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唐人街(五):电脑进水了

【电脑进水】

一大早,老陈过来敲谷裕的门。

“昨天晚上喝多了,”老陈说,“不知怎么把水洒在电脑上,可能坏了。”

“你有没有吹风机?”谷裕说。

老陈跑回家拿了吹风机。谷裕发现笔记本电脑的硬盘裸露着,“盖子早丢了。”老陈说,“已经有两三年了。在纽卡斯的时候就掉了”。

“什么时候买的电脑?”

“已经有四年多了。”

谷裕把电池卸下来,用螺丝刀拧开一些可一拧开的螺丝。

“这些是内存条,湿透了。”谷裕说。

他打开吹风机对着那些有缝的地方吹。然后翻过来,对着键盘吹。吹了一会儿,把电池放回远处,插上电源。

“点不亮,”谷裕说,“应该是坏了。用了四年的电脑,也可以淘汰了。”

“买一台新的又很贵。”老陈说。

“是啊!”谷裕说,“你要一段时间不能看《非城勿扰》,也不能用QQ了。”

“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老陈发誓道。

“我从来不相信酒徒发誓戒酒,正如我不相信自己发誓戒烟。”谷裕说。


【国际笑话】
晚上,外卖司机阿伦拿着一箱百威,到店里找老陈喝酒。老陈没多少英语,但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老陈已经忘了早上的誓言。开了一罐啤酒。他老婆阿兰过来,站在旁边,双手插要,狠狠的说:“又开喝了。昨晚尿在电脑上,烧了电脑,房间里到现在还有尿味。”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是说电脑里的水其实是尿!”谷裕说,“我可是用手擦干那内存条的。”

“昨天才喝了五罐,从来没有这样醉过。”老陈说,“躺着看《非诚勿扰》睡着了。早上被老婆打醒才看到电脑上都是水。”

“电脑盖子没关,看起来还真的有点象马桶。”谷裕说。

老陈的儿子前天来,新买的床铺没有到。老陈就打地铺,电脑放在旁边地上。可能半夜起来撒尿,以为那是马桶。

阿伦说,“我儿子有一次喝醉了,开了衣柜撒尿。”

“刚来伦敦的时候,六个人一个房间打地铺。有人对着旁边那个人的脸撒尿。”老陈说。

“还好意思说!”阿兰又狠狠的说。

“你还打电话回国告诉爸妈。”老陈说。

“哦!那这个脸丢大了。”谷裕说。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

因言获罪的温州公民黄志霄依法向温州检察院递交了三万言申诉书

昨天2018年11月23日,因言获罪的温州公民黄志霄依法向温州检察院递交了三万言申诉书。指出永嘉公安报复诬陷,温州法院枉法判决。及永嘉县政法委插手干预本案,妨害司法公正。黄志霄依然坚信天地间自有公道在,无非迟与早!并称只要中国号称法治社会,必须还其清白。

刑 事 申 诉 书 申诉人:黄志霄,男…… 因申诉人发网帖对永嘉县公安局、永嘉法院寻衅滋事一案,不服(2018)浙03刑终1079号裁定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一条之规定,特依法向贵院提出申诉。 申请事项: 请求贵院行使法律监督,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检察建议或者提起抗诉,以对本案进行再审,撤销(2018)浙03刑终1079号裁定,并改判申诉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
原裁定程序违法,及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确有错误,也根本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足以定罪量刑。并且,通观裁定书,除了提到并否定“(黄志霄)对发帖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维权行为不构成犯罪;辩护人也提出黄志霄没有编造虚假信息,原审法院认定其对基本事实的起因、司法机关处理和善后等重要情况进行篡改没有事实依据,黄志霄所发布的5个帖子中的基本事实均客观存在,没有编造虚假信息的故意”、“二审期间黄志霄也上诉提出永嘉县公安局的处罚显失公平”、“二审期间黄志霄及辩护人仍然坚持认为该《解答》系违法文件”、“黄志霄及辩护人提出侦查及原审审判程序违法”这四句归纳性语句外,对申诉人的上诉状和辩护人的辩护词中的依据与论证都没有进行任何评判,这让申诉人不得不怀疑二审法官只看过上诉状、辩护词的分标题,而对其中内容(即依据和论证)几乎没过目,至少压根没打算评判。

申诉人在列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四处,认定事实错误四处,适用法律错误两处,及反驳裁定书其他认定,并阐述永嘉县政法委竟插手干预本案、妨害司法公正的咄咄怪事之前,有必要先交代下本案的缘起,亦即本案相关事实。
2011年1月2日,家住浙江省永嘉县清水埠邮电宿舍的陈巧勇与邻居王少林发生口角。在激烈争吵时,王少林先猛然一把拽去在旁顾自玩耍的陈巧勇女儿陈欣彤,当时才六岁的小女孩随即因受到突然惊吓而大哭起来!陈巧勇推开了王少林(或另有其他肢体冲突)以保护爱女。 事后,双方均到当地永嘉县公安局瓯北派出所报案。陈欣彤当晚出现夜寐不安、尖叫哭闹等症状,后被法医鉴定为精神“创伤后应激障碍”。王少林在2011年1月27日…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