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211,985,部属院校:高教的笑柄和耻辱

作者:许环光

当看到北大在其主页上不厌其烦地唠叨,自己是211,985等类别院校,立项多少多少,国家重点实验室多少多少时,笔者哑然失笑,似乎看到一个年老色衰的贵妇人向他者不停地炫耀其首饰,化妆品多么奢华和名贵:北大也这么俗气和无奈么?谬误重复一千遍也便成了真理,这个事实不幸被验证了,那就是高教界正在实施的211,985,部属院校等制度。而因为各用人单位正把是否211,985等背景作为人才录用的一道门槛,其负面影响也就日益堂而皇之了。但这样做的弊端是明显的。

一:它强化了等级观念。高等教育本该是个最倡导平等的地方,211,985,部委院校等等的划分,和人为地把院校划分成三六九等的厅级,副部级一样荒唐,不伦不类。而高校的好歹优劣民众心里原本是有一杆秤的。

二:它凸显了高教的行政干预,使高教成为行政的附庸,从而失去了高校办学的自主性。搜索这些词条的来源,不难发现其间的荒谬,比如任何985词条的解释都会有下列相关文字:

1998年5月4日,江ze民同志在庆祝北京大学建校100周年大会上向全社会宣告:“为了实现现代化,我国要有若干所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一流大学。”此后,教育部决定在实施“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中,重点支持部分高校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和高水平大学,简称“985工程”。

个中涵义,看官自去揣摩。笔者仅加上一句:政治领导人是无穷的,下一个又会是什么工程?

而目前的国情下,一旦被贴上标签,等于被圈养(如果叫豢养不妥的话),而圈养是要付出代价的,其效果可以参照笼子里的鸟和兽,尽管大力发展教育事业原本应该是任何有远见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

三:它违背了高教自身发展规律,人为加剧高校间发展的不平衡。高等院校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经过一段时间发展分流,强弱自会显现。比如北大,清华,中科大等院校难道还需要靠211,985等标签?而如是地211或985一下,很像是大跃进时期赶英超美,集中力量办大事风气的变种。名校不是所有学科都强,反之,弱校也并非所有学科都衰。比如高教事业发达的德国本身并无重点非重点之分,只有专业的强势和弱势。美国院校也没有什么副部级,仅有的一个“常春藤”联盟是部分区域高校间自发的,但这并不影响大家对哈佛,耶鲁,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加州理工等等的判断。而国内,211类标签一旦贴上,等于学科专业的一刀切,对标签外院校很不公平。

因此,当务之急,政府在自己的份内之事后(比如经费投入),是取消院校的等级,减少行政干预,让院校按自身发展的本来规律,优胜劣汰,自生自灭。而211,985,部属院校类标签终将成为高教的笑柄和耻辱。

2010.5.23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