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并不奇怪的梦

俗话说,“吃多拉多,睡多梦多”。也许人到中年,最近醒得早,往往梦醒,望着如水的月光,感叹如梦人生。

庄周梦胡蝶,还是蝴蝶梦庄周?最近流行《盗梦空间》,感觉其创意在于梦的层次性,在梦境里提取和注入潜意识内容,梦境的可共享性,梦境的的时间可伸缩性和可穿越性。

但是,凡人的梦往往也只是生活的延续,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谁说,周公能解梦,其实解梦还得做梦人。

这里,记录昨晚的梦境,这些白天的意识流,晚上该头换面的在梦中再现。

在梦中,大姐指着房子后面的马路说,她帮我在马路边竖了一个牌子,让人捐旧书。那牌子上写着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具有英国特色的公司名字。我问有没有人捐书?然后在堆满了书的房间里找。她指着另一面的书架说,那些书就是捐来的。
这时,有一个代表团要来学习三民主义,其中一个高个子,至少有两米多高,另外两个矮一点,但长相都很特别。于是我很紧张,因为我甚至都说不出三民主义是哪三个。我就想去找一本书来,临时抱佛脚,可是怎么也找不着合适的书。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心里很着急。代表团等了那么久,应该不耐烦了。最后,空着手去会议室,发现里面好多人,会议已经结束了。我大学同学谢修斌拉了他整个班级的学生过来,那个班级是政治专业的,所以对三民主义熟门熟路。在这些学生和代表团的讨论中,会议开得很成功。

当中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细节。比如,我去那个藏书室,经过一个幼儿园,小布头见到我去,很调皮的逃走;她老师见到我经过,假装积极的给学生上课。

还有,白云中学的魏立涛在照顾他的独生女。然后跟我说自己要去巴黎,问我巴黎的交通是否很方便。梦中我似乎去过巴黎,并且很肯定地说非常方便,下飞机、上火车、转地铁、改乘公交都非常方便,甚至还有三轮车。他跟我说要参加一个高尔夫俱乐部活动。我看到海报上,他的大幅照片,穿着非常高贵。

梦很多,不过大多数一醒来就忘记了,也许因为情节太荒唐了。梦的场景也很难描述,但大多情况下是灰色、暗淡。似乎从来没有梦见过鲜艳、灿烂的色彩。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如何翻译秀才、举人和进士

今天阅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英文版,STRANGE STORIES FROM A CHINESE STUDIO,翻译Herbert Giles,由微软扫描制作的电子图版,非常漂亮。还有Todd Compton扫描录入的电子文本版,也非常全面。还有由LibriVox制作的语音朗读,MP3格式,可供下载,但是只有20篇。

非常有趣的是,“聊斋”一词的翻译,“斋”翻译作书房没错,但据我的理解,“聊”应该作“聊天”解。Herbert Giles直接用Chinese Studio。

读《聊斋志异》第一篇考城隍,Examination for the Post of Guardian Angel,Herbert Giles居然将城隍翻译成Guardian Angel。还有他直接将秀才翻译成graduate,那是大学毕业生。他在注解中给出了秀才、进士、举人的翻译,并且将其对应于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The three degrees of Imperial Civil Examination are literally, (1) Cultivated Talent, (2) Raised Man, and (3) Promoted Scholar.The English equivalents for all kinds of Chinese terms could be bachelor’s degree, Master's degree, and Doctor's degree.

科举考试翻译作Imperial Civil Examination,也可以省却civil。

在北京公主坟半夜等出租车

有一次我在北京公主坟那边,晚上12点钟在等出租车,不知道怎么回事,身旁有一个女的也在等车。她问我去哪里?后来发现她和我是同一个方向,就两个人一起坐出租车,商量好共同付钱,下车以后我把钱给司机,但是那个女的钱给司机,司机却不要。后来司机和我吵了起来,他说车上明明只有一个人,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女的。这事真怪!网友回复:也许公主坟里的公主蹭了你的出租车。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