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纽崔莱和中国的渊源

“纽崔莱(Nutrilite)”一词原是俄勒冈大学的罗杰· 威廉斯(Roger Williams)创造的,用来代表一些与维生素相似、分量虽少却对人体非常重要的营养素。“纽崔莱之父”卡尔· 宏邦(Carl Rehnborg)开始销售维生素保健食品时,写信给罗杰· 威廉斯征求他同意使用这个词作为商标。纽崔莱其实与中国和中医有着深厚的渊源。

卡尔· 宏邦是瑞典人的后裔。1915 年秋天,他受纽约标准石油公司之聘,被派往中国做公司驻当地的会计师。标准石油在中国被称作“美孚洋行”。

离开美国之前,他在纽约参加特训课程,学习有关石油生意的知识,如石油、溶剂、分馏法和真空蒸馏法,还学习了中国文化、历史和哲学、中国租界的生活状态。3 个月后培训结束,班上100 名学生,经过筛选剩下20 名,他被派往中国,在上海面见总经理和了解公司的运营模式后,坐火车去天津。

1842年鸦片战争以后,最早在天津建立租界的是英国和法国,美孚石油公司办事处在法租界滨河路8 号。卡尔· 宏邦跟办事处订下了口头协议, 他会在中国逗留3 年,3 年后,他除了可以获得免费的回国船票和车票外,还可以有6 个月的带薪假期。

卡尔· 宏邦学习中文,并走出租界下乡探访。他看见很多孩子都有弓形腿,也有很多老太太弓着背走路,显得骨骼非常脆弱,于是他联想到自己家人一直非常重视喝牛奶来汲取营养,因为牛奶饱含的钙质可以强壮骨骼,猜测中国人的日常饮食习惯中有没有摄取足够的钙质。他听说中国女人怀孕时总会掉牙齿,但只要喝姜醋就可以保住牙齿,回想起他在南卡罗来纳州大学时确曾读过,醋的酸性可以把动物骨骼中的钙质分解出来。

他还看到中国人生小病时,会用本地的植物如海棠和绣线菊等煎茶喝,跟他母亲在他小时候给他喝的草药一样,像柳树皮茶,喝了可以治头痛——他早知道柳树皮有此功效,因为当时美国最新的头痛药阿司匹林就有柳树皮成分。

他注意到一种疾病在富裕阶层很常见,贫苦大众却不见罹患,这种病是脚气病。他见过患脚气病的人,他们很虚弱,手脚完全没有力气,因此只能整天躺着,对食物也提不起兴趣。奇怪的是,这只是有钱人的病,穷人几乎没有人得。当时有一种说法说是由细菌引发的,但他却怀疑这是饮食习惯使然,富人吃得起白米饭,穷人却只能吃粗粮。

到处跑让他见识到很多在美国没见过的疾病。曾经有一次可怕的经历,是他目睹一个人身上莫名其妙地出现伤口,毛孔不停地流血,流血的牙龈开始掉牙齿,这就是败血病。他注意到这些疾病肆虐的地方,人们要无所不用其极地找寻食物,像吃老鼠、米糠和虫子,但在一些种植豆芽的地方,却不见这类病人。

他还注意到中国的农民善用河床的淤泥,淤泥是天然的肥料,山林泥土混合冲积泥,富含大量养分,像含有丰富钙质的贝类、蜗牛壳、鱼类和水藻,这些土壤一般会和其他有机物,例如蛋壳、剩余食物和动物粪土等厌恶物混合使用,灌溉出长势良好的农作物。还注意到农民每天收集粪便撒到田里做肥料。

作为一个喝牛奶长大的瑞典人的后裔,他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不养母牛不喝牛奶,但很多在田里工作的农夫却比在租界里喝牛奶、吃白米饭,担心那些被粪便灌溉过的泥土不干净而只吃进口水果的欧洲人健康。他还注意到霍乱或其他疾病也很少在中国暴发。

卡尔· 宏邦离开美孚石油后,来到上海,在苏州路7 号一座大厦租下办公室,开始销售三花乳品公司(Carnation)的罐装牛奶。那时骨质疏松症在中国很普遍,大家以为灌装牛奶肯定会很火。但是,不管是三花乳品公司还是作为销售代表的卡尔· 宏邦,都还不知道中国人有遗传性的乳糖不耐,无法正常代谢乳糖而出现腹泻、腹胀或腹绞痛等症状。

