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零度以下 -- 活着的,逝去的,和生死之间

【在圣诞夜晚上,林诺拉·金斯莱得了一场奇怪的病,足足沉睡了十年。十年后的圣诞节,她突然之间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从医院里出来,她面对的将是什么?】

9 岁的林诺拉·金斯莱是一位美丽的小女孩。她有着及腰的浅棕色头发,绿褐色的眼睛,白皙的皮肤; 林诺拉林诺拉·金斯莱对这个未知世界充满着好奇心,她爱幻想和冒险,但是她刚出生时身体虚弱,所以小时候的她体弱多病。她的父母悉心照料着她,希望她能拥有结实的身体,才能去探索她期待的未知的世界。冬天,林诺拉·金斯莱很少在去上学,她在十月中旬病情会加重,所以她总会落下很多课。她感到自己被学校遗弃了,她不像同龄孩子那样聪明,但是她即使在家里,她还是很努力的学习。由于她的父母工作很忙,他们没有很多的时间来照顾她,所以,总是把她的留给她的阿姨照顾,可是她阿姨并不是很关心她。

在平安夜那晚,林诺拉慢慢地走上楼梯,路过已经睡着的阿姨的房间,吱吱地,她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月散漫了她的房间,星星似乎都要跑进来了。

“圣诞节快乐!”,她自言自语轻声说着,走到窗台上,她凝望着天空。 “又一个圣诞节过去了,可我却没做任何事情,我是应该去做一些有趣的事,还是继续呆在这个沉闷的房间里呢?

她看着天空中有一道亮光划过,是流星,她很惊喜,她决定要许一个人愿望,她的手双放在一起,手指交叉:“我希望长大后可以拥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去探索世界,妈妈和爸爸可以回家圣诞节。”当林诺拉许完愿望后,抬头望着夜空,望着月亮高高的挂在夜空。 “愿望不会成真的,为什么我居然相信愿望呢?” 她叹了口气,回到床上。

没有妈妈在床边讲故事,感觉床都是又冷又硬的。以前,爸爸总是进来给她讲了一个冷笑话,她则假装伴随着笑声睡着了。爸爸以为她睡着了,于是也回到他自己房间睡觉了。这时,林诺拉静静地走出自己的房间,小心地关上了门。她如此怀念那些记忆,她看着那把椅子,她的妈妈曾经坐在那里,她把书放在她的腿上,但今晚她不在那里,那个位置只是一把在月光的照耀下布满微灰尘的椅子了。 “我希望...,她可以回家...”林诺拉嘟囔着,看着床头边的小猫数字时钟,闪烁“20:26”。她总是出差或工作加班,所以她似乎永远不回来,阿姨似乎从来都不太在意妈妈是否回来得很迟。 林诺拉闭上眼睛,月亮看着她,眼泪慢慢地落在她的枕头上,伴着泪水她最后睡着了。

晚上林诺拉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掉进一个黑糊糊的游泳池里,她惊醒,慢慢地睁开眼睛,环顾四周。

“这是医院...?难道在我睡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么?”她想。她揉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她突然看到她的手变大得多了,似乎是一双成年人的手。

“发生什么事了呢?”她惊慌地环顾四周,按下按钮让护士过来。

护士认为可能发生了紧急的状况,急忙地赶来了。 “你醒了!”她很兴奋很高兴,但也不太能够解释发生了什么的事。

“昨晚发生过什么事情么” 林诺拉疑惑地问护士。

“我...我还是让医生来为你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情吧。你稍等一下。”护士微笑着对她说,兴奋的去找医生去了。

林诺拉慢慢地恢复了知觉,然而这种难受的感觉还是让她有些难以承受。她想要伸张一下四肢,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能长高呢?” 她觉得非常好奇。她站在那里,好像在试图保持平衡,最终她还是摔倒在了床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林诺拉 对自己自言自语地说,她几乎不能自己站着了。“咚咚!”她听到了敲门声,转过头,她看到护士跟着一个人走进房间,显然那个人是她的医生。

“啊,林诺拉·金斯莱,我真是医术高超,欢迎你再次活了过来。”医生站在她的床边开玩笑地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林诺拉 不能理解地质问医生。

“是这样的,你已经昏迷了10年了,我们一直在这里照顾你。”医生一脸严肃地回答说。

“十年了...?”林诺拉 问道,她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这一切。“这不太可能...”

