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11年了,当年一包方便面,大家也抢着喝剩汤的同学,现在大都有房有车,有老婆有小孩了。

邱同学说,我们当年的班级是电力11班,命中注定应该11后大家才相聚。

就像《春田花花幼儿园》里毕业的小朋友一样,同学中有的公务员,有的当老板,有的打工,有的无业。

想起我们的叛逆:选了班里成绩不好、调皮捣蛋鬼王同学做班长,后来班主任那里却不通过,王同学也由于成绩不及格留级了。

想起我们把寝室的门弄坏了,大家就卸下来放在旁边,只管去上课,后来保卫科调查的时候,大家统一好口径,打死也不说的的情景。

想起刚开学的时,学校发给我们黑心棉,我们打电话到电视台投诉的经历。

想起我的对床,朱同学大三时患癌症,医院检查回来后,我们问他怎么样?他说是恶性肿瘤,我们一惊,问:“恶性肿瘤?”朱同学睁大了眼睛说:“就是癌嘛!”

朱同学是宁波人,在寝室里住我对床,喜欢看书和与人辩论,辩论是声音洪亮,额头脖子处青筋暴露。我们去过他家一次,他爸爸妈妈热情地招待了我们四个同学,请我们吃海鲜,晚上还把卧室让给我们睡,自己睡客厅沙发。

开学了,九月的寝室里闷热无比,朱同学有一个电扇,晚上我被热醒后便把他的电扇反转过来,然后自己睡着了,过一会又被热醒,发现电扇又被朱同学反转回去了, 一晚上我们两个就这样不断地抢电扇。

放暑假了,我收拾好行李回家,都已经到校外的公交站等车了,离学校也有挺长的一段距离,却发现朱同学气喘吁吁的边赶边叫我,手里拿着我落下的一袋书,让我非常感动。

他在医院住院时,我们曾一起去看过他,发现他还是挺乐观的,虽然头发掉光了,他给我们每个人的毕业纪念册上都写了祝福语,我们约好十月一号再去看他,哪知道那次是最后的一面。

这次同学会,邱同学便提议去看看朱同学的坟墓,可是不知道墓地在那里?只得打电话给朱同学的父母,11年了,不知道我们的这个电话会不会重新勾起他们的悲伤,或者更多的是欣慰:因为11年后,还有同学在想念着他们的唯一的儿子。

去宁波的路上,大家都很沉默,看到前面堵车了,为了打破这沉闷的气氛,凌同学开玩笑说:“要不点三根香,叫朱同学过来开道吧!”大家都笑了起来。

朱同学的墓地就在他小时候的家附近的山上,我们献了一束鲜花,点了香,大家轮流鞠躬、拜了几下。当年的约定,虽然迟到了11年,但终于也完成了,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

我也觉得真的无需悲伤,像陶潜说的:“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逝去的永远逝去了,活着的要更开心地活下去。

(作者: 小措)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