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九月, 2010的博文

到教育展览会上要招生目录当废纸回收赚钱

今天开会,讨论印多少招生目录和招生简章。这些用来开教育展的时候送给学生,或者邮寄给留学中介。招生目录厚厚的一本,纸张质量很好,很重。印刷成本很高,而每次开展会,学校得花很多钱托运。一个老师很心痛的说,在中国,有的人就到每一所大学的摊头去要招生目录,拿回去卖给废纸回收站赚钱。

我听着忍不住惊讶得叫出来。以前,听到一个公园有纸的笑话,说捡垃圾的装备先进,发现公园有纸,BB机短信给朋友,说,“速来,公园有纸!” 这样的展览会确实是最好的纸源,但这么做真给中国人丢脸。

听说,上海世博会有场馆的工作人员抱怨说,有些中国人对展览不感兴趣,只是到那里敲章,收集所有场馆的章能卖很高的价钱。

如何跟小孩说话?

今天送女儿去学校。女儿问我说,“你为什么不要跟妈妈一起搬家?”

我一楞。我说,妈妈搬得太勤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得搬。

女儿又说,“搬那里去能赚更多的钱。你得不停的往上爬梯子,爬到梯子的顶部,你就能管更多的人,也就有更多的钱。”

我说,“社会梯子?”

她迟疑了一下,可能是不太懂我说的。我本来想告诉她,爬得越高,掉下来摔得更重。但是,同时又想,站在底层的人们,被梯子顶部掉下来的人砸到的可能性也不小。于是做罢。

她母亲经常会跟她嘀咕这些事情。比如有一次,看到一个弓背的老人,就告诉她所有的人都得死。然后她推理得出,爸爸和妈妈也会死,于是很担心。然后我只得告诉她,爸爸永远不会死。后来不知怎么的,她母亲改变了说法,如果很多人爱的人或者好人不会死。于是,她认为外公和外婆不会死,因为他们有很多人爱。

在梦开始的地方

大凡对当前生活无所挑剔的人,是不会常回望过往的点滴,而我却纠结于十五年前与你的相识,却又无缘,擦肩而过了,这一段,想着还未曾康复的妈妈,更加重了这份遗憾,恨当时不能与你携手,安居乐业在老家,可时时看见亲人的笑脸,朝日问寒问暖于父母一旁,彼此常聚,尽享天伦之乐!多年来,寻寻觅觅,原来要寻的人就在梦开始的地方。请原谅我无聊的言语,但我真的很想说出来!(仙月)

老妈谈报应

我曾经写过一篇《好人没有好报的原因》,但是这次回家跟老妈聊天,动摇了我刚刚建立的信仰。老妈讲的一些典故,那些人我都认识。做的事情我也听说过,十多年后这几个人的遭遇,老妈的结论是一个疑问:这样说来,报应也是有的?桃树湾的盛则炉是烈士,但是老妈传讲他牺牲的前因后果,听了让人毛骨悚然。盛则炉是浙南游击队员,配备有手枪。他在岭窟岙头看见乐清担盐客,就认定他是国民党特务。担盐客说,皇天作证啊,我只是一个乐清担盐客,上有老,下有小,都等着我卖了这担盐回家。则炉二话不说,一枪把那个担盐客打翻在地。那个担盐客倒地以前,双眼直钩钩的看着盛则炉,则炉有补了一枪。盛则炉把那个担盐客打死后,继续往乐清方向走。老妈说,他就被那个担盐客的鬼魂"魔牢"了。走到新庵,迎面碰到一些人慌慌张张往回跑,他打听到国民党部队往这个方向开,要是他脑子清醒,这时应该回头,或者到山上躲一下。但是他一直往东,在三条岭脚看到岗哨,正在检查过往行人。他反而跟哨兵说,这些农夫,有什么好搜的?于是哨兵放开那个农夫,过来搜他的身,搜出了那把手枪。于是,盛则炉被一路押到罗家陇村,经过桃树湾,盛则炉的母亲和妻子得知消息,已经在那里呼天抢地,叫着皇天三宝。国民党的军人听到哭声,就问:下面怎么回事?盛则炉就说:那是老妊客吵架。盛则炉在罗家陇受尽了老虎凳、十指化签、辣椒水等等酷刑。但他一口咬定自己是乐清人。于是他被押到乐清,但一路问下来,那地没有这个人,他就被枪毙在那个地方了。老妈的意思,不仅有现世报,而且现世报就在眼前。以前,有一个"打办",可能是"打击走私办公室"或者"打击走资派办公室"什么的简称。鹤盛乡山上村的周仁原和桃树湾的盛则云是打办成员。当时,人们都到岩坦背树,就是一些木料,建房子用的柱子、椽、地板、板壁等。从岩坦背到乐清卖钱。他们不敢走大路,就从山上村、桃树湾走小路。有一次,盛则云在三叉路口等到一个乐清人,背着一捆椽,他拿起棒柱(类似拐杖,用于挑担时换肩休息,打架时用作武器)猛击那背树客的脚筋,把他打倒在地,没收了他的那捆椽。还有一次,一个背树客跳进下曹塘,他不敢进去,就拿起石块砸,把那人砸得头破血流;没收的木料也有上交到乡政府,但大多归自己建房子用。乐清人恨之如骨,发誓与他不共戴天。有一次,盛则云的弟弟盛则连从芙蓉回来,路上被那些乐清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