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20的博文

据传这是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的信

我不想为哥哥辩解,只想让你们理解管理这么大一个国家多么不容易。他夙夜在公日夜操劳,没有任何私心私利,包括最受诟病的更改国家主席任期制,都不是为了个人考虑,只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 以前搞九龙治水,结果政令不出中南海,现在他吸取教训,集中领导多了一些,又有什么不对,国美哪一任总统不是一个人你说了算?有什么政治局约束总统吗? 哥哥曾经私下说过,当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必须先大左才能再大右,因为大左才能在党内立足,立足了才能启动彻底的政治改革,早期的胡与赵都是不懂这个道理才半途而废的。他在复杂的党内斗争中上任,每一步路都不能走错,否则必万劫不复。 有些惹起公议的事情,并不是他的旨意,完全是下面有人高级黑故意让他难堪,目前对政法口几个人的处理,正是对这些杂碎的大清算,这还只是开场好戏还在后头。 我一直跟朋友们讲,我们是习仲勋的儿子,是中共最大的开明派之一的后代,我们不会辜负父亲的教诲。哥哥的历史定位,不光靠以前他所做的,更要靠以后他将要做的,风物长宜放眼量。 这次疫情重创了经济,但会是政改启动的机会,以后新闻舆论开放,市县普选,司法半独立,都会陆续展开。目前他最头疼的事并不是国内,而是西方群起围攻中国。武汉病毒所泄露病毒的事情,不但制造了公共卫生危机,也制造了充满风险的外交环境。无论如何,他会驾驭好中国这艘大船,当好这个舵手,对此我深信不疑。
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是习仲勋与齐心的次子。现任国际节能环保协会会长。
重磅信息

国内友人提供习远平的信
灯爷无法辨别此信的真伪
公布供大家参考 pic.twitter.com/iBaCbzyfC9— 老灯 (@laodeng89) April 30, 2020
必须先大左才能再大右:也就是企图采取不正义的手段达到正义的目的,怎么可能?
国美哪一任总统不是一个人你说了算?有什么政治局约束总统吗?这句话似乎对美国的制度也太无知了。
对这些杂碎的大清算:杂碎这个词有点那个。用党内大清洗,代替司法,很难达到公平和公正,最后得罪人太多,批斗者成了被批斗的,整人者被整,共产党的历史已经反复的证明了这一点。
司法半独立:为什么是一半独立,怎么计算这个一半?
武汉病毒所泄露病毒的事情:如果这封信是伪托的话,其目的可能就在这一句话里。

英国医生警告说,某些从中国进口的呼吸机可能会导致病人死亡

根据NBC新闻报道,英国医生警告说,某些中国呼吸机如果在医院使用可能会导致死亡
英国医生在一封信中说,“我们相信,如果使用,可能会对患者造成重大伤害,包括死亡。”
NBC新闻看到的一封信显示,英国的高级医生警告说,如果英国从中国购买的250台呼吸机在医院使用,可能会造成“重大的患者伤害,包括死亡”。
医生说,这些机器的氧气供应有问题,无法正确清洁,设计不熟悉,使用说明书令人困惑,是为救护车而非医院使用而制造的。
医生说,至关重要的是,这完全是错误的机器类型:这些呼吸机是为救护车内部而不是在医院病床旁使用而设计的。他们必须从医院的推车上为设备临时搭建临时支架。
4月4日,内阁部长宣布,他们从中国购买了300台呼吸机,这些呼吸机在英格兰的一个军事基地被派送到各大医院。
总理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政府高级成员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在当天的简报中说:“我要感谢中国政府为确保这种能力所提供的支持。”
但是九天后,一群高级医生和医疗管理人员发出了严重警告,告知他们已经收到了250台呼吸机,这是中国主要的呼吸机制造商之一的北京谊安医疗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Shangrila 510型。
NBC新闻看到在4月13日的一封信中写道:“我们相信,如果使用,可能会对患者造成重大伤害,包括死亡。” “我们期待这些呼吸机的撤回和更换,使其能够更好地为我们的患者提供重症监护呼吸。”
医生说,呼吸机的氧气供应“可变且不可靠”,其制造质量属于“基本”级别。它的织物外壳无法正确清洗-在与高度传染性病毒作斗争时必不可少-并带有“非欧盟(Non-EU)”字样的氧气连接软管。
除了对呼吸机的质量存在严重担忧外,他们还表示不安全的部分原因是这些设备对英国医生不熟悉,并且不适合在当前危机中使用。
在反复发送电子邮件和电话后,NBC新闻联系了在挂断电话之前的国际销售经理,当被问及该公司是否了解其产品所存在的问题时,他说“我不知道”,然后挂断电话。
该公司尚未回答有关此型号呼吸机的详细问题,也未答复其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出口情况。

两会召开时间5月21日是“我爱一尊"的谐音吗?

根据新华网,两会召开的时间已经确定,政协在5月21日召开,人大5月22日。
5月20日是一直来是“我爱你”的谐音,这一天微信网友在情人之间转红包,红包的数额往往是1314(一生一世)或者520(我爱你)。
“两会”是自1990年代才开始逐渐出现的名词。全国两会在3月召开的惯例,则始于1985年。由于冠状病毒疫情,今年的两会召开时间被推迟。
许多地方两会,因为疫情的关系,代表取消握手而改用作揖。那个场面看起来有点像古代百官上朝,非常滑稽。不知道全国人大是否也会采用这种猴戏。
一位协和医院的医生主张,代表们提前14天进京,自我隔离,以防万一扩散冠状病毒。

人工智能現在可以編寫驚人的內容--這對人類意味著什麼?

