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永嘉书院志

今人谈儒学,往往局限于《四书五经》等几部经典,殊不知古代儒学更偏重于实践。一定要拿“教堂”作类比的话,孔教作为“国教”,其宗族祠堂和书院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宗教实践场所。前者齐家,后者治国,忠孝密不可分。书院往往是学子在科举登第、做官告退后开办,用于培养族中子弟。 清朝百日维新后废科举,书院从此淹没。

王致远永嘉书院

王致远(1193-1257),字仼道,号九山,永嘉县黄田乡(今瓯北)千石村人,南宋抗金志士王允初之子。南宋嘉熙元年(1237),王致远被朝廷任命为慈溪知县,“粥局”与“赈粜局”救灾。淳祐元年(1241),王致远就任湖北提刑,豁免常德府下属的四县非法税收。在苏州镌刻《地理图》、《天文图》与《帝王绍运图》三方石碑。撰写《开禧德安守城录》一书。辞官归里,在永嘉县城(今温州鹿城区)的书堂巷置地建房,兴办永嘉书院。2014年重建永嘉书院,院址位于永嘉沙头镇珠岸村,地处永嘉大若岩镇、沙头镇、岩头镇三镇交汇处,是永嘉县最大的文化、休闲、观光旅游综合项目基地。

廊下凤南书院

朱墨癯在永嘉廊下凤山之麓的凤南宫创设凤南书院。朱墨癯(1438-1519),原名道魁,字守慎,号墨癯,永嘉花坦乡花坦村人,人誉“布衣状元”,赐匾“溪山第一”。礼部侍郎王瓒、吉安知府朱谏、兵部员外郎王澈、国子祭酒兼经筵讲官王激皆出其门下。朱墨癯又在花坦龙泉岩西幽办西园书院。朱彝尊避身永嘉廊下前山,筑墙为寨,盖茅为舍,设帐其中。至今,朱彝尊书院遗址尚存。朱彝尊(1629-1709),字锡鬯,号竹垞,晚称小长庐钓魚师,秀水(今嘉兴)人,康熙十八年(1679)举博学鸿词科,授翰林检讨,后入直内廷,参与修《明史》。康熙初,因参加魏耕、钱缵曾等人秘密反清团体,暗中和郑成功、张煌言通声息,即所谓“浙东通海案”,避来永嘉,前后共逗留十余月。

花坦白岩书院

白岩书院位于花坦乡朱垟村,明成祖永乐年间(1403-1424),七任学正朱广文思宁公告归创设,以训族中子侄。


溪口戴蒙书院

戴龟年创办合溪书院(今溪口)。其子戴蒙,字养伯,登进士第,任丽水县尉。因事忤知州而弃官,入武夷山从朱熹学理学,后以原名复官,授池州司户参军,擢太子侍读,终朝散大夫。戴蒙书院又称“蒙公书塾”。明朝廷曾赐额“明文”,故称明文书院。清乾隆年间重建。戴蒙被皇帝封为“诸儒之宗”,南宋著名文字学家戴侗,其父震为朱熹弟子。戴氏人才辈出,曾有“永嘉九先生”、“永嘉七戴”、“一门七进士”等说法。戴氏宗祠里有“宋室尚书第,明庭御史家”的表彰。

枫林志仁书院

南宋绍兴年间国子监酒徐文铨、永州知州徐自明父子执教的慥堂书院,为境内最早书院之一,位于枫林镇西北。清乾隆年间徐康洽创办书院,后人称康洽书院。雍正十三年(1753)设立的楠溪义学,同治元年(1862)改为志仁书院。光绪三十一年(1905)徐定超在楠溪书院基础上再创楠溪高等小学堂。

雍正十三年(1735),永嘉县丞署移驻枫林镇。“其间诸君子之游于庠者,固然为康乾盛世之教泽陶冶而成。”乾隆四年(1739),县丞何森到任后,率里人徐元常依衙署设楠溪义学,后改书院。同治六年(1867),温州知府戴盘“议建同知、守备衙门移驻枫林镇”,“筑城垣,立学校,设官属,置衙署。”德宗光绪十八年(1892),知县邵补堂承知府张公霖命,大新志仁书院学舍,重兴文课,改名楠溪书院。内设藏书楼,其中藏书室两个共140平方米,阅览室10间共240平方米。枫林文风鼎盛,文人学士辈出,就有楠溪邹鲁之称。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因科举废止,教育改良,许多书院改为学堂。徐定超“独力捐资提倡,嘱咐侄子徐象严于枫林本地开办初级、高等小学校各一所,劝令族中子弟入校肄业,以谋教育普及。”楠溪高等小学由楠溪书院的基础上改办。

岩头芙蓉书院

芙蓉书院位于永嘉岩头芙蓉古村,又名追远书院。初建于元顺帝至正元年(1341),明代重建时,改名为“追远”。书院由东向西,依次为泮池、仪门、明伦堂和讲堂。仪门前有旗杆一对,明伦堂前有杏坛。明伦堂共有三开间,后壁中央有神厨,供奉孔子。南宋后期芙蓉村有18人在京都临安做官,世称“十八金带”。
.

