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武汉新冠肺炎病毒的源头

没有答案的事件,如果不是外星人干的,就是阴谋论。阴谋论的最关键方法是把分散的事件点连接起来(connect the dots)。通过对这些零散的事件的连接,似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武汉P4实验室。

2015年1月31日P4实验室竣工,2018年1月5日正式运行。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National Biosafety Laboratory, Wuhan (NBL)),简称武汉P4实验室或P4实验室,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郑店园区,是中科院和武汉市政府合作建设的P4实验室,中国首个生物安全第四等级实验室(BSL-4实验室),亚洲第三个生物安全第四等级实验室。

2017年到2018年期間,邱香果博士至少5次前往中國,其中一次是為武汉新設立的四級病毒實驗室做培訓。邱香果博士是国际知名的华裔病毒学家,2018年获得加拿大总督创新奖(GGIA)。她丈夫程克定是一名生物学家。他曾发表关于爱滋病毒感染、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大肠杆菌感染和克雅氏病(Creutzfeldt-Jakob Syndrome)的研究论文。

2018年11月14日,P4实验室主任石正丽在上海《一席》演讲,重点介绍冠状病毒以及跨种病毒研究成果。石正丽研究团队透过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中国马蹄蝠身上的病毒、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产生的新病毒得以与人体的血管收缩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有效感染人类呼吸道细胞,毒性相当巨大。

2019年年3月31日,根据加拿大媒體CBC在8月2日報導,加拿大國家病毒實驗室的科學家曾經通過加拿大航空公司,將活體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帕病毒送往中國北京。

2019年7月5日,加拿大情报部门以“违反相关条款”(policy breach)为由将邱香果夫妇以及他们的学生带离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全球只有15個具有四級生物安全水平的病毒實驗室,這些實驗室可以從事世界上最危險病原體的研究,邱香果和她的丈夫成克定所在的加拿大國家病毒實驗室也是其中之一。

2019年9月26日《新华网》转载《湖北日报》文章:《军运会航空口岸专用通道开通测试》,里面提到18日“武汉天河机场开通军运会专用通道”,模拟演练“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

2019年至2020年在华南海鲜市场发生多宗涉及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病例。P4实验室跟华南海鲜市场只有20公里,半个小时的车程。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看到一份显示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的病人的检测报告,于是下午17时43分他在同学群中发布了一条关于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信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

2020年1月,中国疾控中心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送来的环境样本中检出大量2019新型冠状病毒。

2020年1月2日,直屬中共國防部的武漢海軍工程大學就已封校,比武漢封城早21天,比官方承認疫情早18天。最早封閉的不是武漢或潛江,而是武漢海軍工程大學。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2月3日表示自1月3日起向美國通報疫情逾30次。

2020年1 月 28 日,哈佛大学化学和生化系主任查尔斯·利伯教授(Charles Lieber)被捕。利伯从中国高校武汉理工大学(WUT)获得数十万美元,并同意在中国领导一个实验室。

同时,叶燕清被联邦调查局通缉。叶燕清同学1990年出生于福建,毕业于漳州一中,本硕博均在国防科大(硕士论文链接)。她在2017-2019年作为在读博士由波士顿大学联合培养。

2019年12月10日,郑灶松在试图把21瓶研究样本偷偷带回中国时在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被捕,此后一直在押。29歲的鄭灶松(Zaosong Zheng)是廣州中山大學的博士生,近期曾在美國的貝斯以色列醫院做研究。

根據美國聯邦調查局 FBI探員的證詞:今年12月9日,鄭從波士頓準備搭機返回北京。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的專家判定,鄭有夾帶“未申報生物材料”的高風險,隨即檢查其托運行李,發現了21小瓶未知棕色液體包裹在塑料袋內,藏在一隻襪子中。

武汉病毒研究所39岁所长王延轶,1981年出生,先后在北京大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武汉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据传,她是北大艺术特长生,靠其中科院院士丈夫舒红兵上位。而舒红兵背后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前中科院副院长江绵恒操控的势力强大的上海帮生物圈。

2020年2月4日,邱香果有个老同事、老领导,加拿大著名病毒学家、加拿大P4实验室原主管弗兰克普鲁默(Frank Plummer),他在非洲肯尼亚开HIV学术大会的时候,站在讲台上突然倒地,因“心脏病发作”去世。普鲁默收到了沙特SARS冠状病毒样本,并在位于温尼伯的加拿大实验室中研究冠状病毒(HIV)疫苗,该病毒是由中国生物战剂走私并武器化的。 在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Frank Plummer是处理中国生物间谍案的关键,他在神秘的条件下死亡,给人留下许多疑团。

网络盛传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P4病毒实验室一名女研究生黄燕玲是“零号”病人。2月16日中午公告称:“发布公告称:“黄燕玲同学于2015年在我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2月17日,网络平台上传播一则“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陈全姣,实名举报武汉p4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泄漏病毒”的消息,随后中科院病毒所发布陈全姣本人声明称,“从未发布任何相关举报信息,对冒用本人身份捏造举报信息的行为表示极大愤慨。我将依法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据传,这是任志强的文章,批评政府应对武汉肺炎疫情的错误政策