如果您相信可以使用人工智能(AI)自動地任完成何事情,那麼,當您知道有很多著名的媒體,包括《紐約時報》,美聯社,路透社,《華盛頓郵報》和雅虎體育已經使用AI生成內容的時候,您可能就一點不會感到驚訝。例如,新聞協會(Press Association)現在可以使用AI每月製作30,000篇本地新聞報導。您可能會認為這些故事是公式化的,時間,地點,人物,事件,起因,經過,結果等等。您是對的,其中有些肯定是公式化的。但是,如今,AI編寫的內容已從公式化寫作擴展到了詩歌和小說等更具創意的寫作事業。 AI如何編寫內容? 自動根據數據創建書面敘述的軟件過程稱為自然語言生成(NLG)。它已經滿足了我們世界中各種內容生成需求,包括商業智能儀表板,商業數據報告,個性化電子郵件,應用內消息傳遞通信,客戶財務組合更新等。
NLG的第一步是定義所需的內容格式。從社交媒體帖子到財務報告再到詩歌,每種內容類型都有獨特的寫作風格和結構。敘述設計(也稱為模板或敘述類型)由最終用戶,或者NLG解決方案或軟件提供商構建。 目前,NLG可用的一些工具包括敘事科學的鵝毛筆(Quill, Narrative Science),亞馬遜的Polly,Automated Insights的Wordsmith和Google的“文字轉語音”(ext-to-Speech)工具。有一些組織則創建了自己的內部工具,例如華盛頓郵報的Heliograf。
與任何人工智能解決方案一樣,所有權和對數據的訪問至關重要。對於NLG,結構化數據將輸入到軟件中,並通過敘述設計中的“條件邏輯”進行處理。目的是使輸出的每一段內容聽起來像真人寫作的那樣。
為什麼一些組織機構在自然語言生成方面進行投資?與其他AI的應用一樣,自然語言生成使一些機構能夠比人類更有效地處理大型數據集。實施了NLG解決方案的組織機構可以在很短的時間裡編寫大量的敘述,而這使用人工編寫的話,每個人花大量的時間。
此外,NLG可以實現複雜的個性化設置。這可以為客戶帶來優質的服務和整體體驗效果。如果您的公司有工作場所儲蓄計劃,每個季度會收到的401K投資組合摘要。這些可能是由NLG生成的,但是具有高度的個性化,可以直接與您交流並使用您的獨特信息集。
對於不是數據專家的人來說,自然語言處理還可以使數據更全面,更容易理解。雖然圖表很吸引人,但對於某些人(尤其是那些不習慣分析數據的人)來說,從…

華社文摘:传俄羅斯特工將刺殺布拉格市長

传俄羅斯特工將刺殺布拉格市長根據BBC報導,俄羅斯特工已經攜帶生化武器毒劑蓖麻毒素(ricin)進入布拉格,要刺殺布拉格市長賀瑞普(Zdenek Hrib)。週一(4月27日)布拉格市長表示他已經得到警方的保護,但是他沒有重複媒體說他成為俄羅斯的刺殺目標的說法。 賀瑞普畢業於布拉格查理大學,2005年曾在台灣留學。 2018年他以自由主義政黨捷克海盜黨為競選平台贏得了布拉克市政選舉當選為市長。 贺瑞普当选市长后对布拉格和北京姐妹城市条款中关于坚持“一个中国”条款提出质疑。今年1月贺瑞普与台北市长柯文哲在布拉格签署协定,宣佈布拉格与台北市结为姐妹城市。 布拉格這位38歲的市長因為一直高調指責中國壓制政治異見者和少數民族招致北京不滿。 3月10日他在布拉格市政廳升起流亡西藏旗幟,紀念1959年西藏人的反抗。 上月底他對彭博社表達了對中國向歐洲發出抗疫援助的懷疑態度。他說中國的援助不是人道主義捐贈,也不是援助,從中國角度看,那就是做生意。
已故捷克參議院長柯佳洛訪台前夕猝死,曾受到恐嚇另據《联合新闻网》,已故捷克參議院長柯佳洛(Jaroslav Kubera)訪台前夕猝死,女儿和遗孀控訴的「密室恐嚇信」,怀疑中國大使逼死他。2019年的雙十國慶酒宴中,受中華民國駐捷克代表處邀請的柯佳洛,席間公開承諾將於2020年總統大選後「訪問台灣」。 柯佳洛原本2月計畫訪問台灣,不料出發前夕卻因心臟病突於1月20日猝逝。本周一,柯佳洛的遺孀與女兒卻專訪中,公開指控捷克總統府與中國駐捷克大使館,在柯佳洛死前不斷威脅恐嚇「施壓他取消訪台」 「捷克總統和中國大使不讓他訪問台灣...然後他就死掉了。」柯佳洛的遺孀與女兒周一在國家電視《捷克電視台》的專訪中说。捷克總統府與中國駐捷克大使館,在柯佳洛死前不斷威脅恐嚇「施壓他取消訪台」。夫人表示,在柯佳洛死前3天曾受中國大使的新年餐會邀請,與中方代表進行了一次「很不愉快的密室會談」。之後在清點遺物時,家人又發現柯佳洛的手提箱裡,各有一封來自捷克總統府與中國大使館的「威脅信」,之中不僅再三嚇阻柯佳洛訪台,更涉嫌牽扯「柯佳洛家人的安危」。 中國駐捷克大使張建敏和捷克政府——特別是總統齊曼本人威脅柯佳洛必須取消行程,「否則捷克與中國的雙邊投資,將遭到最大程度的報復!」 2020年1月11日蔡英文總統連任後,當一切正進入攤牌高峰時,72歲的柯佳洛卻突發心肌梗塞、於1月20日…

有沒有可能外星人投放了冠狀病毒?

五角大樓星期一正式發布了三個由海軍飛行員拍攝的關於“不明航空現象”的視頻。
五角大樓發言人說:“國防部已授權發布三部未分類的海軍錄像帶,其中一部於2004年11月拍攝,另兩部於2015年1月拍攝,在2007年和2017年未經授權洩漏後已在公共領域流行。”蘇·高夫在一份聲明中說。
如果五角大樓公開的視頻真的是外星人的太空飛船,那麼外星人確實已經到過地球,你就不能排除外星人已經離開,那麼你就有理由懷疑冠狀病毒可能是外星人投放的,目的是看看地球人如何應對這樣大規模的瘟疫。
不過,更有可能的是這三個視頻根本就沒有甚麼,可能是艾隆馬斯克回收的火箭或者美國航天局的一些沒有公開的航天試驗。
比如說,比利時3月份有87篇關於外星人不明飛行物UFO或者太空船的報導,其中大多數是在講荷蘭語的法蘭德斯,而今年前三個月有188篇。
從3月28日到4月1日,法蘭德斯地區有50多名比利時人報告了從西向東飛行的一排移動發光體.
比利時UFO報告中心協調員弗雷德里克·德拉埃(Frederick Delaere)表示,比利時採取封城隔離措施來對抗冠狀病毒很可能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他說:“我們懷疑過去幾天的晴朗天氣和Covid-19措施天空能見度大大提高,於是好多人很容易看到天上快速飛行的人造衛星。”
冠狀病毒和技術大亨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是比利時飛碟發現數量創紀錄的罪魁禍首。