岩头琴山书院

琴山书院又称水亭书院,原址在岩头村水亭祠。书院创办于明朝嘉靖年间(1522-1566)由岩头村金永朴创办。太平天国运动其间,枫林村与岩头村争柴山(名为“金山头刀税事”),诬告岩头村反清,琴山书院惨遭清兵火烧,仅剩两端的正堂一座。琴山书院在桂林公死后,被族众改建为桂林公的特祠,即水亭祠。

豫章石马书院

石马书院位于沙头之北渠口豫章村。豫章村文笔峰倒影砚沼“如笔尖之蘸水,秀气所钟,使仕宦迭出,科第连登,文笔代不乏人”。宋时有胡襄父子弟兄“一门三代五进士”。 石马书院是明宣宗宣德四年己酉(1429)中书舍人爱梅公胡宗韫退隐之后创办,遗址 豫章对岸凤凰山麓的石马殿。胡宗韫善文史,官至征仕郎、中书舍人,著有《归田牧唱集》、《孝亲经略》,画册有《春谷藏云册叶》、《梅花册叶》。自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至洪熙元年(1425),入文渊阁参与编修《宋太宗实录》和《宋仁宗实录》。

港头广化书院

永嘉港头李宅李国钿在广化寺创设广化书院,授生徒数十人。监察御史徐定超于咸丰九年(1859)15岁时曾在此受业。光绪末年(1908)更名广化学堂,谢文锦曾从表山进士郑继恒就读于此。

鹤阳环翠书院

环翠书院位于永嘉鹤阳村,系谢灵运后嗣聚居之地。书院创建于明代,书院落成后,里人谢道宁(字志贤,号梅渊,博通经史,工于诗词,举孝廉,深得同朝翰林学士王英、太子少保黄淮器重)撰写《鹤阳八景·环翠书声》诗道,“幽阁崚嶒碧树萦,琅琅中有读书声。半空掷地金钱碎,五夜朝天玉珮鸣。破睡灯花山欲晓,满襟凉思鱼初晴。宫商不是霓裳调,万里秋高月窟明。”

大若岩林公书院

永嘉篁潭村(今黄潭村)林一龙(字景云)登进士第,先授绍兴教授,未久除史馆检阅,迁秘书郎兼说书。林一龙性情清直宽恕,乐道人善,尤工古文辞,一般人评论“可闯叶水心(叶适)之藩”。晚年在家乡大若岩寄情山水,倘徉泉石。大若岩尚留有林公书院遗址。

潘山寮书院

清穆宗同治年间(1862-1874),永嘉白泉后山创设潘山寮书院,每年入学童生三四十人。白泉廪贡生陈章民曾在此掌教10多年,每期考入县学生员均有三五人。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

因言获罪的温州公民黄志霄依法向温州检察院递交了三万言申诉书

昨天2018年11月23日,因言获罪的温州公民黄志霄依法向温州检察院递交了三万言申诉书。指出永嘉公安报复诬陷,温州法院枉法判决。及永嘉县政法委插手干预本案,妨害司法公正。黄志霄依然坚信天地间自有公道在,无非迟与早!并称只要中国号称法治社会,必须还其清白。

刑 事 申 诉 书 申诉人:黄志霄,男…… 因申诉人发网帖对永嘉县公安局、永嘉法院寻衅滋事一案,不服(2018)浙03刑终1079号裁定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一条之规定,特依法向贵院提出申诉。 申请事项: 请求贵院行使法律监督,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检察建议或者提起抗诉,以对本案进行再审,撤销(2018)浙03刑终1079号裁定,并改判申诉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
原裁定程序违法,及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确有错误,也根本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足以定罪量刑。并且,通观裁定书,除了提到并否定“(黄志霄)对发帖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维权行为不构成犯罪;辩护人也提出黄志霄没有编造虚假信息,原审法院认定其对基本事实的起因、司法机关处理和善后等重要情况进行篡改没有事实依据,黄志霄所发布的5个帖子中的基本事实均客观存在,没有编造虚假信息的故意”、“二审期间黄志霄也上诉提出永嘉县公安局的处罚显失公平”、“二审期间黄志霄及辩护人仍然坚持认为该《解答》系违法文件”、“黄志霄及辩护人提出侦查及原审审判程序违法”这四句归纳性语句外,对申诉人的上诉状和辩护人的辩护词中的依据与论证都没有进行任何评判,这让申诉人不得不怀疑二审法官只看过上诉状、辩护词的分标题,而对其中内容(即依据和论证)几乎没过目,至少压根没打算评判。

申诉人在列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四处,认定事实错误四处,适用法律错误两处,及反驳裁定书其他认定,并阐述永嘉县政法委竟插手干预本案、妨害司法公正的咄咄怪事之前,有必要先交代下本案的缘起,亦即本案相关事实。
2011年1月2日,家住浙江省永嘉县清水埠邮电宿舍的陈巧勇与邻居王少林发生口角。在激烈争吵时,王少林先猛然一把拽去在旁顾自玩耍的陈巧勇女儿陈欣彤,当时才六岁的小女孩随即因受到突然惊吓而大哭起来!陈巧勇推开了王少林(或另有其他肢体冲突)以保护爱女。 事后,双方均到当地永嘉县公安局瓯北派出所报案。陈欣彤当晚出现夜寐不安、尖叫哭闹等症状,后被法医鉴定为精神“创伤后应激障碍”。王少林在2011年1月27日…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