图和纽约。1918年度额西班牙流感也是沿着形同的神秘路线。

日本人在1920年发现地球上两条喷射气流,就是极峰气流和副热带喷射气流,副热带喷射气流就是大约沿着北纬30-60°绕地球流转,并且追随太阳照射点移动。喷射气流对地面气候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尤其是风向。日本人曾利用喷射气流向美国投放炸弹,现在世界上的航线大都沿着副热带喷射气流飞行,利用气流的动力可以大幅缩短飞行时间。

流感传播跟副热带喷射气流和全球航线有着密切的关系。

西班牙流感发生在1918年,一百年以后,再一次发生全球大瘟疫。我们是否可以根据这个预测100年以后的2120年是否会发生类似的疫情?

是否有一种模型,考虑天文、地理、社会行为模式、病毒基因等参数,对大流感做出天气预报一样的精准预测?下面是一篇1998年发表在《芝加哥论坛报》上的文章,报道了一个利用超级计算机构建流感预测模型,计算模拟全球流感大流行,并试图预测其进程。


《追踪大流感的喷射气流》,Vincent J. Schodolski,《芝加哥论坛报》撰稿人

想象一下,将来某个秋天的上午11点之后,从香港出发的一架飞机正降落在洛杉矶国际机场。

几分钟后,数百名乘客从747飞机上下来,直奔美国第二大人口城市,或者他们换飞机飞往该国其他地区或拉丁美洲和欧洲。

现在想象一下,在13个小时前登机的人中有几人在离开香港之前曾接触过流感病毒,这种病毒株与近年来流行的其他流感病毒有很大不同。

数小时之内,一种潜在的致命病毒可能会传播到全球的每个角落,而卫生专家们将经历他们最可怕的噩梦:一场流感大流行,可能导致数千万人死亡。

抵御病毒的主要武器是快速信息:感染将传播多快?世界上哪些地区将受到最严重的影响?需要哪种疫苗?哪一组人最容易受到威胁?

为了给那些将要应对这种灾难的人们提供战斗机会,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和亚特兰大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科学家们正在使用超级计算机来模拟流感大流行,并试图预测其进程。

当新一代计算能力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内在洛斯阿拉莫斯上线时,他们希望构建的模型将比实时运行得更快,并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公共卫生专家提供了超越疾病进程的机会。

该项目不仅仅是一项理论练习。 CDC生物统计学家从事建模…

据传,这是任志强的文章,批评政府应对武汉肺炎疫情的错误政策

2月18日落笔了“记忆与反思”,本想就此罢手了,尤其是不愿再碰触2月19日的伤疤。
四年前的2月19日,我在转发“央视姓党”的微博照片时,加上了“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一段评论,于是引发了“十日文革“式的全网大批判和留党察看一年的党的组织纪律的处分!因此,每年的2月19日我都坚决的放下手中的笔,以守护曾经的这一天。
但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人民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几天之后媒体上、网络上疯传着2月23日中央召开全国上下约17万人参加的大会,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参加人数最多的中央大会。且远胜于当年七千人的庐山会议的规模,有着比七千人大会更重要的现实意义,也被称为是一次伟大的会议。
网上许多人在用各种方式吹嘘和吹捧这次大会的伟大意义,并且格外的强调这次会议中最重要的党的主席的长篇讲话,是一个鼓舞人心、英明正确的战略部署,为世界指明了防治疫情的方向,号召用举国体制的力量,应对大考,战胜疫情,并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胜利。“体现了”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都在为伟大领袖的讲话而欢呼雀跃,似乎中国又进入了那个曾经伟大的大跃进时代,又进入了四处红旗飘舞,高举红宝书,三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更有许多人在从各个角度解释自己从2月23日讲话中发现的精华,以为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讲话分为一、二、三、四和最后,我也来个一、二、三、四和最后吧!
    一、 第一部分是“关于前一段疫情防治工作” 这里讲的是表彰自己的伟大成绩,包括1月7日的批示。“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要有正确的战略策略,要靠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举国体制的医疗物资和生活用品的保供和维护社会稳定、防止社会失序,以…

《推背图》那一象预言朱元璋?

朱元璋出身贫农,曾出家,原名重八,参军后改名元璋,所以说“乖张”,有的版本“分张”。“分、乖”拆字法指代“八”字的撇和捺,“张”谐音假借为“璋”。

“颠、鼎、主”会意,让人联想到“头、元、首”,指元代。“九州”指中国或者中原。蒙元入主中原十帝八十年,所以有的版本作“大树八十枝”,“世道”作“十道”。虽然,正史中元代共有十一帝,也不止八十年,但是元末明初的文人,可能一直不太承认元朝统治,往往掐头去尾,以南宋最后灭亡(1279年)和朱元璋占领应天府(1356年)计算共77年,或者定都南京称帝(1368年)共89年。

有学者认为大明的国号出于明教,名教在唐朝时从波斯传到中国,宣传“弥勒降生,明王下世”,朱元璋手下有部分的明教徒;同时元末白莲教用“弥勒佛下生”号召民众起义,两者有偶合,所以说,“却緣天使作顛狂”。

“共滅”指代洪武,有的版本作“十道兵戈共滅亡”,朱元璋称帝,年号“洪武”,元朝十帝被“洪武”取代,很明显“戈共”即“洪武”两字的偏旁倒过来。

有人把这一象解读为姚广孝和尚,他辅佐朱棣夺取皇位。朱元璋孙子建文帝离奇失踪,朱棣当了皇帝。兴了一个皇帝,灭了一个皇帝。这个解释很接近本意,也未尝不可。

估计元末明初的文人很鄙视乞丐和尚出身的朱元璋,所以使用了酸溜溜的语言。这在《金批本》中用二十七象取代。这一象用更加文雅的、褒义的语言,取代原来味同嚼蜡,字谜式的谶诗。“惟日與月”、“其色曰赤”、“談空說偈有真王”,日月包含了明朝国号,色赤指代朱元璋的姓,谈空说偈指朱元璋和尚出身。言语蕴含了赞美而不像旧版的鄙夷。


第七象
C版:此人不久就乖張,却緣天使作顛狂,九州鼎佛愁無主,世道興王共滅王。
◎一僧人披袈裟行至枯樹下。(李世瑜收藏版)

第八象
A版:此人不久又分張,却緣天使作顛狂,九州鼎沸愁無主,十道興王共滅亾。
◎大樹八十枝,有一僧匿身。

第 6 圖 此人不久又分張,都緣天使作鎮狂,九州鼎沸愁無主,十道兵戈共滅亡。(荷蘭萊頓大學漢學研究院圖書館高延珍藏本)

第33图:一僧人披袈裟行枯樹中
此人不久就乖張,卻緣天使作顛狂,九州鼎沸愁無主,世道興亡共滅王。 (台湾中研院史语所傅斯年图书馆藏本)

第二七象 庚寅 震上坤下 豫

推背圖第27象
讖曰:
   惟日與月 下民之極
   應運而興 其色曰赤
頌曰:
   枝枝葉葉現金光 晃晃朗朗照四方
   江東岸上光明起 談空說偈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