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永嘉网民因微信群聊反对核电站项目被拘留七天

2016年11月29日,浙江省永嘉县网民周建斌因微信聊天被该县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的罪名拘留了七天。该案经办民警是永嘉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叶培清。

29日晚22点,周建斌已经入睡,有人打来一个电话,声称要到他店里做一笔交易,遭到他的拒绝。对方哀求说:“明天就要去外地了,请帮帮忙吧……”

周建斌穿了一套睡衣来到店里,开了门,迎面走来五六个穿夹克衫的小青年,气势汹汹地说:“走,跟我们去派出所。”

周建斌问:“有证件吗?”

这几个便衣把周建斌包围起来,其中一人回答:“少废话,上车,先去所里再说。”

如果是民警执勤传唤犯罪嫌疑人,必须出示警官证,但这些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

周建斌被带到瓯北中心派出所,搜光了身上佩戴之物(寄存),并被带进审讯室。他的座椅设计配有手铐与脚镣!

根据当事人周建斌的叙述,经办民警叶培清对他审问大致如下:

叶民警:“你是否在手机微信群《温都博客俱乐部》里聊什么‘苍南核电站’一事?”

周建斌:“有的,平时也没空聊这个话题,就那天,共有几十个微信群在讨论关于核电站,政府发出民意网络征询,设投票表决造或不造,有两个选项:苍南造核电站,你选择支持还是反对?我参与了投票,投给反对这个选项。”

叶民警:“你为什么选择反对?”

周建斌:“第一、众所周知,近几年来金融风波及老板跑路,对温州经济打击很大;第二、“大拆大整”短期内也将或多或少会对温州经济有所影响。市政府为了振兴温州经济不是在号召“温商回归”吗?招商引资必须营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啊!鄙人认为:苍南核电站这个项目不利于温州的商业氛围,将影响振兴温州经济与温商的回归。”

叶民警出示四张手机微信群聊截图对周建斌说:“你被举报了,你是否在群里说‘苍南人都是沉默的羔羊’、‘日本人来一个杀一个’、‘难道没有敢死队吗?’等等言论?”

周建斌:“记得有说过苍南人都是沉默的羔羊,其它的记不起了,微信群聊打开太多了,不清楚发到哪里。那天是农历初一,我去庙里轮番烧香,眼睛被烟熏得难受,大概发错地方难免。再说,四张手机截图不能说明什么,群聊图片造假五花八门,查不胜查的,你查得过来吗?”

叶民警说:“就是因为这个才抓你,你触犯法律了。”

我解释:“这些内容上下文不连贯,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的吧?况且并未造成危害社会,我犯什么法了?”

叶民警:“在一个有200人的微信群里聊一些敏感话题,类似于在公共场所喊口号反对政府,你犯下了‘违反公共安全行为’的法。”

周建斌:“200人的微信群,有些人设了群消息免打扰,部分人不参与聊天也不看手机的,真正聊的人也就那么十来个人,这能算公共场所吗?”

叶警沉默一下,改口说:“你在群里乱说,那就给你定一个‘煽动他人犯罪’。”

周建斌:“什么叫‘煽动他人犯罪’?可有犯罪事实发生否?现在我煽动你去杀人,你会去杀否?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这些低级笑话有人信吗?”

笔录共有三页,第三页主要记录周建斌与叶警官的问答,第二页有七八个陌生人被列为周建斌的亲戚朋友,格式大致如下:

江某某,男,XX岁, XXX地方人,周建斌老同事。
黄某某,男,XX岁,XXX地方人,周建斌姑表亲戚。
廖某某,女,XX岁,XXX地方人,周建斌曾经共事过,老相好。

这份笔录中的这些人似乎都与周建斌有关,他大吃一惊,问叶警官:“你这是何意?怎么解释?”

叶警官说:“现经查明你的身份证资料,显示这些人就是你亲戚或朋友关系,怎么了?”

周建斌回答说:“不是,这些人我一个也不认识。”

叶警官说:“那你去你老家的岩头派出所问吧,既然不是那就重新做笔录。”

周建斌拒绝在审问笔录上签字。他提出:“能不能把这份笔录留给我,好去岩头派出所问个明白?”

这时,叶警官猛然站起来,将审问记录抢了过去,立即撕了个粉碎!

