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零度以下 -- 活着的,逝去的,和生死之间

【在圣诞夜晚上,林诺拉·金斯莱得了一场奇怪的病,足足沉睡了十年。十年后的圣诞节,她突然之间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从医院里出来,她面对的将是什么?】

9 岁的林诺拉·金斯莱是一位美丽的小女孩。她有着及腰的浅棕色头发,绿褐色的眼睛,白皙的皮肤; 林诺拉林诺拉·金斯莱对这个未知世界充满着好奇心,她爱幻想和冒险,但是她刚出生时身体虚弱,所以小时候的她体弱多病。她的父母悉心照料着她,希望她能拥有结实的身体,才能去探索她期待的未知的世界。冬天,林诺拉·金斯莱很少在去上学,她在十月中旬病情会加重,所以她总会落下很多课。她感到自己被学校遗弃了,她不像同龄孩子那样聪明,但是她即使在家里,她还是很努力的学习。由于她的父母工作很忙,他们没有很多的时间来照顾她,所以,总是把她的留给她的阿姨照顾,可是她阿姨并不是很关心她。

在平安夜那晚,林诺拉慢慢地走上楼梯,路过已经睡着的阿姨的房间,吱吱地,她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月散漫了她的房间,星星似乎都要跑进来了。

“圣诞节快乐!”,她自言自语轻声说着,走到窗台上,她凝望着天空。 “又一个圣诞节过去了,可我却没做任何事情,我是应该去做一些有趣的事,还是继续呆在这个沉闷的房间里呢?

她看着天空中有一道亮光划过,是流星,她很惊喜,她决定要许一个人愿望,她的手双放在一起,手指交叉:“我希望长大后可以拥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去探索世界,妈妈和爸爸可以回家圣诞节。”当林诺拉许完愿望后,抬头望着夜空,望着月亮高高的挂在夜空。 “愿望不会成真的,为什么我居然相信愿望呢?” 她叹了口气,回到床上。

没有妈妈在床边讲故事,感觉床都是又冷又硬的。以前,爸爸总是进来给她讲了一个冷笑话,她则假装伴随着笑声睡着了。爸爸以为她睡着了,于是也回到他自己房间睡觉了。这时,林诺拉静静地走出自己的房间,小心地关上了门。她如此怀念那些记忆,她看着那把椅子,她的妈妈曾经坐在那里,她把书放在她的腿上,但今晚她不在那里,那个位置只是一把在月光的照耀下布满微灰尘的椅子了。 “我希望...,她可以回家...”林诺拉嘟囔着,看着床头边的小猫数字时钟,闪烁“20:26”。她总是出差或工作加班,所以她似乎永远不回来,阿姨似乎从来都不太在意妈妈是否回来得很迟。 林诺拉闭上眼睛,月亮看着她,眼泪慢慢地落在她的枕头上,伴着泪水她最后睡着了。

晚上林诺拉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掉进一个黑糊糊的游泳池里,她惊醒,慢慢地睁开眼睛,环顾四周。

“这是医院...?难道在我睡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么?”她想。她揉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她突然看到她的手变大得多了,似乎是一双成年人的手。

“发生什么事了呢?”她惊慌地环顾四周,按下按钮让护士过来。

护士认为可能发生了紧急的状况,急忙地赶来了。 “你醒了!”她很兴奋很高兴,但也不太能够解释发生了什么的事。

“昨晚发生过什么事情么” 林诺拉疑惑地问护士。

“我...我还是让医生来为你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情吧。你稍等一下。”护士微笑着对她说,兴奋的去找医生去了。

林诺拉慢慢地恢复了知觉,然而这种难受的感觉还是让她有些难以承受。她想要伸张一下四肢,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能长高呢?” 她觉得非常好奇。她站在那里,好像在试图保持平衡,最终她还是摔倒在了床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林诺拉 对自己自言自语地说,她几乎不能自己站着了。“咚咚!”她听到了敲门声,转过头,她看到护士跟着一个人走进房间,显然那个人是她的医生。

“啊,林诺拉·金斯莱,我真是医术高超,欢迎你再次活了过来。”医生站在她的床边开玩笑地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林诺拉 不能理解地质问医生。

“是这样的,你已经昏迷了10年了,我们一直在这里照顾你。”医生一脸严肃地回答说。

“十年了...?”林诺拉 问道,她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这一切。“这不太可能...”

