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少儿麻痹症


我至少有过五位同班同学因患少儿麻痹症而有不同程度残疾的,但是他们学习成绩似乎比大多数同班同学要好。

他们中两位成了书法家,一位成了医生,还有两位因为后来文理科分班,没有了联系。陈忠康和高远是我高中时候同学,他们擅长书法。陈忠康还考取浙江美术学院,毕业后在温州市博物馆工作。当时他在江心寺,我去拜访他的时候,他正在谈恋爱。他房间里挂满了字画,大多狂草。我看后对他说,“我怎么看不出来好在哪里呢?还不如你高中时候临摹的习作好看。”他听了似乎有点不开心,但也因该原谅我这半开玩笑的外行话吧!有一位苍南来的书法爱好者毕恭毕敬的把自己的习作给他,请他指点。陈忠康提了两三个建议,那位书法爱好者向他求字画,陈忠康顺手从桌子上给拿了两张小纸片给他,上面印有篆字。后来听说他生了孩子,请了许多同学庆祝,很遗憾我在上海,联系不到。上次听李埃说,他去北京大学读博士去了,书法专业也有博士学位呢!陈忠康一条腿比另一条短一截,走路时一只手得撑着腿,帮助挪动。

尽管高远走路只是有点拐,但是他的上身也受到少儿麻痹症的影响,双手的残疾程度跟腿差不多。高远讲话幽默风趣,我记得最深的是,有一次永嘉县政府准备迎接日本客人,那帮文人搜肠刮肚想一些欢迎词,写了条幅挂出来,包括各大楠溪江风景点,高远就说。还不如用“鬼子进村啦!”有一次我戴了一定很滑稽的帽子来看我,很兴高采烈的跟我说,这次大水,一个女孩子硬让他背她过河!

邵康益是中学同学,他只是走路有点拐。后来他成了医生,在碧莲医院工作。一次来上海培训,住在一个地下室里,我去看他,聊了一上午。后来我许诺他第二天再一起玩,他说,要是你来的话,我就不做其它安排。但是因其他事耽误了,觉得非常愧疚。

还有几位已经记不起名字了。其中一位手臂有点细,他老是捏捏我肩膀,然后捏捏他自己的肩膀,似乎是比较一下那个粗一点。还有一位,走路实在不方便,同班同学帮他买饭,一年下来,帮他买饭的同学任劳任怨,但最后他们俩吵起架来,看起来非常的不开心。

最近读一本书关于影响小孩生命的最可怕的疾病,才得知美国总统罗斯福39岁时得麻痹症而残疾,坐在轮椅上。我一直以为罗斯福 ---- 总之从来没有想到过他是一个残疾人,我怎么从来没有读到过哪本书介绍罗斯福新政时顺便介绍他是一个残疾人呢?


读到一篇文章《北京街头 —— 一朵令人心酸的“祖国花朵”》,作者在北京街头看到一个乞丐,因患少儿麻痹症而残疾,家贫出门乞讨。写得一手好字,居然用的繁体。于是想起我那些同学,还想起同村恩妹婶,她的名字“周美菜”,她的残疾程度跟邵康益差不多,也只是走路有点拐,干农活比老公还勤快。生了四五个小孩。那时她候跟母亲关系很好,老是请教母亲持家的本领。她问自己两升米做饭,一家人吃了还没饱。母亲就教她多掺杂杂粮,比如土豆、南瓜、时令蔬菜,煮泡饭吃。

那篇文章的作者说,在北京前后待过两个星期,触动他最深的不是故宫长城,也不是鸟巢水立方,反而是这个街头的小女孩,他强调这21 世纪, 中国奥运后的北京街头。同样患少儿麻痹症,人的命运很不同呢。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