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零度以下 -- 活着的,逝去的,和生死之间

【在圣诞夜晚上,林诺拉·金斯莱得了一场奇怪的病,足足沉睡了十年。十年后的圣诞节,她突然之间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从医院里出来,她面对的将是什么?】

9 岁的林诺拉·金斯莱是一位美丽的小女孩。她有着及腰的浅棕色头发,绿褐色的眼睛,白皙的皮肤; 林诺拉林诺拉·金斯莱对这个未知世界充满着好奇心,她爱幻想和冒险,但是她刚出生时身体虚弱,所以小时候的她体弱多病。她的父母悉心照料着她,希望她能拥有结实的身体,才能去探索她期待的未知的世界。冬天,林诺拉·金斯莱很少在去上学,她在十月中旬病情会加重,所以她总会落下很多课。她感到自己被学校遗弃了,她不像同龄孩子那样聪明,但是她即使在家里,她还是很努力的学习。由于她的父母工作很忙,他们没有很多的时间来照顾她,所以,总是把她的留给她的阿姨照顾,可是她阿姨并不是很关心她。

在平安夜那晚,林诺拉慢慢地走上楼梯,路过已经睡着的阿姨的房间,吱吱地,她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月散漫了她的房间,星星似乎都要跑进来了。

“圣诞节快乐!”,她自言自语轻声说着,走到窗台上,她凝望着天空。 “又一个圣诞节过去了,可我却没做任何事情,我是应该去做一些有趣的事,还是继续呆在这个沉闷的房间里呢?

她看着天空中有一道亮光划过,是流星,她很惊喜,她决定要许一个人愿望,她的手双放在一起,手指交叉:“我希望长大后可以拥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去探索世界,妈妈和爸爸可以回家圣诞节。”当林诺拉许完愿望后,抬头望着夜空,望着月亮高高的挂在夜空。 “愿望不会成真的,为什么我居然相信愿望呢?” 她叹了口气,回到床上。

没有妈妈在床边讲故事,感觉床都是又冷又硬的。以前,爸爸总是进来给她讲了一个冷笑话,她则假装伴随着笑声睡着了。爸爸以为她睡着了,于是也回到他自己房间睡觉了。这时,林诺拉静静地走出自己的房间,小心地关上了门。她如此怀念那些记忆,她看着那把椅子,她的妈妈曾经坐在那里,她把书放在她的腿上,但今晚她不在那里,那个位置只是一把在月光的照耀下布满微灰尘的椅子了。 “我希望...,她可以回家...”林诺拉嘟囔着,看着床头边的小猫数字时钟,闪烁“20:26”。她总是出差或工作加班,所以她似乎永远不回来,阿姨似乎从来都不太在意妈妈是否回来得很迟。 林诺拉闭上眼睛,月亮看着她,眼泪慢慢地落在她的枕头上,伴着泪水她最后睡着了。

晚上林诺拉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掉进一个黑糊糊的游泳池里,她惊醒,慢慢地睁开眼睛,环顾四周。

“这是医院...?难道在我睡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么?”她想。她揉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她突然看到她的手变大得多了,似乎是一双成年人的手。

“发生什么事了呢?”她惊慌地环顾四周,按下按钮让护士过来。

护士认为可能发生了紧急的状况,急忙地赶来了。 “你醒了!”她很兴奋很高兴,但也不太能够解释发生了什么的事。

“昨晚发生过什么事情么” 林诺拉疑惑地问护士。

“我...我还是让医生来为你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情吧。你稍等一下。”护士微笑着对她说,兴奋的去找医生去了。

林诺拉慢慢地恢复了知觉,然而这种难受的感觉还是让她有些难以承受。她想要伸张一下四肢,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能长高呢?” 她觉得非常好奇。她站在那里,好像在试图保持平衡,最终她还是摔倒在了床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林诺拉 对自己自言自语地说,她几乎不能自己站着了。“咚咚!”她听到了敲门声,转过头,她看到护士跟着一个人走进房间,显然那个人是她的医生。

“啊,林诺拉·金斯莱,我真是医术高超,欢迎你再次活了过来。”医生站在她的床边开玩笑地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林诺拉 不能理解地质问医生。

“是这样的,你已经昏迷了10年了,我们一直在这里照顾你。”医生一脸严肃地回答说。

“十年了...?”林诺拉 问道,她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这一切。“这不太可能...”