“我理解你有很多困惑,但我只是很感谢你能够醒来。”医生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微笑。“我肯定如果你父母在的话一定会很开心你活过来了,请接受我的哀悼。” 他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伤感。

“你的意思是......他们...?”林诺拉说着,她的脸上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很不幸,他们去世了。“医生认真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林诺拉感觉到她的内心沉闷,有心痛的感觉。她的眼睛顿时就被泪水模糊了。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你还有你的阿姨。”护士试图安慰她。

“太好了...”林诺拉喘息着低声说,她的眼睛因为哭过变得浮肿。

“谢天谢地你活过来了,这是一个圣诞奇迹。“护士说。

“是的,我也很高兴。”林诺拉说着,她的呼吸慢慢地变得更加稳定了,她那泪水的润湿的眼睛也变干了。

医生和护士离开了病房。过了一段时间,护士带着轮椅回来了,她帮助林诺拉坐到了轮椅上,并将她从重症病房搬到普通病房。护士帮助林诺拉在她的新病房舒适地安顿下来,给她开了药。然后她看着林诺拉,问道:“你阿姨呆在柯克里斯养老院,你希望我帮和你联系吗?

“她在那里呆了多久了?”林诺拉问道,”不知道她是不是愿意过来“

“大概三年了,我听说她在哪里过得挺好的”护士回答道。

“我想我在这里很好。”林诺拉说了一会儿,“我可以在出院后再拜访她。顺便问一下,我父母葬在哪里?“

“在阿尔蒙德伯利公墓,你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们的墓碑。”护士说。

几天后,林诺拉出院了。她拒绝医院提供的心理治疗或社会工作者之类的服务,然后一个人离开医院重新回到了外面的世界。 林诺拉在她的头脑中已经想好了要做的事,她会先去她的父母的坟墓,在她长眠后她就没再见过了。

雪缓缓地落下来,林诺拉的手略微冻红了,她的浅棕色头发垂挂在她的肩膀和她的腰间。她喘息着,可以看到从嘴里冒出来的雾气,她要继续走向森林,穿过森林便通向公墓。她可以看到周围的孩子们堆得的雪人,有些被破坏了,地上丢弃着了胡萝卜的鼻子,还有雪人的围巾。走了几分钟后,她来到森林,那里的树木很高大,她慢慢地穿过一棵棵拔起的树,进入黑暗的树丛。

“这里就像一个冬天的仙境...”林诺拉感叹到,她扶着一棵树保持平衡,而她看到有棵树上有一个标记。 “就好像这个地方是为我布置的,我希望可以永远留在这里,希望时间可以在这一刻...静止了。”林诺拉抬起头,茂密的树枝阻挡住了天空,雪一片片飘落下来。她可以看到知更鸟在树木之间跳跃,他们欢快地鸣叫了一段时间,最终慢慢消失了。一朵雪花落到了林诺拉的睫毛上,她迅速地把雪都擦去了。当她轻轻揉她的眼睛的时候,一只鹿出现了,它似乎在向林诺拉问好。它谨慎地躲在树后面的阴影里,小心翼翼地迈着细长的腿接近林诺拉。

林诺拉一开始感很吃惊,但是她觉得与这只鹿莫名的很有缘分,当它来到林诺拉身边的时候低下了头。林诺拉抚摸着它的额头,在它的耳朵后面挠痒痒,小鹿摇了摇头。她温柔地朝着瘦弱的小鹿微笑,他们刚刚相遇,但是很快又要分开了。她很伤心小鹿不得不呆在寒冷里,但它就是也属于这里的。林诺拉和小鹿有些共同点。分别时刻就要到了,他们分别的时候,互相转过身去看着对方,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继续走,林诺拉继续走着,不停地喘息着制造雾气。虽然她现在被认为是一个“成年人”,但她的心从睡着那一刻起就没有改变过。她继续前进着,寒冷的空气吹打着她的皮肤,雪花把一切都变得银装素裹的。这是真正的美,美景触动了她的心。这是真正的迷人,能够体验和感觉的美景,不是她通过一个窗口就能欣赏到的美景。