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决定将中资参股的金矿收归国有

2020年4月24日,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马拉佩(James Marape)发表声明,拒绝波格拉金矿关于将采矿证延期20年的申请。
由巴里克黄金公司(Barrick Gold)和总部位于中国的紫金矿业共同出资的巴里克(Barrick Niugini)拥有波格拉金矿(Porgera Mining)的95%的股份。
剩余的5%的股份由恩加(Enga)省政府(2.5%)和波格拉土地所有者(2.5%)组成的财团恩加矿业(Mineral Enga)拥有。
紫金矿业集团公司于2015年8月31日投资2.98亿美元,收购了巴理克公司(加拿大籍)50%的股份,从而间接持有该金矿47.5%的权益,并参与对矿山的经营管理。
该矿拥有超过3,000名员工,2017年生产了超过2000万盎司的黄金。
紫金矿业表示,其于2015年出资2.98亿美元(1亿美元为股权,1.98亿美元为债权)收购BNL50%的权益,每年按权益归属公司的黄金产量约为8吨。截至目前,已收回该项目的全部投资成本。
2019年度,紫金矿业生产黄金约301吨,矿山产金约40.8吨,冶炼加工金约260吨。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从产量上看,紫金矿业矿山产金量占比很低,但是矿山产金却贡献了毛利的大头。2019年度,紫金矿业的矿山产金毛利率为41.82%,冶炼加工金的毛利率仅为0.55%。

被折腾到要哭的牙仙

儿子今天掉了第九颗牙,老娘不但要赔上金子,还要赔上一张自画像。
晚上睡觉前,鹏鹏没有忘记向我要那个中午掉的牙,并要放到枕下等夜里仙女来取走。
我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去找那不知放到哪里的牙。
这牙是万万不能丢的。第七颗牙被我弄丢时,我就差把地毯揭开来找了。总之那第七颗牙还是丢了,我到现在仍耿耿于怀。
约翰小时老娘跟他玩儿的游戏,他自然而然地传给了儿子。打从鹏鹏掉的第一颗牙起,我们就把它们包起来,在他睡前放到他的枕下。等他睡着后,我们又悄悄地将牙取走,同时放一镑钱在那里。
有一次睡前我忘了这事,鹏早晨起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掀开枕头。一看牙还在那里,咧嘴就哭。我赶紧安慰他说仙女还在路上。让他躺下闭上眼睛等一会。叮嘱他千万别睁眼,不然吓跑仙女,就再也不会来了。说话的同时将牙悄悄取走。他乖乖地闭着眼睛等。过一会儿,我回来问他仙女来了没有,同时又悄悄地将一镑钱放在他枕下。总算把他糊弄过去了。
可这一次,居然牙都找不到了。
我悄悄地打开牙盒,想从那里找一个应付一下。没想到还被鹏发现了, 怪我没放到枕下就放到盒里。还好,他没有想到是我把牙弄丢了。
他在枕下留一条子,要来取牙的仙女留一张自画像。
记得上次他要人家留下姓名,这次居然要画像,还留一只笔别在字条上,真是欲望越来越高了。
我楼上楼下地折腾,终于在书房的笔筒座上找到了那颗牙。于是将旧的换了回来。
不知道鹏鹏心中的仙女是个什么样子。他平常喜欢的都是僵尸一类的妖魔鬼怪。我是绝不能留下这样一副面孔的。想了想,就照自己的一张照片画了一幅。
千万别见笑,画画我是千真万确地没学过,画得不怎么样也不奇怪,能把这差事应付过去就知足了。 (露)


美國超市在本周末可能會出現肉類短缺

根據ABC新聞報導,在工廠關閉期間,超市可能會在本週末結束時出現肉類短缺,情況可能會跟疫情開始時由於恐慌搶購出現衛生紙短缺一樣。
專家稱,到週五,消費者可能會開始在超市的肉類櫃檯看到短缺。
牛肉,雞肉和豬肉可能很快就會像衛生紙一樣稀缺,因為在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暫時關閉了許多肉類加工廠,業內專家警告說。
芝加哥Archer Financial Services的商品經紀人/牲畜分析師Dennis Smith說:“我們已经连续三週減少屠宰和減產了。” “我的猜測是大約一周後,也許是5月1日左右,零售肉類櫃檯將開始出現短缺。” 史密斯說,肉類總產量下降了25%,“下降幅度很大”。
農業部上週報導,由於冷凍豬肉的數量上個月下降了4%,至6.21億磅,現在可能是開始節省培根的時候了。
史密斯說:“短缺的原因是由於包裝廠的勞動問題導致產量下降。” “一些工廠已經關閉以進行深層清潔,並且將保持關閉狀態,直到員工從病毒中恢復過來。其他工廠正在實施安全程序,這實際上會降低工廠的處理速度。”
一個很好的例子:南達科他州蘇福爾斯市的史密斯菲爾德食品廠(該州現已成為美國最大的冠狀病毒熱點地區)在兩名工人死亡,另有783人對該病毒呈陽性反應後關閉。
目前,有足夠的肉來滿足美國的食慾。實際上,根據農業部的數據,倉庫冰櫃中的5.02億磅牛肉比上個月增加了2%,而雞肉的存儲量略有下降,至約9.21億磅。
專家說,但是這種大流行已經堵塞了向雜貨店運送更多肉類的渠道。
芝加哥國際期貨公司的高級商品分析師特里·賴利(Terry Reilly)說:“在美國的某些地區可能(肉類)短缺。”
賴利(Reilly)指出,上個月在危機爆發初期的芝加哥,由於恐慌的消費者將貨架上的東西倒空而大吃一驚。他說,現在沒有理由擔心肉類短缺。
賴利說:“冰櫃裡有很多冷凍的豬肉和牛肉,所以人們不應該驚慌。” “在聖地亞哥,他們正試圖弄清通常會為遊客提供服務的所有魚類的存放地點。”

