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Buzz對中國網民來說意味著什么?

谷歌在中國新年期間推出Buzz,在GFW防火墻上破開缺口,同時改變了整個互聯網中社會性網絡的游戲規則。如果Buzz能成功逃过这一劫,没被封掉。那么这意味着GFW的倒塌。

谷歌在中國新年期間推出Buzz,時間選得恰到時候,如果有意這么做的話,可以看作谷歌是很懂得中國文化。前一段時間,外媒批評中國政府在圣誕節期間審判劉曉波,外國記者回家過圣誕節沒空嚷嚷。谷歌選在中國新年開Buzz,中國政府放假,不能將Buzz扼殺在襁褓之中,還沒有等到大多數中國網民意識到Buzz的存在,就屏蔽了。現在,Buzz在短短的幾天內,站穩了陣腳,改變了整個互聯網游戲規則,可以說在中國的GFW墻上打了一個大洞。

中國封鎖了“非死不可”(facebook),屏蔽了“推特”(twitter),關閉了飯否,剩下來四大門戶網站里被閹割過的微薄。盡管四大微薄互相爭來爭去,但網友們戲稱,“四個太監上青樓,爭個啥?”

中國網民發現了Buzz,將其稱為愛稱“八字”,或者“靶子”,會員稱為“靶友”(正如“推友”)。但是,欣喜之余,首先要問的是Buzz什么時候遭屏蔽。有一位keso的“靶友”的帖子引來四百多個回復,

每個个人都在猜测,Buzz什么时候会被墙。我的看法是,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1. 这是Google的产品,现在block,会引起很大的媒体关注,须慎重对待;
2. Gmail是通信工具,封掉,影响面太大,影响也太坏;
3. 低层决策者在涉及可能引发重大反弹问题上,不太敢擅自作主,绿坝是一个教训。
很多回復,靶友們發現Buzz“确实是个聊天室了。”同時似乎用壓低聲音說,“怎么没有人说“顶”,“沙发”之类的呢?”能談一些有趣的東西,還需要哪些無聊的話題?

也許,google意识到任何单独的服务都会被墙,索性凝聚到一起,增加GFW封锁的社会风险。但是,最近看到有報道說,谷歌可能會在把Buzz從gmail里剝離。

有人舉例說,伊朗电信商宣布将永久关闭Google的电子邮件服务,并推出国家电子邮件服务来取代。中國完全可以仿效伊朗的做法,也跟伊朗“國際接軌”。或者,不屏蔽gmail,而是留下一个阉掉buzz后的Gmail。

如果gmail成功逃过这一劫,buzz没被封掉。那么这意味着GFW的倒塌。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北京公主坟半夜等出租车

有一次我在北京公主坟那边,晚上12点钟在等出租车,不知道怎么回事,身旁有一个女的也在等车。她问我去哪里?后来发现她和我是同一个方向,就两个人一起坐出租车,商量好共同付钱,下车以后我把钱给司机,但是那个女的钱给司机,司机却不要。后来司机和我吵了起来,他说车上明明只有一个人,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女的。这事真怪!网友回复:也许公主坟里的公主蹭了你的出租车。

如何翻译秀才、举人和进士

今天阅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英文版,STRANGE STORIES FROM A CHINESE STUDIO,翻译Herbert Giles,由微软扫描制作的电子图版,非常漂亮。还有Todd Compton扫描录入的电子文本版,也非常全面。还有由LibriVox制作的语音朗读,MP3格式,可供下载,但是只有20篇。

非常有趣的是,“聊斋”一词的翻译,“斋”翻译作书房没错,但据我的理解,“聊”应该作“聊天”解。Herbert Giles直接用Chinese Studio。

读《聊斋志异》第一篇考城隍,Examination for the Post of Guardian Angel,Herbert Giles居然将城隍翻译成Guardian Angel。还有他直接将秀才翻译成graduate,那是大学毕业生。他在注解中给出了秀才、进士、举人的翻译,并且将其对应于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The three degrees of Imperial Civil Examination are literally, (1) Cultivated Talent, (2) Raised Man, and (3) Promoted Scholar.The English equivalents for all kinds of Chinese terms could be bachelor’s degree, Master's degree, and Doctor's degree.

科举考试翻译作Imperial Civil Examination,也可以省却civil。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