叶警官多次撕了再写,写了又撕碎;重复着审问、笔录,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叶警官的审讯记录有关于“出示了警官证,把把犯罪嫌疑人传唤到派出所。”事实上传唤周建斌的时候,并无警察在场。周建斌对此提出异议,但叶警官始终不肯删掉这一点与事实不符的记录。

叶警官对周健斌说:“周建斌,夜已很晚,你我素来无冤无仇,我哥叶培峰还与你是网络文坛认识的朋友,我不会害你的,这一切都是林志佩局长吩咐,你若配合就早点签字,你早点回家,我也早点回家。”

周建斌听叶警官这样说,以为处理结果大概会停留在口头批评教育上,就在审问记录上签了字。这时,经办民警叶培清出去打了一个电话回来,跟周建斌说:“我也努力了,但上头通不过,你先留下,明天还得继续审问”。就这样,周建斌被扣留在瓯北派出所留置室一夜。派出所滞留室连着厕所,厕所内大便堆积,臭气冲天。周建斌就睡在地板上。上厕所不给洗手,隔壁房间有一哮喘犯人整夜咳嗽,令他彻夜难眠,从关进去至第二天中午,十四个小时未进一粒米,饿着肚皮被叶警反复提审。

周建斌家属也没有接到任何通知。他妻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到他接了一个电话出门至深夜未回,她就连夜跑出去寻找,因受风寒得病。

11月30日上午10点,叶警官把周建斌从瓯北派出所转移至永嘉县公安局上塘候审室关押。车子到达黄田的途中,周建斌问叶警官:“你们到底给我定下一个什么罪名?”叶警官解释说:“你的问题太严重了,都是林局长的意思,以后不要有什么事都来问我,要告状你就去告林局吧。”

11月30日上午,提审开始。叶警官出具了一份举报材料,举报人与证人名字叫黄若琪,要求周建斌签字,周建斌拒绝在材料上签字。

中午,继续提审,周建斌一概不配合签字。但叶警官说:“公安民警审问犯人最多可以连续提审、签字达到十八次以上的。”

周建斌说:“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

叶警官厉声喝问:“你签不签?”

周建斌回答:“不签。”

叶警官走过来抓起周建斌座椅上的木头重重地摔了下去,威胁他签字。

周建斌问道:“我到底犯下什么罪,值得你如此反复提审?”

叶警官说:“这是市政府下令要抓你。”

晚上六点左右,叶警官请来帮手,此人名叫徐永平。凭外貌徐永平蛮帅的,人也比较客气,要求周建斌配合他审问,不必签字,周建斌就同意了。

徐永平要求周建斌解释他在微信群里发表的言论,“苍南人都是沉默的羔羊吗?”“日本人来一个杀一个”,“难道没有敢死队吗?”诸如此类内容逐个解释一遍。

周建斌回答说,他记不清发在哪个微信群,因为加入的微信群太多,大概是发错群了。

徐永平要求周建斌在他这次审问记录上签字。他拒绝签字。

徐永平见他不配合签字,就说:“周建斌,别以为没有罪名可以适用于你了,你符合《治安处罚法》第二十六条,不信你回去查查看”。

11月30日夜22点左右,叶培清警官通知周建斌因 “寻衅滋事”被永嘉县局依法拘留七天。

叶警官解释说:“你要是好好配合,在审问记录上签字的话,可能少拘留二天。”

周建斌回答说:“多一天少一天又有何妨,我会那么在意吗?我在乎的是名誉,谁把我从未坐过牢的记录打破,我会记得的!我对你的做法表示不服,将会和你没完没了。”

叶警官听了暴跳如雷,作势要打周建斌,拳头对准周建斌头部、胸部、腹部晃来晃去。如果周建斌用手去格挡一下,就可能立即按“袭击民警”罪名来处理。

周建斌说:“你打吧,何必把拳头飞来飞去,演戏吗?”他收起拳头停下来,推着周建斌往门外走。在经过门槛边,没有监控的位置上,叶警官大骂道:“周建斌,你妈的,打死你,我皮剥掉和你搞……”

周建斌躲开,并跑到门外的马路边。叶警官一路追出来作打人架势,周建斌意识到门外有监控,路上有行人,就反而回过头迎了上去。这时,旁边冲出一位身材健壮的民警,拦腰抱住周建斌,把他提起来,往早就停在门外的汽车里送,叶培清也上车了,把他关进永嘉看守所。

叶培清在车里对周建斌说,“你今天的拘留是省政府下达决定要抓你,明白吗?”

周建斌问叶警官:“那你还找举报人与证人黄若琪是怎么回事?”

车里还有一位穿夹克衫的便衣,他插话说:“所谓的举报人和证人黄若琪,其实是我公安局内部人。周建斌,别自作聪明了,告诉你,你若想告状就去告林志佩局长吧,不要与叶警官过不去啊”。

本文根据当事人文章《永嘉公安局借文字狱打压民间网络人》整理,原文发表在凯迪社区猫论天下律师之窗
中国核电站分布图
与本案件相关的苍南核电站是一座拟建设的核电站,规划建设规模容量为6台1000MW级核电机组,一期工程拟建设2台1000MW级压水堆核电机组。根据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核能分会的报道,2014年4月,由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的委托,国家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在温州召开苍南核电厂工程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审查会。据悉,该核电站将于2018年开工,投资1200亿,2023年一期两台机组建成发电,项目整体完工后,可实现年供电525亿千瓦时,创造GDP约200亿元。核电站选址在苍南霞关镇三澳村。
苍南霞关镇三澳村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