Starlink星际互联网服务的客户将需要一个天线才能连接到卫星

SpaceX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透露,连接到他的低成本Starlink星际互联网服务的客户将需要一个看起来像“柱子上的圆形飞碟”的天线才能连接到卫星。 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上发布了用户如何访问他的Starlink互联网服务的推文,他说,客户将“用户终端”插入插座并指向天空,终端或天线看起来像是“细细,扁平,圆形UFO飞碟”。 SpaceX首席执行官Elon Musk透露了有关他备受期待的Starlink合资企业的新细节。 SpaceX的卫星旨在提供低地球轨道的低成本宽带互联网服务,该公司计划在明年将数百甚至数千颗卫星释放到轨道。 据TELSARATI称,Starlink的工作方式类似于卫星电视,客户需要一个物理天线才能获得该服务。 Starlink用户终端将需要指向天空,但随着卫星不断移动,它们的位置将需要改变。
这位技术大亨一直在承诺通过他的卫星向给全球提供互联网服务,让许多人质疑他的梦想是否会真正实现。 在2019年10月,马斯克分享了另一条推文,希望能够消除批评家的希望。 他写道,“通过Starlink卫星在太空中发送这条推文”,然后数小时后,证实“真的发送成功”。 这是轨道卫星第一次被使用,马斯克希望有一天能为整个世界提供高速互联网接入。 10月22日星期二凌晨2点03分,马斯克分享了该推文“通过Starlink卫星通过太空发送此推文”。 几个小时后,他分享了“哇,怎的成功了”-这互联网上引起了疯狂反响。 一些用户对卫星的成功表演感到兴奋,而另一些用户则对马斯克的声明表示怀疑。 该首席执行官于本月初向国际电信联盟提交了文件,要求其再运行30,000颗Starlink卫星,如果获得批准,这将使卫星数量增加到42,000颗。 而在本周,该公司又向轨道发射了60颗卫星,从而增加了它的卫星阵列。
SpaceX将60颗小型卫星送入轨道,以将其Starlink项目增加到总共420颗。 一颗卫星被涂成深色的涂层,用来安抚天文学家。 天文爱好者一再为发光的太空飞行物哀叹,声称发光的太空飞行物干扰了他们对宇宙的观察。 大家希望抗反射测试材料将成为妥协的第一步,既可以使Starlink顺利发展,同时又不干扰地球天文学家的天文观察。
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旨在通过其Starlink卫星将宽带互联网甚至带到地球上最偏远的地方埃隆·马斯克(Elon …

关于金正恩去世和解放军坦克军车开往丹东的的传闻

中文社交媒体上关于金正恩近况和人民解放军坦克开往中朝边境的丹东市的传言,一开始是一些中国医疗队去朝鲜的文字或微信群截图,现在有至少三个军车和坦克开往丹东的视频。
关于这些视频,其实有一个在江苏盐城拍摄。另外两个可能在辽宁。 店面招牌在视频中,万盈华联超市(绿色/左)和孙二超市(蓝色/右)是在万盈镇,这是江苏省盐城市的一个乡镇。根本就不在丹东附近。


这些军队动员的谣言,往往配合有火车停运的通知。
另外两个在公路上运输的装甲车的视频较难核实。其中一个“樱桃树”视频,樱花正在开放,而另一个“裸枝”视频,似乎没有樱花,两者的季节应该不同。“樱桃树”视频的屏幕截图的元数据测试,显示该视频是在“今天”于辽宁省本溪市/本溪市附近拍摄的,丹东在辽宁省。辽宁省与朝鲜接壤。
这些视频的真实性很值得怀疑的。(来源:Min Chao Choy @minchaochoy)
这个文档提供了一些金正恩近况的传闻素材,任何人可以编辑,不需要登陆。

十五種具有抗病毒活性的草藥

流行病不是一個新現象,但是在現代世界中,交通運輸的便利加速了它們的傳播。也許一些中草藥可以幫助放慢病毒擴散的速度。 冠狀病毒SARS-CoV-2引起的COVID-19肺炎疫情於去年12月起源於中國武漢市爆發。包括許多醫務人員在內的數百万人被感染,幾十萬人死亡。由於潛伏期為14天或更長時間,患者可在症狀變得可觀察之前引起多種感染。有效的治療方法尚待開發。 草藥複雜的二次代謝已成為無數藥用化合物的來源,並導致了藥物發現。毫無疑問,植物產品及其類似物已被用作抵禦COVID-19的早期防線。 2月17日,中國國務院宣布磷酸氯喹可用於治療COVID-19患者。磷酸氯喹是一種奎寧的結構類似物,最初是從金雞納樹皮中提取的。這種抗瘧疾藥還具有廣譜抗病毒活性和對免疫系統的調節作用。在中國多個省份的十多家醫院中,對磷酸氯喹的臨床評估表明,它可以緩解大多數患者的症狀並加速病毒血清轉化。
流行病學家鐘南山在2003年發現了SARS冠狀病毒,並為COVID-19爆發的治療提供了建議。他說,磷酸氯喹不是一種肯定有效的治療方法,但其作用值得關注,儘管其藥物作用機理也是如此,還不清楚。但是,奎寧和奎寧衍生物已經使用了200年,從樹皮中提取的時間更長。它們的安全使用和潛在的副作用已得到充分證實。 用來控制COVID-19的草藥中的另一種化合物是甘草酸二銨,一種甘草根的提取物。甘草長期用於治療咳嗽和感冒以及解決消化不良的問題,而甘草酸二銨具有抗炎活性,可用於治療由乙型肝炎引起的肝損傷。武漢大學洪鼎教授提出了甘草酸二銨和維生素C的組合作為COVID-19療法。這種方法通過社交媒體和在《健康時報》(Jiankang Shibao)等出版物中進行報導而變得流行。尚未正式推薦使用,但最近已批准了臨床試驗。
中國豐富的草藥傳統也正在被用來對付COVID-19疫情。在中國國家衛生委員會發布的最新版本的診斷和治療計劃中,明確建議使用中藥湯劑。幾種中草藥專利藥,如霍香正氣膠囊,蓮花清瘟膠囊和板藍根被提議作為治療方法,後兩種在2003年SARS-CoV暴發期間也曾使用過。著名的中草藥專家張伯禮對於COVID-19的治療建議,也強調中草藥,他聲稱此類草藥在改善症狀如咳嗽,虛弱和消化系統疾病以及減輕焦慮方面非常有用。 與化學藥物相比,對草藥和植物天然產物的藥理機制了解較少,但是已經開始進行一些臨床研究以更精確地評…

喝蒲公英茶可以預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嗎?