“我理解你有很多困惑,但我只是很感谢你能够醒来。”医生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微笑。“我肯定如果你父母在的话一定会很开心你活过来了,请接受我的哀悼。” 他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伤感。

“你的意思是......他们...?”林诺拉说着,她的脸上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很不幸,他们去世了。“医生认真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林诺拉感觉到她的内心沉闷,有心痛的感觉。她的眼睛顿时就被泪水模糊了。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你还有你的阿姨。”护士试图安慰她。

“太好了...”林诺拉喘息着低声说,她的眼睛因为哭过变得浮肿。

“谢天谢地你活过来了,这是一个圣诞奇迹。“护士说。

“是的,我也很高兴。”林诺拉说着,她的呼吸慢慢地变得更加稳定了,她那泪水的润湿的眼睛也变干了。

医生和护士离开了病房。过了一段时间,护士带着轮椅回来了,她帮助林诺拉坐到了轮椅上,并将她从重症病房搬到普通病房。护士帮助林诺拉在她的新病房舒适地安顿下来,给她开了药。然后她看着林诺拉,问道:“你阿姨呆在柯克里斯养老院,你希望我帮和你联系吗?

“她在那里呆了多久了?”林诺拉问道,”不知道她是不是愿意过来“

“大概三年了,我听说她在哪里过得挺好的”护士回答道。

“我想我在这里很好。”林诺拉说了一会儿,“我可以在出院后再拜访她。顺便问一下,我父母葬在哪里?“

“在阿尔蒙德伯利公墓,你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们的墓碑。”护士说。

几天后,林诺拉出院了。她拒绝医院提供的心理治疗或社会工作者之类的服务,然后一个人离开医院重新回到了外面的世界。 林诺拉在她的头脑中已经想好了要做的事,她会先去她的父母的坟墓,在她长眠后她就没再见过了。

雪缓缓地落下来,林诺拉的手略微冻红了,她的浅棕色头发垂挂在她的肩膀和她的腰间。她喘息着,可以看到从嘴里冒出来的雾气,她要继续走向森林,穿过森林便通向公墓。她可以看到周围的孩子们堆得的雪人,有些被破坏了,地上丢弃着了胡萝卜的鼻子,还有雪人的围巾。走了几分钟后,她来到森林,那里的树木很高大,她慢慢地穿过一棵棵拔起的树,进入黑暗的树丛。

“这里就像一个冬天的仙境...”林诺拉感叹到,她扶着一棵树保持平衡,而她看到有棵树上有一个标记。 “就好像这个地方是为我布置的,我希望可以永远留在这里,希望时间可以在这一刻...静止了。”林诺拉抬起头,茂密的树枝阻挡住了天空,雪一片片飘落下来。她可以看到知更鸟在树木之间跳跃,他们欢快地鸣叫了一段时间,最终慢慢消失了。一朵雪花落到了林诺拉的睫毛上,她迅速地把雪都擦去了。当她轻轻揉她的眼睛的时候,一只鹿出现了,它似乎在向林诺拉问好。它谨慎地躲在树后面的阴影里,小心翼翼地迈着细长的腿接近林诺拉。

林诺拉一开始感很吃惊,但是她觉得与这只鹿莫名的很有缘分,当它来到林诺拉身边的时候低下了头。林诺拉抚摸着它的额头,在它的耳朵后面挠痒痒,小鹿摇了摇头。她温柔地朝着瘦弱的小鹿微笑,他们刚刚相遇,但是很快又要分开了。她很伤心小鹿不得不呆在寒冷里,但它就是也属于这里的。林诺拉和小鹿有些共同点。分别时刻就要到了,他们分别的时候,互相转过身去看着对方,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继续走,林诺拉继续走着,不停地喘息着制造雾气。虽然她现在被认为是一个“成年人”,但她的心从睡着那一刻起就没有改变过。她继续前进着,寒冷的空气吹打着她的皮肤,雪花把一切都变得银装素裹的。这是真正的美,美景触动了她的心。这是真正的迷人,能够体验和感觉的美景,不是她通过一个窗口就能欣赏到的美景。

不知道为什么在林诺拉身边开满了鲜花,仿佛她活在一个梦境之中。 “花不会在雪中开放的吧,是吗?”林诺拉质疑花的存在。它们以这样的速度增长,在春天到来时,是不可能发生的,春天是融化掉雪,并将植被带回到土地的季节。他们看起来像小冰花,甚至有些像冰柱,在她触碰后,它们开始招手。她弯下身子,从雪地中采一朵花,它们却比她想象中的还容易折断。这些花有着美丽的白色花瓣,掺杂着粉红色的色调,当触摸花瓣,花便变会害羞似的合拢来,这使花显得更加美丽。花茎是柔软的,虽然用冰做成,茎上长满了白色结霜的叶子。她想为她的父母采了几朵花,花们都很乐意帮忙。花有那么的多种类使她很惊讶。有不同的颜色和不同种类的花聚在一起,这一切都使她这迷,她不会见到任何美景,如果她还被困在那个房间,那个屋子,那个世界里。她可能没有机会经历过这个美丽的冬天仙境。

