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寄慎伯筠

寄慎伯筠[1]

宋·王令

這首詩見於王令編纂的《廣陵先生文集》(卷二),題作《贈慎東美伯筠》。王令(1032年—1059年),字逢原,初字鍾美,廣陵(江蘇揚州)人。宋·陸遊《老學庵筆記》(卷四)記載王逢原贈詩慎伯筠。錢鍾書也以為這首詩作者是王逢原,後被“羼入”雁湖編註的《半山詩注》裡面了:“方氏《瀛奎律髓》頗薄雁湖《半山詩注》,屢屢言之。偶觀其書,實亦未盡如人意。好引後人詩作注,尤不合義法。如羼入集中之王逢原《寄慎伯筠》詩“宜乎倜儻不低斂”句,雁湖注乃引呂居仁詩。(錢鍾書《談藝錄》(79頁))王安石,字介甫,號“半山”。這種混淆錯誤可能是因為王令跟王安石的關係。王令與王安石為文字交,以高尚的節操與出眾的才華聞名於世,王安石對他十分賞識,稱讚他“可以任世之重而有功於天下”,並將妻妹嫁給他。王令著有《廣陵先生文集》,但才高命短,卒於嘉祐四年(1059 AD)秋,年僅二十八歲。

世網掛士如蛛絲,大不及取小綴之[2]。

宜乎倜儻不低斂,醉脚倒踏青雲歸[3]。

前日才能始誰播,一口驚張萬誇和。

雷公訴帝喘似[4]吹,盛[5]恐聲名塞天破。

文章喜以怪自娛,不肯裁縮要有餘。

多爲峭句不姿媚,天骨老硬無皮膚。

人傳書槧[6]莫對當,破卵驚出鸞鳳[7]翔。

間或老筆不肯屈,鐵索縳急[8]蛟龍僵[9]。

少年倚[10]氣狂不覊,虎脇插翼赤日飛。

欲將獨立跨[11]萬世,笑誚李白爲痴兒[12]。

四天無壁財[13]可家,醉膽憤痒遣酒拏。

欲偷北斗酌竭海[14],力拔太華鏖鯨牙。

世儒口軟聲如蠅,好於壯士爲忌憎[15]。

我獨久仰願得見,浩歌不敢兒女聲。


--------

[1] 慎東美,字伯筠,北宋京兆人,工書畫。

[2] 慎東美為人狂放而不願受約束。曾到京城應試,見試院森嚴,便說:“就這樣對待天下的士子嗎?”於是,拂袖而去。

[3] “青雲歸”一作“青天低”。慎東美字伯筠,秋夜待潮於錢塘江,沙上露坐,設大酒樽及一杯,對月獨飲,意象傲逸,吟嘯自若。顧子敦適遇之,亦懷一杯,就其樽對酌。伯筠不問,子敦亦不與之語。酒盡各散去。

[4] “似“一作 “欲”。

[5] “盛”又作“咸”。

[6] “槧”又作“染”。

[7] “鸞鳳”一本作“飄”。

[8] “縳急”又作“急缠”。

[9] 伯筠工書,王逢原贈之詩,極稱其筆法,有曰:“鐵索急纏蛟龍僵。”蓋言其老勁也。蘇東坡見其題壁,亦曰:“此有何好,但似篾束枯骨耳。”伯筠聞之,笑曰:“此意逢原已道了。”今惟丹陽有《戴叔倫碑》,是其遺跡。 (《書林紀事》、《老學庵筆記》、《墨池編》、《廣陵集》)

[10] “倚”又作“意”。

[11] “跨”又作“夸”。

[12] “痴兒”一本作“嬰兒”

[13] “財”,又作“才”。

[14] “海”又作“酒”。

[15]  妬忌嫌惡。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