什麼是A型流感或甲型流感?流感是一種感染性病毒感染,會攻擊您的呼吸系統。 感染人類的流感病毒可分為三大類:A,B和C或者甲,乙和丙型。A型流感感染可能很嚴重,並導致廣泛的爆發和疾病。 A型感染的常見症狀可以與其他情況混淆。在某些較溫和的情況下,流感病毒可以自行緩解而沒有明顯症狀,而嚴重的A型流感病例則可能危及生命。 甲型流感vs.乙型流感A型和B型流感是這種感染的更常見形式,通常引起季節性爆發。 C型流感通常僅引起輕度呼吸道感染。 B型流行性感冒可能與A型流行性感冒一樣嚴重,但與A型流行性感冒相比,在整個流感季節並不常見。 人類是B型感染的天然宿主。 B型病毒的變異比A型感染的變異要慢得多,並且按病毒株(Strains)分類,但不是亞型(Subtype)。 B病毒株的基因變異要比A流感花費更長的時間。這大大降低了由於B型流感導致大流行的風險。 甲型流感可能很危險,已知會引起疾病暴發並增加患病的風險。與B型感染不同,A型病毒按亞型和毒株分類。甲型流感的突變速度要快於乙型流感,但兩種病毒始終在變化,從一個流感季節到下一個流感季節都產生了新的病毒株。過去的流感疫苗接種不會阻止新菌株的感染。 野生鳥類是A型病毒(也稱為禽流感)的天然宿主。這種感染還可以傳播到其他動物和人類。再加上甲型流感比B型突變更快的能力,可能導致大流行。 治療方法在某些情況下,充足的休息和大量攝入液體可自行消除A型流感症狀。在其他情況下,您的醫生可能會開抗病毒藥來抵抗感染。 常見的抗病毒處方包括: 扎那米韋(zanamivir, 或者叫做Relenza) 奧司他韋(oseltamivir或者叫做Tamiflu) 帕拉米韋(Peramivir 或者叫做Rapivab) 這些藥物被稱為神經氨酸酶抑製劑,可降低流感病毒在細胞之間擴散的能力,從而減慢感染過程。 這些藥物雖然有效,但會引起噁心和嘔吐等副作用。 由日本製藥公司開發的一種名為巴洛沙韋(baloxavir marboxil,或者叫做Xofluza)的新藥物於2018年10月獲得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的批准。這種抗病毒藥有助於阻止流感病毒複製。 非處方藥治療也可以緩解流感症狀。確保保持水分,以放鬆胸部的粘液並增強免疫系統。 蒲公英可以增强您的免疫系统最近全球冠狀病毒爆發突顯了病毒感染的預防是保障公共健康的關鍵問題。儘管在免疫和藥物開發方面取得了進展,但許多病毒仍缺乏預防性疫苗和…

只有醉汉才会接受这些条款:坦桑尼亚总统取消了价值100亿美元的“杀手级中国贷款”

中国经常被指责通过向穷国提供贷款来为急需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贷款,然后在它们无法还清债务时对其进行控制,从而诱使非洲国家陷入困境。 坦桑尼亚总统马格富利(John Magufuli)取消了前任总统贾卡亚·基奎特(Jakaya Kikwete)签署的价值100亿美元的中国贷款,用于在巴加莫约的姆贝加尼湾(Mbegani)建造港口,其条款和条件不符合任何逻辑,玛格富利说,中国贷款协议的条款只可能是一个醉汉接受并签署的。
据当地媒体报道,他的前任贾卡亚·基奎特(Jakaya Kikwete)已与中国投资者签署了建造该港口的协议,条件是他们将获得30年的贷款担保和99年的不间断租赁权。
中国人提出的另一项令人震惊的要求得到了基奎特政府的接受,那就是坦桑尼亚政府将绝对无权对那段期间在港口投资的人和资产来历提出质疑。
巴加莫约港口的谈判最初于2013年达成协议,协议的条款仍然是坦桑尼亚总统约翰·马格富利(John Magufuli)与拟在港口和附近基础设施上建设的中国公司招商局(China Merchants Holdings)之间的争论点。
一些组织和非洲公民称这为“中国的杀手贷款”,要求当时的总统取消该协议。他们警告说,此举将带来可怕的后果,但他们的担忧被忽视,并签署了协议。
玛格富利总统上任后,坦桑尼亚在6月无限期暂停了该项目,并开始重新谈判程序,并敦促投资者将租赁期限从前任政府签署的99年降至33年。在10月举行的后续谈判中没有任何退缩的迹象。相反,坦桑尼亚官员给这家中国公司一个直率的最后通牒::接受我们的条件或干脆离开。
马格富利政府还明确表示,中国投资者将不享受免税或免除公用事业待遇,他们将需要政府批准才能在港口开始新业务。但是,由于投资者未达到马格富利政府发布的最后期限,因此该协议被取消。
最近,肯尼亚政府还提出了一个问题,即在非洲国家未能清算债务后,中国正计划接管该国的主要海港之一。在该岛国未能清算部分巨额贷款后,北京也将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口出租。 巴加莫约港口项目坦桑尼亚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计划和更广泛的“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坦桑尼亚官取消建设非洲最大的深水港进行协议,使得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野心遭受了巨大挫折。
2013年,中国最大的港口运营商招商局集团签署了框架协议,在达累斯萨拉姆(Dar es Salaam)以北约45英里的小镇巴加莫约修建大型港口。达累斯萨拉姆…

紫外线,潮湿和高温可能会缩短 2019冠状病毒的半衰期

在白宫冠状病毒工作组的简报会上,布莱恩表示,在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市的国家生物防御分析和对策中心进行的研究表明,紫外线,潮湿和高温可能会缩短 2019冠状病毒的半衰期。布莱恩说,他们正在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科学家们一起工作,测试唾液和呼吸道液滴中的病毒如何在不同温度和直射光下生存。他说,这种病毒在室内和干燥条件下都能存活得最好。
布莱恩表示,研究表明“太阳光”在杀死COVID-19方面具有“强大”作用。布赖恩说,在过去的几个月中,美国国土安全部(DHS)“加紧”了其研发工作,“以识别和提供有助于我们应对COVID-19的信息。”他说,科学技术局“正在努力确定,开发和部署工具和信息,以支持我们对这场危机的应对。”他说,马里兰州的遏制生化实验室正在研究这种病毒。他于4月22日与冠状病毒工作组分享了初步结果。
“迄今为止,我们最引人注目的观察是,太阳光似乎对杀死病毒(无论是物体表面还是空气中)都具有强大的作用。在温度和湿度方面,我们也看到了类似的效果,温度或湿度或两者的升高通常不利于病毒。”布莱恩在4月23日的吹风会上说。
布莱恩说,尽管他们对这项研究充满希望,但“说夏天会完全杀死这种病毒,这对我们来说是不负责任的。”

为什么全世界因为武汉冠状病毒肺炎封城隔离,而萨斯非典、中东急性呼吸道综合症、埃博拉或猪流感却没有呢?

