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谨以此文纪念“八九”民运

那个年头过来,很难抹去“八九”民运给留下的阴影。八零后一代,有些根本没有听说过。一个论坛的会员发帖,“天哪,十有八九怎么是敏感词语了?” 一九八九年,我在温州师院读大三。

大家都上街,我也跟了去了。喊的口号好多,印象深的有“打倒官倒”,因为我第一次听说“官倒”。游行中,大家唱《国际歌》和《国歌》,我感到有点纳闷。游行第一天,轰轰烈烈的在市区绕了一圈,谷亨杰校长跟党委书记在学校门口列队迎接,让学生代表去“谈判”。我对“谈判”这个词感到有点陌生,有什么好谈判的?

校门口好像是马拉松比赛的终点线,很多人都等着游行队伍回来,非常拥挤,我们得用人墙开一条通道,让队伍进入校园。那时我做家教,我的那个女学生拉着男友的手,也跑来站在门口看热闹。看见我,就问,老师,你们干什么?我一时语塞,顿了一下就说,游行。她问,为什么游行?我就回答不出来了。

第二天有规模更大的游行,游行路线也更长,我们跑得更远了。从温州师院老校舍九山湖畔,到温州大学、温州医学院串联所有高校的学生。游行到温州医学院门前,天下起阵雨。很多人都打开随身带的雨伞,我没有带。我就在队列里停下来,高喊:同学们,为了展示我们的大无畏精神,收起雨伞,这点毛毛雨算得了什么。哇!所有的雨伞都齐唰唰的收起来的,真是一呼百应!我被自己的号召力吓了一跳,发愣了好一会儿。

那天一圈下来,我的脚后跟很酸了。第三天,我们班的的好几个学生“觉醒了”,并成为领袖,他们组织更大的游行。五层楼的学生宿舍,窗口挂出绳子吊着的啤酒瓶和脸盆,谐音邓小平和李鹏,用来作为打倒的目标。很多人拿了脸盆敲,但是我没有印象是否有人摔酒瓶。我的脚很酸,天又降瓢泼大雨,我就不想出去了。于是我到图书馆阅览室。阅览室里就我一个人,三个管理员都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我,大家都革命去了,你怎么跑来图书馆里?我回答说,我的革命在图书馆里。尽管这是我脚酸、不喜欢瓢泼大雨的一个借口,但是我的回答是认真的。因为我看不到学生们上街的理由,同时也让我想起了马克思在大英图书馆里,撰写《资本论》的故事,马克思什么时候上街游行过了?

六月三日晚上,我到温州人民广场,找到黄维勇,因为他跟我关系很好。那里有好几个学生静坐,好像还有人绝食。我跟黄维勇说了北京戒严,他认真地听了,没有回答我就转身走了。于是我就离开了广场,其实他的消息应该比我灵通一些,而且也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学校党委说不秋后算账。但是我们班的郑小格被开除了学籍,他父亲包了一辆面包车把他的铺盖运回去。此后我就没有再见到他,听说后来他在武汉经商,颇赚了一点钱。郑小格是一个诗人,写的朦胧诗。写作课上,姜嘉飚老师把他的诗作朗诵给大家,其中一句好像是说睡觉时“我拥抱床板”,将老师用夸张的语调读出来,引起哄堂大笑。

学运后,87中文本科班委被解散了,因为班干部中没有几个“清白的”,都在学运中犯了错误。在重新选举班委的时候,我就成为少数几个有资格参选、重建班委的候选人之一。我就在同学们自暴自弃的投票中,当上了班长。上任后,我任命并组建了一个针都戳不响的班委,记得黄永维管理财务,负责每个月给大家分饭菜票。

罢课、罢考给我们最大的好处是,温师院中文本科很顺利的批下来了。我们是第一届本科,学位授予权要等我们这一届四年满后,由省教委根据表现审批,最大的问题是大学英语四级,不是学校自己出卷的,要是真考的话,很多人都可能不及格。因为,学运,学生罢考,就这么过了。

学运后,学校好像停课一段时间,我回到老家。父亲问起我的立场。邓小平的电视讲话给我的印象深刻,他给中共领导人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等“代”的划分,具有逻辑性,把中共政权的继承给合理化起来了。我就跟父亲说起这点,父亲说,他不再为我担心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因言获罪的温州公民黄志霄依法向温州检察院递交了三万言申诉书

