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唐人街(五):电脑进水了

【电脑进水】

一大早,老陈过来敲谷裕的门。

“昨天晚上喝多了,”老陈说,“不知怎么把水洒在电脑上,可能坏了。”

“你有没有吹风机?”谷裕说。

老陈跑回家拿了吹风机。谷裕发现笔记本电脑的硬盘裸露着,“盖子早丢了。”老陈说,“已经有两三年了。在纽卡斯的时候就掉了”。

“什么时候买的电脑?”

“已经有四年多了。”

谷裕把电池卸下来,用螺丝刀拧开一些可一拧开的螺丝。

“这些是内存条,湿透了。”谷裕说。

他打开吹风机对着那些有缝的地方吹。然后翻过来,对着键盘吹。吹了一会儿,把电池放回远处,插上电源。

“点不亮,”谷裕说,“应该是坏了。用了四年的电脑,也可以淘汰了。”

“买一台新的又很贵。”老陈说。

“是啊!”谷裕说,“你要一段时间不能看《非城勿扰》,也不能用QQ了。”

“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老陈发誓道。

“我从来不相信酒徒发誓戒酒,正如我不相信自己发誓戒烟。”谷裕说。


【国际笑话】
晚上,外卖司机阿伦拿着一箱百威,到店里找老陈喝酒。老陈没多少英语,但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老陈已经忘了早上的誓言。开了一罐啤酒。他老婆阿兰过来,站在旁边,双手插要,狠狠的说:“又开喝了。昨晚尿在电脑上,烧了电脑,房间里到现在还有尿味。”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是说电脑里的水其实是尿!”谷裕说,“我可是用手擦干那内存条的。”

“昨天才喝了五罐,从来没有这样醉过。”老陈说,“躺着看《非诚勿扰》睡着了。早上被老婆打醒才看到电脑上都是水。”

“电脑盖子没关,看起来还真的有点象马桶。”谷裕说。

老陈的儿子前天来,新买的床铺没有到。老陈就打地铺,电脑放在旁边地上。可能半夜起来撒尿,以为那是马桶。

阿伦说,“我儿子有一次喝醉了,开了衣柜撒尿。”

“刚来伦敦的时候,六个人一个房间打地铺。有人对着旁边那个人的脸撒尿。”老陈说。

“还好意思说!”阿兰又狠狠的说。

“你还打电话回国告诉爸妈。”老陈说。

“哦!那这个脸丢大了。”谷裕说。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如何翻译秀才、举人和进士

今天阅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英文版,STRANGE STORIES FROM A CHINESE STUDIO,翻译Herbert Giles,由微软扫描制作的电子图版,非常漂亮。还有Todd Compton扫描录入的电子文本版,也非常全面。还有由LibriVox制作的语音朗读,MP3格式,可供下载,但是只有20篇。

非常有趣的是,“聊斋”一词的翻译,“斋”翻译作书房没错,但据我的理解,“聊”应该作“聊天”解。Herbert Giles直接用Chinese Studio。

读《聊斋志异》第一篇考城隍,Examination for the Post of Guardian Angel,Herbert Giles居然将城隍翻译成Guardian Angel。还有他直接将秀才翻译成graduate,那是大学毕业生。他在注解中给出了秀才、进士、举人的翻译,并且将其对应于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The three degrees of Imperial Civil Examination are literally, (1) Cultivated Talent, (2) Raised Man, and (3) Promoted Scholar.The English equivalents for all kinds of Chinese terms could be bachelor’s degree, Master's degree, and Doctor's degree.

科举考试翻译作Imperial Civil Examination,也可以省却civil。

在北京公主坟半夜等出租车

有一次我在北京公主坟那边,晚上12点钟在等出租车,不知道怎么回事,身旁有一个女的也在等车。她问我去哪里?后来发现她和我是同一个方向,就两个人一起坐出租车,商量好共同付钱,下车以后我把钱给司机,但是那个女的钱给司机,司机却不要。后来司机和我吵了起来,他说车上明明只有一个人,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女的。这事真怪!网友回复:也许公主坟里的公主蹭了你的出租车。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