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方方的《武汉封城日记》不是纳粹占领荷兰时藏身密室的少女写的《安妮日记》

朋友圈有人转发方方的《封城日记》,原来以为是又一部纳粹占领荷兰时藏身密室的少女写的《安妮日记》,读了几篇觉得也并不怎么好。网上有许多转载,也有人把这些日记收集起来,我加了最近几篇后,把合集转发在自己的群里。就有人批评,主要是说方方日记“道听途说”,在武汉疫情最激烈的时候,不唱赞歌,反而批评政府。

方方3月19日的日记《我虽已退休,但是打场官司的精力还是有的》说,“察网”刊登署名齐建华的文章《“一部恶意满满的<封城日记>》”,”涉嫌造谣和构陷”。要求作者“删除并公开道歉”,否则“将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同时指控“察网”刊登齐建华也“涉嫌违法”,并要一并告上法庭。

目前“察网”已经找不到齐建华的那篇文章了,可能已经删除,但是在其他网站有转载。

齐建华在该文中指责“方方的《封城日记》是在吃疫情的人血馒头”,还挖出2015年的一桩官司,并称方方是“老赖”,就是被法院列入“失信人名单”的意思。

2014年5月,在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参评中,柳忠秧的作品获湖北省全票通过推荐,方方在自己的微博上称其作品低劣,并称其获得奖项只因为跑关系,指责柳忠秧“把所有评委搞定”,而柳忠秧则表示“有本事单挑”,并将方方告上法庭,起诉方方对他进行造谣诽谤。广州越秀区法院判决方方“立即删除侵害柳忠秧名誉权的两条微博及评论、转发文字,在其新浪微博上刊登道歉声明,并向柳忠秧支付精神抚慰金2000元。”2016年4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齐建华的文章《“一部恶意满满的<封城日记>》也批评方方“道听途说”,并“由此引发的大量感想和猜测”。说她“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老女人不停的呱噪,摆惨、抱怨、诅咒”,这似乎已经涉及人身攻击了。

现摘录几段方方日记和齐建华的批评文章,有兴趣阅读方方的武汉封城日记,请看前一篇博文提供的链接:



方方:我虽已退休,但是打场官司的精力还是有的(3月19日)

写到这里,朋友转来“察网”上一篇文章,名为“一部恶意满满的《封城日记》”,作者叫齐建华。我在这里先要发一声警告:齐先生,你骂我没有问题,但你涉嫌造谣和构陷了。我建议你自己最好删除并公开道歉。如你不删除不道歉,我将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包括“察网”,你天天发表骂我的文章,都没问题。但你刊登齐建华这种公开造谣和构陷的文章,不管你有多大的背景,不管有多大的官为你撑腰,不管你的后台有多么强大,我自然是要连你一并告的。中国是法治社会,我容你们恶意骂我,是我的宽容,毕竟这只是你们的品质问题。但如造谣和构陷,则涉嫌违法。在此,特提醒“察网”和齐建华先生:请自己搞定自己,不然法庭上见!

君不见,武汉马上开城。我虽已退休,但是打场官司的精力还是有的。


一部恶意满满的《封城日记》
方方的《封城日记》是在吃疫情的人血馒头,它满满的恶意让人愤怒。
  一、 方方其人
   她10-20岁成长时期正好遇到文卝革,这对她后来的三观和文风有重大影响。在工作中遇到矛盾,她会自觉不自觉得把自己和组织对立起来,会把不如意归结为上级组织的打压,会把批评她的人扣上极左的帽子,认定是组织在迫害她。
  她网络玩得很溜,遇事就组织水军吹捧自己,煽动粉丝造势,意图胁迫相关部门妥协,带有浓浓的文卝革遗风。
  她的代表作品《软埋》,是一本写新中国土改过程中一个地主家庭惨状的小说,表现出来的是对土改和政卝府的强烈仇恨,引起过很大的争议。

