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为什么猫看到黄瓜如此害怕?

这篇文章由谷歌翻译,个别地方稍作修改,原文请见这里

提要:猫害怕黄瓜的原因可能是进化论的结果,属于一种叫做“生物性準備(biological Readiness)”的现象。生物准备行是动物与生俱来,是一种对危险的本能反应。比如,许多人从来没有被蛇或者蜘蛛咬过,但是他们害怕看到这些东西。猫的黄瓜恐惧症可能黄瓜的形状象蛇。

近年来,宠物猫社区中普遍存在着一种令人迷惑不解的恐惧症----猫对黄瓜的恐惧。搜索YouTube,Instagram,Facebook,Snapchat,Vimeo或几乎任何可以在互联网上观看视频的地方,您将被无数的宠物猫视频轰炸,当猫遇到黄瓜时,就像他们刚刚看到了鬼魂一样。

当然,猫容易被不止几件事吓倒:吵闹的声音,突然的动作,甚至是自己的尾巴。但是,即使对于一个臭名昭著的小动物来说,也没有任何理由害怕一种无生命的绿色产品。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

好吧,据罗孚(Rover)兽医卫生专家Gary Richter所说,这种恐惧症与黄瓜的表面目的(被食用)无关,也与猫咪是否反对使用松脆的色拉配料无关。不,这全部归结为简单的达尔文主义。

“关于猫为什么害怕黄瓜的一种非常真实的可能性是一种称为”生物准备”的现象。一种生物学上准备好的行为是动物硬接线的行为。”里希特说。 “例如,许多人天生就有对蛇和/或蜘蛛的恐惧。绝大多数人从未受到蛇或蜘蛛的伤害,但同样,这种恐惧也存在。对恐惧的恐惧也可以说相同。当我们看到甚至思考这些东西时,我们内在的事物会触发恐惧反应。当涉及到猫和黄瓜时,形状可能会触发一种更适合蛇的反应。”

尽管里希特(Richter)坦承这一理论尚未得到科学证明,但他说,这与人类对异常视觉刺激的反应并无二致。 “您是否曾经看到过眼角以外的东西,以为是蜘蛛,心跳跳动了?”他问。 “当猫看到隐隐约约的蛇形物体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时,也许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此外,猫咪通常是新恐惧症(害怕新事物),并且经常受到新事物或意外事物的干扰,并且我们可以开始了解这里发生的事情。”

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猫害怕黄瓜,这都是一种恐惧。而且,如果您关心的是猫或动物,也许有意识地为了自己的娱乐而吓them它们并不是最好的主意。

里希特说:“设置这些视频的人有意吓坏一只毫无戒心的动物。” “不像对被害人了解发生了什么并且希望以后会笑的人开个玩笑,这只猫仍然呆在黑暗中。”

而且,仅仅因为您的猫在攻击鼠标,蜘蛛或它们的影子时看起来像是凶猛的野兽,并不意味着它们值得信赖的人将它们视为先头掠食者。

Doc&Phoebe's Cat Co.的兽医Liz Bales说:“猫是掠食者,但它们也是猎物。为了安全起见,它们一直在扫描周围环境以寻找危险。在黄瓜视频中,您会注意到,令人讨厌的蔬菜放在猫的环境中,同时又被食物或其他刺激物分散注意力。当猫转过身,发现那是几秒钟前不存在的大物体时,它会被吓一跳,有时会非常害怕。太好笑了。我认为这很刻薄。”

尽管您可能仍然渴望通过自己不那么科学的方法找到解决这个难题的方法,但里希特告诫说,这样做可能会对您的猫以及与猫的关系产生永久性的不利影响。

他说:“他们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结果他们承受着非常真实的压力,并且可能遭受重大的行为改变。” “兽医每天都会看到很多动物因创伤事件而出现行为问题。肯定没有必要故意造成这些创伤。故意以娱乐性或情感性地伤害动物是错误的。”为了科学地讨论古老的动物辩论,请查看猫实际上比狗还聪明吗?这是科学必须说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据传,这是任志强的文章,批评政府应对武汉肺炎疫情的错误政策

2月18日落笔了“记忆与反思”,本想就此罢手了,尤其是不愿再碰触2月19日的伤疤。
四年前的2月19日,我在转发“央视姓党”的微博照片时,加上了“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一段评论,于是引发了“十日文革“式的全网大批判和留党察看一年的党的组织纪律的处分!因此,每年的2月19日我都坚决的放下手中的笔,以守护曾经的这一天。
但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人民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几天之后媒体上、网络上疯传着2月23日中央召开全国上下约17万人参加的大会,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参加人数最多的中央大会。且远胜于当年七千人的庐山会议的规模,有着比七千人大会更重要的现实意义,也被称为是一次伟大的会议。
网上许多人在用各种方式吹嘘和吹捧这次大会的伟大意义,并且格外的强调这次会议中最重要的党的主席的长篇讲话,是一个鼓舞人心、英明正确的战略部署,为世界指明了防治疫情的方向,号召用举国体制的力量,应对大考,战胜疫情,并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胜利。“体现了”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都在为伟大领袖的讲话而欢呼雀跃,似乎中国又进入了那个曾经伟大的大跃进时代,又进入了四处红旗飘舞,高举红宝书,三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更有许多人在从各个角度解释自己从2月23日讲话中发现的精华,以为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讲话分为一、二、三、四和最后,我也来个一、二、三、四和最后吧!
    一、 第一部分是“关于前一段疫情防治工作” 这里讲的是表彰自己的伟大成绩,包括1月7日的批示。“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要有正确的战略策略,要靠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举国体制的医疗物资和生活用品的保供和维护社会稳定、防止社会失序,以…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