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当我发现郭子仪是基督徒后

小时候,母亲将穆桂英挂帅,郭子仪平蕃,用的是方言土话。我上学后发现,母亲不是在讲述童话,而是在讲述历史,但是她不认识字。一直到现在也只能歪歪斜斜的签字自己的名字,只有那三个字她认识。

蕃王入关的呐喊和刀光剑影带来的紧张,平蕃后郭子仪受封的喜悦,都没有告诉我郭子仪曾经是一个基督徒。学校的教科书也没有,我的无知一直到今天。

关于盛唐,我们的教科书除了“安史之乱”,似乎很少提及郭子仪打退吐番入侵的历史,吐蕃甚至直捣唐朝首都长安。关于文成公主和蕃,其实也是在松赞干布的胁迫下不得已作出的选择。

现在英文的Tibet,其实也就是吐蕃的转写。现在的拼音输入,甚至用Tu Fan才能找到那个词。其实唐代古音根本没有Fan这个音。而这个番或者番的声母读音还保存在播、鄱、潘这些字里。那么,北魏的拓跋族跟吐番有没有关系?学界普遍认为是突厥族领袖的称号,《魏书》记载,“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但是拓跋的读音跟吐番的读音如此相似,能不怀疑两者之间的联系?史书记载拓跋氏是黄帝的后裔,那么作为炎黄子孙有什么理由不作为中华民族的一部分?西域的历史,淹没在汉字的碎片之中,没有人能真正够理出个头绪来。

历史往往知识记住辉煌的一页,甚至如蒙古和大清也被归入中华民族的内部矛盾。当然,在中国即天下的时代,元朝和清朝无非也就是天命转移的一个朝代而已。如果历史能够阴差阳错,徐福的后裔岂能不称为炎黄子孙?基督徒宣称地球人都是亚当和夏娃的后裔。

最让人吃惊的还是郭子仪是基督徒!历史书提到景教就是基督教!盛唐最著名的将领是基督教,但是普通人却只能记住明代的利马竇,那是因为徐光启么?为什唐朝这么威猛的将领郭子仪没有能够让基督教在中国发扬光大?为什么聂斯托里教派在中国被称做景教,也是一个难解之谜。这也历史淹没在汉字碎片里的例子。这个教派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明代那块石碑被传教士掘出。

语言和文字往往记录的往往是无知和偏见,而不是智慧和宽容。我是多么的惊奇啊,当我发现《古兰经》里的安拉其实就是《圣经》里的上帝,伊布拉欣就是亚伯拉罕,《古兰经》讲的同样是以色列的故事,也同样传授耶稣福音。现在伦敦的一家清真寺宣讲圣母玛丽亚。那上千年的十字军东征都说是为上帝作战,而吉哈德圣战是为了安拉。当年的红卫兵们都在保卫伟大领袖毛主席?

这都是哪家和哪家的事?耶和华见证人传教士敲开我家的门,他们还能给我带来什么比永生更有吸引力的诺言?但是他们认为人没有所谓的灵魂,死后不进入天堂。跟他们的交谈中,我突然意识到,基督教的复活、佛教的转世和儒教的孝,其实就是繁衍后代这一自然现象的抽象。尤其是儒家的孝道,在基因科学发明前,孝道的理据一直处于黑暗之中。但是,当你理解了基因能够让有限生命的个体无限的复制自己的肉体和心灵,那么,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就等同于复活和转世,那么孝感天地的故事就具有了基督教复活和佛教中轮回的神力,而祠堂和祖宗牌位也就具有了复活和轮回的神圣。

基督教传入中国后,关于中国固有的“天”和“上帝”是否就是《圣经》里的耶和华的问题,争论了几百年,并造成了许多殉道者,其中包括一个大主教,据说他在澳门的监狱里被毒死。罗马教皇采用了“天主”这个词。其实汉语中,称皇帝为陛下,太子为殿下,从来不直呼其名。中国的上帝也没有名字,我们用上帝的居所“天”称呼他老人家。罗马教皇却多此一举发明了一个“天的主人”。难道文字不是记载这无知和偏见?

同样的,中国人从来没有把泥塑木雕的偶像当作神,却被基督教传教士成为偶像崇拜捣毁。《圣经》和《古兰经》都不断的宣扬上帝是唯一的神,然而里面却充斥这上百万的天使。我问耶和华见证人传教士,中国的灶神、土地、雷公、五岳尊神是否可以称作天使?你们给上帝取了一个名字,我们却给所有的天使命名,原因是过去我们的皇帝是天子,上帝作为他的父亲,那是他专利。

嘿,無神论!老子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無。無神论者的问题是,上帝创造了世界,谁创造了上帝。上帝无始无终,无边无极,无所不在,无所不能,那就是無,就是什么也没有。

从迦毗罗卫国到长安花了上千年,从拿撒勒到长安也花了上千年,而从德国的莱茵省到北京只花了一百年,而从我键盘到北大中文论坛只用一秒中。文字记录的无知和偏见只能由智慧和宽容来消除,只有当无知和偏见消失后,语言和文字的枷锁才被打破。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