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当我发现郭子仪是基督徒后

小时候,母亲将穆桂英挂帅,郭子仪平蕃,用的是方言土话。我上学后发现,母亲不是在讲述童话,而是在讲述历史,但是她不认识字。一直到现在也只能歪歪斜斜的签字自己的名字,只有那三个字她认识。

蕃王入关的呐喊和刀光剑影带来的紧张,平蕃后郭子仪受封的喜悦,都没有告诉我郭子仪曾经是一个基督徒。学校的教科书也没有,我的无知一直到今天。

关于盛唐,我们的教科书除了“安史之乱”,似乎很少提及郭子仪打退吐番入侵的历史,吐蕃甚至直捣唐朝首都长安。关于文成公主和蕃,其实也是在松赞干布的胁迫下不得已作出的选择。

现在英文的Tibet,其实也就是吐蕃的转写。现在的拼音输入,甚至用Tu Fan才能找到那个词。其实唐代古音根本没有Fan这个音。而这个番或者番的声母读音还保存在播、鄱、潘这些字里。那么,北魏的拓跋族跟吐番有没有关系?学界普遍认为是突厥族领袖的称号,《魏书》记载,“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但是拓跋的读音跟吐番的读音如此相似,能不怀疑两者之间的联系?史书记载拓跋氏是黄帝的后裔,那么作为炎黄子孙有什么理由不作为中华民族的一部分?西域的历史,淹没在汉字的碎片之中,没有人能真正够理出个头绪来。

历史往往知识记住辉煌的一页,甚至如蒙古和大清也被归入中华民族的内部矛盾。当然,在中国即天下的时代,元朝和清朝无非也就是天命转移的一个朝代而已。如果历史能够阴差阳错,徐福的后裔岂能不称为炎黄子孙?基督徒宣称地球人都是亚当和夏娃的后裔。

最让人吃惊的还是郭子仪是基督徒!历史书提到景教就是基督教!盛唐最著名的将领是基督教,但是普通人却只能记住明代的利马竇,那是因为徐光启么?为什唐朝这么威猛的将领郭子仪没有能够让基督教在中国发扬光大?为什么聂斯托里教派在中国被称做景教,也是一个难解之谜。这也历史淹没在汉字碎片里的例子。这个教派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明代那块石碑被传教士掘出。

语言和文字往往记录的往往是无知和偏见,而不是智慧和宽容。我是多么的惊奇啊,当我发现《古兰经》里的安拉其实就是《圣经》里的上帝,伊布拉欣就是亚伯拉罕,《古兰经》讲的同样是以色列的故事,也同样传授耶稣福音。现在伦敦的一家清真寺宣讲圣母玛丽亚。那上千年的十字军东征都说是为上帝作战,而吉哈德圣战是为了安拉。当年的红卫兵们都在保卫伟大领袖毛主席?

这都是哪家和哪家的事?耶和华见证人传教士敲开我家的门,他们还能给我带来什么比永生更有吸引力的诺言?但是他们认为人没有所谓的灵魂,死后不进入天堂。跟他们的交谈中,我突然意识到,基督教的复活、佛教的转世和儒教的孝,其实就是繁衍后代这一自然现象的抽象。尤其是儒家的孝道,在基因科学发明前,孝道的理据一直处于黑暗之中。但是,当你理解了基因能够让有限生命的个体无限的复制自己的肉体和心灵,那么,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就等同于复活和转世,那么孝感天地的故事就具有了基督教复活和佛教中轮回的神力,而祠堂和祖宗牌位也就具有了复活和轮回的神圣。

基督教传入中国后,关于中国固有的“天”和“上帝”是否就是《圣经》里的耶和华的问题,争论了几百年,并造成了许多殉道者,其中包括一个大主教,据说他在澳门的监狱里被毒死。罗马教皇采用了“天主”这个词。其实汉语中,称皇帝为陛下,太子为殿下,从来不直呼其名。中国的上帝也没有名字,我们用上帝的居所“天”称呼他老人家。罗马教皇却多此一举发明了一个“天的主人”。难道文字不是记载这无知和偏见?

同样的,中国人从来没有把泥塑木雕的偶像当作神,却被基督教传教士成为偶像崇拜捣毁。《圣经》和《古兰经》都不断的宣扬上帝是唯一的神,然而里面却充斥这上百万的天使。我问耶和华见证人传教士,中国的灶神、土地、雷公、五岳尊神是否可以称作天使?你们给上帝取了一个名字,我们却给所有的天使命名,原因是过去我们的皇帝是天子,上帝作为他的父亲,那是他专利。

嘿,無神论!老子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無。無神论者的问题是,上帝创造了世界,谁创造了上帝。上帝无始无终,无边无极,无所不在,无所不能,那就是無,就是什么也没有。

从迦毗罗卫国到长安花了上千年,从拿撒勒到长安也花了上千年,而从德国的莱茵省到北京只花了一百年,而从我键盘到北大中文论坛只用一秒中。文字记录的无知和偏见只能由智慧和宽容来消除,只有当无知和偏见消失后,语言和文字的枷锁才被打破。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口袋精灵 Pokemon Go 抛球用完了怎么办?