武汉冠状肺炎病毒并不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现代病毒。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全世界与萨斯("非典 SARS)、中东急性呼吸道综合症(MERS)、埃博拉病毒(Ebola)和猪流感(H1N1)等多个重大流感爆发作斗争。这些悲剧,没有任何一个像COVID-19那样造成同样程度的社会和经济破坏,过去的几场疫情突然爆发,看似威胁全球,但最终结果是停滞不前,没有引起更大规模的爆发。回顾过去类似的疫情大爆发,有助于我们了解这种新的冠状病毒-萨斯-冠状病毒2号(SARS-COVID-2)-的独特性。 SARS和MERS:致命,但不易传播2002年底,一种可能从动物界溢出的新型病原体开始在中国引起严重的呼吸道疾病。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熟呢?到2003年上半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SARS-CoV)遍及26个国家,感染至少8098人,造成至少774人死亡。
如果这个病毒的名字含义对你来说不是很明确,那么可简单的来说,SARS就是由一种类似于引起COVID-19的病毒(SARS-CoV-2)引起的,却几乎没有相同的影响。尽管与目前COVID-19的估计值(1.4%)相比,病死率相对较高,为9.6%。
另一种由冠状病毒引起的呼吸道疾病,中东呼吸综合症或MERS,病死率甚至更高,大概是34%。但这导致的死亡人数比我们从COVID-19上看到的死亡人数还少:截至2020年1月,总共有2519例中东呼吸到综合症病例,其中866例与感染相关的死亡。
SARS和MERS造成的破坏程度不如COVID-19,主要是因为它们的传播不那么容易。这两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并非通过随机的、人与人之间的传播,而是在家庭成员或医护人员与患者之间,或者在骆驼和人之间,通过更紧密的联系传播。这些病毒也不会无症状传播,这意味着被感染的人不会在症状发作之前就进行传播。人们一旦生病,通常会呆在家里或住院,这使他们更难以传播病毒。
大体上,除了几次大规模群体传播事件,几乎所有的SARS传播都在医疗机构内,尤其是在产生气溶胶的情形下,例如给病人插管或做透析的时候。因此,基本上,您可以通过改善医院的感染控制和预防来控制SARS。
这与COVID-19明显不同,COVID-19可以由无症状的人传播(尚不清楚这些人最终是否继续出现症状,还是在整个感染过程中完全无症状)。它也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综上所述,这意味着那些不知道自己具有传染性的人…

没有充分的理由相信5G手机信号塔会损害蜜蜂

几乎所有人在提及蜜蜂大量死亡的现象时,都会引述一句据说是爱因斯坦的话:“如果蜜蜂从地球上消失,人类将只能再存活4年。没有蜜蜂,没有授粉,没有植物,没有动物,也就没有人类。”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爱因斯坦曾经说过或写下过这样的言论,在爱因斯坦的著作中确实没有找到任何与蜜蜂有关的说法。
对于蜂群崩溃混乱症(CCD,colony collapse disorder)发生原因有很多假说和猜测:有全球变暖说;广泛使用的杀虫剂吡虫啉;有手机信号干扰说;2007年9月6日发表在美国《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第一次锁定了嫌疑犯,是一种名为以色列急性麻痹病毒(IAPV)的昆虫病毒。不过科学家们也保持着谨慎的态度,他们表示IAPV病毒也可能是在蜜蜂处于免疫力低下的状态时感染了它们。
随着5G网络的启动,5G手机信号塔产生的电磁波可能会杀害蜜蜂、其他昆虫、甚至鸟类的传闻也尘嚣直上。大多数国家在2020年之前就采用该技术,我们应该期望下载速度比4G快十到二十倍,并且网络容量更高(即可以同时在网络上使用更多设备),这满足了我们现有的数据流量瘾。对于某些人来说,5G的推出也使人们担心手机产生的电磁波可能会干扰蜜蜂的导航以至于是他们迷路。
这一切始于2006年,当时德国兰道大学的库恩(Jochen Kuhn)博士及其同事发表了具有开创性的研究报告(据我所知,从未进行同行评审)。研究人员在两个小型蜂箱内放置了DECT对接站—就是数字增强型无绳电信站,类似于家用无绳座机电话的那种,并为它们供电。另外两个蜂箱没有这种对接站。然后,他们在每个蜂巢的入口处捕获了25只蜜蜂,在800米外释放了它们,并记录了多少只蜜蜂回家。在给这小型蜜蜂殖民地足够的时间繁殖后,他们还测量了蜂巢中的蜂窝面积。就像过去所说的那样,放置了对接站的蜂箱里蜜蜂的蜂窝较少,而且蜜蜂很难找到回家的路。
无论实验设计得多么好,只有两个蜂窝的数据显然不足以做出可靠的结论。事实并上,这个实验也没有经过精心设计,作者承认这一点,并写道:“由于这项研究具有探索性,因此我们不进行差异统计分析。”换句话说,数据太稀疏,无法应用所有科学家使用的可靠的标准统计检验。而且它甚至不涉及手机。即使没有统计数据,也存在许多设计缺陷。研究人员不知道他们所抓捕的蜜蜂是否已经完成了定向飞行,或者他们是第一次外出。他们也没有在启动DECT站之前和之后测试寻路能力,以获取每个蜂巢中…