“我理解你有很多困惑,但我只是很感谢你能够醒来。”医生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微笑。“我肯定如果你父母在的话一定会很开心你活过来了,请接受我的哀悼。” 他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伤感。

“你的意思是......他们...?”林诺拉说着,她的脸上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很不幸,他们去世了。“医生认真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林诺拉感觉到她的内心沉闷,有心痛的感觉。她的眼睛顿时就被泪水模糊了。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你还有你的阿姨。”护士试图安慰她。

“太好了...”林诺拉喘息着低声说,她的眼睛因为哭过变得浮肿。

“谢天谢地你活过来了,这是一个圣诞奇迹。“护士说。

“是的,我也很高兴。”林诺拉说着,她的呼吸慢慢地变得更加稳定了,她那泪水的润湿的眼睛也变干了。

医生和护士离开了病房。过了一段时间,护士带着轮椅回来了,她帮助林诺拉坐到了轮椅上,并将她从重症病房搬到普通病房。护士帮助林诺拉在她的新病房舒适地安顿下来,给她开了药。然后她看着林诺拉,问道:“你阿姨呆在柯克里斯养老院,你希望我帮和你联系吗?

“她在那里呆了多久了?”林诺拉问道,”不知道她是不是愿意过来“

“大概三年了,我听说她在哪里过得挺好的”护士回答道。

“我想我在这里很好。”林诺拉说了一会儿,“我可以在出院后再拜访她。顺便问一下,我父母葬在哪里?“

“在阿尔蒙德伯利公墓,你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们的墓碑。”护士说。

几天后,林诺拉出院了。她拒绝医院提供的心理治疗或社会工作者之类的服务,然后一个人离开医院重新回到了外面的世界。 林诺拉在她的头脑中已经想好了要做的事,她会先去她的父母的坟墓,在她长眠后她就没再见过了。

雪缓缓地落下来,林诺拉的手略微冻红了,她的浅棕色头发垂挂在她的肩膀和她的腰间。她喘息着,可以看到从嘴里冒出来的雾气,她要继续走向森林,穿过森林便通向公墓。她可以看到周围的孩子们堆得的雪人,有些被破坏了,地上丢弃着了胡萝卜的鼻子,还有雪人的围巾。走了几分钟后,她来到森林,那里的树木很高大,她慢慢地穿过一棵棵拔起的树,进入黑暗的树丛。

“这里就像一个冬天的仙境...”林诺拉感叹到,她扶着一棵树保持平衡,而她看到有棵树上有一个标记。 “就好像这个地方是为我布置的,我希望可以永远留在这里,希望时间可以在这一刻...静止了。”林诺拉抬起头,茂密的树枝阻挡住了天空,雪一片片飘落下来。她可以看到知更鸟在树木之间跳跃,他们欢快地鸣叫了一段时间,最终慢慢消失了。一朵雪花落到了林诺拉的睫毛上,她迅速地把雪都擦去了。当她轻轻揉她的眼睛的时候,一只鹿出现了,它似乎在向林诺拉问好。它谨慎地躲在树后面的阴影里,小心翼翼地迈着细长的腿接近林诺拉。

林诺拉一开始感很吃惊,但是她觉得与这只鹿莫名的很有缘分,当它来到林诺拉身边的时候低下了头。林诺拉抚摸着它的额头,在它的耳朵后面挠痒痒,小鹿摇了摇头。她温柔地朝着瘦弱的小鹿微笑,他们刚刚相遇,但是很快又要分开了。她很伤心小鹿不得不呆在寒冷里,但它就是也属于这里的。林诺拉和小鹿有些共同点。分别时刻就要到了,他们分别的时候,互相转过身去看着对方,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继续走,林诺拉继续走着,不停地喘息着制造雾气。虽然她现在被认为是一个“成年人”,但她的心从睡着那一刻起就没有改变过。她继续前进着,寒冷的空气吹打着她的皮肤,雪花把一切都变得银装素裹的。这是真正的美,美景触动了她的心。这是真正的迷人,能够体验和感觉的美景,不是她通过一个窗口就能欣赏到的美景。

