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孔子曾经离过婚么?

我们对孔圣人的婚姻知道得很少。孔子的母亲颜征在与父亲叔梁纥年龄相差很大,根据《史记》“纥与颜氏野合而生孔子”。古代有“野合”的习俗,《周礼》云:“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不管如何,孔子父母的结合不是正常婚姻。孔子没有机会见到父亲,因为,“丘生而叔梁纥死”,也就是在孔子出生的时候,他父亲就去世了。

颜征在属于单亲母亲,应该没有再婚。孔子和孟子都很强调“孝”,但是他们都只跟母亲,生活里没有父亲。孔子和孟子的世界观形成跟单亲家庭生活应该有很大的关系,不过这里暂且不讨论。这里只讨论孔圣人一家的婚姻。

《礼记·檀弓上》:鱼之母死,期而犹哭,夫子闻之曰:“谁与哭者?”门人曰:“鲤也。”夫子曰:“嘻!其甚也。”伯鱼闻之,遂除之。

那么,孔子的婚姻如何?有两种观点,争论起源于《礼记·檀弓上》里面的三段话中两个词的不同理解。最重要的是这一段:

“子上之母死而不丧。门人问诸子思,曰:‘昔者子之先君子丧出母乎?’曰:‘然。’‘子之不使白也丧之,何也?’子思曰:‘昔者吾先君子无所失道,道隆则从而隆,道污则从而污。伋则安能?为伋也妻者,是为白也母;不为伋也妻者,是不为白也母。’故孔氏之不丧出母,自子思始也。”

这里的争论所在是“先君子”的含义。第一种解释,“先君子”的意思是“父亲”,或者翻译为令尊,后者翻译为父亲,“从前你的父亲为被休出的母亲穿孝服守丧礼吗?”孔子的儿子是孔鲤,字伯鱼。孔鲤儿子是孔伋,字子思。孔伋的儿子,叫孔白,字子上。如果门人问子思,他的父亲是否为离婚了的母亲守丧礼,那应该能作为孔子离婚的证据。第二种解释,“先君子”的意思是“祖父”,那么这里不是指子思的父亲,而是指他的“祖父”孔子。唐代孔颖达认为:“子之先君子,谓孔子也。”那么这一句应该翻译成“从前孔子为被休出的母亲穿孝服守丧礼吗?”这样的话,这段话就不能拿来作为孔子离婚证据,只能证明孔子的母亲离婚,然而我们知道孔子的父亲在他出生时就去世了,他母亲无所谓离婚。

至于孔子的儿子伯鱼出妻,有两段话作为证据:
子思之母死于卫,柳若谓子思曰:“子,圣人之后也。四方于子乎观礼,子盍慎诸!”子思曰:“吾何慎哉!吾闻之,有其礼,无其财,君子弗行也。有其礼,有其财,无其时,君子弗行也。吾何慎哉!”(《礼记·檀弓上》)

子思之母死于卫,赴于子思,子思哭于庙。门人至,曰:“庶氏之母死,何为哭于孔氏之庙乎?”子思曰“吾过矣!吾过矣!”(《礼记·檀弓下》)
从这两段话来看,孔子的儿子伯鱼出妻的事实应该没有问题。宋代大儒朱熹对此也有注解:“伯鱼之母出而死。”伯鱼是孔子的儿子,那么结论是孔子离过婚,那么,根据这三段话或者可以断定“孔门三代出妻”。

很多儒学大家都认为孔子离过婚。比如譚嗣同仁學下曰:“夫妇者,嗣为兄弟,可合可离,故孔氏不讳出妻,夫妇,朋友也;”对于这句,注释里说“《家语·后序》:孔氏三世出妻。”

司馬光家范曰:“昔孔氏三世出其妻,其余贤士以义出妻者众矣,奚亏于行哉?”

第二个词是“出”,对这个词的不同解释,也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出母”解释为“生母”,而不是“出妻”。錢穆《先秦诸子系年》里说,“所谓出母者,乃其生母,犹“康公我之自出”之出,非出妻也。”那么对上面这一句话的翻译就是“从前孔子为生母穿孝服守丧礼吗?” 清錢泳《履園叢話》,清周安士《安士全書》等都对此有所讨论。出母都被解释为“生母”,也就是说,不是正妻所生,而是妾所生。《孔子家語》里说,“至十九,娶於宋之亓官氏,一歲而生伯魚。”那么,这里又有一个问题,孔子有几个妻子?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