张展日记选

不是哪种死法都是死这么简单情绪之外,是否还能拥有理智?我的意思是人们在绝境之下,能不能突破对共产党的极端恐惧。
过去我不敢说这是邪教,因为我害怕。但现在,真的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观察的情况是,人们客观上已经对它惧怕到了宁可死亡也绝不反抗。
它比死亡更令人恐惧。因为它往往带来的不仅仅是个人,还有一家人、数家人的生存性命。那么它不是邪教是什么?
仿佛它不是人组成的党,是"神"。但这个"神",是亿万条无辜者的生命换来的。这个"神"的胃口,仿佛一条生命无法填满,十万条生命无法填满。人们的心里只有绝望。
我要说,不要绝望。因为现在不可能还能和过去一样用大规模的战争武器进行群体屠杀。当然,他们可能发现了生化武器,但这不是说明明目张胆的屠杀已经不可能了吗?这是一个好消息。生化武器,总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死亡率。何况,也存在如何向全世界来交代的问题,比如可以追踪生物学痕迹的基因序列,现在也不能提交。但这,都是一种残忍的可能。之所以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因为死亡乃至于群体性死亡,是本国人头顶关于正义和真理的咒诅。
我要说政治的事情,因为它也成了我内心的一个咒诅。我要跨越过这个死亡的咒诅。我要跨过,和绝大部分人一起跨过。不是被埋葬,而是跨越。
我知道,人们会想大不了就是死。但我想说绝不是随随便便地说,宁可饿死也不反抗,因为这种选择是对现实的逃避,说这话不是就选择了此刻的软弱吗?要真的不怕饿死,就现在不吃饭试试,因为等待的将来是现在选择的同等重复。
或者说难道要抢劫同类、人吃人?这有可能,因为当前的中国,集体的犯罪不认为是犯罪。那么未来怎么就不可能?
我不想选择。我现在不想犯罪,将来也不想犯罪。我的意思是加入到生存厮杀里,而不是正义和真理的寻求里。人们,也不可以,我也想阻拦所有内心深深埋藏这种意愿的人。
绝不是一句"哪种死法都是死"这么简单。这始终都是人作为人面临的极为重大的选择。今天选择的沉默、麻木,其实是合谋犯罪。明天也极可能加入到合谋犯罪之中。
我觉得这个社会,绝对不能堕落到死。清醒清醒吧!人们!
我最近一直在玩推倒社区卡点栅栏的活动。我用"玩"这个字,不是对我来说不沉重不艰难,而是在附近居民的眼里,他们不围观、不参与、不过问。警察不抓人、红袖章不认真、我的活动就像经常去的个人娱乐一样了。
不过昨天去的时候,我发…

张展: 以抗疫的名义

最近武汉的各个社区卡点都出现了党旗,要么挂在铁门上,要么扎在帐篷外面。我问了一处"红袖章",为什么现在挂党旗,他们说干部党员下沉,我说检查二维码又不是党组织活动,作为公共社区管理,政治性这么浓不合适吧。他们说你去问街道,我跑去问街道,他们说这是党员的活动,所以要挂党旗,我说那还有大量的非党员呢,该挂什么旗?他们说你要是有意见你就问上级,我们只是执行上级的命令。
我又问了一处,都推脱说是上级的意思。不过这肯定说不通:"上级是命令了,但党旗肯定是你们挂上去的,你们执行的道理是什么?"他们摆摆手,说我们不回答你的问题。哦,他们的办法就是不理。
我又问了一处,我说干部这都算抗疫啦?那这都解封了。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环卫工一直上班呢,农民工、农民待遇又最低,又十分辛苦,他们怎么不见给自己挂旗子呢。他们听了就跑得远远的,不听我说了。
我觉得这些党员真的是傲娇哦!干些最轻轻松松的活儿,待遇也不少,还要不忘赶紧宣传恨不得满世界的人都看见。这分明表明平时基本不干什么活儿。
当然挂党旗只是一个方面。还遇到红马甲拎着一瓶食用油、两三斤菜送到家里,门口的摄影师摆出各种姿势调整镜头以制造最高尚的一个角度。这让我觉得他们不干活是正常的。
看得出来,党员会在这个国家相当满意。
另一方面,在街头的一角,总能碰见肤色黝黑目光迟滞的外地人,他们是没有找到工作的外地人。当然,没有工作就没有钱。我发现农民工有个特点,没有找到工作的时候,吃饭就跟犯罪一样,节约再节约。恨不得不买饭也能让肚子饱。
还有开着车的小老板,在路边休息。我问他生意这么清淡怎么生存,他嘿嘿地说,可以个人借款呀。这几个月过去了就好了。我说要是好不了呢?他不回答。
还有开商店,就在医院门口卖零食的小商店,本来生意应该很兴隆,现在基本无人光顾。我说大家都在等死啊!他嘿嘿的开心的笑了。
都是以抗疫的名义,有的人趁机捞好处捞地心满意足。有的人生存举艰也能让自己"坚韧不拔"。
这仿佛是一个完全失去了理想、价值判断的时候。人们面对这种非常态的生活,犹如落入真空,无所适从。价值判断好像可以不急做一样,不知道谁可以撑过明天。
我觉得这不是混日子的时候,而是重新界定身份和定位的时候。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就在眼前,我们的世界分为疫情前与疫情后。我觉得唯一让我们觉得不会断档的是,债务。