2月18日落笔了“记忆与反思”,本想就此罢手了,尤其是不愿再碰触2月19日的伤疤。
四年前的2月19日,我在转发“央视姓党”的微博照片时,加上了“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一段评论,于是引发了“十日文革“式的全网大批判和留党察看一年的党的组织纪律的处分!因此,每年的2月19日我都坚决的放下手中的笔,以守护曾经的这一天。
但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人民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几天之后媒体上、网络上疯传着2月23日中央召开全国上下约17万人参加的大会,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参加人数最多的中央大会。且远胜于当年七千人的庐山会议的规模,有着比七千人大会更重要的现实意义,也被称为是一次伟大的会议。
网上许多人在用各种方式吹嘘和吹捧这次大会的伟大意义,并且格外的强调这次会议中最重要的党的主席的长篇讲话,是一个鼓舞人心、英明正确的战略部署,为世界指明了防治疫情的方向,号召用举国体制的力量,应对大考,战胜疫情,并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胜利。“体现了”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都在为伟大领袖的讲话而欢呼雀跃,似乎中国又进入了那个曾经伟大的大跃进时代,又进入了四处红旗飘舞,高举红宝书,三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更有许多人在从各个角度解释自己从2月23日讲话中发现的精华,以为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讲话分为一、二、三、四和最后,我也来个一、二、三、四和最后吧!
    一、 第一部分是“关于前一段疫情防治工作” 这里讲的是表彰自己的伟大成绩,包括1月7日的批示。“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要有正确的战略策略,要靠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举国体制的医疗物资和生活用品的保供和维护社会稳定、防止社会失序,以…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

不敢让百姓知道的贸易战秘密,网络疯传
持续多月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近日,有网友发帖,盘点不敢让百姓知道的数个贸易战秘密。他说贸易战让他大开眼界,他首先知道了中国双休日的来历,原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目前,该文遭到删除。

下面是被删文章,有删节:

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

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政府给老百姓的。

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

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5%,中国的关税是25%,等于中国老百姓给自家买一辆24万元美国车的同时,要给党买一辆,给政府买一辆。

再加上中国油价负担排名全球第四(一加仑汽油价格占国民日均收入,美国是3.1,挪威3.6,香港8.8,中国大陆是34),意味着老百姓给自家车加一次油时,至少还要给党加半箱油,给政府加半箱油。
第一次知道10年前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国内油价6.3元/升,如今国际原油每桶75.56美元,国内油价却达到了7.4元/升,最神的解释是——桶贵了。

第一次知道2013年中俄签订协议,中国向俄罗斯购买石油25年,一桶145美元;目前向美国购买是一桶43美元,每桶相差102美元。

第一次知道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进口,美国大豆的价格只有中国的60%,还知道了美国的农业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

第一次知道芯片不是塑料片,而是包含数亿、数十亿条集成线路的高科技,芯片制造投入大,周期长,不是由一群穷人发明的。

第一次知道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光刻机中国造不了。

第一次知道让国人骄傲的国产手机只是一个外壳。

第一次知道谷歌本来都进了中国,后来又被赶走了。

第一次知道〝新四大发明〞的原创和核心技术没有一个是中国造,中国在其中的科技含量还没有麻将牌多。

第一次知道研发是研究开发,知道全球半导体厂商研发支出的前十名中有新加坡、韩国和台湾,没有中国大陆。

第一次知道美中研发支出的悬殊。例如:美国高通2016年占营收的33.1%,中国中兴2017年占营收的1.2%,是28比1的对垒。

第一次知道过去十年,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国增加了20倍。如果没有房地产这个资金池,中国的通货膨胀会不堪设想。

第一次知道中国房地产政策的最终指向是〝用时间换空间〞,说白了就是尽量拖。

第一次知道经济上弯道…

“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是非法集资还是传销?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去北京参加“中数信安”合伙人会议,关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建设,而且投资金额巨大。因为我知道这个朋友没有数字信息产业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很多资金,担心他上当受骗,所以做了一些搜索,在此综合网络上的一些报道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最早的报道是2014年10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人民网》转载,标题是《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成立》,该报道提到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胡唐军,并且指出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

http://zqb.cyol.com/html/2014-10/10/nw.D110000zgqnb_20141010_2-05.htm

2018年1月18日, 《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数信安联盟:践行数字中国梦》,提到中数信安联盟于2014年9月27日在北京正式成立,联盟主席为刘欣华,核心项目是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这篇文章回顾了中数信安联盟从2014年到2018年的发展历程,并指出该平台将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基础信息全覆盖”,“让国内的13亿多户籍人口、18亿常住人口享受社会基础保障体系。”

http://www.xinhuanet.com/itown/2018-01/18/c_136904519.htm

2018年2月9日北京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取缔了中数信安联盟,理由是“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千龙网》对此做了详细报道,指出该联盟的章程上称是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指导下,由“北京唐冠天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相关企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及社会团体自愿结成的社会团体法人,但是“该组织在民政、工商部门均没有登记注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也表示名下没有这么个组织”。但自2014年成立以来,“联盟”以北京为总部,与甘肃省兰州新区政府、山西省商业联合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等政府机构,沈阳师范大学等大专院校签订各类合作协议。“联盟”没有独立账号,所有资金往来都是通过名为“中数信安”的一家企业。执法人员查获,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主席、中数信安集团董事长、唐冠集团董事长均为刘欣华一人。

http://beijing.qianlong.com/2018/0210/2391514.shtml

然后民政部于2月20日公布的一批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