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名单,其中有“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

http://www.gov.cn/xinwen/2018-02/20/content_5267773.htm

搜狐等多家网站报道了“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等非法社会组织被依法取缔的新闻。

http://www.sohu.com/a/221927449_255783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的官网虽然能打开,但不能注册和登录。

http://www.diasia.org/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熊楚成对中数信安联盟做了深度报道。该记者的调查指出,中数信安联盟以“数字信息产业化建设”为由,虚拟万人数字社区项目,以上百亿的项目及十倍利润增值回报吸引公众投资。具体的来说,就是“以1万人为服务单位建设区块服务平台,将在全国建设约17万-22万个服务区块平台”,投资人先成立公司,再与联盟签订协议,交30万元就可创建社区,创建社区的任务指标是300万元,可一次性交清。另外,个人交1万元也可与中数信安直接签订协议,都是合伙人身份,没有工资,只享受份额和分红,还有就是发展进来一个人有10%的提成。

http://www.twoeggz.com/news/3859072.html

这个被民政局和公安局取缔的联盟,还在继续活动。我的朋友发给我的内容看,各地的活动还非常活跃。给出的投资增值回报和利润非常诱人,一万人为服务单位数字社区增值历程是这样的:
“2014年3万元、
2015年30万元、
2016年300万元(分红收益权6%)、
2017年10月以后3000万元(分红收益权3%)、
2019年将升值到1.3亿元(分红收益权1%)、
2020年后将没有分红收益权,只有基金收益权!”

同时,联盟的项目进度安排:“在2017年6月份开始数字综合体的规划建设,在2018年完成项目和知识产权的评估,随着数字社区全国投资合伙人的招募和甄选工作推进,同时开展项目建设,计划在2018年开始全国数字社区综合服务平台的建设,2019年全年进行数字社区综合服务平台的试运营,2020年前全部投入运营,迎接十三五收官。”

在大数据时代,以大数据为诱饵的骗局层出不穷。刘欣华一手打造的中数信安联盟,给人有一种政府机构的错觉,但这一联盟机构,并未在相关部门登记注册,实际载体为中数信安(北京)商务管理有限公司,其业务主要为拉人头进行非法集资,且涉及金额巨大。被民政局和公安局取缔以后,继续在各省市活动,而且还非常活跃。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因言获罪的温州公民黄志霄依法向温州检察院递交了三万言申诉书

昨天2018年11月23日,因言获罪的温州公民黄志霄依法向温州检察院递交了三万言申诉书。指出永嘉公安报复诬陷,温州法院枉法判决。及永嘉县政法委插手干预本案,妨害司法公正。黄志霄依然坚信天地间自有公道在,无非迟与早!并称只要中国号称法治社会,必须还其清白。

刑 事 申 诉 书 申诉人:黄志霄,男…… 因申诉人发网帖对永嘉县公安局、永嘉法院寻衅滋事一案,不服(2018)浙03刑终1079号裁定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一条之规定,特依法向贵院提出申诉。 申请事项: 请求贵院行使法律监督,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检察建议或者提起抗诉,以对本案进行再审,撤销(2018)浙03刑终1079号裁定,并改判申诉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
原裁定程序违法,及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确有错误,也根本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足以定罪量刑。并且,通观裁定书,除了提到并否定“(黄志霄)对发帖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维权行为不构成犯罪;辩护人也提出黄志霄没有编造虚假信息,原审法院认定其对基本事实的起因、司法机关处理和善后等重要情况进行篡改没有事实依据,黄志霄所发布的5个帖子中的基本事实均客观存在,没有编造虚假信息的故意”、“二审期间黄志霄也上诉提出永嘉县公安局的处罚显失公平”、“二审期间黄志霄及辩护人仍然坚持认为该《解答》系违法文件”、“黄志霄及辩护人提出侦查及原审审判程序违法”这四句归纳性语句外,对申诉人的上诉状和辩护人的辩护词中的依据与论证都没有进行任何评判,这让申诉人不得不怀疑二审法官只看过上诉状、辩护词的分标题,而对其中内容(即依据和论证)几乎没过目,至少压根没打算评判。

申诉人在列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四处,认定事实错误四处,适用法律错误两处,及反驳裁定书其他认定,并阐述永嘉县政法委竟插手干预本案、妨害司法公正的咄咄怪事之前,有必要先交代下本案的缘起,亦即本案相关事实。
2011年1月2日,家住浙江省永嘉县清水埠邮电宿舍的陈巧勇与邻居王少林发生口角。在激烈争吵时,王少林先猛然一把拽去在旁顾自玩耍的陈巧勇女儿陈欣彤,当时才六岁的小女孩随即因受到突然惊吓而大哭起来!陈巧勇推开了王少林(或另有其他肢体冲突)以保护爱女。 事后,双方均到当地永嘉县公安局瓯北派出所报案。陈欣彤当晚出现夜寐不安、尖叫哭闹等症状,后被法医鉴定为精神“创伤后应激障碍”。王少林在2011年1月27日…

收养(adopt)与寄养(foster)的区别

本地新闻,一个叫布赖恩-皮里斯的男子,死于车祸,大约有150个孩子为他送葬。其中,4个亲生,两个女儿领养,剩下的一百多个寄养。

ABOUT 150 children are in mourning after the man who was their foster father died in a car crash.

Brian Pleace loved children so much he not only had four of his own and adopted two more, but he fostered scores more.
中文里领养、收养混用不清。 在英国,寄养(foster)的对象可能是被遗弃者,孤寡老幼,未必有法定关系,也不改变法定关系;领养或者收养(adopt)的对象可能原本有家的,涉及法定关系的改变。

在等待寄养或收养期间,小孩可能有资格继续领取福利。所以有的把收养孩子当作一份工作。

上面新闻里,布莱恩领养的两个女儿在法律上跟他是父女关系,但是一百多个寄养的,有的只呆过夜,最长的呆七年多,这些跟布莱恩没有法律上的父子或者父女关系。

有些华人,出于各种原因,让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收养,让小孩申报“孤儿”身份。美国人到中国领养孩子,可能出于经济原因,领养小孩可能带来收入。

鲁迅为什么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用一个德语词Ade?

鲁迅为什么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用一个德语词Ade?

他在文中带着童心说,“Ade,我的蟋蟀们;Ade,我的覆盆子们。”

如果用汉语的“再见”,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这是否德语,或者绍兴一带的方言,或者鲁迅儿时使用的“儿语”的拼音转写,语文课本上应该有注释,似乎从来没有引起注意,多年后也就没有不觉得了。

如果是德语,问题是:鲁迅为什么用一个德语词?为什么不用中古英语词adieu,至少莎士比亚这么用?或者用英语bye,或者鲁迅在日本留学过,用日语的沙扬娜拉?有没有人考证过,他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有一个亲密的德国朋友?或者那个时候他就接触了马克思主义,从此看出他的亲德国和俄共?

名篇里可挖的东西还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