昨天2018年11月23日,因言获罪的温州公民黄志霄依法向温州检察院递交了三万言申诉书。指出永嘉公安报复诬陷,温州法院枉法判决。及永嘉县政法委插手干预本案,妨害司法公正。黄志霄依然坚信天地间自有公道在,无非迟与早!并称只要中国号称法治社会,必须还其清白。

刑 事 申 诉 书 申诉人:黄志霄,男…… 因申诉人发网帖对永嘉县公安局、永嘉法院寻衅滋事一案,不服(2018)浙03刑终1079号裁定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一条之规定,特依法向贵院提出申诉。 申请事项: 请求贵院行使法律监督,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检察建议或者提起抗诉,以对本案进行再审,撤销(2018)浙03刑终1079号裁定,并改判申诉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
原裁定程序违法,及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确有错误,也根本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足以定罪量刑。并且,通观裁定书,除了提到并否定“(黄志霄)对发帖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维权行为不构成犯罪;辩护人也提出黄志霄没有编造虚假信息,原审法院认定其对基本事实的起因、司法机关处理和善后等重要情况进行篡改没有事实依据,黄志霄所发布的5个帖子中的基本事实均客观存在,没有编造虚假信息的故意”、“二审期间黄志霄也上诉提出永嘉县公安局的处罚显失公平”、“二审期间黄志霄及辩护人仍然坚持认为该《解答》系违法文件”、“黄志霄及辩护人提出侦查及原审审判程序违法”这四句归纳性语句外,对申诉人的上诉状和辩护人的辩护词中的依据与论证都没有进行任何评判,这让申诉人不得不怀疑二审法官只看过上诉状、辩护词的分标题,而对其中内容(即依据和论证)几乎没过目,至少压根没打算评判。

申诉人在列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四处,认定事实错误四处,适用法律错误两处,及反驳裁定书其他认定,并阐述永嘉县政法委竟插手干预本案、妨害司法公正的咄咄怪事之前,有必要先交代下本案的缘起,亦即本案相关事实。
2011年1月2日,家住浙江省永嘉县清水埠邮电宿舍的陈巧勇与邻居王少林发生口角。在激烈争吵时,王少林先猛然一把拽去在旁顾自玩耍的陈巧勇女儿陈欣彤,当时才六岁的小女孩随即因受到突然惊吓而大哭起来!陈巧勇推开了王少林(或另有其他肢体冲突)以保护爱女。 事后,双方均到当地永嘉县公安局瓯北派出所报案。陈欣彤当晚出现夜寐不安、尖叫哭闹等症状,后被法医鉴定为精神“创伤后应激障碍”。王少林在2011年1月27日…

在北京公主坟半夜等出租车

有一次我在北京公主坟那边,晚上12点钟在等出租车,不知道怎么回事,身旁有一个女的也在等车。她问我去哪里?后来发现她和我是同一个方向,就两个人一起坐出租车,商量好共同付钱,下车以后我把钱给司机,但是那个女的钱给司机,司机却不要。后来司机和我吵了起来,他说车上明明只有一个人,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女的。这事真怪!网友回复:也许公主坟里的公主蹭了你的出租车。

收养(adopt)与寄养(foster)的区别

本地新闻,一个叫布赖恩-皮里斯的男子,死于车祸,大约有150个孩子为他送葬。其中,4个亲生,两个女儿领养,剩下的一百多个寄养。

ABOUT 150 children are in mourning after the man who was their foster father died in a car crash.

Brian Pleace loved children so much he not only had four of his own and adopted two more, but he fostered scores more.
中文里领养、收养混用不清。 在英国,寄养(foster)的对象可能是被遗弃者,孤寡老幼,未必有法定关系,也不改变法定关系;领养或者收养(adopt)的对象可能原本有家的,涉及法定关系的改变。

在等待寄养或收养期间,小孩可能有资格继续领取福利。所以有的把收养孩子当作一份工作。

上面新闻里,布莱恩领养的两个女儿在法律上跟他是父女关系,但是一百多个寄养的,有的只呆过夜,最长的呆七年多,这些跟布莱恩没有法律上的父子或者父女关系。

有些华人,出于各种原因,让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收养,让小孩申报“孤儿”身份。美国人到中国领养孩子,可能出于经济原因,领养小孩可能带来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