他还研究中国医学典籍《神农本草经》,流连于中药店,看医生如何看病,中医采用的是与美国的医生截然不同的方式。中医把手指放在病人手腕上来感受他的脉搏,从超过30 种不同的脉象里找出相应的病症;中医还会让病人伸出舌头,从舌头的颜色、湿度、分泌物和覆盖物了解病情。这些检查可以解读出不同的症状:脉搏过快、高热、喉咙发炎、蛀牙或牙龈发炎等。中医在诊断后会开出一些中草药的方子,伙计再依方煎给病人喝。中药店的气味令他想起小时候的杂货店。

除了药店,他也喜欢去虹桥的市场闲逛。偌大的市场从数幢大厦前延伸至几条马路之外,一路上走着仿佛是在经历一场嗅觉的盛宴:姜的辛辣、荔枝的酸甜和糖的甜腻,还有鱼的大海气息、生猪肉的味儿和橘子鸭的香气。他发现了影响人们健康的饮食传统,蔬菜的作用除了调味,还有药用价值:姜除了可以去腥,还可以解去贝类的毒性,更有催情的作用;鲜芫茜能防止食物中毒;乌贼骨、麻雀蛋和鲍鱼同煮汤可治疗女性月经不适;淮山糯米饭可固精培元等,还有以牛奶混合蜂蜜可治疗虚弱体质。中国人的生活中,食物和营养的关系是分不开的,中医更认为食疗远比药疗好。

他注意到租界里的外国人看起来都很衰弱,病恹恹的,而且吃不下饭。原来健康的外国人到东方工作一年,健康状况大都渐渐转坏,如果工作几年的话,情况会更糟糕。无论是什么病,回家休假都会痊愈,他问这些人原因时,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说:“生命力的下降是由于不习惯东方的气候和环境。”以当时科学发展的程度,一般人都相信病菌从食物中来,但他却开始相信是由于饮食的关系——不是因为他们吃什么,而是因为他们不吃什么。他想起了在三花农场里看见的奶牛,那些只吃紫花苜蓿和喝水却产出最多牛奶和毛色漂亮的牛。那些靠近土地的人们,日常饮食是水果、蔬菜和全谷物,比住在城市里的人健康多了。想起传统中国医学最重视的健康的平衡,他更相信以蔬菜为主的饮食是健康之源。

那个时候,科学家麦科勒姆在威斯康星州大学所做的浓缩牛饲料的研究,发现了“脂溶性A”和“水溶性B”维生素。卡尔· 宏邦他相信外国人在中国患的疾病,一定可以通过改善饮食习惯而有所缓解。他们可能摄取了足够的蛋白质、脂肪和碳水化合物,不过他们一定缺少了其他重要的营养元素,尤其是植物里的营养。如果有一种营养保健食品,可以提供所有维生素、矿物质以及一些很重要但我们却不知道的营养,还有他们平常饮食缺少的辅助食品因素,这种营养保健食品一定可以“平衡健康”。

在中国,他一直在找新的营养吃法。比如,他会买做蛋糕用的酵母、米糠或者类似的东西,加进早餐谷物里吃。他吃肉会把骨头留下来,并磨碎混进汤里;听说土豆的营养主要在皮下一寸的肉里,他连土豆皮也不放过,还有烫土豆的水也会留下做汤喝,因为土豆的营养会流进水里。那些他强烈推介给朋友的营养方案中,除了酵母和绿叶蔬菜以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一种据说富含铁质的由生锈铁钉浸过的水做成的饮料,和一些具有钙质和磷与洒上贝壳粉末的食品。他早期的试验有很多真的“连上帝也会觉得恶心”,如把牛奶、海草、鱼油、小麦胚芽油、动物肝、紫花苜蓿、西洋菜、酵母和荷兰芹混合在一起。

1927 ,中国的政局混乱,租界被政府收回。卡尔· 宏邦无法从代理商手上取回利润,更没有办法还款给外国的厂商,所有货物已经化为乌有。他一无所有,就连回美国的路费也没有了。最后,前雇主三花乳品公司帮助了他,给了他回美国的船票。

卡尔· 宏邦回到美国后,在洛杉矶销售维生素营养食品。在一个广告里,提到自己跟中国的渊源:“宏邦先生早在20 多年前,为美国一家大型乳品公司到中国工作时,已经对维生素的科学研究,以及其对健康的影响萌生兴趣,其后,他顺理成章地成为饮食平衡理念方面的代言人,尤其长于分析当地人营养普遍不足的状况。”

