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六月, 2011的博文

第三次世界大战

我姐的QQ签名:“预感第二次世界大战又要开始了!祝好人一身平安!”她居然把第三次世界大战跟第二次混起来,不管是第几次,总之是大战。

她是一个普通商人,人们说地震前青蛙最先知道,社会动乱前老百姓最先知道。

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终结

或者,更正确的说还没有开始。冷战结束后的颜色革命或者带“花”字尾的革命,来源于非暴力传统。甘地的印度独立、马丁-路德金的美国黑奴、曼德拉的南非种族隔离、昂山素季的缅甸民主运动。

民众愿意看到的是东欧和苏联共和国、突尼斯和埃及的和平演变,而不愿意看到南斯拉夫、利比亚的战乱。

非暴力原则不能改变,不管代价多大。根据我的观察,中国茉莉花行动很明显被法轮功所“劫持”,从而失去了号召力。

中国的茉莉花已经枯萎,暴力主张跟颜色革命或者带“花”字尾的思潮相左。

从前,寺庙里来了一个新和尚,他要跟远近闻名的住持学禅。他请求住持说,能否让我马上开始学习禅?住持说,你吃饭了吗?他说,吃过了。住持说,那么你去洗碗。

参选市长引来调查 独立候选人道路走不通?

参选市长引来调查: "美国之音记者获悉一个星期前曾高调宣布参选郑州市长的河南作家兼商人曹天目前已经被郑州国土资源、公安和税务组成的调查组密切调查。有微博消息来源说,曹天已被迫离开郑州,去向不明。"
这些人,有钱又有政治理想,为什么不加入共产党,然后“被选举”为人大代表?甚至可以加入任何一个民主党派,也比独立候选人参选容易。
中国现在有一个执政大党,有八个民主党派,如果真的想为人民办事,也可以有一番作为的。容易的道路不走,非得走艰难的路?
政治的真髓在于妥协,水至清则无鱼。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美国的繁荣和稳定建立在印第安人的灭绝、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而英国的日不落帝国更是建立殖民主义基础之上,联合国宪章的公布的基础是两次世界大战。人类的历世只证明了一点,那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然而枪杆子是中性的,政权却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政权的正义性,根据人类的实践,普遍地认为来自于天命或者上帝的意旨,而天命和上帝的意旨则体现在民意上。

天命不可更改只可以转移,王权的世袭制就是一个天命不可更改的例子。我四岁的女儿说她自己是公主,我是国王,我口头上只能同意她的观点,但是心里说,公主是天生的,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是公主。

当今世界的政权,分王国和共和国两种,前者如英国和日本,后者又分两种如美国和中国。王国的政权更替只发生在国家总理和政府,而不是国王,如英国的王室是不可替代的,女王的顶头上司是上帝,日本王室也不可替代,国王是天子,就是上帝的儿子。美国的政权更替仅仅是总统和政府,宪法的修改由民意决定,而民意是上帝的意旨的体现,所以美国总统得向上帝宣誓。

同样是共和国,我们用唯物主义赶走了上帝,我们不相信天命,我们的国家主席不是国王,缺乏世袭的合法性,宪法的制定和修改体现统治阶级的意志,所以也不是民意的体现。

解决我们国家政权更迭无序性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把上帝请回来,要么继续相信枪杆子。

菲利普亲王与中国

菲利浦親王明天九十歲,他於1985年曾經訪問過中國。不過对这次访问,人們記住的不是女王与中国领导人的会见,或者是他们在云南种植的三棵从英国带来的玫瑰,或许这三棵玫瑰早就死掉了,人们记住的是菲利普亲王的奇談怪論

他在北京的時候,记者問他對北京的感受, 他說,"太陰森恐怖了(ghastly)"!

然後, 他接見了英國留學生, 說,你們在這裡多呆兩年,你们也會變成瞇縫眼(slitty eyes)。這個玩笑中國人聽了,不覺得可笑,也沒有任何觉得不妥,但是在西方,被廣為傳播。2008年奥运会,查尔斯往子本来要去北京,结果没有去,英国媒體還能夠記得二十多年前開的玩笑,嘲笑说,他的父亲菲利普亲王害怕他在中国变成“眯细眼”

西班牙男篮险胜中国隊,赛后接受西班牙体育报纸Marca採訪拍照,他们竟然集体手指拉眼皮做“眯细眼”,表示庆祝。中国人没有弄懂这些家伙在搞什么鬼,但是国际奥委会却立即抗议“太不像话”。

伊丽莎白女王登基完全改变了他的生活,他放弃了自己的亲王的头衔,改为爱丁堡公爵;在加冕典礼上,他向自己的老婆下跪称臣,出访时永远站在她背后,隔开两步的距离。他离开了海军,实在想不出自己该做什么。然后,他问身边的大臣们,我应该做什么?大臣们脑子一片空白,实在想不出来,他除了做女王的老公以外还能够做什么。还好有人想出来一个点子,让他从事慈善,野生动物保护什么的,于是菲利普亲王就成了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主席。

他带领野生动物基金会成员到雲南西双版纳州进行访问,参观了那裡的热带沟谷雨林。 在野生動物基金會大會上發言說, “如果四條腿而不是椅子, 兩個翅膀而不是飛機,會潛水而不是潛水艇,廣東人將會吃掉它。"

今年奧巴馬訪問英國,炫耀說自己曾經跟中國,俄羅斯,和英國的領袖都曾经共進早餐。菲利浦親王回答說,“你能說出他們之間的區別麼?”

