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儒学的基地

作者: 何可永


自从孔子创立儒教,经过历代儒学大师的弘扬和帝王的提倡,儒教在中华大地扎下了根,抽出了枝叶,结出了硕果。然而,随着君主制政体的解体,儒教也丧失了国教地位,退出了世俗政治生活,只能坚守在少数士大夫的身心性命之中。五四运动时,儒学成为西化派迁怒的对象,经历了种种劫难。尤其在民国38年,国民政府迁到台湾之后,大陆所有的学校废除了读经。从此,儒家学者花果飘零。

以前,儒学在孔庙、书院里传播,如今,仅存的几座孔庙也沦为旅游景点,有司设立关卡,向旅客贩卖门票。这是违背孔孟之道的。君不见,曲阜的孔庙,我第一次前往拜谒时,门票仅20元,如今已涨到150元了。我曾游过日本东京的孔庙----汤岛圣堂,那里敞开大门,不收门票,任何人都可以进入拜谒,台湾的所有孔庙也是如此。不难看出,中国的地方政府,将孔庙当成摇钱树了。

自古以来,书院就是儒教的重要道场。古时书院遍布各地,因而人才辈出。儒家书院分为公学与私学两类。公立书院由国家财政投资兴建,其主要职能是培养科举人才。私立书院也称民间书院,由个人投资或民间集资兴建,是民间儒者讲学传道之处,其所传之学为经学或义理之学,不带任何世俗功利目的。学生到民间书院所求的是安身立命之学,而非功名利禄。唯其如此,民间书院往往承担着儒教道统的传承使命。自孔子以降,兴建民间书院,成了儒者讲学布道的重要途径。

在中华历史上,书院制度为儒家文化传承贡献良多,一位又一位古圣先贤都在书院讲学,进德修业,身体力行,弘扬传统文化。不少书院也因此而流芳千古,如白麓洞书院、岳麓书院、东林书院、万木草堂、新亚书院等。由于书院的存在,崇儒重道,蔚然成风。

不幸的是,近代以来,随着儒教的式微,书院制度也随之解体。民国38年,大陆易手,各地书院被毁殆尽。如此一来,古老的书院失去昔日的风采,名存实亡,不再承担弘扬儒学的使命。因此,欲弘扬儒家文化,须重建书院制度,重新赋予书院在当代社会传承儒家文化的神圣使命。

当年康有为在广州创办万木草堂,培育了梁启超等得意弟子,兴起变法维新运动;孙中山、蒋中正在黄埔创办军校,培育了陈诚等嫡系军官,为剿灭军阀、统一中国奠定基石。由此可见,只要有英明者掌舵,有自己的基地,有可靠的弘道师,有一套完善的学制,经过多年的努力,便能培养一批忠诚的信徒。

我的家乡观前村,位于浙江永嘉县楠溪江下游,风景秀美,交通较为方便。多年来我有一个夙愿,一直想在家乡观前村建造一座书院。三年前,我卖掉了永嘉城内的一个套房,耗资7万余元,苦心经营,在自家的一亩良田中建造了一座草堂,当时取名为竹林书院。草堂占地600平方米,建筑面积5间,只一层,上铺油毡,下铺木板,地基乃石头所建。经过三年的风吹雨打,草堂漏雨之处不少,居住其中,条件相当艰苦。倘若台风来临,更是飘摇不定。因此,我决定在此建成一座砖木结构的古典式建筑。此建筑共二层,上层为大成殿,供奉孔子、孟子等圣人像,定期举行祭祀。下层为讲经堂,邀请儒者讲授经典。曾询问木匠,造价估计需38万元左右。有了砖木建筑,则风雨不忧,历时长久。因资金不足,希望得到冯
均国学基金会的鼎力资助。

我的基本态度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应该而且必须由全民所共享。它们不是知识分子的专利,也不是少数学者的独宠;我希望它能进入民众的生活之中。

现在,我想中华义理诵读工程要在国内展开,当务之急有二点:一是要兴建自己的基地,二是要培养一支忠诚的师资队伍。

有了基地,我们就有了立足之地,可以在此教育学生,培训师资。佛教在各地兴建寺院,基督教、天主教在国内建造教堂,其成功的经验实在值得我们学习。

孔历2559年夏于竹林书院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