不知道为什么在林诺拉身边开满了鲜花,仿佛她活在一个梦境之中。 “花不会在雪中开放的吧,是吗?”林诺拉质疑花的存在。它们以这样的速度增长,在春天到来时,是不可能发生的,春天是融化掉雪,并将植被带回到土地的季节。他们看起来像小冰花,甚至有些像冰柱,在她触碰后,它们开始招手。她弯下身子,从雪地中采一朵花,它们却比她想象中的还容易折断。这些花有着美丽的白色花瓣,掺杂着粉红色的色调,当触摸花瓣,花便变会害羞似的合拢来,这使花显得更加美丽。花茎是柔软的,虽然用冰做成,茎上长满了白色结霜的叶子。她想为她的父母采了几朵花,花们都很乐意帮忙。花有那么的多种类使她很惊讶。有不同的颜色和不同种类的花聚在一起,这一切都使她这迷,她不会见到任何美景,如果她还被困在那个房间,那个屋子,那个世界里。她可能没有机会经历过这个美丽的冬天仙境。

然而,在远处她可以看到一圈黑暗的围栏,那里根本没有因为雪的美丽而改变。那里就是公墓。公墓在雪地中间的位置突显出来,柔软的白色雪地一直延伸至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旁边是一个大型的教堂,很多坟墓已经在那里了。她克服了内心汹涌的悲伤感,她打开门,走到了逝者长眠的地方。

林诺拉一个坟墓一个坟墓的看,试图找到母亲和父亲的坟墓。有些墓碑略微倾斜,在被湿润的雪浸湿的泥土中,人类的所有脚印和活动的痕迹似乎都被整个小镇的大雪覆盖,但墓地却不知怎的根本不影响。它似乎是与世隔绝的。

林诺拉用手指轻轻地划过墓碑,读出这些墓碑上死亡的所有原因,“死于冻死...死于车祸...死于睡眠状态”。

“等一下......”林诺拉屏住呼吸,低声自语着,跪在了墓石前。轻轻地用手拨开被杂草覆盖的名字,她的眼睛充满诧异。 “林诺拉·金斯莱 ...”。 林诺拉几乎站不起来了,这真的太出乎意料了。

“这,这一定是误会,可能他们认为我去世了。”林诺拉 对自己说,我应该冷静下来,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没有死...!”林诺拉盯着墓碑,痛苦的喊叫着。她看向右,看到他们的名字:母亲和父亲...他们躺在那里面,睡着了。她爬到那座墓碑前,把花轻轻地放在他们的墓地上。花已经结霜了,但雪花使鲜花闪耀着,使它们从灰色的坟墓石头上脱颖而出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抱着墓碑,眼泪已经开始流下。

“我好想念你们...!”林诺拉抽泣着说着,她继续哭着,试图保持稳定的声音。虽然这些墓碑寒冷坚硬,但和父母在一起她却感到一种不寻常的温暖。

她感到自己的哀伤了,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她的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感到麻木了。虽然她为父母的离去感到悲伤,但她相信他们一定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这样她的内心才能感到有些许安慰。他们一起度过的日子在她的记忆中重现,他们给她讲故事,直到她睡着了。充满了温暖和幸福的记忆是她能继续前行的唯一动力。虽然,她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来越迟钝了。这并没有使她感觉到害怕,事实上,它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眼泪慢慢地停止了,她眼里的世界变得黑暗了。然而,一道明亮的光迅速涌出黑暗。它再次温暖。她感觉到她和她的母亲和父亲一起回家,但她没有怀疑这是不是真的。至少他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林诺拉的遗体一直没有找到。

原著:Brenda Sheng 翻译: 小敏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因言获罪的温州公民黄志霄依法向温州检察院递交了三万言申诉书

昨天2018年11月23日,因言获罪的温州公民黄志霄依法向温州检察院递交了三万言申诉书。指出永嘉公安报复诬陷,温州法院枉法判决。及永嘉县政法委插手干预本案,妨害司法公正。黄志霄依然坚信天地间自有公道在,无非迟与早!并称只要中国号称法治社会,必须还其清白。

