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有历史的房子

我们买好房子,拍了照片,寄一张给二姐。她看到照片的评论是:“这是二手房么!”而上海的丈母娘则说,“看着像乡下的房子!”

她们两个都说得对。因为,这房子是三手房,应该有历史。只有两层楼的红砖黑瓦房,确实很乡下气。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发这个小区,政府建造廉价房给穷人住。有出息一点的花一万左右买下产权,现在已涨了十几倍。

等我们搬进来后一个月,跟邻居喝茶。他说,他朋友也看过这个房子,原来住着一位老太太。她死在里面大概一个月后才被发现。邻居平时基本上每天都能看到她在院子里出现,后来差不多一个月没有见到她,然后看到他儿子过来处理后事,才知道死了。

说得我们毛骨悚然。那天晚上回家,就开始感觉到老太太的身影了。老婆说,她在浴缸的下水孔里发现很多白头发。上楼梯时,布衣说,“什么东西亲我的脸!”我回头仔细检查后,发现不是老太太看着布衣好玩亲她脸,而是一个蜘蛛网。尽管这样,老婆说要不要烧一些纸,驱赶晦气。后来想想,都已经住了一个月了,也就作罢。据说,老头老太死在房子里很久不被发现的情形很普遍。印象中,张爱玲去美国定居后,性格孤僻,最后孤独的死去,很久才被发现。

小房间门上用万能胶沾着一块匾,说“Heather's Room”。可能是她家小女孩叫Heather。 不能挖下来,就让挂着。

但是,中房间的地毯一定得换了。地毯似乎被水浸透过,已经退色,非常脏。一直到现在,还有人打电话给汤姆逊太太,不久前邮递员开始熟悉我们,问我还要不要汤姆逊太太的信。我说不要了,他就没有再投。

今天一大早,马路对面停着一辆警车,原来那房子又遭强盗了。去年遭过一次强盗的。

我们买这房子同时也看对面的房子。那房子由于银行贷款还不出,就被银行没收,以很便宜的价钱出卖。房主被赶出去时,房子搬空后就把里面能够砸烂的东西都砸烂,电线、插头弄断、厨房敲掉,楼梯扶手也掰断了。

根据中介说,房主离婚后跟女儿生活,青春期的女孩,非常难以管教。看她小房间的墙壁和天花板,能够强烈的感受到她的痛苦。墙壁涂画成漆黑,花满了各种个样的涂鸦和文字。

因为需要装修的活太多,不可能马上搬进去住,尽管价格便宜将近两万多,也不敢要。

我现在怀疑那强盗就是原来的房主。有部小说,主人公离开他出生的城市多年后回来工作,决定买房子,正好他的朋友是中介。他就问小时候住过的房子怎么样?中介一查,正好出售呢!就带他去看。他要求中介朋友让他在那房子住一晚上。那晚钩起了好多童年记忆,印象最深的是,一天晚上湿了裤子,偷偷的去浴室换短裤,经过楼道,尽管蹑手蹑脚,楼板还是咯吱咯吱,心里非常紧张,怕惊醒父母亲。还有一个电影,主人公在圣诞节前回来看自己小时候住过的房子,爬进篱笆时被打晕,醒过来硬逼着跟房主过圣诞节,让男房东扮演父亲,女房东扮演母亲,小孩扮演兄妹。演出了一出喜剧。

那时还看了好多连排房,大多一百五十多年。19世纪工业革命时给工人造的。很大的烟囱和壁炉。大多有地窖,用来存放煤炭。我倒是很喜欢那种,但最终无缘。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据传,这是任志强的文章,批评政府应对武汉肺炎疫情的错误政策

2月18日落笔了“记忆与反思”,本想就此罢手了,尤其是不愿再碰触2月19日的伤疤。
四年前的2月19日,我在转发“央视姓党”的微博照片时,加上了“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一段评论,于是引发了“十日文革“式的全网大批判和留党察看一年的党的组织纪律的处分!因此,每年的2月19日我都坚决的放下手中的笔,以守护曾经的这一天。
但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人民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几天之后媒体上、网络上疯传着2月23日中央召开全国上下约17万人参加的大会,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参加人数最多的中央大会。且远胜于当年七千人的庐山会议的规模,有着比七千人大会更重要的现实意义,也被称为是一次伟大的会议。
网上许多人在用各种方式吹嘘和吹捧这次大会的伟大意义,并且格外的强调这次会议中最重要的党的主席的长篇讲话,是一个鼓舞人心、英明正确的战略部署,为世界指明了防治疫情的方向,号召用举国体制的力量,应对大考,战胜疫情,并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胜利。“体现了”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都在为伟大领袖的讲话而欢呼雀跃,似乎中国又进入了那个曾经伟大的大跃进时代,又进入了四处红旗飘舞,高举红宝书,三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更有许多人在从各个角度解释自己从2月23日讲话中发现的精华,以为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讲话分为一、二、三、四和最后,我也来个一、二、三、四和最后吧!
    一、 第一部分是“关于前一段疫情防治工作” 这里讲的是表彰自己的伟大成绩,包括1月7日的批示。“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要有正确的战略策略,要靠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举国体制的医疗物资和生活用品的保供和维护社会稳定、防止社会失序,以…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