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审查制度损害了我的网络社会资本

中国第一位博客Isaac Mao(毛向辉)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谈到,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严重的损害了“网络社会资本”,并且“审查制度正在造成一种心理上的恐慌,也扼杀了人们的创造力。”

审查制度让站长们不敢放心的投资网络,因为建设一个网站很艰难,毁灭一个网站却很容易,只需要通过停止域名解析,或者格式化一下服务器硬盘,或者将网线给拔了,就能彻底的搞垮一个网站。517800提供免费空间,目前拥有数以万计的用户,但是被迫停机,站长在通知里说,“当按下确定格式化的按钮时,心中也无比伤心。”他的所有投资就只需要按一下格式化键盘,他旗下的所有免费空间的用户所有的心血在几秒钟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http://blog.dayabook.com/2009/02/blog-post_19.html

UU1001是一个提供免费论坛的网站,目前拥有几十万用户。他的域名被停止解析,所有分站长在一夜之间损失了所有论坛注册用户,各大搜索引擎的收录页面也同时报废。

http://blog.dayabook.com/2009/02/blog-post_13.html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因言获罪的温州公民黄志霄依法向温州检察院递交了三万言申诉书

昨天2018年11月23日,因言获罪的温州公民黄志霄依法向温州检察院递交了三万言申诉书。指出永嘉公安报复诬陷,温州法院枉法判决。及永嘉县政法委插手干预本案,妨害司法公正。黄志霄依然坚信天地间自有公道在,无非迟与早!并称只要中国号称法治社会,必须还其清白。

刑 事 申 诉 书 申诉人:黄志霄,男…… 因申诉人发网帖对永嘉县公安局、永嘉法院寻衅滋事一案,不服(2018)浙03刑终1079号裁定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一条之规定,特依法向贵院提出申诉。 申请事项: 请求贵院行使法律监督,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检察建议或者提起抗诉,以对本案进行再审,撤销(2018)浙03刑终1079号裁定,并改判申诉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
原裁定程序违法,及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确有错误,也根本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足以定罪量刑。并且,通观裁定书,除了提到并否定“(黄志霄)对发帖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维权行为不构成犯罪;辩护人也提出黄志霄没有编造虚假信息,原审法院认定其对基本事实的起因、司法机关处理和善后等重要情况进行篡改没有事实依据,黄志霄所发布的5个帖子中的基本事实均客观存在,没有编造虚假信息的故意”、“二审期间黄志霄也上诉提出永嘉县公安局的处罚显失公平”、“二审期间黄志霄及辩护人仍然坚持认为该《解答》系违法文件”、“黄志霄及辩护人提出侦查及原审审判程序违法”这四句归纳性语句外,对申诉人的上诉状和辩护人的辩护词中的依据与论证都没有进行任何评判,这让申诉人不得不怀疑二审法官只看过上诉状、辩护词的分标题,而对其中内容(即依据和论证)几乎没过目,至少压根没打算评判。

申诉人在列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四处,认定事实错误四处,适用法律错误两处,及反驳裁定书其他认定,并阐述永嘉县政法委竟插手干预本案、妨害司法公正的咄咄怪事之前,有必要先交代下本案的缘起,亦即本案相关事实。
2011年1月2日,家住浙江省永嘉县清水埠邮电宿舍的陈巧勇与邻居王少林发生口角。在激烈争吵时,王少林先猛然一把拽去在旁顾自玩耍的陈巧勇女儿陈欣彤,当时才六岁的小女孩随即因受到突然惊吓而大哭起来!陈巧勇推开了王少林(或另有其他肢体冲突)以保护爱女。 事后,双方均到当地永嘉县公安局瓯北派出所报案。陈欣彤当晚出现夜寐不安、尖叫哭闹等症状,后被法医鉴定为精神“创伤后应激障碍”。王少林在2011年1月27日…

收养(adopt)与寄养(foster)的区别

本地新闻,一个叫布赖恩-皮里斯的男子,死于车祸,大约有150个孩子为他送葬。其中,4个亲生,两个女儿领养,剩下的一百多个寄养。

ABOUT 150 children are in mourning after the man who was their foster father died in a car crash.

Brian Pleace loved children so much he not only had four of his own and adopted two more, but he fostered scores more.
中文里领养、收养混用不清。 在英国,寄养(foster)的对象可能是被遗弃者,孤寡老幼,未必有法定关系,也不改变法定关系;领养或者收养(adopt)的对象可能原本有家的,涉及法定关系的改变。

在等待寄养或收养期间,小孩可能有资格继续领取福利。所以有的把收养孩子当作一份工作。

上面新闻里,布莱恩领养的两个女儿在法律上跟他是父女关系,但是一百多个寄养的,有的只呆过夜,最长的呆七年多,这些跟布莱恩没有法律上的父子或者父女关系。

有些华人,出于各种原因,让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收养,让小孩申报“孤儿”身份。美国人到中国领养孩子,可能出于经济原因,领养小孩可能带来收入。

鲁迅为什么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用一个德语词Ade?

鲁迅为什么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用一个德语词Ade?

他在文中带着童心说,“Ade,我的蟋蟀们;Ade,我的覆盆子们。”

如果用汉语的“再见”,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这是否德语,或者绍兴一带的方言,或者鲁迅儿时使用的“儿语”的拼音转写,语文课本上应该有注释,似乎从来没有引起注意,多年后也就没有不觉得了。

如果是德语,问题是:鲁迅为什么用一个德语词?为什么不用中古英语词adieu,至少莎士比亚这么用?或者用英语bye,或者鲁迅在日本留学过,用日语的沙扬娜拉?有没有人考证过,他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有一个亲密的德国朋友?或者那个时候他就接触了马克思主义,从此看出他的亲德国和俄共?

名篇里可挖的东西还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