刑 事 申 诉 书 申诉人:黄志霄,男…… 因申诉人发网帖对永嘉县公安局、永嘉法院寻衅滋事一案,不服(2018)浙03刑终1079号裁定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一条之规定,特依法向贵院提出申诉。 申请事项: 请求贵院行使法律监督,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检察建议或者提起抗诉,以对本案进行再审,撤销(2018)浙03刑终1079号裁定,并改判申诉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
原裁定程序违法,及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确有错误,也根本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足以定罪量刑。并且,通观裁定书,除了提到并否定“(黄志霄)对发帖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维权行为不构成犯罪;辩护人也提出黄志霄没有编造虚假信息,原审法院认定其对基本事实的起因、司法机关处理和善后等重要情况进行篡改没有事实依据,黄志霄所发布的5个帖子中的基本事实均客观存在,没有编造虚假信息的故意”、“二审期间黄志霄也上诉提出永嘉县公安局的处罚显失公平”、“二审期间黄志霄及辩护人仍然坚持认为该《解答》系违法文件”、“黄志霄及辩护人提出侦查及原审审判程序违法”这四句归纳性语句外,对申诉人的上诉状和辩护人的辩护词中的依据与论证都没有进行任何评判,这让申诉人不得不怀疑二审法官只看过上诉状、辩护词的分标题,而对其中内容(即依据和论证)几乎没过目,至少压根没打算评判。

申诉人在列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四处,认定事实错误四处,适用法律错误两处,及反驳裁定书其他认定,并阐述永嘉县政法委竟插手干预本案、妨害司法公正的咄咄怪事之前,有必要先交代下本案的缘起,亦即本案相关事实。
2011年1月2日,家住浙江省永嘉县清水埠邮电宿舍的陈巧勇与邻居王少林发生口角。在激烈争吵时,王少林先猛然一把拽去在旁顾自玩耍的陈巧勇女儿陈欣彤,当时才六岁的小女孩随即因受到突然惊吓而大哭起来!陈巧勇推开了王少林(或另有其他肢体冲突)以保护爱女。 事后,双方均到当地永嘉县公安局瓯北派出所报案。陈欣彤当晚出现夜寐不安、尖叫哭闹等症状,后被法医鉴定为精神“创伤后应激障碍”。王少林在2011年1月27日…

收养(adopt)与寄养(foster)的区别

本地新闻,一个叫布赖恩-皮里斯的男子,死于车祸,大约有150个孩子为他送葬。其中,4个亲生,两个女儿领养,剩下的一百多个寄养。

ABOUT 150 children are in mourning after the man who was their foster father died in a car crash.

Brian Pleace loved children so much he not only had four of his own and adopted two more, but he fostered scores more.
中文里领养、收养混用不清。 在英国,寄养(foster)的对象可能是被遗弃者,孤寡老幼,未必有法定关系,也不改变法定关系;领养或者收养(adopt)的对象可能原本有家的,涉及法定关系的改变。

在等待寄养或收养期间,小孩可能有资格继续领取福利。所以有的把收养孩子当作一份工作。

上面新闻里,布莱恩领养的两个女儿在法律上跟他是父女关系,但是一百多个寄养的,有的只呆过夜,最长的呆七年多,这些跟布莱恩没有法律上的父子或者父女关系。

有些华人,出于各种原因,让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收养,让小孩申报“孤儿”身份。美国人到中国领养孩子,可能出于经济原因,领养小孩可能带来收入。

鲁迅为什么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用一个德语词Ade?

鲁迅为什么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用一个德语词Ade?

他在文中带着童心说,“Ade,我的蟋蟀们;Ade,我的覆盆子们。”

如果用汉语的“再见”,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这是否德语,或者绍兴一带的方言,或者鲁迅儿时使用的“儿语”的拼音转写,语文课本上应该有注释,似乎从来没有引起注意,多年后也就没有不觉得了。

如果是德语,问题是:鲁迅为什么用一个德语词?为什么不用中古英语词adieu,至少莎士比亚这么用?或者用英语bye,或者鲁迅在日本留学过,用日语的沙扬娜拉?有没有人考证过,他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有一个亲密的德国朋友?或者那个时候他就接触了马克思主义,从此看出他的亲德国和俄共?

名篇里可挖的东西还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