一开始,卡尔· 宏邦是这么做药丸的:他的装置有两张野餐桌,加上一些木桌和大约10 或20 加仑的牛奶罐,还有一个镀锌的牛奶罐,一块1 英尺或者长一点的厚钢板,大约1~英寸厚,上面有31 个小洞。他买一些胶囊,把它们分成两半后,全部胶囊口朝上放进31 个小洞,这是供31天的用量,然后他会混合原料,用刀慢慢地把粉剂刮进胶囊,最后他会把它们拿出来,整合。整个过程全部是手工操作的。

他还花钱制作了一系列指导和宣传的材料,以增强纽崔莱产品的销售力度。在第一本小册子里,广告词是这样写的:“很多人的不健康,是无以名状的,他们的症状很轻微,轻微得令人觉得不足以构成疾病,然而他们无精打采、容易疲倦、常常有些不明的不适,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在享受生命。对于这些人来说,纽崔莱产品就能起到作用,因为他们的亚健康状态不是必然的,也是很容易调整过来的。

最好的方法是少吃一点加工食品,多吃一点天然而未经烹调的食品,尤其应该多吃水果、绿叶蔬菜和乳制品,如果再加上营养保健食品,像纽崔莱的产品,它富含的不只是市面上很多人在推销的维生素,还有一些可以提升维生素效能的植物浓缩素。

如果你感到疲倦乏力,食欲不振,吃纽崔莱;如果你因为膳食纤维不足而经常生小病,吃纽崔莱;如果你肯定你的饮食中包含了所有必需的因素,你更应该吃纽崔莱。”

最后经熟悉《食品、药品及化妆品法案》的律师建议,小册子的最后面加上了一段忠告:“纽崔莱胶囊及其矿物质丸,只是营养保健食品。它们不是药物,也没有任何经科学证明的疗效,虽然维生素的疗效已经被证实。纽崔莱的作用是使生物不完整的机能恢复化学上的平衡,使用后,那些因为缺乏纽崔莱因素的小病会消失,这种消失的状态就只代表恢复健康。”

70岁那一年,他在塔希提举办庆典,邀请了世界各地的嘉宾,其中就有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他在聚会上,用流利的普通话和宋美龄聊天,还讲了他对中国的文化的理解,这一切都让蒋夫人有些难以置信。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如何翻译秀才、举人和进士

今天阅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英文版,STRANGE STORIES FROM A CHINESE STUDIO,翻译Herbert Giles,由微软扫描制作的电子图版,非常漂亮。还有Todd Compton扫描录入的电子文本版,也非常全面。还有由LibriVox制作的语音朗读,MP3格式,可供下载,但是只有20篇。

非常有趣的是,“聊斋”一词的翻译,“斋”翻译作书房没错,但据我的理解,“聊”应该作“聊天”解。Herbert Giles直接用Chinese Studio。

读《聊斋志异》第一篇考城隍,Examination for the Post of Guardian Angel,Herbert Giles居然将城隍翻译成Guardian Angel。还有他直接将秀才翻译成graduate,那是大学毕业生。他在注解中给出了秀才、进士、举人的翻译,并且将其对应于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The three degrees of Imperial Civil Examination are literally, (1) Cultivated Talent, (2) Raised Man, and (3) Promoted Scholar.The English equivalents for all kinds of Chinese terms could be bachelor’s degree, Master's degree, and Doctor's degree.

科举考试翻译作Imperial Civil Examination,也可以省却civil。

在北京公主坟半夜等出租车

有一次我在北京公主坟那边,晚上12点钟在等出租车,不知道怎么回事,身旁有一个女的也在等车。她问我去哪里?后来发现她和我是同一个方向,就两个人一起坐出租车,商量好共同付钱,下车以后我把钱给司机,但是那个女的钱给司机,司机却不要。后来司机和我吵了起来,他说车上明明只有一个人,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女的。这事真怪!网友回复:也许公主坟里的公主蹭了你的出租车。

TG是什么的缩写?

由于网络审查,网民有以“GCD”、“GF”、“土共”、“TG”、“伟光正”、“镰刀锤子帮”等指代中共。TG是“土共”一词拼音首字母的缩写,而且组合起来还很像镰刀锤子,T是锤子,G是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