  她当老赖,还得从一件官司说起。
  2015年3月作家柳忠秧起诉方方对他进行造谣诽谤。广州越秀区法院经审理认为:方方造谣诽谤事实清楚,涉及违法,应立即停止侵权,在其微博上刊登道歉声明,并向赔偿受害人精神慰问金2000元。2016年4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方方拒不履行判卝决内容,还在微博里向广东省高院喊话:“我的批评权在哪里?”她似乎不懂法也不愿守法,更不理解批评的边界在哪里,只是偏面强调她的“自卝由”。
  因为拒不履行法院判卝决,她被法院列入“失信人名单”,成了名符其实的老赖。

二、《封城日记》写了什么
  《封城日记》写得是她从一月下旬在开始道听途说的内容和由此引发的大量感想和猜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老女人不停的呱噪,摆惨、抱怨、诅咒,其中的怨念和恶意读起来让人难受。
  日记主要内含两个主题 :一是渲染疫情很惨烈;二是把这一切都怪卝罪于政卝府
  1、 渲染悲情,
  她从网上挑选了一些死亡事件,极力渲染悲情。
  首先是死的惨,有人撞墙,有人跳桥,有人大哭告别,有人留下了绝命书,有人全家得病,准备在绝望中都死了算了。
  她想象死者埋葬会有几千人同时办丧事,尸体拖走火化,亲人们何其哀伤;她推测活着的人也很惨,农民卝工在家饿肚子,多少万湖北人在外地被歧视。
  她建议人们记录亲人的死亡过程,以后要集结成书;要成立一个网站取名叫“哭网”,把这些惨事挂在上网;还要立一个纪卝念碑,刻上死者的绝命书,让人们记住多么惨。
  她写到:“用‘悲情’二字,真的太轻,勉强可以配上的是‘惨烈’。只要再读一遍常凯的绝命书,即可知何为惨烈。” 总之武汉被描述成人间地狱,真是惨极了。
  2、 这么惨的是谁造成的呢?一切都怪政卝府,所有锅都由政卝府背
  她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作家,前面各种渲染悲情都是铺垫,是一种造势。她的落脚点是让政卝府背锅。有错要背,没错编个错也得让你背。这才是她的目的。
  她把灾难归结为专家说撒谎、欺瞒,玩忽职守,延误疫情20天,导致了三千多人成为亡灵,而这些专家受是政卝府影响的;她指责政卝府掩盖真相,视人命为草芥。
  她用极具煽动性的语言,要“政卝府,收起你的傲慢,谦卑地向你们的主人——以百万而计的武汉人民感恩”,“政卝府还要尽快向人民谢罪,尽快给人民一个交代”。
  当疫情很快得到控制,抗疫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她认为都是医生护士、警卝察、建筑工人努力的结果,与政卝府一点儿边都不沾。
  对于医护人员、病人唱红歌,她很反感,说肺部感染出不了气,怎么能急切的唱红歌呢。
  她把自己说成是受难者,要代表人民发声,要复盘揭露真相,追纠责任人。
  她以领导的姿态指导政卝府工作,要“五位一体”对全国14亿人进行疫情监管,部署农民卝工外出打工。
  批评她的人都被说成极左,是有组织的,是最大的黑卝帮、恶势力,是祸国殃民,是为文卝革喊魂的人,对她进行了恶意迫卝害和攻击。

四、方方的怨念
  综观方方的经历和《封城日记》,感觉方方对政卝府有一股很深的恨意。这种恨在小说《软埋》里体现的更明显。这应该与她文卝革中的成长经历有关,具体为什么不得而知。
  在这次疫情爆发之后,她这种恨意逐渐显露出来。她把疫情归结为专家的撒谎、推诿、欺瞒,归结为政卝府部门不负责任、视人命如草芥;她煽动不满情绪,组织水军造势施压,要相关人员谢罪、辞职;她要政卝府谢恩,跪在地上请罪。
  事实上,她口口声声要谢罪、辞职的领导,多数早已经被免职了;一些医院领导已经在抗疫过程中以身殉职了。
  那些已经殉职的同志肯定是不能够按她的要求谢罪了。
  那些免职的主要领导,据金灿荣讲,平时工作都很努力,成绩也很突出,很清廉。他们不是坏人,不是有意要造成损失的。只是遇到新冠这种全新的情况,资源有限,无力应对。