有人因此說,菲利浦親王有種族歧視。

菲利浦親王還有許多不得體的言論, 被收集起來,广为传播。對於普通人來說,這些話根本沒有什麼,但是作为一个亲王,也难为他了。正好像文革时候,毛主席说,“不许放屁!”他的这句或就变成最高指示了。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11年了,当年一包方便面,大家也抢着喝剩汤的同学,现在大都有房有车,有老婆有小孩了。

邱同学说,我们当年的班级是电力11班,命中注定应该11后大家才相聚。

就像《春田花花幼儿园》里毕业的小朋友一样,同学中有的公务员,有的当老板,有的打工,有的无业。

想起我们的叛逆:选了班里成绩不好、调皮捣蛋鬼王同学做班长,后来班主任那里却不通过,王同学也由于成绩不及格留级了。

想起我们把寝室的门弄坏了,大家就卸下来放在旁边,只管去上课,后来保卫科调查的时候,大家统一好口径,打死也不说的的情景。

想起刚开学的时,学校发给我们黑心棉,我们打电话到电视台投诉的经历。

想起我的对床,朱同学大三时患癌症,医院检查回来后,我们问他怎么样?他说是恶性肿瘤,我们一惊,问:“恶性肿瘤?”朱同学睁大了眼睛说:“就是癌嘛!”

朱同学是宁波人,在寝室里住我对床,喜欢看书和与人辩论,辩论是声音洪亮,额头脖子处青筋暴露。我们去过他家一次,他爸爸妈妈热情地招待了我们四个同学,请我们吃海鲜,晚上还把卧室让给我们睡,自己睡客厅沙发。

开学了,九月的寝室里闷热无比,朱同学有一个电扇,晚上我被热醒后便把他的电扇反转过来,然后自己睡着了,过一会又被热醒,发现电扇又被朱同学反转回去了, 一晚上我们两个就这样不断地抢电扇。

放暑假了,我收拾好行李回家,都已经到校外的公交站等车了,离学校也有挺长的一段距离,却发现朱同学气喘吁吁的边赶边叫我,手里拿着我落下的一袋书,让我非常感动。

他在医院住院时,我们曾一起去看过他,发现他还是挺乐观的,虽然头发掉光了,他给我们每个人的毕业纪念册上都写了祝福语,我们约好十月一号再去看他,哪知道那次是最后的一面。

这次同学会,邱同学便提议去看看朱同学的坟墓,可是不知道墓地在那里?只得打电话给朱同学的父母,11年了,不知道我们的这个电话会不会重新勾起他们的悲伤,或者更多的是欣慰:因为11年后,还有同学在想念着他们的唯一的儿子。

去宁波的路上,大家都很沉默,看到前面堵车了,为了打破这沉闷的气氛,凌同学开玩笑说:“要不点三根香,叫朱同学过来开道吧!”大家都笑了起来。

朱同学的墓地就在他小时候的家附近的山上,我们献了一束鲜花,点了香,大家轮流鞠躬、拜了几下。当年的约定,虽然迟到了11年,但终于也完成了,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

我也觉得真的无需悲伤,像陶潜说的:“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回”字四种写法和“乐”字六种读音

读苏慧廉(William Soothill)的《论语》翻译。该书的一个特点是,收集了所有最重要的几种翻译,包括理雅各(James Legge),晁德莅(Angelo Zottoli),顾赛芬(Séraphim Couvreur),辜鸿铭,还朱熹和清代官本注解。这些引用都是用原文,晁德莅的翻译是拉丁文,顾赛芬用的法语。

苏慧廉是苏格兰传教士,曾在浙江温州传教26年,后在太原任山西国立大学西学院院长。他创制了温州第一个温州罗马字,并用于翻译圣经。

苏慧廉本《论语》,翻译终于原文,考证非常细致。一个例子:

The three pronunciations and meanings of 樂 all occur in this aphorism, 三樂 Yao, To enjoy; 禮樂 Yo, Music; 驕樂 and 宴樂; Lo; Joy, delight.

这里指的是《论语》季氏第十六第二节,“孔子曰:‘益者三樂,損者三樂:樂節禮樂,樂道人之善,樂多賢友,益矣;樂驕樂,樂佚遊,樂宴樂,損矣。’”。

代汉语普通话里,“乐”字只有两种读音,所以余秋雨在电视里,将“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的乐字读成了“le”。当然,可能因为余秋雨的人品问题(也许只是得罪了一些人,不一定是人品问题),这一件本来很平常的事,引起了热议。有人考证出
“乐”字其实有四种读音,还有高手指出,它其实有六种读音:第一种yue,如音乐;第二种le,如快乐;第三种yao,乐水乐山;第四种luo,如乐託,通落拓;第五种lao,如地名乐亭;第六种仍然读yue,可是它通喜悦的悦。

另一个“乐”字的例子,就是《孟子-梁惠王上》,该篇被选入中学语文课本,所以为大家所熟悉。内容关于齐宣王喜欢流行音乐而不喜欢古典音乐的事。其中一句“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根据“乐”的解释,语文老师教的两种读音,yue 和 le,这一句的翻译通常是:一个人欣赏音乐,跟他人一起欣赏音乐,哪一个更快乐。那么第一个“乐”和第三个“乐”是动词,跟“仁者乐山”是一个含义,所以,也应该读yao。这一句的“乐”似乎应该有三种读音。

汉语普通话规范,“乐”字yao的读音似乎已经废弃

讨论“乐”字读音,很多人都提到孔乙己“回”字四种写法,中学语文课本里注解说,回字其实只有三种写法,但是很多人考证出来,多达十几种写法。

基督教在中国的推广,推动了中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