Pokemon Go,也叫口袋精灵、口袋妖怪、口袋怪兽。日语ポケットモンスター (Poketto Monsutā)是Pocket Mosters的英译, Pokémon是缩写Poketto Monsutā。大陆地区的官方中文名称为“精灵宝可梦”。Poké Ball 宝贝球。我觉“宝可梦”还不如翻译作“宝可萌”,而宝贝球还不如“抛球”更好。口袋怪兽狗的宝贝球看起来很像谷歌浏览器的标志图。

我刚开始玩,扔球技术不好,很快就宝贝球就用完了,尤其是在抓捕战斗力级别CP155的引夢貘人(Hypno)损失了好几个球。然后只能眼睁睁看着怪兽没法抓捕。除了精灵宝可梦商店里购买,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开始玩的时候看到有些补给站,但是不知道什么用的。这个游戏根本没有提示说明,点击那个道馆(Gym)就提示你说级别不够,你需要修行到五级才行。但是没有球了,不能抓怪兽,怎么可能升级呢?回来搜索,原来就是到这些补给站(Pokemon Stop)去,转一下那个图片,十有八九会给你甩出三四个宝贝球来。我就特地再一次跑出去补给站转那个圆盘,还甩出几个蛋,于是可以自己孵化小怪兽了。

这些补给站的位置大多在教堂和风景名胜。原来我玩虚拟入口(Ingress),就是能量塔(Portal)的位置,能量塔级别高就是道馆,而级别低的是补给站。

附近公园里有四五个虚拟入口的能量塔,在口袋精灵钩游戏里就是补给站,其中一个是道馆。在那里碰到两大拨人玩这个游戏,一拨十几岁,另一拨二十几岁。年轻的一拨看着我盯着手机,就围过来问我抓到什么精灵了,看到我的引夢貘人大为赞叹。年纪大一点的问我要打火机,然后凑近看我手机频幕,那是正在玩虚拟入口,他问,你这个怎么跟口袋精灵界面不一样啊?然后说,原来是老版本的。说完,打火机点着烟,闻那个味道是大麻。

有时候,扔球以后就游戏就死机了,需要重启游戏。有玩家说,左上角那个球还在转的时候不能扔宝贝球,十有八九会死机。

另外注意到,偏远郊区怪兽是很少的,附近好多Public Footpath, Bridle Path, 转了几圈,没有发现,怪兽大多出现在街角、十字路口出没。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

关于《聊斋·侠女》里的同性恋情节

胡金銓(King Hu)执导的电影《侠女》,题材取自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但是改编较多。

这里只谈一下原著里描写的“娈童”情节:

“一日,生坐齋頭,有少年來求畫。姿容甚美,意頗儇佻。詰所自,以「鄰村」對。嗣後三兩日輒一至,稍稍稔熟,漸以嘲謔;生狎抱之,亦不甚拒,遂私焉。由此往來昵甚。”
如果这一段描写还是比较隐晦的话,在文章结尾,蒲松龄就很明白地评论说:

“人必室有侠女,而后可以畜娈童也。不然,尔爱其艾豭,彼爱尔娄猪矣!”
这里使用的“娄猪艾豭”的典故出自《左传》“既定爾婁豬,盍歸吾艾豭?”蒲松龄说的是,一个人得有侠女才可以畜娈童,要不然你爱那公猪,这公猪会爱你家的母猪。蒲松龄很清楚的指明顾生与侠女和狐仙之间的三角恋爱关系,而且对蓄“娈童”所使用的语言也并不友善。

电影《侠女》尽管保持了这个三角恋爱,但将狐仙转变为女扮男装,因仰慕顾生的才学和人品,学祝英台。电影将侠女拍成一个还阳的鬼魂,阎罗王特许她两年的假期回阳间报仇。在故事的结局,狐仙重新出现,成了顾生的妻子,报答侠女“不杀之恩”。这些情节的改变,一是跟当时对同性恋的社会认同感不够有关,二是对《聊斋》人鬼恋情的程式化套用的结果。

这种改编原著的做法也体现在翟理斯(Herbert Allen Giles)的英文翻译里。翟理斯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当时在英国同性恋还是一种罪行。所以,他在《聊斋》英文版序言里说蒲松龄的有些故事“对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是非常不适宜的(turned out to be quite unsuitable for the age in which we live)”。翟理斯干脆就删节了原文,略过了上面引用的同性恋描写,只是说顾生和狐仙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The two youths soon struck up a firm friendship and met constantly.”
翟理斯在后来的翻译中,就故事的发展就跟原著完全相反了:

“She had conceived a violent dislike to the young stranger above-mentioned; and one evening when he was sitting talking with Ku, the young lady reappeared. After a while she go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