  在全国抗疫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后,她大喊“政卝府,请你们收起傲慢,谦卑地向你们的主人——以百万而计的武汉人民感恩。”“ 接下来,政卝府还要尽快向人民谢罪。”
  首先我们没看到政卝府怎么傲慢了,相反,他们承担着巨大的压力,马不停蹄,面对全新的病毒做了极复杂的工作,冒着被全世界批评的风险,在除夕前一天,以巨大的决断力和政治勇气进行了全国范围的戒卝严措施,表现了高度的责任感和前瞻性。
  其次,政卝府是人民公仆没错,但让他工作做不好要请罪,工作做好了也要请罪,方方这是什么逻辑啊?马卝克卝思是这么教你的?
  小区的门卫、清洁工可以理解成小区业主的“公仆”,他们工作做的好,主业表示一下感谢也正常吧,难道你非让他们跪在地上向业主感恩、谢罪吗?你是不是人格扭曲,歇斯底理了?
  再有,政卝府不光是公仆,他还是这次对抗疫情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全国14亿人民投入到这场抗疫工作中去,全国的医护人员、警卝察、建筑工人、快递小哥等一线人员不顾安危,日夜奋战,很多人牺牲在战场上了,他们都是听从党和政卝府的号召去的,他们是不是也要请罪啊?

五、对方方的建议
  我给方方的建议是四要四不要
  1, 要光明正大,不要吃人血馒头
  不要在疫情未完之时渲染悲情,给大家伤口撒盐,想着自己可以凭此扬名出书,甚至还能做当代鲁迅。
  你是个政卝府的退休干部,不要借机煽动不满,吃饭砸锅,搞不倒对方也降低对方的威信。
  2、要心怀善念,不要心存恶念。
  很明显你的人格当中有很强的怨念,对于你不认可的人,你恨不得“打卝倒在地踏上一万只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这是一种人格扭曲。
  3、 要谦虚谨慎,不要傲慢无礼
  不要觉得自己比专家还了解新冠病毒,比一线医生还了解防控措施,胡说八道。
  4、 要守法守规,不要违法犯罪
  现在是法制社会,凡事都要讲法律。你造谣诽谤他人,法院已经判卝决你道歉并赔偿2000元慰问金,为什么还不执行呢?你这么大岁数了,也算个退休干部,当老赖真的好吗?
  六、按方方一贯作法,她一定会把我说成极左,这篇文字一定是拿钱写的,是有组织地对她进行迫卝害。
  在此声明,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毫无背景。写这篇东西也没拿一分钱,并声明放弃著作权,请随意转载。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据传,这是任志强的文章,批评政府应对武汉肺炎疫情的错误政策

2月18日落笔了“记忆与反思”,本想就此罢手了,尤其是不愿再碰触2月19日的伤疤。
四年前的2月19日,我在转发“央视姓党”的微博照片时,加上了“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一段评论,于是引发了“十日文革“式的全网大批判和留党察看一年的党的组织纪律的处分!因此,每年的2月19日我都坚决的放下手中的笔,以守护曾经的这一天。
但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人民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几天之后媒体上、网络上疯传着2月23日中央召开全国上下约17万人参加的大会,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参加人数最多的中央大会。且远胜于当年七千人的庐山会议的规模,有着比七千人大会更重要的现实意义,也被称为是一次伟大的会议。
网上许多人在用各种方式吹嘘和吹捧这次大会的伟大意义,并且格外的强调这次会议中最重要的党的主席的长篇讲话,是一个鼓舞人心、英明正确的战略部署,为世界指明了防治疫情的方向,号召用举国体制的力量,应对大考,战胜疫情,并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胜利。“体现了”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都在为伟大领袖的讲话而欢呼雀跃,似乎中国又进入了那个曾经伟大的大跃进时代,又进入了四处红旗飘舞,高举红宝书,三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更有许多人在从各个角度解释自己从2月23日讲话中发现的精华,以为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讲话分为一、二、三、四和最后,我也来个一、二、三、四和最后吧!
    一、 第一部分是“关于前一段疫情防治工作” 这里讲的是表彰自己的伟大成绩,包括1月7日的批示。“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要有正确的战略策略,要靠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举国体制的医疗物资和生活用品的保供和维护社会稳定、防止社会失序,以…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