张展: 去后湖派出所寻方斌记

方斌,2020年2月9日被后湖区派出所带走。至今已经有两个多月,但没有一丁点消息。
我今天去后湖派出所询问方斌案件的进展。第一次是一个女性接待,她拒绝透露任何关于方斌的信息。
我只好等了两个小时第二次进去,恰好进去的时候碰见了承办民警,他说方斌现在人身安全得到保证,不过说这句话仍然保留了一点气息。但我问方斌案件的罪名是什么?他说是机密。又问案情,他都说是机密。我问为何方斌超期羁押,他也说这是机密。
我心里想,方斌去医院停尸房拍照片不就是因为机密太多了吗?多到了以至于民众基本的知情权也没有保证。他的案子本身是具有公众性的,怎么可以以"机密"一掩而过。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案件都可以以"机密"为理由拒绝回答,特别是方斌案件涉及到的情况,比如疫情的死亡人数、关于政权是否具有暴力的滥用且已经严重超过了法律以至于宪法形同虚设,这些问题怎么会是"机密"呢?对方斌案件的处理恰恰是亿万人民非常关心的话题,与公众具有极强的利益关系。所以,警察以"机密"来搪塞是站不住脚的。
在我第三次进去的时候,有一个辅警说,方斌的生活是得到较好保障的。我听到这句话,也算是得到了经过两次确认的消息。不过出门后我想,一个人得到生活的基本保障难道不是最基本的权利吗?难道这也可以算作对方斌的公正对待吗?当然不能。
所以,我再次提出来要求再次会见承办景查,在那里的辅警拒绝了我的要求。我说请转达我的意见:请立即无罪释放方斌。他也不答应转达。最后我只好要一张纸头,写下:"呼吁立即释放方斌,停止烂捕中国公民、停止超期羁押"的个人诉求,并签字确认。
不过,如果方斌现在还没有逮捕,就意味着他在遭受至少来自于心理方面的压力。我记得他曾说要求自己得到道歉。如果他的羁押延长,应该是有因为某些原因中断计算,为什么呢?大概是强迫认罪和有关承诺吧!
我进去的时候本来在一直录像,不过后来断断续续的,因为他们要求不准录像录音。他们说大厅有录音录像设备。不过,何止大厅,满街道都是摄像装置,现在安保措施几乎无孔不入。既然几乎每一个人民都被当做犯罪分子,那么当然每一个官员、执法人员也应该当做犯罪分子来看,这样的权利义务才勉强对等。
所有的景查都会给自己预设一个合法的地位,然后把人民重压之下的一点点反抗当做违法来对待,那么他们自己意识到自己的站位已经错误了吗?

世卫组织,武汉病毒研究所,盖茨基金会被黑?

据监视网络极端主义和恐怖组织的SITE Intelligence Group称,黑客已经泄露了据称属于世界卫生组织,盖茨基金会以及武汉病毒研究所等机构的敏感数据。
也就是,世卫组织,武汉病毒研究所,盖茨基金会等机构的网站被黑。
据《华盛顿邮报》周二报道,据称属于这些组织的近25,000封电子邮件,密码和机密文件最初出现在图像板网站4chan上,然后在Pastebin,文本存储网站,Twitter和极右翼和极端主义者使用的其它渠道上共享。还出现在消息传递应用程序Telegram上。
骇客新闻发布后不久,阴谋论者就没有浪费时间在各个平台之间积极地共享数据,提出了COVID-19是在武汉实验室设计的想法。
SITE执行董事丽塔·卡兹(Rita Katz)说:“利用这些数据,极右翼极端分子呼吁进行骚扰,同时分享有关冠状病毒大流行的阴谋论。” “这些被指控的电子邮件凭证的分发只是一项长达数月的极右翼分子倡议的一部分,该倡议旨在使covid-19大流行成为武器。”
自泄漏以来,几位Twitter用户分享了帖子,暗示通过电子邮件地址和密码查获的信息“证实SARS-Co-V-2实际上是人为合成了艾滋病毒……”。
一位推特用户写道:“世界卫生组织,盖茨基金会和武汉病毒学研究所都遭到黑客入侵。这些网站很快被下线。从这些泄漏的资料表明,COVID-19合成了艾滋病毒。” 并附上一封电子邮件的截图,“如果真的如此,它将超越制裁。将发生战争。”
该信息尚待证实,但与共同发现艾滋病毒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卢克·蒙塔格尼尔(Luc Montagnier)的观点相呼应。 Montagnier最近表示,他相信冠状病毒是在实验室中制成的,并且含有HIV成分,如先前报道的那样。
“在2019年10月19日,石正丽博士在旅途中途停了一次,打开手提箱,在鱼市场的通风口附近放了一块被污染的干冰。之所以选择这个水产市场,是因为它跟武汉高铁车站相连,也在石正丽博士上下班的通常路线上。这些情节被监控录像拍到。”该用户指出的电子邮件据称在泄露的文档中。

有关金正恩病逝传言的来龙去脉,哥哥去世,妹妹有可能继承王位吗?

根据《每日北朝鲜》(Daily NK)报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最近接受了心脏手术,并继续在平壤郊外的一处别墅中休养生息。
金正恩于4月12日在香山医院(Hyangsan Hospital)进行了手术。该医院位于北平壤的妙香山(Mount Myohyang)附近,仅供金氏家族使用。
据报道,金正恩在医院附近的香山别墅(Hyang San Villa)的医生照顾下。来自平壤金万有医院的一名医生以及由韩国红十字总医院和平壤医科大学的其他医生会诊并进行金正恩的心脏手术,这些医生通常处理有关朝鲜领导人的医疗问题。
在金正恩手术后病情稳定之后,大多数医生返回平壤。《每日北朝鲜》消息人士说,只有一些医生留在金正恩身边以监测他的健康。
金正恩的私人卫队大约30名成员以及其他卫队正在监视香山别墅(Hyang San Villa)。金正恩到达之前曾在别墅里的警卫暂时被派往其他地方。
当朝鲜领导人未能参加4月15日在锦绣山太阳宫举行的纪念他祖父金日成的仪式时,朝鲜的观察员提出了有关金正恩健康的问题。
包括《中央新闻社》(KCNA)和《劳动新闻》(Rodong Sinmun)在内的朝鲜官方媒体报道说,朝鲜共产党和政府官员都已前往锦绣山太阳宫参加纪念仪式,但没有提及金正恩是否亲自出席了仪式。官方媒体没有发布金正恩出席仪式的照片。
韩国统一部表示,这是金正恩(Kim Jong Un)自2012年获得政权以来首次未能参加锦绣山太阳宫纪念他的祖父的仪式。
当金正恩未能出席典礼时,人们对他的健康状况产生了疑问,但一些观察家认为,金正恩未出席会议是由于担心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
《每日北朝鲜》消息人士推测,金正恩的心脏手术归因于许多因素,包括他的肥胖,过度吸烟的习惯和“过度劳累”。
金正恩从去年8月开始就遭受了心脏血管的炎症,但是在他多次往返于白头山顶的旅行后,他的病情恶化了。长白山在朝鲜称为白头山(Paektu),白头山顶的气压低,如果您要应对血压问题或血管炎症,这是不宜经常拜访或长时间停留的环境,”消息人士补充说。
但是,金正恩的病情恶化可能跟他多次访问与军事设施和参加大量政治活动有关。 因为去白头山是在去年12月-至少官方媒体这样报道。
据《每日北朝鲜》报道,金正恩手术发生的当天,即4月12日,发现一架直升机离开平壤,还有朝鲜领导人专用的汽车。根据这些报道,金正恩可能是在4月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