然而,在远处她可以看到一圈黑暗的围栏,那里根本没有因为雪的美丽而改变。那里就是公墓。公墓在雪地中间的位置突显出来,柔软的白色雪地一直延伸至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旁边是一个大型的教堂,很多坟墓已经在那里了。她克服了内心汹涌的悲伤感,她打开门,走到了逝者长眠的地方。

林诺拉一个坟墓一个坟墓的看,试图找到母亲和父亲的坟墓。有些墓碑略微倾斜,在被湿润的雪浸湿的泥土中,人类的所有脚印和活动的痕迹似乎都被整个小镇的大雪覆盖,但墓地却不知怎的根本不影响。它似乎是与世隔绝的。

林诺拉用手指轻轻地划过墓碑,读出这些墓碑上死亡的所有原因,“死于冻死...死于车祸...死于睡眠状态”。

“等一下......”林诺拉屏住呼吸,低声自语着,跪在了墓石前。轻轻地用手拨开被杂草覆盖的名字,她的眼睛充满诧异。 “林诺拉·金斯莱 ...”。 林诺拉几乎站不起来了,这真的太出乎意料了。

“这,这一定是误会,可能他们认为我去世了。”林诺拉 对自己说,我应该冷静下来,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没有死...!”林诺拉盯着墓碑,痛苦的喊叫着。她看向右,看到他们的名字:母亲和父亲...他们躺在那里面,睡着了。她爬到那座墓碑前,把花轻轻地放在他们的墓地上。花已经结霜了,但雪花使鲜花闪耀着,使它们从灰色的坟墓石头上脱颖而出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抱着墓碑,眼泪已经开始流下。

“我好想念你们...!”林诺拉抽泣着说着,她继续哭着,试图保持稳定的声音。虽然这些墓碑寒冷坚硬,但和父母在一起她却感到一种不寻常的温暖。

她感到自己的哀伤了,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她的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感到麻木了。虽然她为父母的离去感到悲伤,但她相信他们一定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这样她的内心才能感到有些许安慰。他们一起度过的日子在她的记忆中重现,他们给她讲故事,直到她睡着了。充满了温暖和幸福的记忆是她能继续前行的唯一动力。虽然,她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来越迟钝了。这并没有使她感觉到害怕,事实上,它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眼泪慢慢地停止了,她眼里的世界变得黑暗了。然而,一道明亮的光迅速涌出黑暗。它再次温暖。她感觉到她和她的母亲和父亲一起回家,但她没有怀疑这是不是真的。至少他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林诺拉的遗体一直没有找到。

原著:Brenda Sheng 翻译: 小敏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如何翻译秀才、举人和进士

今天阅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英文版,STRANGE STORIES FROM A CHINESE STUDIO,翻译Herbert Giles,由微软扫描制作的电子图版,非常漂亮。还有Todd Compton扫描录入的电子文本版,也非常全面。还有由LibriVox制作的语音朗读,MP3格式,可供下载,但是只有20篇。

非常有趣的是,“聊斋”一词的翻译,“斋”翻译作书房没错,但据我的理解,“聊”应该作“聊天”解。Herbert Giles直接用Chinese Studio。

读《聊斋志异》第一篇考城隍,Examination for the Post of Guardian Angel,Herbert Giles居然将城隍翻译成Guardian Angel。还有他直接将秀才翻译成graduate,那是大学毕业生。他在注解中给出了秀才、进士、举人的翻译,并且将其对应于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The three degrees of Imperial Civil Examination are literally, (1) Cultivated Talent, (2) Raised Man, and (3) Promoted Scholar.The English equivalents for all kinds of Chinese terms could be bachelor’s degree, Master's degree, and Doctor's degree.

科举考试翻译作Imperial Civil Examination,也可以省却civil。

在北京公主坟半夜等出租车

有一次我在北京公主坟那边,晚上12点钟在等出租车,不知道怎么回事,身旁有一个女的也在等车。她问我去哪里?后来发现她和我是同一个方向,就两个人一起坐出租车,商量好共同付钱,下车以后我把钱给司机,但是那个女的钱给司机,司机却不要。后来司机和我吵了起来,他说车上明明只有一个人,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女的。这事真怪!网友回复:也许公主坟里的公主蹭了你的出租车。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