不知道为什么在林诺拉身边开满了鲜花,仿佛她活在一个梦境之中。 “花不会在雪中开放的吧,是吗?”林诺拉质疑花的存在。它们以这样的速度增长,在春天到来时,是不可能发生的,春天是融化掉雪,并将植被带回到土地的季节。他们看起来像小冰花,甚至有些像冰柱,在她触碰后,它们开始招手。她弯下身子,从雪地中采一朵花,它们却比她想象中的还容易折断。这些花有着美丽的白色花瓣,掺杂着粉红色的色调,当触摸花瓣,花便变会害羞似的合拢来,这使花显得更加美丽。花茎是柔软的,虽然用冰做成,茎上长满了白色结霜的叶子。她想为她的父母采了几朵花,花们都很乐意帮忙。花有那么的多种类使她很惊讶。有不同的颜色和不同种类的花聚在一起,这一切都使她这迷,她不会见到任何美景,如果她还被困在那个房间,那个屋子,那个世界里。她可能没有机会经历过这个美丽的冬天仙境。

然而,在远处她可以看到一圈黑暗的围栏,那里根本没有因为雪的美丽而改变。那里就是公墓。公墓在雪地中间的位置突显出来,柔软的白色雪地一直延伸至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旁边是一个大型的教堂,很多坟墓已经在那里了。她克服了内心汹涌的悲伤感,她打开门,走到了逝者长眠的地方。

林诺拉一个坟墓一个坟墓的看,试图找到母亲和父亲的坟墓。有些墓碑略微倾斜,在被湿润的雪浸湿的泥土中,人类的所有脚印和活动的痕迹似乎都被整个小镇的大雪覆盖,但墓地却不知怎的根本不影响。它似乎是与世隔绝的。

林诺拉用手指轻轻地划过墓碑,读出这些墓碑上死亡的所有原因,“死于冻死...死于车祸...死于睡眠状态”。

“等一下......”林诺拉屏住呼吸,低声自语着,跪在了墓石前。轻轻地用手拨开被杂草覆盖的名字,她的眼睛充满诧异。 “林诺拉·金斯莱 ...”。 林诺拉几乎站不起来了,这真的太出乎意料了。

“这,这一定是误会,可能他们认为我去世了。”林诺拉 对自己说,我应该冷静下来,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没有死...!”林诺拉盯着墓碑,痛苦的喊叫着。她看向右,看到他们的名字:母亲和父亲...他们躺在那里面,睡着了。她爬到那座墓碑前,把花轻轻地放在他们的墓地上。花已经结霜了,但雪花使鲜花闪耀着,使它们从灰色的坟墓石头上脱颖而出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抱着墓碑,眼泪已经开始流下。

“我好想念你们...!”林诺拉抽泣着说着,她继续哭着,试图保持稳定的声音。虽然这些墓碑寒冷坚硬,但和父母在一起她却感到一种不寻常的温暖。

她感到自己的哀伤了,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她的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感到麻木了。虽然她为父母的离去感到悲伤,但她相信他们一定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这样她的内心才能感到有些许安慰。他们一起度过的日子在她的记忆中重现,他们给她讲故事,直到她睡着了。充满了温暖和幸福的记忆是她能继续前行的唯一动力。虽然,她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来越迟钝了。这并没有使她感觉到害怕,事实上,它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眼泪慢慢地停止了,她眼里的世界变得黑暗了。然而,一道明亮的光迅速涌出黑暗。它再次温暖。她感觉到她和她的母亲和父亲一起回家,但她没有怀疑这是不是真的。至少他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林诺拉的遗体一直没有找到。

原著:Brenda Sheng 翻译: 小敏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口袋精灵 Pokemon Go 抛球用完了怎么办?

Pokemon Go,也叫口袋精灵、口袋妖怪、口袋怪兽。日语ポケットモンスター (Poketto Monsutā)是Pocket Mosters的英译, Pokémon是缩写Poketto Monsutā。大陆地区的官方中文名称为“精灵宝可梦”。Poké Ball 宝贝球。我觉“宝可梦”还不如翻译作“宝可萌”,而宝贝球还不如“抛球”更好。口袋怪兽狗的宝贝球看起来很像谷歌浏览器的标志图。

我刚开始玩,扔球技术不好,很快就宝贝球就用完了,尤其是在抓捕战斗力级别CP155的引夢貘人(Hypno)损失了好几个球。然后只能眼睁睁看着怪兽没法抓捕。除了精灵宝可梦商店里购买,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开始玩的时候看到有些补给站,但是不知道什么用的。这个游戏根本没有提示说明,点击那个道馆(Gym)就提示你说级别不够,你需要修行到五级才行。但是没有球了,不能抓怪兽,怎么可能升级呢?回来搜索,原来就是到这些补给站(Pokemon Stop)去,转一下那个图片,十有八九会给你甩出三四个宝贝球来。我就特地再一次跑出去补给站转那个圆盘,还甩出几个蛋,于是可以自己孵化小怪兽了。

这些补给站的位置大多在教堂和风景名胜。原来我玩虚拟入口(Ingress),就是能量塔(Portal)的位置,能量塔级别高就是道馆,而级别低的是补给站。

附近公园里有四五个虚拟入口的能量塔,在口袋精灵钩游戏里就是补给站,其中一个是道馆。在那里碰到两大拨人玩这个游戏,一拨十几岁,另一拨二十几岁。年轻的一拨看着我盯着手机,就围过来问我抓到什么精灵了,看到我的引夢貘人大为赞叹。年纪大一点的问我要打火机,然后凑近看我手机频幕,那是正在玩虚拟入口,他问,你这个怎么跟口袋精灵界面不一样啊?然后说,原来是老版本的。说完,打火机点着烟,闻那个味道是大麻。

有时候,扔球以后就游戏就死机了,需要重启游戏。有玩家说,左上角那个球还在转的时候不能扔宝贝球,十有八九会死机。

另外注意到,偏远郊区怪兽是很少的,附近好多Public Footpath, Bridle Path, 转了几圈,没有发现,怪兽大多出现在街角、十字路口出没。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

关于《聊斋·侠女》里的同性恋情节

胡金銓(King Hu)执导的电影《侠女》,题材取自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但是改编较多。

这里只谈一下原著里描写的“娈童”情节:

“一日,生坐齋頭,有少年來求畫。姿容甚美,意頗儇佻。詰所自,以「鄰村」對。嗣後三兩日輒一至,稍稍稔熟,漸以嘲謔;生狎抱之,亦不甚拒,遂私焉。由此往來昵甚。”
如果这一段描写还是比较隐晦的话,在文章结尾,蒲松龄就很明白地评论说:

“人必室有侠女,而后可以畜娈童也。不然,尔爱其艾豭,彼爱尔娄猪矣!”
这里使用的“娄猪艾豭”的典故出自《左传》“既定爾婁豬,盍歸吾艾豭?”蒲松龄说的是,一个人得有侠女才可以畜娈童,要不然你爱那公猪,这公猪会爱你家的母猪。蒲松龄很清楚的指明顾生与侠女和狐仙之间的三角恋爱关系,而且对蓄“娈童”所使用的语言也并不友善。

电影《侠女》尽管保持了这个三角恋爱,但将狐仙转变为女扮男装,因仰慕顾生的才学和人品,学祝英台。电影将侠女拍成一个还阳的鬼魂,阎罗王特许她两年的假期回阳间报仇。在故事的结局,狐仙重新出现,成了顾生的妻子,报答侠女“不杀之恩”。这些情节的改变,一是跟当时对同性恋的社会认同感不够有关,二是对《聊斋》人鬼恋情的程式化套用的结果。

这种改编原著的做法也体现在翟理斯(Herbert Allen Giles)的英文翻译里。翟理斯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当时在英国同性恋还是一种罪行。所以,他在《聊斋》英文版序言里说蒲松龄的有些故事“对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是非常不适宜的(turned out to be quite unsuitable for the age in which we live)”。翟理斯干脆就删节了原文,略过了上面引用的同性恋描写,只是说顾生和狐仙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The two youths soon struck up a firm friendship and met constantly.”
翟理斯在后来的翻译中,就故事的发展就跟原著完全相反了:

“She had conceived a violent dislike to the young stranger above-mentioned; and one evening when he was sitting talking with Ku, the young lady reappeared. After a while she go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